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御灵师  >  第四十一章 第二重心法

第四十一章 第二重心法

3043 2017-02-27 14:59:19

众人今晚也都累了,见无事便也各回各房,方小蝶故意走在最后走在司徒慕身边,一直盯着司徒慕看,看的司徒慕哭笑不得。

司徒慕道:“我脸上生出花来了吗?”

方小蝶压低声音问:“你们刚才究竟去哪了?”

司徒慕也小声道:“明天再说。”

方小蝶便不再多问,只是想到司徒慕的伤,还是有些担心。

刚进房就响起敲门声,司徒慕问:“谁?”

“是我。”

说话的是司徒瑶,莫言起身打开门,司徒瑶走了进来,从怀中拿出一瓶丹药,递给司徒慕,“这是我娘亲自炼的九还丹,我娘特地嘱托我带一瓶给大哥。”

司徒瑶的娘楚潇然是雪山医脉出身,精通医术,她炼的丹药自然是好东西,司徒慕的医术有大半就是跟楚潇然学的,说来也是奇怪,司徒慕和亲叔叔不亲,和楚潇然处的却还算不错。

司徒慕接过玉瓶,“多谢瑶儿。”

司徒瑶看了看司徒慕,欲言又止,离开后,莫言道:“你这堂妹倒是个面冷心热的。”

司徒慕道:“只是被教的太过刻板,少了少女该有的模样。”

莫言道:“她是司徒家的人,就不可能是寻常少女。”

莫言是个有洁癖的,虽然和司徒慕同处一室,但司徒慕只有打地铺的份。莫言合衣躺在床上,问道:“今晚究竟怎么回事?”

司徒慕也躺了下来,道:“今晚倒真是一个意外。”简单明了的跟莫言说了,湖蚌的事自然没有瞒着莫言。

莫言沉吟片刻,道:“你觉得那湖蚌里会有什么?”

司徒慕道:“蚌里能出什么?肯定是珍珠了,不过这珍珠肯定非同寻常。”

司徒慕觉得怎么睡都不舒服,干脆又坐起身,盘腿打坐。

莫言问:“受伤了?”

司徒慕苦笑:“何止受伤,差点没命,十天半个月都不一定能恢复过来。”

莫言道:“我的伤已好的差不多了,还有一粒丹药给你罢。”

司徒慕叹了口气道:“我这次损失的是精血。”

莫言瞥了他一眼,“你这是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关键时刻只能靠精血保命。”

司徒慕想争辩,却悲哀的发现的确是事实。当年他祖父使用影剑势和斩天一剑对付的可是一条未成年的小龙,可他连两条黑蛟都收拾不了。

司徒慕有些泄气道:“这段时间若有危险,你可要保护我。”

莫言笑道:“我们莫家只懂保命,现在有无垢在,你只要贴紧他就行了。”

司徒慕懒得理他,盘腿打坐调理气息,发现自己依旧空荡荡的一点真气都找不到,精血过多的后遗症开始发作,精血为血之源,他刚才那一抹起码抹掉了一小半。

司徒慕忽然想起涅槃功法,这几日第一重功法已经有小成,功法第二重是心体离念,若是调动体内潜能,以心念催动,那精血会不会恢复的快些呢。

反正也没有比现在更坏的结果了,司徒慕对莫言道:“我用清净和尚教的功法试试看能不能疗伤,只要我没醒,你都别让别人来扰我。”

莫言道:“好。”

司徒慕便按照清净和尚所授第二重心法开始运行周天,渐渐地,他感觉到自己的元神,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他见过别人的元神,却从未看见过自己的,只是看的不真切,好像隔着一层雾气,他看到自己的元神呈现淡淡的紫色,紫色中又带着一点金色,等司徒慕再想细看时,神识已经完全回归。

睁开眼,看到面前的莫言长吁口气,“你总算醒了。”

司徒慕立刻察觉到不对,在他的意识中刚刚好像只是片刻的事,但现在已经天光大亮。

司徒慕道:“我睡了多久?”

莫言道:“你觉得现在是什么时辰?”

司徒慕摇摇头,莫言道:“已经是未时了,你睡了整整七个时辰。”

司徒慕道:“我见到自己的元神了,只是看的不真切。”

莫言道:“现在感觉好点没?”

司徒慕站起身活动活动筋骨,他损失的是精血,对身体妨害很大,但现在感觉比昨晚好了许多,也不知道是药丸的作用还是功法的作用。

司徒慕吞下最后一粒清净和尚留下的丹药,对莫言道:“他们来找我了吗?”

莫言道:“我说你受伤休息。”

司徒慕道:“走吧,我们出去吧。”

出了房间,就看到无垢正帮方小蝶择菜,司徒瑶坐在枣树下看书,司徒逸则在逗小方。

众人见到他都停下手里的活,方小蝶问道:“饿了没?”

司徒慕摸摸肚子,“还真饿了。”

方小蝶站起身,“给你留了饭菜,来吃吧。”

虽说是留的,但司徒慕一看就知道是方小蝶特地为他做的,都是清淡的但却是他喜欢的素菜。

司徒逸道:“大哥,你好点没?”

司徒慕道:“昨晚一时不备受了点伤,现在无妨了。”吃掉一碗饭菜,司徒慕道:“我思前想后,还是觉得搬走的好。”

现在司徒慕不知道自己的伤势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昨晚又斩杀了两只黑蛟,他需要找一个暂时安全的地方来调理身体,风水馆这里的目标又太过明显,更何况方小蝶虽然进步神速,但还需要时间。

方小蝶道:“我们搬到哪里去?”

司徒慕道:“越隐秘越好。”

司徒姐弟对这里不熟自然没什么可发言,倒是无垢道:“我知道有个地方或许能避一避。”

司徒慕问:“在哪?”

无垢道:“我也说不清,去了就知道了。”

司徒慕道:“你先带我去看看吧。”

司徒慕吩咐大家开始收拾东西,又嘱咐方小蝶将自己后来买的马匹送人,这才随无垢先离开了。

方小蝶开始整理东西,司徒瑶虽然是女子,但却算得上是大家小姐,对这些家务是一窍不通,好在方小蝶照顾两个糙汉子也照顾的得心应手了,很快就整理好日常所需,众人也都打包好自己的物品。方小蝶又将马送给了隔壁人家。

无垢和司徒慕出城后,走到没人的地方,司徒慕才道:“我伤势未愈,还不能妄用真气。”

无垢立刻道:“那还是我背哥去吧。”

司徒慕本来就是这意思,当即道:“真是辛苦你了。”

一路疾走,是朝弘法寺的方向,片刻已经到达弘法寺,但经过弘法寺时却没停下,而是一直往后山走,司徒慕想到狐妖想到那个不知是不是属于女娲族的蛇妖,心就沉了下来,

“是在后山吗?”司徒慕问。

无垢道:“不是。”

无垢继续朝山上疾行,只是走到山顶时,“咦”了一声,“这里怎的变成如此模样?”山顶虽然已经被收拾过,但还是一片狼藉。

司徒慕咳嗽一声:“我们前阵子在这和妖怪打了一架。”

无垢道:“难怪。”

脚步不停,一连翻了三座山才停下,无垢这才停下脚步,“到了。”

就算他不说司徒慕也看出来了,这样的深山之中,竟然有一湾湖泊,湖泊不大,但清澈宁静,湖东边有很大一块空地,春天时应该青草茂盛,而空地中央盖着几间竹屋。

司徒慕看向无垢,无垢嘿嘿一笑,道:“这地方是师父选的,屋子是我盖的。以前每年夏天师父都会带我来这住几个月。”

不得不说这清净和尚还真是会享受,司徒慕对这里也很满意,走进竹屋,发现里面摆设竟然很齐全,一条走廊将两间住房一间灶房一间客厅连在了一起。

无垢道:“哥,这里行吗?”

司徒慕道;“这里很好,你去将他们去带来吧,告诉小蝶,让她把小方牵出城就可以了,小方自己会找来的。”

无垢点点头,“那哥你休息会,我去去就来。”

无垢离开后司徒慕开始打扫,他知道自己若不帮忙,但这打扫的活又是方小蝶一人做了。

一个时辰后所有人都到了,莫言也是有无垢背着来的,方小蝶脸色有些苍白,显然高空飞行还是让她有些害怕。

司徒慕已经将几个屋子里的蛛网灰尘打扫了一遍了,正倚在栏杆上休息。见到他们来了,将扫帚一丢,开始分配任务,司徒姐弟也不能幸免,捧着器皿去湖边清洗。

众人一通忙碌下来,等到掌灯时分,竹屋也勉强能住了。

晚饭很简单,一锅素面,配上方小蝶做的小炒,众人都饿了,吃的狼吞虎咽,无垢依旧是将面汤都喝干了。

只有两间屋子,一大一小,大的方小蝶和司徒瑶住,小的司徒逸和无垢住。莫言是最喜欢清静的,要他跟一个话唠住一起那是绝对不可能,所以莫言直接卷了铺盖搬到了客厅,而司徒慕直接脱了上衣走进湖中坐了下来,湖水正好淹没他 胸膛。

深山之中的湖水冷的跟冰块一样,司徒慕差点没冻的背过气去,要凝神静气更加困难,而且现在没有真气维持,又有伤在身,身体甚至比常人还要虚弱,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司徒慕被冻得受不住了,放弃想要离开。

刚一转身,就看到提着灯笼站在岸边的方小蝶。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