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御灵师  >  第四十章 逝水如斯

第四十章 逝水如斯

3003 2017-01-01 07:23:30

银光直接网住一条黑影,漩涡的速度立刻就变慢了,司徒慕能感受到网里的东西在极力挣扎,他全力握住剑柄,大喝一声“收!”银光网立刻开始缩小。

这是司徒慕第一次真正的施展‘逝水如斯’,比之前两招,他更明显的感觉周围水之生气在快速流淌进剑中,生气虽然可以再生,但也需要时间,司徒问天当初教他时就告诉他:凡事不可太尽。

上次对阵黑蛟,将周围生气暂时取尽之后才开始燃烧自身潜能,司徒慕突然想若是能将这两种自由转换该多好。

就在这时,浮屠剑猛地震动起来,司徒慕忙收摄心神,就看到另一条巨大的黑影正蛮力撕扯着银光网。

银光网虽然还在继续缩小,但传来的震动让他不得不加快速度,司徒慕右手中指在浮屠剑刃上一划,精血侵染剑身,浮屠剑红光一现,司徒慕轻轻一弹剑身,剑身发出一声龙吟,一道剑影朝那黑影刺去。

这一招是他祖父司徒问天自创的影剑势,他祖父很偏心,只传给了司徒慕,连司徒仁信也未传授。只是他祖父也告诉过他,这一招对已损害很大,轻易不要使用。

黑影欲逃,但剑影更快,直接刺进黑影体内,黑影发出巨大的哀嚎,司徒慕一听这声如牛鸣,果然又是一条蛟。

银光网中的恶蛟见同伴受伤,扭动挣扎的更加厉害,司徒慕精血失的过多,此刻已经觉得有些头重脚轻,他咬紧牙关,全力握住浮屠,恶蛟用尽全力不得出,银光网反而勒进了它的血肉之中,恶蛟低低哀鸣一声不敢再挣扎,银光网终收成一张普通渔网的大小,司徒慕用力一拉,将银光网拉到跟前,那条恶蛟被束在其中变得只有三尺左右长短。

蛟本性凶狠,另一条蛟龙受伤之后凶性毕露,巨尾一扫,巨浪就朝司徒慕拍了下来,与此同时漩涡猛地加快,司徒慕见状苦笑,难道今日他真的就要葬身于此了?

忽然漩涡被硬生生分开两半,差点灭顶的巨浪瞬间被平息,司徒慕心中狂喜,他一眼认出这是分水术和伏波术。

果然,就听到司徒逸的声音传来,“大哥,快出来。”

司徒慕不敢多带,带着银光网就窜了出去,逃脱水牢,就看到司徒瑶和司徒逸姐弟手持无双剑施展履水术在湖面夹击那条黑蛟,而无垢和方小蝶则站在岸边。

方小蝶一脸焦急,直到见到司徒慕脸色才好转。

司徒慕一直勉力提着一口气,可等脚踏实地这口气就散了,他一个踉跄跌倒在地,真气一散,银光网也就散了。

被困在其中的黑蛟本来已经只有虽然受了重伤,但一见有逃生的机会,哪里能放开,用最快的速度往湖中游去,它的身体也随之愈来愈大。

方小蝶一见,立刻上去扶住司徒慕,司徒慕好不容易才擒住黑蛟,眼见它又要跑了,气急败坏上前就要抓,可身体刚站起来就觉得天旋地转。

方小蝶道:“撑住。”

司徒慕半倚在她身上,道:“没事。”他拿出一粒清净和尚给的丹药服下,略略调理之后,体内乱窜的真气才被理顺了些,只是浑身依旧绵软无力。

眼见黑蛟半个身子都已经入水,无垢这时出手了。

他一把握住黑蛟的尾巴,用力一抖,黑蛟原本长约三丈的身体瞬间缩小了一丈,无垢连抖三下,黑蛟成了一条长不过一尺的小蛇。

司徒慕和方小蝶看的目瞪口呆,虽然这黑蛟已经受了重伤,但抖三抖就能断了黑蛟数百年的根基,这手法也太惊人了。

将小蛇放在左手手心,小蛇很自觉的吐出一颗珠子,无垢右掌放在胸前,“阿弥陀佛,你罪孽深重,不得不断你根基,罪过罪过,只希望他日你能重新修成正果。”说完就将小蛇放进湖中。

转过身时,正对上司徒慕和方小蝶直勾勾的目光,司徒慕吞了口唾沫,“你小子手劲挺大啊。”

无垢嘿嘿一笑,随即道:“哥不会怪我放了它吧。”

司徒慕道:“算了,它根基已毁,以后也不可能助纣为虐兴风作浪了。”

无垢道:“这恶蛟将内丹给我了,我要这无用,哥要吗?”

司徒慕立刻道:“要要。”

修道之人都知妖物的内丹是宝物,每门每派都用独门的炼制内丹的法门,不过比较起来丹鼎门是第一,其门主鹤老人炼制的内丹更是极品,其次就属诡医道炼制内丹的本领是最高的,但司徒慕听司徒问天说过,司徒家虽然收集内丹,但原本内丹却不是拿去炼制法器或丹药的,司徒慕追问那是做什么,司徒问天却叹了口气,说失传已久,不提也罢。

司徒慕收了黑蛟的内丹,这才转向湖面,那条黑蛟已经受了伤,司徒两姐弟同时出手,他是不担心的。

就见湖面上两姐弟配合的严丝合缝,根本不给那条黑蛟反抗或逃生的机会。

两人手持的长剑名为无双剑,虽叫无双,却确确实实是两柄剑,一雄一雌,龙形雄剑名为龙渊,凤形雌剑名为凤翔,使用无双剑者必须心意相通,这一点来说没有比司徒姐弟更适合的了,无双剑的威力和名气虽比不上浮屠剑,但在斩妖剑中也是排行靠前的。

两姐弟中司徒瑶的修为更高,她施展逝水如斯网住黑蛟,司徒逸施展莲动八方,等两人撤回术法,黑蛟已经被打的奄奄一息,司徒瑶扬起凤翔剑就要刺去。

无垢见状喊道:“司徒姑娘手下留情。”

司徒瑶却没有听无垢的,一剑刺进黑蛟的天灵,黑蛟登时魂飞魄散。司徒逸在黑蛟跌落湖中前那一瞬,一把取出它体内的内丹。

除掉黑蛟后,两姐弟履水而来,司徒逸奔到司徒慕身边,“大哥,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司徒慕道:“受了点伤,不妨事。”

司徒逸道:“这黑蛟就是那日引你上当的那条?”

司徒慕这才想起,当日那条黑蛟受了伤,但这两条并没有,应该是恰巧赶上的,他摇摇头,“不是。”

司徒逸哼哼两声,一脸兴奋道:“来一群我们都给杀了。”

司徒慕听到无垢轻轻叹了口气,毕竟是出家人。

司徒逸喜滋滋道:“大哥,我以前还从未斩过蛟呢。”

司徒慕道:“我们走吧。”

司徒慕想施腾云术,却发现无法凝气,就在这时无垢牵住他的手,无垢对方小蝶道:“我来扶司徒哥吧。”

方小蝶是见过无垢的本事的,见司徒慕也不拒绝,当即放开手,跟着司徒姐弟离开,无垢等她们走后才道:“哥,这湖中有古怪。”

司徒慕一怔,“什么古怪?”

“一而再有黑蛟藏身此湖中,更像是在守护什么。”无垢道。

无垢的外表很单纯,但若谁说他蠢,司徒慕肯定直接两耳刮子上去。这小子不仅不蠢还贼精,知道单独对他说。

司徒慕道:“我现在受伤无法用分水术。”

无垢道:“哥你坐在这就行,我下水去探探。”

司徒慕自然不担心无垢下水会遇到什么危险,但还是道:“小心些,若真有什么,肯定不是寻常之物,切勿大意,遇到不对劲的立刻上岸。”

无垢憨憨一笑,“放心吧,哥。”

无垢脱下僧袍和鞋袜,涉水而行,直到湖水将自己淹没,消失不见。

司徒慕一直盯着湖面,一炷香之后无垢的脑袋终于探出湖面,无垢身手矫捷的上岸,边穿衣服边对司徒慕道:“哥,湖中心有个大河蚌,比咱家吃饭的桌子还大,重的很,我弄不上来。”

这样的河蚌,体内肯定有异珠,否则那些蛟也不会一直守在这里,司徒慕道:“走,我们先回去。”

无垢知道现在也没法子,道:“好。”

司徒慕运了运体内真气,发现现在身体就更一个渔网一样,根本无法凝气。

无垢在司徒慕面前半蹲下身,道:“哥,我脚程快,我背你。”

这个时候司徒慕也隐瞒不住,当即伏在无垢背上,“辛苦你了。”

“没事,哥不重。”无垢道。

司徒慕问:“为什么你刚才不说?”

无垢道:“司徒姑娘杀气已经很重,若是再得异宝,对其反而不好。”

司徒慕淡淡道:“司徒家的人以斩妖除魔为己任,杀气都重。”

无垢道:“但哥你身上杀气就很淡。”

司徒慕笑笑,不知可否。

司徒慕很快发现无垢所言不虚,他脚程的确快,除了没有御空,简直就跟飞的速度差不多了。快到风水馆时,无垢放下司徒慕,司徒慕有些讶异,无垢竟似乎能了解他的想法,他的确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的伤势沉重。

好在这时他已经能独自行走,后门关着,无垢一敲门后门就打开了,司徒逸道:“大哥你们怎么这时才到?”方小蝶司徒瑶还有莫言也都在等他们。

司徒慕微笑道:“受了伤,慢了点,大家都早些休息吧。”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