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御灵师  >  第十八章 智取

第十八章 智取

2271 2016-11-25 22:43:17

司徒慕这三年一直没有专心习练功法,浮屠剑跟了他三年只有一道影,现在遇到劲敌司徒慕才开始后悔。

狐女脸色铁青,“也好,当年那老狗一直追杀我,现在我就杀了他的孙子。”

其实不能丢,司徒慕啧啧叹了两声,“谁杀谁还不一定。”

狐女冷笑一声,一出手就是漫天血雾,血雾之中隐隐有鬼哭之声,不愧是道行千年的狐狸,司徒慕咳嗽一声,浮屠剑当空劈下,直接将血雾劈成两半。

趁这空档,司徒慕一记引雷符贴在剑柄上,举起浮屠剑,高声颂起引雷诀:“告知凌宵,妖孽祟世,事清原明,雷公诛邪。”

狐女一听,尖叫一声:“贱人!”

司徒慕忍不住笑起来,要是硬拼他的确讨不了好,但谁让狐女天劫将至呢,他不过是早几日引来了雷劫而已。

天空陡然聚齐了几片乌云,乌云挡住了日光,山谷中一下暗了下来。

狐女并不是怕司徒慕引来的符雷,只是她大劫就在眼前,这符雷会引动天雷,她现在身上有伤,根本无法抵挡住天雷。

乌云中很快就隐约传来雷鸣之声,司徒慕感觉到手中的浮屠剑开始震动,其实这是司徒慕第一次引雷,他心里比浮屠剑更没底。

剑柄传来的震动让他感觉虎口都要裂了,但他面上还是带着笑。

第一道符雷终于在乌云中凝聚成形,司徒慕觉得他已经做好十二万分心理建设了,可当符雷落下时,他差点爆粗口。

前些年有他祖父在,司徒慕根本没机会引雷。司徒问天殡天后,他也没遇过需要用符雷来对付的妖怪,这次施展引雷术他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

这还只是引雷,要是这符雷落到普通人身上,估计瞬间被劈成焦炭,司徒慕剑尖一指狐女,一道符雷劈了过去,狐女慌忙飞身躲开,跟避瘟疫一样。

狐女也不是傻的,知道现在形势对她不利,转身就向山中逃。

司徒慕连符雷都引下来了,又怎能让她逃了,咬破舌尖,一口鲜血喷在剑身上,剑身银光大盛, 银龙似乎扭动一下,空中雷鸣声顿时大作,六道符雷直接从空中劈了下来,司徒慕剑指狐女逃离的方向,六道符雷立刻被引了过去。

他的祖父能同时引下十二道符雷,他的叔父能引起九道符雷,而这六道符雷已是他现在的极限。

司徒慕胸口气血翻腾不止,喉头一甜又呕出一口淤血,心想这买卖真是亏了,就算是五锭金元宝都亏啊。

轰隆几声巨响之后就没了声息,司徒慕心中懊恼,自己的修为还是浅了,竟然一道符雷都没劈中时,天空中的乌云陡然变多了,而且云层中隐约有紫色的雷电。

这是天雷!

司徒慕心中狂喜,看来至少有一道符雷击中了狐女,这才引动了天雷。

天雷是天罚,狐女造孽深重,天罚也势必沉重。

凝聚心神念动收雷诀,司徒慕全身的力气也快耗尽,单膝跪地看着不远处一道道落下的天雷,他的心情平静又不平静,平静的是这世上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的道理他很早就明白,不平静的事这是他第一次遇到千年道行的妖,以前只在祖父的口中和那些古籍中见过,真的较量,才知道彼此实力差距多大,今日若不是被他捡了个漏,横尸荒野的肯定是他。

一炷香之后,司徒慕听到一声声嘶力竭的狐鸣,很快,乌云开始散了,天雷终是收了,拨云见日山谷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司徒慕等那股翻腾的气血被压下去了才敢起身去追。

天雷的威势虽重,但绝不伤及无辜,每一击必中目标。只是一路上仍有几棵苍天大树被劈成焦木,看样子应该是狐女借着大树避雷所致。

很快司徒慕就找到了被劈回原形的狐女,沉入莲池的红狐不过是用来障眼的叶子,真正的狐妖尸体比那红狐要大上十倍,她濒死前将脑袋埋在尾巴里,身上的皮毛变成焦黑一片。

司徒慕在她面前蹲了下来,虽然见惯了生死,但心中难免还是有一丝恻然,他将一道迫丹符贴在狐尸上,很快一颗赤红色的珠子从狐尸中浮现出来。

司徒慕眼疾手快一把抓住,直接用一道锁丹符将其包裹起来,然后收进墟鼎中。

这颗珠子就是狐女的本命内丹,千年的妖狐内丹,是多少修道者梦寐以求的宝物。只可惜就算是这样的修为也未能凝成一点灵魄。

不过这趟总算捞回了本。

狐尸旁边的大树被劈出一个大洞,司徒慕将狐尸放进了树洞里,又用枯枝将树洞掩盖了起来,也算是个简易的坟冢。

做完这一切,司徒慕将浮屠剑收回自己的血脉之中。

拿出一枚传音符,司徒慕问:“小蝶,你在哪?”

传音符立刻有了回应,“老板,我还在钱府,你怎么样?”

“事情办妥,我马上回来。”

回到钱府,府里的那股色欲之气终于散去,司徒慕在花厅找到方小蝶。

林氏正在为死掉的丈夫垂泪,方小蝶一边安慰一边看门外,司徒慕究竟什么时候回来啊。

等真的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门外,方小蝶脸色红了红,但随即就皱起眉头,快步走到司徒慕身边,“老板,你受伤了?”

司徒慕现在的脸色白的跟纸一样,想隐瞒也隐瞒不住,林氏闻言也立刻站起身,擦了擦眼泪问:“先生受伤了?”

司徒慕摆摆手,“一点小伤,无妨,交代的事都办完了吗?”

方小蝶眼神避了避,轻轻‘嗯’了一身。

林氏说:“阿彪已经将那对奸夫淫妇带回衙门了。”

每个人做事必会承担相应的后果,人虽不是他们害死的,但与他们却脱不了干系,他只负责妖魔鬼怪的事,人的事自有人间衙门来官。

司徒慕对方小蝶说:“既然如此,我们便先告辞了。”

林氏说:“酬劳方面,老妇会派人如数奉上。”

司徒慕点点头,“夫人节哀。”

林氏重重叹了口气,“若不是老爷贪恋女色,也不会有今日灭顶之灾,老妇会询问其余妾室,若是想走的会妥善安置。”

司徒慕说:“这样是最好了,这三道清心符夫人将它烧成灰烬后化水分给府中人喝下,能解秽气。”

林氏道:“多谢先生。”

司徒慕拱拱手,“还有一言,不知当不当讲。”

林氏道:“先生是老妇救命恩人,自然当讲,老妇恭听。”

司徒慕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林氏浑身一震,面色忽青忽白,嘴唇嗫喏了几下,才道:“老妇明白了。”

司徒慕一拱手,“那在下先告辞。”

林氏印堂为什么会有黑气,这原因他不说,并不代表他不知道。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