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御灵师  >  第二章 等待是最无望之事

第二章 等待是最无望之事

2012 2016-11-03 12:38:00

方小蝶问:“老板,你看出她是什么精怪吗?”

“如果能一眼看出,那我的修为不是到地仙的阶段了。”司徒慕笑了起来。一般来说,对方不主动告知自己真身,司徒慕是不会主动问的,妖怪也有忌讳,对方知道他的真身就容易找到他的弱点。

“不过我觉得她不像有恶意。”方小蝶若有所思。

“这你也能看出来?”司徒慕挑眉。

“她的眼神啊。”方小蝶认真的说:“她的眼神很善良。”

“只要她不做坏事,我是不会管的。”司徒慕说,“你对她印象很好嘛,不是一个风筝就把你收买了吧。”

方小蝶也不否认,脑海里浮现出来喜柔和的目光。

“既然如此,这件事归你负责了。”详细资料还是得登记的,不过要等他们主动告知,这也是双方信任感的建立过程。

第二天陪司徒慕又去街上溜达时方小蝶顺便买了一些糕点,瞅准空档来到来喜的风筝店。

来喜依旧在做风筝,不过这次她很快发现了方小蝶,对她微笑起来,接着又探头看了看外面,“司徒先生没来吗?”

方小蝶摇摇头,将糕点放在柜台上,笑着说:“请你吃。”

来喜明显有点受宠若惊,“这怎么好意思。”

“你送我风筝,我请你吃糕点,礼尚往来嘛。”方小蝶也不知为什么,就是很喜欢来喜。

“那……谢谢姐姐了!”来喜笑起来,眼睛眯成了一弯新月,很好看。

方小蝶四周看了看,“来喜,你这店怎么没有店名?”

来喜笑着说:“有的,店门就叫‘等’。”

“我怎么没看到?”方小蝶问。

来喜拿起一张风筝面,翻过背面,背面上有一个个淡淡的灰色小字,‘等’!

“来喜,你究竟再等什么?”方小蝶轻抚那一个个字,虽然只有一个字,但方小蝶很明白那个字有多少份量。

这世上,最痛苦的事,莫过于等待,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你等待的人或事会不会到来,怀着一颗惴惴不安的心,每天在煎熬着渡过。

而如果明知已经物是人非,沧海桑田,却还是不得不等待,那么等待就变成一件最绝望的事。

“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可等我想好怎么开口,再告诉你,好吗?”来喜诚恳的说。

方小蝶见来喜不想说,就也不再勉强,回到风水馆,司徒慕好整以暇的问:“怎么,有进展吗?”

方小蝶说:“她有很重的心思。”

司徒慕翻翻白眼,“你就查到这个?”

方小蝶没好气的说:“那我该怎么办?拿着镇妖符逼问她吗?”说实话,面对来喜这样柔柔弱弱的女孩子,方小蝶是狠不下心的,她一向吃软不吃硬。

司徒慕斜斜靠在宽大的太师椅里,对方小蝶抛了个媚眼:“算了,小蝶,我今天想吃红烧肉还想吃糖醋鱼。”

方小蝶也懒得跟司徒慕啰嗦,卷起袖子就去后面厨房。

风水馆前面是办公场所,后面有一个小院子,院子的正中央种着一颗大枣树,一共四间房,三间住人一间餐厅,还有一个灶房一个杂物间以及一个小马棚,马棚里有一头和方小蝶一样高的红色小马驹,这就是三人的生活场所了。

方小蝶进灶房前看了眼南边那个永远关着门的房间,莫言那个挂名掌柜一天到晚在房间里捣鼓也没见他捣鼓出什么名堂,她这两个东家,完全两个极端。

莫言,号称天命先生,唯一的朋友就是司徒慕,用司徒慕的话说,那家伙能算人算鬼算妖算魔算尽天下事,只是很多时候他都惜字如金,总说天机不泄露。如果他不主动说,想从他口里撬出一点信息都难如登天。

半个时辰后,三菜一汤就上桌了,有荤有素色泽亮丽一看就让人十指大动,方小蝶高声喊:“吃饭啦。”

司徒慕麻利的窜了进来,拿起碗筷对方小蝶说:“莫言正在紧要关头,我们先吃。”

莫言经常不出来吃饭,方小蝶也习惯了,当即也坐了下来。

司徒慕尝了口糖醋鱼,厨艺完全在线,司徒慕仔细瞅了瞅方小蝶,眼里全是笑意,说:“值。”

方小蝶刚想问什么值,司徒慕已经抢先开口:“一个月十两银子,值。”

方小蝶差点被饭噎到,一个月十两银子,这三年来身兼数职从助手到保姆再到厨娘,还经常得跟着出生入死身陷险境,方小蝶觉得自己亏大了,懒得理他,自顾自的吃饭。

接下来的几天,只要有时间,方小蝶都会去来喜的风筝店里坐坐,两人也越来越熟稔。

店里的生意比她想象中要好点,但也只能维持生活,来喜却不以为然,她本就志不在赚钱,始终日复一日安心的坐在店里做着风筝。

这日,方小蝶坐在来喜身边,看着来喜认真的做好一只牡丹风筝,才缓缓开口,“来喜,你可以告诉我,你等了多久了吗?”

来喜抬起头,目光渐渐飘远,终于,她幽幽的说:“记不得了,可能有两百多年了吧!”她的语气中有着一丝掩藏不住的落寞。

“是在等人吗?”方小蝶问。

“嗯。”来喜轻轻应了一声。

“是在等一个男人?”

来喜又‘嗯’了一声。

都说妖精害人,其实有的妖精最是痴情,方小蝶就看到很多恩爱的妖精伴侣,他们甚至比人类更加忠诚恩爱。

方小蝶心疼的拉住来喜的手,就见司徒慕大大咧咧的走进来,来喜一见他就微笑起来,“司徒先生。”

司徒慕走到她们面前,双手支撑在柜台上,“走,今天不做风筝了,去逛逛街,给你们买身好看的衣服。”

“嗯?”来喜一愣,“可是……”

跟着司徒慕三年,她知道这家伙虽然外表放荡不羁,但从来不会莫名其妙做无用的事,他突然来这一定有意义。

“你天天在这里等着撞大运,倒不如主动出去走走,缘分可不是等来的。”方小蝶也说,拉着来喜站起身,走出店外。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