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御灵师  >  第十二章 蚊子腿也是肉

第十二章 蚊子腿也是肉

2181 2016-11-15 16:02:35

一回到风水馆,就看到吴彪正在和司徒慕说话,吴彪是江陵府总捕头,和司徒慕平日并没有什么交情,方小蝶立刻就想到钱员外失踪的事,难道吴彪是为这事来的?

方小蝶没停留,提着菜篮子就去了后院,莫言已经回房了,房门紧闭,只留下一张空空的躺椅。

方小蝶麻利的宰鸭洗菜然后烧火下厨,一个时辰后,三菜一汤就上桌了。

再去前厅,吴彪已经离开了,方小蝶见司徒慕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就问:“是因为钱员外的事?”

司徒慕说:“怎么,你也听说了?”

方小蝶道:“菜市那样的地方,什么消息都能听到。”

司徒慕说:“钱邦失踪两天,官府一点线索都没有,他是半夜在自己床上失踪的。”

方小蝶说:“先吃饭吧。”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司徒慕早饭就没吃,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一看菜色都合胃口,立刻开吃起来。

见司徒慕扒掉一碗饭,方小蝶才问:“钱员外是睡觉的时候失踪的?”

司徒慕喝了口汤,“吴彪说,门窗都关闭,没有撬动的痕迹,当晚伺候他的六夫人也都安然无恙,钱邦可以说是凭空失踪的。”

方小蝶的眉头也皱了起来,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凭空消失呢。

司徒慕继续说:“钱邦是吴彪的亲舅舅,所以对这事也盯得很紧。”

方小蝶沉吟片刻,问:“开价多少?”

司徒慕噗的一下差点将口里的汤喷出来,“你东家我看起来像是那么势利的人吗。”

方小蝶幽幽看他一眼。

司徒慕被噎的没好气道:“一百两银子。”

方小蝶眨巴眨巴眼睛,“和那两锭金元宝比起来是少了点。”

司徒慕唉声叹气,“没银子就没动力。”

方小蝶很认真的说:“老板,蚊子腿也是肉。”

下午吴彪又来了,这次司徒慕没推辞,只要不行半个时辰之内能到的地方司徒慕是从来不坐车的,他很享受迷妹的热情目光。

方小蝶早就被练得八风不动,跟在他身后面不红心不跳的来到钱府。倒是吴彪这个五大三粗的老爷们从来没见过这阵仗,当场被闹了个脸红脖子粗。

钱邦是城中有名的富豪,他不算最有钱的,但却是最好色的,看见美女就走不动道,除了正妻之外他还有七个小妾,最小的八夫人是一年前才进门,还不满十六岁,比钱邦小整整三十五岁。

钱府是个三进三出的大宅子,钱邦和正妻林氏独居一个院子,剩下两个院子分别住着七个小妾,钱邦在外面精打细算,但对自己的妻妾倒是很大方,就算是妾室每个人也有有两名仆妇服侍,吃穿上也是尽量满足。

钱府大门果然紧闭,吴彪上前敲门,很快就有两个小厮开门,见是吴彪,立刻请了进来。

司徒慕和方小蝶对看一眼,钱邦失踪了,可弄的这么神神秘秘的是闹哪样。

直到跨进大门,司徒慕才明白,整个宅子都笼罩着一个怪味,说是怪味但也不腥不膻,但待久了就有种心慌意乱恶心想吐的感觉。而那两个开门小厮也是神情萎靡,印堂透出淡淡黑气。

司徒慕斜眼看吴彪,“吴兄,这怪味是怎么回事?你可没对小弟说啊?”

吴彪讪讪的说:“我昨天来的时候还没有这么严重。”

司徒慕凉凉看他一眼,从袖中拿出两块熏香的素帕,一块丢给方小蝶,一块拿来自己掩住口鼻。

方小蝶也实在受不住这个怪味,但又觉得这怪味似乎有点熟悉,脑海里什么东西拱了一下,来不及深想就已经没了踪影。

帕子还没触到鼻尖,就闻到一个凌冽的冷香,方小蝶精神顿时为之一振。

一个小厮领着三人来到花厅,当家主母林氏得了信已经等候在厅中。

厅里摆着许多芳香浓郁的花卉,但依旧不能完全掩盖那股怪味。

半年前修后花园时钱邦请司徒慕来看过风水,与林氏有过一面之缘,那时见林氏虽然年华不再,但还算富态,钱邦虽然吝啬好色,但对这位糟糠妻爱是很不错的。可现在一见林氏,脸色蜡黄精神萎靡双眼浑浊,简直像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婆子。尤其是印堂黑气,比那看门小厮要重上两倍。而她身旁那名仆妇印堂处也有黑气。

林氏见到司徒慕,立刻上前,可走两步都歪歪倒倒,要不是有旁边那个老妇扶着就跌倒在地了。

林氏明显情绪有些激动,喘着气说:“阿彪,是你将司徒先生请来的?”

吴彪点点头,“舅母,家里发生的事已经不能用常理来推断了,或许只有司徒先生能救钱家。”

林氏点点头,看着司徒慕,“司徒先生,你也闻到那股怪味了吧。”

司徒慕点点头,上前一步观察林氏的气色,“钱夫人,你最近半月可都是每晚夜不能寐,就是睡好也是噩梦连连。”

林氏立刻说:“不错,正是。”

司徒慕说:“我想见见府上所有人。”

林氏微微一怔,大唐风气虽然开放,但后院那几个小妾一个比一个年轻,要她们全出来见一个陌生男子实在于理不合,但现在非常形势,也顾不得许多,就说:“好,我这就去安排。”

林氏低声对身旁的仆妇说了几句,仆妇立刻下去办了,一盏茶的时间后,仆妇就带着七位夫人三个小孩走了进来,这七位夫人的年纪愈来愈小,但最大的也不过三十出头,一个个都生的如花似玉,只是脸上都带着或多或少的愁容。

钱邦对这七个小妾都看的很紧,就连吴彪也只见过两次,所以突然见到堂里多出个年轻男子,顿时都很错愕。尤其是司徒慕那张倾城的脸,几个年纪轻的妾室立刻红了脸。

说起来钱邦的子女缘真的很薄,娶了八个老婆,却只有两男一女三个孩子,林氏倒也曾经有过一个孩子,可惜一岁时得急病死了,现在最大的孩子还不满七岁,大公子是三夫人所出,二千金是四夫人所出,三公子是七夫人所出,还不满三岁。

司徒慕首先看了看三个孩子,毕竟稚子无辜,所幸三个孩子印堂都没有黑气。

他又逐一看了七位夫人,除了方小蝶之外,哪个女子被司徒慕这样专注的一看,都会心跳加快面色潮红。五夫人更是被看得低下头不敢与其对视。

司徒慕看了一圈下来,发现她们印堂竟然也都没有黑气。

“可以了,劳烦几位夫人了。”司徒慕说。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