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御灵师  >  第三十七章 各怀心思

第三十七章 各怀心思

3180 2016-12-27 10:14:14

两人买了生活所需,因买的较多,店家主动提出送货上门,司徒慕两兄弟自然乐的清闲,刚走出店,就看到吴彪,吴彪带着一群手下正在巡逻,周家老三周宇轩也在其中,见到司徒慕立刻上前打招呼。

周家的事司徒慕也知道,就道:“你大哥现在怎么样?”

周宇轩叹了口气,“事发之后我大哥终日在家酗酒,我爹娘怎么劝都没用,再这么喝下去人都废了。”

司徒慕道:“有些事旁人帮不了忙,有些困境只有当事人自己才能走出来。”

周宇轩又叹了口气,毕竟是亲手足,感情又好,心里怎会不难受。

吴彪看向司徒逸,“这位是?”

司徒慕道:“这是我堂弟,今日刚来。”又对司徒逸道:“这是我的兄弟,也是小蝶的义兄,江陵府衙总捕头吴彪。”

司徒逸立刻对吴彪拱拱手,嘴甜的叫了声:“吴哥哥好。”

吴彪乐的喜滋滋的,“今儿个等下衙了我做东给逸小弟接风。”

司徒慕知道吴彪是性情中人,倒也不推脱应了下来,“那你得定了大包厢,我家里还有两个客人。”

吴彪满口答应,“这有什么问题,你的客人也是我的客人。”

分别之后,司徒逸道:“吴彪是普通人,现在这样的情形不是应该与他划清界限吗?”

司徒慕道:“你也说了他是普通人,他不仅是普通人,更是朝廷的人,身为官差,沾了皇气。又是捕快,是见过血的,带了煞气,而他性情豪爽光明磊落,又自带正气。这样的人,那些妖是不敢沾的,难道不怕报应立至天雷加身吗?普通人若杀了他,身上罪孽也会多几重,死后入十八层地狱受的苦会千百倍的还诸己身。”

司徒逸听了点点头,道:“这倒是。”

司徒慕道:“走吧,回去好好休息,晚上等着去吃顿好的。”

等回到家中,方小蝶正在做菜,司徒慕问:“瑶儿和无垢呢?”

方小蝶道:“瑶儿在房中休息,无垢说今早没做早课,也回房了。”

司徒慕很自然的就撸起袖子帮方小蝶摘菜,以前是做三个人的饭,现在加了一倍,方小蝶也忙了许多。

司徒逸在一旁看到这情形心里也转了几个念头,这时送货的人也来了,司徒逸立刻去前面张罗。

方小蝶和司徒慕面对面的择菜,方小蝶道:“老板,不如你教我斩妖之术吧。”

司徒慕挑眉道:“这不是一朝一夕能学会的。”

方小蝶道:“以前我不学,是因为有你在,可现在我却不想成为你的负担。”

司徒慕想了想,“并不是我不教你,只是术法难练,有些人十年都未必有小成,不过你若真想学,我就教你。”

方小蝶这才展眉。

司徒逸将生活所需按人头分配好,又颠颠的去逗小方,小方对他打了个响鼻就扭过马脸,对他的殷勤根本不屑一顾。

司徒逸没劲这才回到房中,但却不是自己房间,而是司徒瑶的房间,他们两姐弟这些年一直在一起,虽然长大了但还是彼此最亲近的人。

方小蝶道:“这有我就行了,你去陪陪他们吧。”

司徒慕这才起身,洗净手,本想去找司徒瑶两姐弟说话,但想了想还是推开无垢的房门。

无垢已经做完早课,见到司徒慕,笑了起来,亲亲热热的喊了声:“慕哥。”

司徒慕也笑起来,无垢一看就是个憨厚之人,清净和尚那样的老狐狸竟选了这样的人作为徒弟,当真是有眼光。

司徒慕走到他旁边坐下,“听你师父说你刚云游回来?”

无垢道:“是呀,去了很多地方,见过很多有趣的人和事呢。”说到这他突然一拍光溜溜的脑门,“哎呀,我忘了告诉慕哥,师父他走了呀。”

司徒慕一愣,“你师父去哪了?”

无垢道:“我今早刚回来就见他收好了包裹,他说就等我回来跟我交代一声,他准备出去云游一年。”

司徒慕真傻了,这老和尚,动作也太快了点,敢情他们前脚走他后脚就跟着收拾行李了啊。

无垢看了眼司徒慕,“师父还让我给慕哥带句话。”

司徒慕问:“什么话?”

无垢面色有些古怪,但还是道:“他让我告诉你‘勿念,休想在打他东西的主意。’”

司徒慕顿时好气又好笑,不过一串念珠,这老和尚倒记恨上了,还四大皆空呢,只是想到答应他的糕点一直没能兑现,心里有些不舒服。

司徒慕问:“你什么时候拜他为师的?”

无垢道:“我一出生就被扔了,是师父将我捡回来的。”

司徒慕道:“其实你是个有福气的人。”

无垢忙点头,“我也这么觉得,师父将我养大, 教我做人,还传我本事。”

司徒慕道:“老前辈回来前,你就跟着哥,只要哥不死,咱哥俩就不散伙。”

无垢嘿嘿一笑,“哎,好。”

可等到吃中饭时,司徒慕就后悔先前说过的话了,无垢这大和尚也太能吃了,方小蝶特地给他炒了两个素菜,无垢却荤素不忌,说他师父说了,他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不能光吃素不吃肉。

众人一听顿时绝倒。

更让司徒慕无语的是,无垢一口气吃了五碗饭,那速度真是风卷残云,本来还想添,见锅里已经底朝天了才作罢,最后将剩下的一点菜汤都喝了。

见众人瞠目结舌,颇不好意思的说:“还在长身体,能吃了点,你们都吃饱了吗?”

司徒慕很想怼他:“看都看饱了。”但最后说出口的却是:“你今年多大?”

无垢道:“再过两个月就满十八了。”

众人表情都是五彩缤纷,司徒慕嘴角抽了抽,“那的确是长身体的时候,你这外表看起来比较老练啊。”

无垢嘿嘿一笑,“都是我师父养得好。”

“你吃饱了没?”司徒逸问。

无垢道:“七分饱吧,主要是小蝶姐做的菜好吃。”

众人绝倒。司徒逸对无垢伸出大拇指,“厉害,佩服。”

司徒慕忽然想到清净和尚说他徒弟不是童子,可这小子还没满十八啊,这都什么世道,真是人不可貌相。

这餐饭吃完,方小蝶就去米店买米去了,家里养个大肚汉,一餐吃的抵得上平时家里一天了。

众人各自回房,司徒慕躺在床上愁眉苦脸,莫言端坐桌前,斜觑他一眼,道:“多吃几碗饭而已,不会把你吃穷的。”

司徒慕道:“你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啊”

莫言问:“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们这件事可能有同道中人参与?”

司徒慕道:“既然对方千方百计想隐瞒,那知道这件事的人越少越好。”

莫言道:“你不相信他们?”

司徒慕沉吟道:“现在这种时候,除了你和小蝶,我谁都不完全相信。”

莫言道:“你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司徒慕双手枕着头,“算是吧,吃一堑长一智。”

莫言刚要说完,响起敲门声,司徒慕坐起身,道:“进来。”

房门推开,是方小蝶,方小蝶走了进来,道:“老板,不是说要教我道术吗?”

司徒慕都将这事忘了,没想到方小蝶却是认真的,当即道:“好,去前厅。”

司徒慕自己都没将这些术法学个透彻,哪里会当这个老师,但方小蝶却听得很认真,司徒慕也发现方小蝶似乎领悟的特别快,他自己都觉得没讲清楚,方小蝶却懂了,更让他惊讶的是,不过一个下午,方小蝶就学会了御火术,虽然只是初入门,但当初司徒慕学会这个,花了整整半个月。

看着方小蝶开心的将一团火捧在手心,司徒慕除了喜更多的是惊,她以前究竟是什么人。

司徒瑶进来时就看到这一幕,她的眼神微微冷了下来,唤了声:“大哥。”

方小蝶熄灭了火团,司徒慕循声望着,应道;“瑶儿啊,什么事?”

司徒瑶道:“我有件衣裙破了一道,想问问针线在哪?”

方小蝶一听立刻道:“我带你去拿。”

回到房中,找出针线篓子,方小蝶见司徒瑶缝起来歪歪扭扭,一看就是没做过这些事的,就说:“我替你缝吧。”

司徒瑶将衣服和针线都递了过去,方小蝶麻利的将衣服缝好,破的地方她锈了一朵小花,既看不出破损又很美观,“好啦,你瞧瞧行不行。”

司徒瑶接过去看了看,确实挑不出毛病,就道:“我大哥一来,你就在这了吗?”

方小蝶道:“差不多吧。”

司徒瑶道:“我大哥对你很好?”

方小蝶道:“你大哥对他的朋友都很好。”虽然爱占便宜也爱胡闹,可对朋友,关键时刻他是可以豁出性命的。

司徒瑶这才不吭声,司徒慕来敲门,“吴彪来了,收拾收拾去吃饭。”

依旧是悦来酒楼,可惜这次没有老柴的说书,无垢进酒楼时颇受人注目,他自己倒完全无所谓。

上楼梯时吴彪道:“真是邪门,一夜之间二十多个大活人不见了。”

司徒慕也不应声,吴彪也就不再多说。

他订了个大包厢,众人落座后吴彪豪气的点菜,无垢听菜名听得双眼放光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司徒逸看不下去,用眼神示意他收敛点。

这些菜在这酒楼来说虽说已是最好的,但对于出身富贵长在京城的司徒姐弟来说确实不够看的,司徒瑶偶尔夹上一筷子,吃的很矜持。司徒慕赫然发现,无垢这小子,不仅吃肉还喝酒,酒量比吴彪还要好。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