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御灵师  >  第十一章 失踪的钱员外

第十一章 失踪的钱员外

2539 2016-11-24 09:16:08

方小蝶扶着于月回房休息,司徒慕则站在原地,等她们一离开,司徒慕直接毫无形象的蹲地上开始找,最后在三尺开外停了下来。

“小东西,看你往哪躲。”司徒慕咬破中指,挤出一滴精血滴落。

一个散发着微弱白光的猫灵瞬间跳了出来,司徒慕一把擒住猫灵,简单粗暴将它放进一个碧玉瓶中,然后收进自己的墟鼎之中。

司徒慕是御灵门人,和其他道门收内丹不同,御灵门最喜收的是妖物的灵魄,万物皆有灵,但却很少有妖物能将那一点灵凝聚成灵魄,能收到灵魄要靠机缘。而且灵魄异常娇弱,如灯火一般稍有不慎便会熄灭,就算用司徒家特制的锁灵瓶也不一定能保存的住,他祖父司徒问天一生也只收到七个灵魄,而他的叔父司徒仁信则收到三个灵魄。而这一只猫灵是他捉到的第一只灵魄,也算是歪打正着。

但奇怪的是,御灵门人却不知道这灵魄做何用,司徒家的最重要的传承被生生割裂,他祖父穷尽一生也找不到那失落的部分。

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一回头就看到方小蝶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自己,他故作潇洒的一挥袖,“赵夫人睡下了?”

方小蝶问:“老板,你在找什么?”

司徒慕看向别处,哼哼两声:“没什么,一味药材而已。”

方小蝶要是看不出司徒慕的小九九,那真是白跟他三年,见他不愿意讲她也懒得追问,翻个白眼就回自己房间。

司徒慕回到房间,忍不住又拿出封印猫的紫符看了看,哼哼,这几年他收了不少好东西,到时看那个凶婆娘怎么跟他比。

第二天清早司徒慕就被吵醒了,他这人一向爱睡懒觉,没事的时候能睡到日上三竿才翻身,现在这么早被吵醒顿时满腹牢骚,可一打开门,他的臭脸瞬间变成笑脸。

王甫林并赵家一家老小都在门外,赵睿正准备敲司徒慕的房门,这时见到司徒慕,直接跪了下来。

“内子已将昨晚的情形全部告知,先生大恩,赵睿无以为报。”

司徒慕忙扶起赵睿,“是赵家德福深厚,我不过是顺应天命而已。对了,请赵公子将传音符归还。”

赵睿一听忙将传音符还给司徒慕,传音符这东西是百年前符箓门一个不出世的天才所造,可惜这个天才也是个疯子,一生只造了二十三对传音符,他死后传音符的制法也就失传了,司徒问天经过各种渠道得了五对,死之前给了司徒仁信两对,司徒慕三对。司徒慕给了一枚给莫言,一枚给方小蝶,剩下这一枚自是很宝贵。

于月亲自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五锭金元宝,目测一个金元宝有五两,赵睿的父亲赵云鹤说:“这点小小的酬劳还请先生笑纳。”

方小蝶一直冷眼旁观,见司徒慕盯着那几个金元宝许久,最后只拿了两枚,“这些当酬劳已经足够。”她注意到司徒慕说这些话时嘴角抽了抽。

要不是因为王甫林,司徒慕肯定是一枚金元宝也不会放过,这一下就失掉三枚,心里苦的跟黄连一样,尤其是他瞥到方小蝶一脸看戏的表情。

他强迫自己的眼光从那三枚金元宝上移开,“此事已了,司徒就先告辞了。”

王甫林这时说:“怎么,还准备继续在江陵待着?”

问这话时方小蝶紧紧盯着司徒慕,她也想知道他的回答。

司徒慕咧嘴一笑,“江陵这地方人杰地灵,小侄暂时还不准备离开。”

听到司徒慕这样说,方小蝶暗暗松了口气,毕竟风水馆现在就是她的家。

王甫林笑说:“你这脾性完全不像你的祖父。”

想起自己那个外表严肃其实内心孩子气十足的祖父,司徒慕嘴角轻轻勾起,违心的说:“王大人所言极是。”

王甫林说:“老夫在江陵还会待上月余,若是改变主意,可随老夫一起回京。”

司徒慕颔首,“那小侄先告辞了。”

王甫林点点头,“去吧。”

司徒慕又对赵云鹤和赵睿拱了拱手,看了眼方小蝶,就穿过众人离开。

两人一路无言,赵睿命马车将他们送回江陵城,走出赵家村,方小蝶就听到司徒慕重重叹了口气,她面无表情的说:“老板,两个金元宝已经不少了。”

司徒慕哭丧着脸说:“可是本来我能得五个的。”

方小蝶说:“老板,你又不缺钱。”

司徒慕一挑眉,“这世上谁会嫌银子多。”

守财奴一个!方小蝶深知他的德性,也懒得和他多说。

回到风水馆,意外的发现莫言竟然在院子里晒太阳,司徒慕和方小蝶都是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司徒慕伸手记摸莫言的额头,“病了?”

莫言懒洋洋的睁开眼,眼里带着血丝,“回来了?收获不小吧。”

司徒慕的手刚触到他额头就缩了回来,莫言身体冷的跟冰块一样,“你去了阴间?”

莫言的神情从来都是古井无波,“算是吧。”

难怪这厮要晒太阳,是为了祛除身上的阴气,司徒慕直接拿了张纯阳符贴在他额头,“这样效果更快。”

莫言也不动,那张黄符贴在他脸上看起来有丝滑稽,但他的面容却泰然自若。

“半个时辰后揭下来就行了。”司徒慕说完就进了自己屋子去藏钱去了。

方小蝶看了看这两位东家,到现在她都不太明白,这两位东家性格迥异却是生死之交。

方小蝶刚准备出去买菜,莫言突然叫住她,“小蝶。”

方小蝶自觉地伸出右手。

莫言握住她右手细细摩挲,方小蝶很镇定的看他,每隔一段时间莫言都会替她摸骨,她都习惯了。

片刻之后,莫言松开手,方小蝶问:“东家,能看出来吗?”

莫言摇摇头,“还是想不起来吗?”

方小蝶也摇摇头,说:“那我去买菜了。”

看着方小蝶的背影,莫言若有所思,看不透司徒慕的命格是因为他的命格被他祖父用大能力掩盖了,可饶是如此他偶尔还是能窥探一二,但对于方小蝶,他完全是未知。

方小蝶是真的想不起以前的事了,三年前,一个大雪夜,她浑身湿透满身是血的倒在风水馆外,司徒慕说她迷迷糊糊烧了半个月才算清醒过来,醒来后她就什么都不记得了,连现在这名字都是司徒慕胡乱给取的,养了一个月身上的伤才算愈合,至此以后她也就在风水馆留了下来。

三年前发生了什么,以前的她叫什么又做什么,对她来说都是一团迷雾。

“中午我要吃滑溜鸭脯。”

方小蝶回过头,就看到司徒慕坏笑的脸,方小蝶的心陡然就安定了,不管以前自己是什么样,现在这样的生活倒也算有滋有味。

来到菜市,买菜的大叔大婶都跟她打招呼,方小蝶先买了一只麻鸭,又去挑选新鲜的蔬菜,拣菜时就听到隔壁菜摊上的对话。

“听说没,钱员外突然失踪了。”

“真的假的?什么时候的事?”

“有两天了,听说已经报官了。”

“钱员外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主动舍下偌大的家产和如花似玉的小妾,莫不是........谋财害命?”

方小蝶本不是喜欢关心八卦的人,只是这钱员外正是当日被李浩偷荷包的人,所以就多听了几句。

“你们说钱员外失踪了?”方小蝶问。

隔壁卖菜大婶一见是方小蝶,也没隐瞒,“听说是的,反正这两日钱府都是大门紧闭,经常能看到官府的人来来往往。”

方小蝶买了菜,没再多问。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