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御灵师  >  第三十九章 延内真焰

第三十九章 延内真焰

3051 2016-12-30 11:04:35

延内真焰能烧魂,一切生灵只有沾染上真焰,轻则魂魄上留下伤痕,重则灰飞烟灭。真焰烧的也是术者的魂魄之力,一半术者根本不敢用。

司徒慕慌忙道:“快收了。”

方小蝶不明所以的收了真焰,“是不是我做错了?昨晚施术时明明能感觉到炙热,可现在一点热度都感觉不到了。”

司徒慕问:“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方小蝶道:“没有啊,就是觉得有点饿。”

司徒慕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跟方小蝶说了,这样的力量已经不能用‘悟性’来做解释了,司徒慕不知道方小蝶以前究竟是谁,这三年来方小蝶若是有心学,恐怕术法修为早就远超过他,司徒慕突然有点不想再教方小蝶,并不是怕她日后比自己强,只是他担心方小蝶学的越多,以后就不再是方小蝶了。

方小蝶注意到司徒慕的愣神,问:“我是不是做错了?”

司徒慕回过神,“没什么,你做的很好,现在可以不用练习了,会损耗自身的精气。”

方小蝶摸摸肚子道:“难怪我会觉得饿,那接下来我学什么呢?”

司徒慕道:“我教你腾云术吧。”

方小蝶现在只盼自己能多学一样,当即道:“好。”

腾云术,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若是不能做到抱守静笃,有些术者一生都可能学不会腾云术。

司徒慕教方小蝶的术法也都是经过自己甄选的,御火术可以用来攻击,腾云术可以在关键时候用来逃跑。

司徒慕很细心的跟方小蝶讲解,现在最重要的事让她有自保的能力,毕竟自己不可能时时刻刻都照顾到她,更何况他甚至对方的强大。

方小蝶没练几次,司徒瑶姐弟就回来了,司徒慕对方小蝶使了个眼色,然后问:“城里好玩吗?”

司徒逸撇嘴道:“还没有京城一半大。”

司徒慕笑道:“不然怎么叫京城呢。”

司徒瑶道:“这城里处处都残留妖气,但一只妖怪都没有。”

司徒慕的笑容就染上些苦涩,“他们在你们来之前都走了。”

司徒瑶有些疑惑,“大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为什么你不信我爹说的呢。”

司徒慕也不恼,毕竟每个人成长的环境不同,“你若早来些日子就知道了,他们都是很可爱很好易于的妖。”

司徒瑶秀眉紧蹙,显然不能接受司徒慕的说法。

司徒慕微笑道:“你路过了一家包子铺,经过了一个早点摊子对吧。”

司徒瑶道:“不错,那里的妖气都还未散干净。”

司徒慕道:“那里的妖气之所以几天未散,是因为那些妖一直生活在那里,那个包子铺是一个叫王大力的虎妖和他妻子开的,那早点摊是一个老狸猫精经营的,他们做生意很规矩,比很多人还规矩。”

司徒逸很惊讶,司徒瑶更惊讶,他们不能想象一个妖像人一样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

司徒慕道:“其实妖和人一样,有些妖凶狠嗜血好斗,但更多的妖却只想平平淡淡的生活修行,只是现在的卫道士从来不给那些妖机会,那些妖为了生存就只有厮杀搏斗。”

司徒慕说完,身后传来一声佛号:“阿弥陀佛,众生本就平等,又何来高低贵贱之分,不同的不过是一颗本心。”

大家一起看去,看到无垢和莫言走了出来。

看到他们两人并排走在一起,司徒慕终于知道自己为何第一眼见到无垢就觉得亲近,因为他有一双至纯的眸子,他和莫言站在一起,莫言的眸子幽深如古井,让人望不透捉不着,而无垢的眼神却清澈见底,不含一点杂质。

司徒慕也知道为什么莫言不排斥无垢,甚至在推演时也允许他在场。自己失去的东西,在别人身上看见了,有谁会不想亲近。

无垢微笑道:“本心不同,才分善恶,我师父叫我以杀止杀,却也是杀该杀之妖。”

司徒瑶怔住,这和她这些年受到的教育是完全不同的,司徒瑶的性子不像司徒逸,她认定的事就很难改变。

司徒逸凑到司徒慕跟前,“大哥,若是有机会,带我们去见见。”

司徒慕苦笑,“也不知还能不能见到他们。”

司徒瑶没有再说,当天晚上用过晚膳后,大家各自回房,方小蝶一人收拾,司徒慕见状也留了下来。

方小蝶讨好的说:“等会再陪我练会腾云术吧。”

司徒慕挑眉道:“行啊,叫声好哥哥来听听。”

两人在院中一遍遍的练习,一直到月上中天,方小蝶再一次突破了司徒慕的想象,不过一夜时间,方小蝶就学会了腾空术,当她身在空中时那种感觉是无以伦比的,那轮明月好像真的触手可及,而她们的院子则成了小小一点。

方小蝶紧张的抓住司徒慕的手,“慕哥,好高啊,我怕。”

司徒慕道:“习惯了就好,你按着口诀所说,试试能不能御空飞行?”

方小蝶松开手,双眼尽量往前看,等心情稍稍平静了才凝神运气,身体开始往前行,起先很慢,渐渐的愈来愈快,风呼呼吹过,虽然很冷但方小蝶的心却是火热的。

正在兴高采烈时,她的手腕被一把抓住,方小蝶猛地停下,整个人就撞进了司徒慕的怀里。

司徒慕刚想扶住她,方小蝶就尖叫一声直接掉了下去,毕竟是第一次用腾云术,心神一乱术法也就散了。

司徒慕紧紧将她拉住,司徒慕的腾云术也只能独自御空飞行,真要负荷一个大活人也是够呛,虽然坠势缓了但还是在往下落。

司徒慕喊道:“小蝶,稳住心神。”

方小蝶苦笑,这种时候她能保持不尖叫就已经不错了,司徒慕也太高看她了,不过她很确定司徒慕不会放开她。

司徒慕见方小蝶无力扭转自身颓势,眼看两人就要摔到地面,他猛地一拉方小蝶,将方小蝶抱在怀中,翻转过来用自己的背着地。

方才一用力使的落势变快,司徒慕低声道:“别怕!”

方小蝶就听到一声重重的落地声,紧接着是一声闷哼,虽然下面有个肉垫方小蝶还是被震得一瞬间头脑空白,等回过神时她慌忙去看司徒慕,司徒慕疼的面容扭曲五官都凝在了一起。

方小蝶连滚带爬翻身下来,“慕哥,你怎么样?”

司徒慕疼的差点没背过气去,过了好一会才缓过来,睁开眼,咬牙切齿道:“疼死了。”

“哪里疼?我帮你看看。”方小蝶惊慌失措。

“哪都疼。”司徒慕勉强坐起身开始揉胳膊揉腿,“快,给我揉揉。”

方小蝶见状一颗心反而落下,司徒慕这人,遇到小事最爱咋呼,但若真是有事,反而一声不吭。

司徒慕缓了好一会身上的疼痛才渐渐退了,方小蝶边给他揉背边道:“对不起啊。”

方才自己要不是突然拉住方小蝶,她也不会受了惊吓乱了心神,司徒慕心想算自己倒霉,摆摆手:“算了,对了,你刚才叫我什么来着?”

方小蝶一脸懵,司徒慕扭过头贼兮兮的凑过去,“叫的还挺好听,再叫一声来听听。”

方小蝶这才想起来,刚才危险的时候,她喊他‘慕哥’。

方小蝶简直无语,这家伙,真是谁的便宜都爱占。

她懒得理他,用力捶了捶他的后背,站起身四处看了看,“我们现在在哪啊?”

司徒慕听方小蝶这么问也看了看,一看脸色就变了,再没有嬉皮笑脸的样子,“这里是青草湖。”是老柴崔婆婆黑狗他们葬身之处。

司徒慕站起身,指着对面的湖岸对方小蝶道:“老柴他们就死在这。”

方小蝶一怔,小声道:“他们不会怪你的。”

司徒慕转过身,看着方小蝶:“可是我会怪我自己,是我太大意,才害的他们丢了性命。”

方小蝶深吸口气,“逝者已矣,生者能做的就是找出凶手,替他们报仇。”

司徒慕看着方小蝶,她之所以这么努力只是不想成为他的负担,司徒慕又怎么会不明白。

湖风吹来,夜已深,司徒慕道:“走吧,我们回去吧、”

刚走两步,司徒慕忽然一把揽住方小蝶的腰肢,纵身往旁边跃去,他们身势刚起,一道毒涎就落了下来。

司徒慕将方小蝶放下,道:“走。”说完就转身迎了上去。

方小蝶知道自己留在这也是无用,她告诉自己一定要静下心,然后施展腾云术,用最快的速度往回赶去搬救兵。

司徒慕见方小蝶走了,再无后顾之忧,亮出浮屠剑,冷声道:“出来吧。”

湖水凭空涨起滔天巨浪,形成一个漩涡,挟雷霆万钧之势,司徒慕瞬间就被卷了进去,让司徒慕意外的是,湍急的水流中他看到两条巨大的黑影,司徒慕立刻想到那条黑蛟,漩涡越缩越小,眼见要将司徒慕绞成碎肉。

虽然这里是对方的主场,司徒慕却不惧,他施定身诀稳立漩涡的中心,双手握住剑柄,浮屠剑直直举起,斜斜一划,一片银光从剑身倾泻而出,银光像一张渔网,这就是伏妖术中第三招逝水如斯。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