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御灵师  >  第二十六章 清净和尚

第二十六章 清净和尚

3386 2017-02-27 14:59:06

司徒慕眼见蛇尾击向方小蝶和莫言,自己却根本救护不急,心急如焚喷出一口淤血。

而那边厢方小蝶吓得惊叫一声,莫言一把按住她的手臂,冷冷看着这致命一击。

长尾狠狠撞在金光壁上,发出轰然巨响,莫言浑身一震,而青衣女也像受到重击一样表情变得扭曲起来,蛇尾裂开了一条长达三尺的血口,皮肉翻飞状甚恐怖,蛇血流了一地,本来女娲一族的血是滋养万物的圣品,但青衣女依旧入魔,空气中都充满了腥臭之气。

“天书,莫家的人竟得了天书。”受伤的青衣女魔性也被激发出来,面容变得狰狞扭曲。

莫言一手按住胸口,眉头深锁,显然刚才那一击自己也受了重伤。

方小蝶看向司徒慕,只看了一眼后她忽然站起身,对青衣女道:“你孩子的元神在我体内,你别再伤害他们。”说完她走出金光圈。

莫言想去拉她却扑了个空,只能低声道:“别出去。”

青衣女紧紧盯着方小蝶,眼见她一脚踏出了金光圈,立刻摆动蛇尾扑了上去,眼见就要抓住方小蝶的手臂,忽然一柄剑穿胸而过。

青衣女低头去看,就看到一柄银色的剑身一闪即逝。

方才那一眼,司徒慕就读懂了方小蝶眼中的意思,方小蝶故意露出破绽引开青衣女的注意,也不过是要给司徒慕创造一个机会。

他们的实力和蛇精相差太过悬殊,用计或许还会有一丝机会,

方小蝶当即往后一退重新回到金光圈内,司徒慕一击得手当即抽出浮屠也退到一边。

青衣女缓缓瘫倒在地,巨大的蛇尾也无力的贴在地面,鲜血将她身上的衣服全部浸透,她的面容却慢慢平和下来,一双美目盯着方小蝶,眼中不断有泪水滑落。

方小蝶看着她,心中微微一动,她伸出手想要去握住青衣女的手,但手腕刚刚抬起就放下了,她害怕,她害怕握住青衣女的手之后会有什么奇怪的事发生。

青衣女幽幽叹了口气,捂住胸口伏在地上。

司徒慕见青衣女的确无再战之力,当即来到青衣女身边,拿出追思铃,金铃声一响,连响三声之后,青衣女终是昏睡过去。

司徒慕对方小蝶道:“小蝶,快将她的身体躺平。”

方小蝶立刻照做,司徒慕一道紫符落在青衣女的胸口,紫符下很快就出现一个缓缓跳动的物什。

司徒慕道:“小蝶,快将她的心摘了。”

方小蝶知道司徒慕要做什么,却没想到他要自己来做,顿时呆住了,司徒慕道:“我和她毕竟男女有别,你快些,她虽受重伤但我也只能控制她片刻。”

方小蝶从未做过剐心之事,她虽想一狠心做了但心头还是害怕。

司徒慕见状直接握住她的手腕,柔声道:“别怕,我在。”

方小蝶也知道不能再耽搁,一闭眼就朝那颗跳动的物什抓了过去,隔着紫符依旧能感觉到手里的心跳动的愈来愈缓慢,生气正在离开。

一种异样从手心传来,直击心底,是这颗心的魔气,那魔气直窜方小蝶的心底,方小蝶竟感觉从未有过的舒坦,只是她立刻惊醒过来,吓得手一抖,魔心就掉落下来。

司徒慕眼疾手快一把接住那颗魔心,他以为方小蝶是害怕所致,就安抚道:“好了,没事了。”

莫言这时也走了过来,看见奄奄一息的青衣女轻叹一声,“千年修为毁于一旦,不过对于她是好事,希望她能重筑根基,他日重登仙途。”

青衣女的身体发出淡淡青光,青光中身体越变越小,最后变成一条长不过三尺的青蛇,莫言解下一粒算盘子系在青蛇身上,又将青蛇捧到附近的草丛中放生。

险中求胜,总算有惊无险,司徒慕收了那颗魔心,对莫言和方小蝶道:“走吧。”

方小蝶忽然问司徒慕:“你现在还能帮我取出那条蛇的元神吗?”

司徒慕想了想,道:“可以。”

方小蝶按照司徒慕所说盘腿坐下,司徒慕拿出引魂幡,念动引魂咒,方小蝶很清晰的感觉到那条蛇灵慢慢从自己体内被引出。

司徒慕将引出的蛇灵放进符咒中,方小蝶道:“以后找个机会将它超度了吧。”

司徒慕点点头,道:“行。”

三人这才准备下山,刚对阵青衣女时司徒慕腿被小石块击中,到这时才觉得疼痛,走起路来一瘸一拐,莫言也受了伤方才休息了下才勉强能步行,司徒慕哎呦哎呦走了一阵后对方小蝶招招手,“过来,给我当拐杖,”

方小蝶虽不愿意但见他这般可怜兮兮的模样还是不忍心走了过去,司徒慕直接将她揽过来,手臂搭在她的肩头,半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方小蝶的身上。

虽然这三年跟着司徒慕东奔西走,但从未有过这样的亲密,方小蝶顿时面红耳赤,还好现在黑夜行路,不然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三人沿着山道蜿蜒而下,隐隐看到有数个火把朝自己接近,估计是山脚弘法寺的寺众听到看到些异样所以上山来一探究竟。

司徒慕立刻拿出三张符,直接拍了一张在方小蝶额头上,方小蝶以为司徒慕作弄他伸手就要摘下,司徒慕低声道:“别别,这是隐身符。”说完在自己脑门上也贴了一张,莫言接过最后一张也贴了。

虽说贴了隐身符,可方小蝶依旧能看到他们两人,就小声嘀咕的问:“怎么我还能看到你们,灵不灵啊?”

司徒慕将食指放在唇边做噤声的动作,’“他们看不见咱们就行了,别说话,他们马上要到了。”

方小蝶就不敢说话了,三人躲在路旁的树木后,现在已是深秋,林中也没了虫鸣声,一下就变得格外寂静,司徒慕依旧依靠着方小蝶,方小蝶僵硬着身子动也不敢动。

片刻之后,十几个僧人手持火把走了过来,方小蝶虽然相信司徒慕,但心还是提到了嗓子眼,还好那些僧人举着火把就过了,倒真的看不见他们三人。

等那些僧人走远,方小蝶才暗暗松了口气,司徒慕揭了隐身符,道:“行了,我们走吧。”

方小蝶感觉身体都石化了,刚走一步脚下一个踉跄,还好司徒慕一把将她扶住,否则两人就直接滚下去了。

司徒慕一声闷哼,方小蝶忙问:“没事吧。”

司徒慕道:“有事,腿折了。”

本来是半个身体的重量压在方小蝶身上,现在几乎整个身体重量都压了过来,方小蝶真庆幸自己身体还算强壮,不然都能被压死。想着是自己还司徒慕骨折的,方小蝶也只能忍气吞声。

好不容易挨到半山腰,却发现马车不见了,畜生最是通人性,估计山顶的打斗让它收到惊吓挣开绳索逃跑了。

司徒慕哭丧着脸说:“现在怎么办?”

莫言淡淡道:“走回去吧。”

司徒慕现在这情况,他倒是想用缩地成寸,但现在一步都不能迈,缩地成寸也回不去了。腾云术就更别提了,就算能腾云,也无法施展慑人术带上莫言和方小蝶一起。

就在这时,一个清朗的声音传来,“三位施主若不嫌弃,就在鄙寺住一晚吧。”

司徒慕暗中一惊,虽然自己受了伤,但警觉却还在,听这人的声音离自己不过两丈开外,可自己却丝毫没有察觉。

司徒慕看了眼莫言,莫言沉声道:“去看看。”

三人继续往前走,果然两丈之外站着一个白须白眉的灰衣僧人,灰衣僧人见到三人合掌念了声佛号,“阿弥陀佛,三位施主宅心仁厚,请随老和尚来。”

司徒慕却站在原地没动,这老僧来的太古怪,现在他们三人中两人受伤,他不得不防。他仔细看过老僧,老僧的确是凡人,周身气场灵力也与普通人无异,但愈是这样愈可疑。

老僧微笑道:“怎么,怕老和尚害你们吗?”

司徒慕笑了笑,道:“这种时刻不得不防。”

老僧道:“你瞧那山上。”

三人转头去看,就看到火光忽明忽灭,老僧道:“走吧,他们可要下来了。”

三人互相看看,莫言对司徒慕点点头,司徒慕这才道:“请问大师要带我们去哪?”

老和尚笑道:“自然是弘法寺。”

司徒慕一想,这山中只有弘法寺一座寺庙,现在他们有伤在身,又没有马车,去哪都会被发现,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他们猜不到这老和尚的身份,本以为这老和尚应该是寺中的重要人物,却没想到老和尚带着他们走后门来到柴院,老和尚就住在柴院中。

虽然房间内成设很简陋,但很整洁,桌椅都是一层不染,桌子上还放着一个粗砂壶四个杯子,老僧点亮一盏油灯,给他们三人一人倒了杯水。

灯火虽然微弱,但三人却也看清楚这老和尚的相貌,真正的鹤发童颜,面泛红光,看起来比莫言都要健康。

老僧和蔼的说:“看三位施主一身狼狈,因是经过一番恶斗。”

方小蝶问:“大师为何会出现在那,又为何要收留我们?”

老僧微微一笑,脸上的褶子皱成了一朵菊花,道:“一切不过是一场因缘,老和尚不过是循缘而往。”

老僧从柜子里拿出两个瓷瓶,从一个瓷瓶里倒出两粒丹药,分别递给莫言和司徒慕,“这丹药对两位施主的内伤有益处。”

两人接了丹药,同时向老僧道了谢,司徒慕先吞下丹药,他随他祖父浸淫药材多年,若有异样他一试便知,药丸一入口既化作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气,香气入心入肺,司徒慕本来浑身酸痛,现在竟好了大半。这才示意莫言,莫言吞下后,一直紧锁的眉头也舒展了。

司徒慕到此时才相信这老和尚是真心要助他们,问:“敢问大师,这是什么药?”

老僧笑道:“是老和尚昔年自己在山中采的草药按照古方配制而成,你若觉得好,老衲就将古方写给你。”

司徒慕心中大喜,“那多谢大师了。”

老僧道:“老和尚不是什么大师,大家都叫我清净和尚。”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