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修罗剑神  >  第37章 老龙王

第37章 老龙王

3254 2016-11-20 16:34:22

  “猪……前辈,晚辈龙剑一在此谢过您的救命之恩。”

  龙剑一以为面前的老者,是那只小花猪化形后的样子。所以当即就下床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给他磕了三个响头。

  那老者没躲,但脸上却颇为不悦。

  “你的伤虽然是老夫治的,但人却是那头猪抗回来的。另外老夫姓敖,不姓猪。”

  敖这一姓十分稀少,相传是上古龙族的后裔,龙剑一不由得暗暗心惊这白发老者的身份。

  “晚辈无礼,还望敖前辈原谅。”

  “起来吧,不用这么客套。整个龙域结界,除了那头猪就咱们两个人,你以后就叫我老敖吧。”

  “晚辈不敢。”

  龙剑一满脸恭敬,但换来却是鄙视的咒骂。

  “不敢?那你就一直跪着吧。老敖我最讨厌的就是满口仁义道德的酸腐文人。这世界以实力为尊,整那么多条条框框的东西干什么?等刀架在脖子上的时候,这个规矩,那个条款,还不都是狗屁!”

  一看敖老就是性情中人,龙剑一也乐得不去遵守那些繁文缛节。所以其立马便站起身来,大马金刀的坐在了敖老旁边的椅子上。

  “老敖,龙域是个什么地方?你之前也是被那个大漩涡吸进来的吗?”

  “龙域是依附在现实大陆上的一个结界,那漩涡则阵法结界所产生的空间乱流。不过这乱流每万年才产生一次,这种概率都能让你赶上,你还真是倒霉到家了。”

  “倒霉吗?”龙剑一眉飞色舞,上下打量着敖老。“我怎么觉得老天让我在这儿遇到你,是我前世修来的福分呢?”

  “怎么讲?”敖老饶有兴致的看着龙剑一。

  “你刚才说阵法结界的空间乱流,每万年才会产生一次。而你却在我之前就生活在这方结界之中。如此计算,你的寿元必定超过了一万年,修为自然也达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我若是能够得到老哥哥这样的前辈高人指点修为,境界必然突飞猛进,难道这还算不上是我前世修来的福分吗?”

  “此屁有理!”敖老哈哈大笑。

  “龙娃子,你继续猜。若是能猜出老夫的来历,老夫便送你一场造化。”

  龙剑一若想在这陌生的龙域生存下去,就必须得和敖老打成一片。所以这马屁,他还得接着拍。

  “敖是上古龙族的姓氏,直到中古时期人族大兴,才出现具有龙族血脉的部族,改姓为敖的情况。”

  “再往后发展,敖姓便分为两支,其中一支改姓为龙,便是我这一脉。以年龄推算,你应该出自中古敖家。如果从我这儿往上倒八百辈,说不定还跟你有点血缘关系呢。”

  “这个近乎套的好!”敖老冲龙剑一竖起了大拇指,但转瞬却又桀骜一笑,“但你却猜错了。”

  “事关我龙氏血脉传承,在这方面我是绝不会错的!”龙剑一满脸坚定,但之后其却又露出了些许迟疑,“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不是人类,是龙族!”

  “哈哈哈……”敖老仰天大笑,“算你小子聪明。但老夫却并非普通龙族,而是初代龙王。”

  “呀!”龙剑一心神巨震,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据史集记载,天地初开分六道,然后降众生,龙为其一,谓之真龙。

  “老敖,你就是……传说中的万龙之祖——真龙?”

  龙剑一满脸激动,眼睛里更迸射着贪婪火花,令敖老本能的倒吸一口凉气。

  “对啊。”

  “我听说真龙之血能够滴血化龙,无论是什么生灵只要吸收一滴,就立马会被其同化,变成真正的龙族。”

  “理论上……是这样的。”

  敖老看着龙剑一栩栩生辉的双眼,隐隐觉得脊背有些发凉。

  得到敖老准确的答复,龙剑一的脸上当即就浮现出了无数的谄媚。而且还死死拽着敖老的胳膊,说什么都不撒手。

  “敖老,我体内的龙族血脉虽然稀薄,但往上倒个万八千代,怎么也能跟你攀上亲戚。你无论如何都得送我几滴龙血,拉兄弟一把!”

  “这……”敖老一脸僵硬,根本没有心思纠正龙剑一乱窜的辈分。

  敖老虽然具有滴血化龙的本领,但使用的却是心头精血,十分伤元气。他此生度过数千万载,却也仅使用过三次而已。

 “大哥,你就算不为我想,也得自己着想啊。你的生命近乎永恒,而我却只有几百年的活头。如果有一天我死了,那以后谁还能陪你聊天啊?”

  敖老一想到自己之前的几百万年,都是在跟一只猪在聊天,更无聊到教猪吟诗作对,下棋写字,便觉得龙剑一说的很对。

  再加上敖老之前许诺,如果龙剑一猜中他的来历,便要送他一场造化。所以其略一沉吟,便咬牙将此事答应了下来。

  “你是我龙族后裔,但体内却被修罗血脉所霸占,这事要是传出去,我脸上也无光。老夫索性就赠你一滴龙血,将其反压制回去!”

  “什么时候开始?”

  龙剑一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其恨不得抱着敖老的大腿,当场就咬上一口。

  “不急,此事得等你伤彻底好了再从长计议。”

  敖老生怕龙剑一揪住此事不放,便当即一摆手,将桌上已经重新锻造过的诛仙剑,往龙剑一的面前一推。

  “元宝把你背回来的时候,嘴里衔着这诛仙剑。我见其破损,便把它重新祭炼了一番。现在物归原主,你看看使着是否合心意?”

  元宝,便是龙剑一之前遇到的那只小花猪。

  龙剑一的手指刚一触碰到诛仙剑身,其整个人就“腾”的一下站了起来,神情更是激动得近乎狰狞。

  “这是器灵,而且还如此强大的器灵!”

  “老夫不懂剑,所以重新炼制诛仙的时候没敢做出任何改良,只是让它自主的吸收能量。不过眼下其器灵已生,你日后只要慢慢滋养,它总有一天会恢复到巅峰状态的。”

  龙剑一双手捧着诛仙,身体在隐隐颤抖,然后“嘭”的一声,他便再次跪在了敖老的面前。

  敖老并不是一个在乎形式的人,其平时最讨厌的就是磕头谢恩这一套。但这一次,他却并没有因此而轻看龙剑一。

  因为此刻龙剑一庄严而肃穆,这表情发乎内心,绝不是能装出来的。

  “敖老,塑兵形易,但塑兵魂难。是您让这把名剑的器灵复苏,重活了一世。我在这里代诛仙谢过您了!”

  龙剑一“嘭嘭”的给敖老磕响头,连地上的青砖都被他磕得寸寸碎裂。

  敖老虽然不使剑,但他却也理解龙剑一此刻的心情。

  对于一个剑客来说,剑是其一生的朋友。舍弃自己的剑,那便等同于出卖了自己最好的朋友。

  龙剑一之前面对元宝的时候,其为了求生而使诛仙损毁,心中十分愧疚。他此时给敖老磕头,一是为了感谢敖老唤醒诛仙器灵之恩,二则是在为自己赎罪。

  龙剑一这一磕,便是九十九个响头。等他站起来的时候,身体都已经有些顶不住了,险些摔倒。

  敖老从头到位,都不错眼珠的看着龙剑一的表情,并暗自点头。

  “龙娃子,此剑如今是的你佩剑,那你可只知,他的第一任主人是谁?又为什么做诛仙?”

  “呃……”

  龙剑一在剑这方面,一项极其自负。但但这次他却不得不承认,自己被问住了。

  “诛仙虽然在天剑谱中排名第二,但它的来历却相当神秘。我曾查遍古籍,寻访多位铸剑名家,但最终的结果却都是一无所获。”

  龙剑一咬着嘴唇,静等敖老解惑。敖老则会心一笑,然后伸手便接过诛仙,并握着随意一挥。

  当即,一股恐怖的杀伐之意便如潮水一般涌出,瞬间将龙剑一席卷,幻觉骤生。

  “这是哪?”

  龙剑一知道这是幻觉,但其却仍旧被周遭的雄伟建筑所震撼。尤其是面前城门上的那块金匾,铁画金钩的王者霸气,一看就非凡人能写出的。

  “这是太古仙朝,你抬头慢慢看吧。”

  敖老的声音凭空出现在龙剑一的脑海之中。其中充斥着苍凉、霸气,与无尽豪迈。似乎他也伴随着记忆,回到了往昔一般。

  “这把剑由地狱主宰裂天所铸,其名为诛仙,是因为裂天曾用它血染仙朝,屠尽群仙!”

  龙剑一依言而为,抬眼向高空处观瞧。其顿时便在层层天际中,发现了一群正在酣战的“仙人”。

  其中有一位穿红甲的,独战群雄。他手中使了一把宝剑,每招每式都威力极大,足以毁天灭地。

  那剑的外形,虽然与今天的诛仙大相径庭,但龙剑一心里却很清楚,那把剑就是当年的诛仙。

  “手握诛仙,这个穿红甲的应该就老敖口中的地狱主宰裂天了!”

  天地初生,化六道而存在。每道皆有一主宰存于世间,裂天便是其一。此六人属于世间第一代生灵,追溯起来比敖老还要久远。

  亿万年来,他们或轮回,或不灭,或传承,各有都有着自己的秘法,将六道统治延续至今。

  与那地狱主宰裂天对战的是一位金甲男子,其余那些穿银甲的则修为与红、金二人相差太多,明显是金甲的随从。

  龙剑一睁大了眼睛,不忍错过空中大战的每一个细节。

  只见裂天虚晃一招,用诛仙斜着向上一挑,其中一位银甲随从便被他瞬间割掉了脑袋。

  那随从身首异处,尸体从高空向下坠落。可能是因为下坠的速度太快,其竟然摩擦出一溜火光。

  龙剑一之前一直不知道,“神仙打架,凡人遭殃”这句谚语的真意,现在他总算是闹明白了。敢情神荒大陆上那些亘古存在的诸神墓地,都是在这神仙打架中产生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