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修罗剑神  >  第59章 物是人非

第59章 物是人非

3076 2016-12-13 14:12:51

经过两千年的使用,深井水位已经下降了一百多米。但纪家先祖却好像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切似的,竟然在侧壁之上打造了一排悬梯。所以纪老爷子、龙剑一两人顺着悬梯,很轻松的就从水里爬到了岸上。也就是龙帝墓“盗洞”真正的入口。

纪老爷子拿出火折子,点燃了侧壁上的油灯。侧壁上的油灯彼此相连,点燃一盏之后,后面的便“噗噗噗”陆续全都亮了起来。

这把戏虽然壮观,但在这前的密道里龙剑一便已经看过了一次,所以他并没有感到什么新奇。但灯火照亮后的通道,却惊得他目瞪口呆、舌头发直。

雕梁画柱、富丽堂皇,整个一皇家气派。

“纪老头,你下次撒谎的时候能不能先打个草稿。如此鬼斧神工的建筑,它能出自一个盗墓贼之手?”

面对龙剑一的白眼,纪老爷子手捋须髯,哈哈一笑。

“龙剑一,老夫既然把你带到了这里,就没打算瞒你。实话告诉你吧,这龙帝墓就是老夫祖上亲自设计和督建的。而这所谓的盗洞,就是他老人家为了免于殉葬,特意为自己留下的一条后路。其用工、用料都与龙帝墓相同,所以看起来才会如此的气派。”说起自己的先祖,纪老爷子神采飞扬。

“这么说,你一早就知道龙帝墓下层到底都有些什么了?”龙剑一眯缝着眼睛看着纪连山。

“并非如此。”纪老爷子缓缓摇头,“我家先祖虽然是龙帝墓的设计者,但下层陵寝当年却是斩龙女帝亲手布置的。除了里面的那块石碑是我家先祖亲手雕刻的,其只知道,女帝将她这辈子最宝贵的东西全都埋葬在了里面。但具体是什么,就无从知晓了。”

“石碑上写的都是什么?”龙剑一的情绪明显激动了起来。

“上面的文字……老夫不认识。”纪老爷子的表情略显僵硬,并怀里掏出来一个破旧的卷轴丢给了龙剑一。“这是我家先祖偷偷拓下来的碑文,你拿去吧。”

龙剑一一把接过拓片,整个身体都隐隐颤抖了起来。

“你……为什么现在才把这东西给我?”

“下层陵寝的大门设置有四位数密码,一旦按错立马便会触发机关,引来杀身之祸。而且那密码还是由斩龙女帝亲手设置,世上没有第二个人知晓。老夫今天把你带到这儿来,是想要证明我没骗你。把这拓片给你,则是不想让你去白白送死。”

龙剑一紧紧的握着那拓片,连里面的木轴都被他给捏碎了。

“纪老头,谢谢你的好意。但陵寝中的秘密对我来说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所以无论如何我都必须进去一探究竟,哪怕是赌上自己的性命!”

龙剑一下定决心,上前一步,便把拓片放在油灯上点燃了。

龙剑一没有看上面的内容。更准确的说,他是害怕看到上面的内容。

龙剑一虽然恨透了洛紫衣,但其心里却仍旧埋藏着那么一点小小的期望。希望洛紫衣当年杀他,是有苦衷的。尽管龙剑一知道,他的这个想法很幼稚,他这是在自己骗自己。但其却仍旧想晚一些知道答案,因为每晚一秒知道答案,其就能晚一秒去面对那个残酷而冰冷的现实!

龙剑一走了,他沿着通道独自上路。

去寻找那个不想面对,但却又不得不去面的的真相。

“龙剑一,如果陵寝大门的密码连续错误三次,龙帝墓上层便会接到讯息。届时惊动了守墓人,你跟我谁都难逃一死,甚至是累及家人!”纪老爷子站在原地大喊着,其有祖训在身,所以并没有跟着龙剑一一起深入。

“我知道了。”龙剑一没有回头,只是向后一摆手,甚至连脚步都没有放缓一下。

人嘛,难免有时候会为自己找借口,或是自己骗自己,但却不能一辈子都选择逃避。有些事情是必须要去面对的,无论是你是否准备好、愿不愿意。

龙剑一越走越快,一口气走到了通道的尽头。

通道中虽然光线昏暗,但墙壁上的机关把手,却明晃晃的摆在那里。

龙剑一握住把手,用力向外一拉,其当即便听到“咔嚓”一声脆响,紧接着他头上的隔板就自己弹了起来。从这上去,便是龙帝墓。

龙剑一深吸一口气,爬了上去,然后点燃火折。

这是一条金碧辉煌的走廊,左右两端各设置了一道金属大门。

左侧大门曾被铁水浇筑,已经被完全封死。右侧大门则设置有转轮密码锁,想必在这后面所隐藏的便是龙剑一一直想要追寻,却又不敢去面对的真相。

龙剑一缓缓走向右侧的金属大门,然后借着火折子的光芒一看。

“这门上的密码锁……原理好像跟洛紫衣首饰盒上的那个差不多。”

龙剑一深吸一口气,不禁想起了他当年与洛紫衣在一起的恩爱往事。

洛紫衣来自于一个遥远而神秘的国度,那个地方叫地球。

龙剑一第一次见到洛紫衣,其就被洛紫衣口中的一个个新鲜词汇所吸引,并一发不可自拔的爱上了这个古灵精怪的姑娘。

  “1003。”龙剑一将巨门上略有些生涩的密码转轮,转到了这个他永生难忘的数字上。

  1003是洛紫衣的生日。

  龙剑一虽然从不使用公元纪年法,但其却将这串数字死死的烙印在了心间。因为这是一个他跟洛紫衣连续庆祝了四十三年的日子,也是其“死”在洛紫衣手上的日子。

  隆隆隆!——一阵机关转动的声音,从墙壁里传出来,但巨门却并没有被打开。反倒是石室侧壁上的机关开启,射出来无数弩箭,叮叮当当的落了一地。

  龙剑一的反应速度虽然极快,但却仍旧难挡弩箭之威,直接就被射成了刺猬。但好在这些弩箭陈放的时间过久,大多已经腐朽不堪。所以龙剑一虽然中箭多处,但伤势却并不算严重。

  “竟然错了?”龙剑一觉得明显有些意外,“既然不是洛紫衣的生日,那就……再试试我的吧。”

  “07……22。”龙剑一对自己的生日,印象就没有那么深刻了,其需要通过洛紫衣的生日一一点点的进行换算,才能最终确认这一串数字。

  龙剑一小心翼翼的调转密码转盘,时刻保持着高度戒备,以免被机关所伤。

  咔!——四位密码调好,巨门再次发出声音,但却没有引发任何机关。很显然,龙剑一这次按下的密码是正确的。

  “呼!”——龙剑一握着巨门的把手,做了一个深呼吸。

  在此之前,龙剑一是多么想弄清楚,洛紫衣到底给他建造了怎样的一个衣冠冢。但在此时此刻,距离真相只有一步的地方,其却发现自己丧失了将这道巨门打开的勇气。

  爱之深,则恨之切!

  龙剑一站在唾手可破的秘密面前,承受着无与伦比的煎熬。

  “我……到底……该不该推开这道门?”

  “也许……她真的有自己的苦衷。”

  “一切的一切都是阴谋,从一开始她和我相遇,就是在觊觎我的神心!”

  知道是一回事,被证实又是一回事。

  龙剑一站在巨门之前,身上的杀气一会儿暴起,一会儿沉寂。就这样持续了十五分钟,龙剑一终于哀叹一声,做出了决定。

  “算了吧,难得糊涂。”

  龙剑一选择了放弃,但没想到他随手一拍巨门,便触发了巨门开启的机关。一阵隆隆的铁链声响起,巨门自动打开。

  龙剑一站在门前,看着那一点点闯入他眼中的秘密,整个人都呆在了那里。

  无数记忆涌上心头,龙剑一泪如雨下。因为此刻呈现在他眼前的一切,对于其来说却实在都太熟悉了。

  巨门之后根本就没有棺椁,有的则是一间装修迥异的房子。更准确的说,这套房子中的每一个房间,都是按照龙剑一、洛紫衣当年的婚房打造的。甚至连里面的家居摆设,都是他们两个曾经用过的旧物。只可惜其中大部分的东西,都已经在时光的消磨下彻底损毁。但却还是有一部分东西保留了下来。

龙剑一愣愣的走进房间。

从客厅到卧室、从卧室到厨房,从厨房再到厕所。这里的一切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

龙剑一的视线开始模糊,房间中的景象也渐渐与他记忆中的画面发生重合。就连墙上挂着的婚纱像,都在这一刻都灰尘尽去,又露出了那两张烙印在灵魂深处的幸福笑脸。

木床、衣柜、桌子、椅子……这房间里的一切仿佛都回到了从前,只是当初的那两个人却再也回不到当初的起点。

龙剑一哀叹一声,一股物是人非的苍凉感顿时由心而起。

他本想转身离开,但却偏偏鬼使神差的拉开了床头柜的抽屉。那抽屉里除了放着洛紫衣的首饰盒,还放着两个红色的本本。

那本本叫结婚证。

事实上,直到现在龙剑一还不清楚,洛紫衣找工匠特意打造这所谓的结婚证到底有什么用处?但其却依稀记得,洛紫衣当初拿结婚证时是何等的开心与快乐。

只可惜时光一去不复返,如今物是人非,往事只能回味!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