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修罗剑神  >  第38章 诛仙认主

第38章 诛仙认主

3008 2016-11-21 10:23:27

  裂天虽然是独自一人,但剑来剑往之间,金甲男子却被他压得喘不上气。那些修为较弱的银甲随从,更是每隔一到两分钟,便会有一人殒命坠下云巅。

  但高手过招,胜负往往只在一瞬之间。任何一点无关的干扰,都有可能扭转战局。

  裂天在这场对战中,本来已经取得了压倒性的优势。但就在他一剑刺出,准备给予金甲男子致命一击的时候,其却好像在某块云朵的后面看到了什么,然后身体猛的一僵。

  结果就是因为这一瞬间的僵直,裂天不仅没能一剑刺穿金甲男子的心脏。而且还被仅存的几位银甲随从趁虚而入,一连刺他了二十几剑。

  龙剑一站在仙朝大门之前,遥遥观望着远处云巅之上的战斗。

  由于观看距离过远,空中又有行云阻挡,他并不能洞悉到战斗现场的所有细节。但其却可以肯定,金甲男子一定抓了什么人做人质,以此来威胁裂天。

  轰!——裂天逆势突袭,一股足以灭天绝地的力量从他体内迸发出来,瞬间便席卷了周围的那几名银甲随从。

  金甲男子虽然一直都在提防着裂天,但其却还是被裂天绝强的爆发力打了一个戳手不及。

  裂天成功制住了金甲男子,然后两人开始谈判,只可惜谈判的结果并不理想。

  金甲男子一定是抓了一个对裂天来说几度重要的人。不然裂天绝不会在明明已经扼住金甲男子咽喉的情况下,还主动放人,束手就擒。

  金甲男子重获自由,之后又对不再反抗的裂天,使用了什么诡异的秘法。

  结果还不到十秒的时间,裂天的身体便开始渐渐消散,化作点点滴滴的天地能量。不过临死之前,他脸上洋溢的却并非仇恨,而是幸福的笑容。很显然,金甲男子并没有食言,其依约释放了人质。

  嗖!——裂天肉身消散,诛仙无主化作一道火光坠落凡间。

  龙剑一十分想飞上天空,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才能够让裂天这个地狱主宰,主动舍弃的自己的生命。但他的视线,却从这一刻起渐渐模糊,并最终淡出了幻境。

  “那个金甲男子是谁?”龙剑一的意识刚回到现实,其便按捺不住开口问道。

  “他是天神主宰——古山傲。”

  在说到古山傲这个名字的时候,敖老那浩瀚如银河一般的双眸,隐隐透出了一缕杀机。很明显,他与这位传说中的天神主宰,也有着一段不为人知的恩怨。

  “老敖,你……不会是被古山傲封印在这儿的吧?”龙剑一的目光很敏锐,一下就发现了其中的问题。

  “被封印在这儿?”敖老震怒,瞬间脸红脖子粗,“这龙域结界就是老夫亲手布置的,我若要离开,世上无人能阻!”

  “那你为什么不出去啊?这结界当中有九个太阳,所有土地寸草不生。你可别跟我说留在这儿是为了养老。”

  “我……”敖老被龙剑一问得不知如何作答。

  “你不会是在有意躲避古山傲吧?”

  龙剑一一边猜测,一边盯着敖老的眼睛。其立马就发现了敖老在听这话的时候,瞳孔骤然一阵紧缩。

  “让我猜对了吧。”龙剑一得意。

  “有什么好笑的。”敖老轻哼一声,斜瞟了龙剑一一眼,“老夫的确跟天神主宰有些恩怨,但你就比我好到哪去了吗?修罗王是修罗主宰,跟天神主宰几世血仇。你得了他的传承,那便是古山傲必杀的目标!”

  “呃……”龙剑一表情凝固,瞬间哑火。

  龙剑一早就料到,自己获得修罗王的传承后,会与天神一族为敌。但其却没有想到,他未来所要面对的敌人,竟然会是传说中的天神主宰。

  要知道,在遇到敖老之前,龙剑一还一直坚信六道主宰只是神话传说。而且就算是他们曾经存在,也早就已经湮灭在了滚滚的时间长河之中。

  但就敖老的所言所语来看,至少证明天神主宰古山傲还活着,而且他活得还很好。

  “老敖,从今天开始我就正式跟你学艺了。”

  龙剑一满脸正色,十分严肃的道。

  “就算你不想教,至少也得把布置结界的手段传授给我。这样我未来就算是打不过古山傲,至少也能像你一样找个地方躲得起啊!”

  道理是那么一个道理,但这话从龙剑一嘴里说出来,却让敖老觉得十分别扭。

  “你这是夸我呢,还是在损我打不过古山傲?”敖老用余光瞟了一下龙剑一。

  “我当然是想夸你了!”龙剑一满脸唏嘘。

  ……

  葬龙城虽然人口众多,但消息却传递的很快。纪无尘这边刚跟纪老爷子达成共识,项家那边便得到了第一手消息。

  “千幻,如果让纪无尘这个小人继承了三级印记,成为纪家家主。那咱们项家雄霸葬龙城的计划,便要竹篮打水一场空了。你觉得咱们接下来是暗杀几名纪家营长,将继承大典暂时押后为妙,还是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灭了纪家!”

  项百城虽然是项家老祖,但此事必定关乎一族兴衰,其有必要听取一下项千幻的意见。

  “纪项之争,目前正处于葬龙城的风口浪尖之上。无论是纪家的哪位战虎军官员死亡,大家都会在第一时间将矛头指向咱们项家。”

  “如果常都统的态度是得过且过,那这暗杀计划倒也可行。但就怕他玩真的,死咬着不放。要知道,仅是袭击帝国官员这一条罪状,便足以定咱们项家一个满门抄斩。所以对付纪家的营级官员,可以收买,可以威胁,甚至是绑架,唯独不能暗杀。”

  “至于强攻纪家,那就更不可取了。虽然说以咱们项家目前的高手,如果有心算无心的话,可以在一个时辰内一举端掉纪府。但如果纪府内有什么密道、密室,让纪连山躲过了此劫,那事情可就棘手了。甚至可能因此而触怒常都统!”

  项千幻这些话虽然说的条条入理,但项百城听了却十分生气。因为他找项千幻来是出主意的,而不是来拆台。而且项千幻说的这些方面,项百城也全都仔细考虑过。但他得出的结论却是风险与收益并存,值得放手一搏。

  “老夫花费这么多年的时间,好不容易才将纪家逼入了绝境。你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起死回生吗?”

  项千幻万年老二的位置,铸就了他一身察言观色的本事。其如此违背项百城的意愿,自然是有着自己的目的。

  “父亲大人,目前葬龙城的局势太乱,无论咱们家做出什么决策,都可能牵一发而动全身,酿成大祸。所以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乘风出关,前往真武城冲击三段角斗士。”

  战将巅峰在葬龙城属于绝顶二段角斗士,但在真武城却只是中流。

  “这会不会太冒险了?”项百城虽然心动,但却稍显迟疑。

  “父亲大人,虽然我这个当二叔的也不想乘风以身犯险,但我觉得您应该以大局为重。况且乘风已经掌握了一门玄阶中品战技,除非遇到战灵强者,否则其不惧任何二段角斗士。”

  “那……就通知乘风出关吧。”

  项百城做出了最后的决断,但这却等同于宣布了项乘风的死刑。因为项千幻一早就安排好了人手,准备将在半路截杀项乘风。只要其踏出葬龙城一步,就准备有去无回。

  项千幻想要顶替龙剑一成为剑帝后人,其就必须得将周围的知情人全都格杀,以免使其精心编纂的故事出现纰漏。设计袭杀项乘风其实只是一个开始,过几天项千幻还打算亲手送他的父亲上路!

  ……

  龙域结界。

  龙剑一的伤势虽然还没有全好,但其却忍耐不住对新诛仙的渴望。一个人离开住处,前往荒漠中初试神锋。

  真龙剑气!

  一条金色巨龙骤然而生,张牙舞爪的冲杀出去一百余米,最终才十分不甘的湮灭虚无。但其所过之处,却留下了一道一米多宽的沟壑,威力简直大的惊人。

  但,这却还不是诛仙剑真正的力量。

  “这诛仙剑经过敖老的锻造,已经是名副其实的灵器了。要想发挥它真正的力量,就必须得认主。”

  龙剑一虽然隐隐觉得,认主诛仙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但他却还是没有抵御住对神剑的渴望。

  龙剑一磕破食指,将一滴鲜血滴在了诛仙剑上,结果却毫无反应。但就在他满脸失望,决定放弃的时候。诛仙剑却突然化作一道流光,顺着其手指的破口钻了进去。

  灵器认主成功后,能够将其收入体内。

  所以龙剑一还以为自己已经降服了诛仙。但在下一刹那,其刚刚喜上眉梢的面容便瞬间毫无血色,身体也跟着轻轻颤抖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控制不了诛仙?而且……它还好像在我体内不停的吞噬精血。再这样下去,我就要被它吸成人干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