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修罗剑神  >  第24章 战书

第24章 战书

3273 2016-11-07 10:34:03

 

  蚀月棍老死无全尸,令龙剑一、纪嫣然受袭之事,成为了一桩悬案。但纵然没有证据,龙剑一也要让那些在背后捣鬼之人,付出血的代价。

  翌日,龙剑一一大早便来到了纪老爷的住处。但他却还是落在了纪无尘的后边。此刻,纪无尘刚见完老爷子要走,两人正好打了一个照面。

  “昨晚那台戏,看得过瘾吗?”龙剑一主动开口。

  “你没死,我怎么能看过瘾呢?”纪无尘满脸的玩味,看样子心情不错。

  “你方作罢我登场,这台戏没结束,咱们还得接着演。”龙剑一微微一笑,眼神中尽是杀机。

  “接着演?我就怕你已经没这个机会喽。”

  纪无尘得意的一咧嘴角,并意味深长的拍了拍龙剑一的肩头。

  “我的代家主,你就别在这儿浪费时间了,赶紧回去收拾、收拾东西,准备滚出我们家的大门吧!”

  ……

  纪老爷子的伤势已经基本稳定下来了,龙剑一进去的时候,他正在吃早餐。

  餐桌上一共摆放了三副碗筷。纪老爷子自己用一副。另外两副也都是干净的。

  看来,纪无尘刚才是光忙着说事,并没顾得上陪老爷子吃饭。

“老爷子,昨天晚上的事情,你就打算装糊涂吗?”

龙剑一可一点都不客气,坐到位置上,便开始胡吃海塞。

  “有一句话,叫做难得糊涂。”纪老爷边吃边说道。

  “差点没命的可不光是我,还有你的宝贝孙女。”

  “有你在,她不会有事。”纪老爷呵呵一笑。

  龙剑一被噎得哑口无言,其恨不得马上冲上去,拔光这个老滑头的胡子,以解心头之恨。 

纪老爷子将桌上的锦盒,一把推到龙剑一面前。

“这里面的东西,是我那逆子今天早上刚送过来的。你帮忙鉴定一下吧。”

锦盒里面装着一个极其精致的药瓶。

龙剑一打开药瓶,还没等将里面的丹药倒出来,便有一股冰寒凉气喷涌而出。

  “好大的手笔,竟然是四品丹药雪山玉蟾丸!”

雪山玉蟾丸不仅可以根治纪老爷子的内伤,而且还能让其重新修炼。

龙剑一现在总算是知道,纪无尘刚才为什么一脸信誓旦旦的,说他要被赶出纪家了。

“咦?”

龙剑一发现不对,拿着丹药又仔细瞧了瞧。

“老爷子,这丹药里暗藏两种剧毒,纪无尘这是怕一种毒药,毒不死你啊!”

“你确定是两种,不是一种?”纪老爷子面色惨白,仿佛在一刹那间衰老了十岁。

“确定。”

龙剑一先是满脸疑惑,然后瞬间恍然。

“纪无尘这颗丹药,不会是从项家搞来的吧?结果他没发现,这上面本来就带毒,所以又在里面加了一种。”

“你出去吧,我想静静。”

纪老爷子这些日子,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精气神,在一瞬间就全都泄光了,其整个人看起来形同枯槁。

“用不用我帮你清理门户?”龙剑一站起身来,主动问道。

“你还是让我再想想吧,他……毕竟是我唯一的儿子。”

“老爷子,我送你一句话。”龙剑一微微一笑,但其中却充满了凄凉,“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

龙剑一本来打算即可对纪无尘下杀手,但当他看到纪连山遭至亲背叛的凄惨模样,心里便多少生出了一些感同身受的苦楚。

所以龙剑一决定,再给纪老爷子一段时间,把纪无尘这笔账暂时往后压一压。

但对于项家方面,龙剑一是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的,血债必须血偿!

中午时分,葬龙城街上,正是人最多的时候。龙剑一带着纪嫣然、高禹婷,以及一大帮的纪府家将,来到了项府门口。

“进去通报一声,就说龙剑一来了!”

“小的这……就去禀报家主。”项府门人哪见过这么大的阵势,当即就被吓得屁滚尿流。

不一会儿的工夫,项乘云便带着一票人马迎了出来。项千变跟在后面,但却没有冒头。因为龙剑一跟他身份不对等,其出面等于自降身份。

“龙剑一,你带这么一大帮人到我项家,是准备开战吗?!”项乘云先声夺人,想要吓住龙剑一。

龙剑一曾为一代剑帝,这种小场面在他眼里,根本上不台面,其又怎会怯场。

“不是开战,是挑战!”

龙剑一挥手一镖,便将一个信封钉在了项府的匾额上。

“我龙剑一在此当众宣布,向项乘风发起挑战。无论是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只要他敢应战,我一定奉陪!”

龙剑一协众堵在项府门口,早就引来了一大帮围观的人。所以此刻闻言,当即议论纷纷。

“龙剑一最近虽然风头正劲,但他挑战项乘风,也有点太不自量力了吧?”

“项乘风可是咱们葬龙城第一天才,龙剑一此举,无异于自寻死路。”

“疯了,他一定是疯了!”

项乘云眯缝着双眼,在嘈杂的议论声中,缓缓说道。

“龙剑一,你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赶在我大哥闭关的时候前来挑战,未免有些太下作了吧?”

项乘云此言一出,顿时再起波澜。

“事情原来是这样啊。”

“龙剑一真不要脸。”

“我敢保证,只要项大少一出关,龙剑一立马就会滚得远远的。”

周围的讥讽与嘲笑,令纪嫣然、高禹婷秀拳紧握,但这对龙剑一却没有丝毫影响。

“记得把我的话带到。”战书已下,龙剑一转身欲走。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项乘云却突然怒喝一声,“龙剑一,你到我项家撒了一通野,就想这么拍拍屁股走人吗?”

“那你要如何?”龙剑一止步,回首轻蔑一笑。

“与我一战!”

项乘云一直憋着劲,想要在挑战之中杀了龙剑一。此番,龙剑一主动找上门来,他又怎能错失良机。

龙剑一满脸鄙夷,“收拾你,根本不用我出手。”

高禹婷畏光,万魂幡在白天的威力,也极其有限。

“嫣然,出手教训一下项乘云,也免得有人说你这个葬龙三杰,除了长得好看,并没有什么真本事。”

项乘云是巅峰战卒。

之前,纪嫣然的战力之所以弱于项乘云,是因为项乘云精通一门玄阶下品战技。

但如今,纪嫣然已跻身战将之列,项乘云在她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项乘云,战吧。”

纪嫣然仗剑而出,战将级修为当即显露无余。

“你……什么时候突破的?”项乘云倒吸一口凉气。

“战,还是不战?”

纪嫣然手腕一番,顿时进入了人剑合一的状态。剑锋铮铮而鸣,气势极其骇人。

项乘云想战,但又怕输,所以其便紧咬牙关,再次出口中伤。

“龙剑一,有种你就跟我一战。找个女人做挡箭牌,算什么男人?”

嘘!——围观之人,嘘声四起。

“你们跟着起什么哄?都给我滚!”项乘云挥剑乱扫,用剑气将大部分观众逼退。

在龙剑一眼里,项乘云就是一个跳梁小丑,其根本就懒得搭理他。

但,就在龙剑一再次转身欲走的时候,项乘云却突然执剑冲了上来。

“懦夫,受死吧!”

“项乘云,你知道你这辈子犯得罪大的错误是什么吗?那就是错估了我实力。”

“你以为我在纪家混得风生水起,靠的就是这一张脸吗?”

龙剑一瞬间拔剑,连头没回。便将一道修罗之真龙剑气,刺向了项乘云。

黄金巨龙有若实质,张牙舞爪,龙吟不止。

面对这散发着龙威的剑气,面对这能够秒杀蚀月棍老的剑气,项乘云当场就傻了,呆立在那里双腿发颤。

“云儿莫慌,爹来救你!”

项千变之前一直躲在后面看热闹。所以其一见项乘云的生命受到威胁,便立马悍然出手。

假如,项千变只是单纯的救项乘云,并没有人会对他的行为产生不满。但他千不该,万不该,他实在不该对龙剑一动了杀机。

就在这一刻,一股遮天威压骤然降临。气冲霄汉的项千变,当即就被笼罩当中,失去了所有的战力。

“扑通”一声,项千变摔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被吓破胆的项乘云,也已经被龙剑一的真龙剑气完全吞噬。并在数秒之后,被硬生生的碾成粉末。

更可怜的是,现场之人根本就没有一个关心项乘云的生死。

“能够用印记能量压制项千变,是三级印记者!”

“是谁?”

“快看,纪老爷子来了。”

纪连山在郑伯的搀扶下,分开人群,走了出来。

龙剑一见此先是一愣,然后便微微一笑,主动凑了上去。

“老爷子,您怎么来了?”

“你说的对,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纪连山嘴角挂着微笑,但龙剑一却分明感受到了他心中的滚滚杀意。

此刻,觉察到三级印记波动的项百城,也适时的赶到了现场。

两股印记威能彼此对冲、抵消,项千变当即就恢复了自由。

“老东西,你……”

郑伯冷哼一声,战将巅峰的气势,如惊涛骇浪一般扑向项千变,压得他当场倒退三步,重伤吐血。

在场之人,谁都没有想到,郑伯的修为竟然会如此强悍。就连龙剑一都不得不承认,他这次看走了眼。

“千变,休得无礼。”

项百城带着一脸的假笑,举步走到了项千变的前面。

“父亲,他们杀了云儿。”

“闭嘴,还不快点给我滚下去!”项百城眉毛一竖,威严顿生。

没有项百城撑腰,项千变也不敢造次,只能作罢。但就在他要转身退下的时候,纪连山却冷冷一笑道。

“项百城,你儿子作为长辈以大欺小。作为晚辈目无尊长。你就一句滚下去,便想将此事了结吗?”

龙剑一在暗自点头。

纪老爷子不愧是在葬龙城叱咤多年的一方霸主。其纵然修为全无,气度也不是项家老祖能够比拟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