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修罗剑神  >  第68章 疯狂赌局

第68章 疯狂赌局

3167 2016-12-22 09:15:52

今天是龙剑一跟项乘风一决生死的大日子,两人将决斗地点定在了葬龙斗兽场。整个斗兽场都因此而人满为患,甚至说完全陷入了疯狂,根本没有意识到一股致命的危机正在悄然接近。

像葬龙城这种总边陲小镇,战灵级别的对战已经算得上是顶级的决斗了,甚至可以说是百年难得一见。但今天斗兽场人满为患的真正原因却并非如此。只因有人在暗地里设下了堂口,几乎半个城的居民都参与到了这场赌斗之中。

是谁?

是项乘风!

这场赌局是项乘风针对龙剑一用的一条毒计,目的就是要打压龙剑一在葬龙城如日中天的气势。而且结果很理想,甚至可以说是超乎预料的理想。

虽然从大势上看,龙剑一取得了决斗的优势。但他的修为毕竟要弱于项乘风。尤其是其还尚未对外公布自己已经进阶巅峰战将的消息,这就导致赌局的赔率,呈现了一面倒的局面。

一级战将对一级战灵。

这是一个不需要预测的结果,这是一个押之必胜的赌局。所以整个葬龙城的居民,都因此而疯狂了。

随着下注者的增加,赔率在一点点的下跌,但后来人却仍旧有增无减。哪怕赌上自己所有身家,仅仅能换来万分之一收益。那些下注者也全都在想方设法的倾尽财产。

卖房子卖地在葬龙城已属常态,卖儿卖女也随处可见。有的人甚至一纸卖身契,把自己都给卖了。

说句实在的,项乘风自己也没有想到,他设下的赌盘会产生这么大的影响。但其却丝毫没有为封盘后的赔付而感到一丝担心。因为龙剑一一死,纪家遗留下来的产业自然就归他了。这笔资金足以充当葬龙百姓心下注所赢得的彩头。

况且龙剑一死后,项乘风便将在葬龙城一手遮天。到时候,这些赌单能不能兑现,还不是一件可以肯定的事情。如果项乘风不肯承认,那些赌单便是一张张的废纸。

……

常斌虽然投鼠忌器,既不敢得罪白家,又不敢得罪方家。但其却仍旧是目前葬龙城最有权势的人。所以今天龙剑一、项乘风在斗兽场生死一战,这个公证人非他莫属。

但就在常斌整理好衣衫,准备前往斗兽场的时候,一阵阴风却突然刮进了都统府的院落。紧接着一个黑衣人便凭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你是谁?”常斌全神戒备,如临大敌。

“跟我走。”黑衣人的声音沙哑而刺耳,虽然听着令人胸闷,但却不容置疑。

“你……到底是谁?!”

常斌承受了如山的压力,他知道自己的判断没有错,此刻站在他面前的这个男人,强大到让他生不出一丝反抗之心。这不是战神印记的效果,而是久居高位者的气场。

“陛下有令,要喧你回京问话。”黑衣人亮出了一块黑色的牌子。

那牌子通体漆黑非金非铁,上面撰写着一个大大的“杀”字。

常斌不看这令牌还好,一看这令牌当即就“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黑……杀大人。”

黑杀是洛紫衣最看重的亲信,专司暗杀刑罚,走到哪都是一片腥风血雨。所以其在帝国官员中的声名极差,谁见了他都跟见了阎王一般,避之不及。

“要么走,要么死,本座没有时间在这儿跟你浪费唇舌。”

黑杀的声音本来就异常难听,再加上其字里行间透出来的杀气,简直都可以用毛骨悚然来形容了。

常斌回头看了看内宅,其本想跟自己的妻子告给别,但终究是没能鼓起这个勇气。

“我……跟您走。”

黑杀阴沉着脸,其上前一把抓住常斌的肩膀,然后便脚踏一把飞剑,腾空而起。

“这是……御剑飞行!”常斌倒吸一口凉气。

“葬龙城今天是不是要有什么大事发生?怎么男女老少全都拥挤在街上。”黑杀没有在意常斌的惊叹,而是直接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是有大事发生。”常斌面色惨白,努力平复着心中的恐惧,“他们……都要去观看龙剑一和项乘风的决斗。”

“龙剑一!”黑杀的身体猛的一颤,险些一撒手把常斌从天上扔下去。

“不是剑帝,那小子只是跟剑帝同名同姓罢了。”常斌觉察到黑杀表情的异样,赶忙解释道。

“竟然有人敢叫这个名字,本座倒是要去看看,他到底有几斤几两?”黑杀的声音十分愤怒,就好像有人侮辱了他心中至高的神灵一般。

……

世人皆以为龙剑一与项乘风一战,完全是因为高家村百姓的血仇。但实际上,这背后却还掩藏着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龙剑一对这个时代的抗争,他要为葬龙城百姓鸣不平。但葬龙百姓却好像并不想领他的情。

耿浩戴着木质面具,身着黑袍,伪装成了虚构的九龙药王。龙剑一则抱着元宝,站在他的身边。结果二人刚一打开院门,立马就被如潮的人海给淹没了。

“龙爷,我花重金买你被项乘风打死,你可一定不要让我失望啊!”

“龙剑一,我便卖了所有家产买你输,你可千万别害我。”

“龙叔叔,我拜托你被项叔叔打死好不好?不然我妈妈就要被抓去军妓营了。”

到处都是拜托龙剑一被项乘风打死的恳求,龙剑一跟在耿浩的后面一言不发,默默前行。

在斩龙帝国体制的重压下,百姓苦不堪言。但可怜之人,却也有可恨之处。仅仅一个“钱”字,便令整个葬龙城的百姓全都陷入了疯魔。

“这些人全都被钱蒙住了心,根本不值得救。”

龙剑一默默的想着,心里十分痛苦。结果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耄耋之龄的老太太,颤颤巍巍的挤上前来,并一把抓住了他的双手。

“孩子,他们不看好你,但奶奶支持你。你可一定不能让奶奶失望。”

龙剑一看着那老奶奶慈祥的面孔,关切的眼神,心头一暖,更险些热泪盈眶。

“我……”

龙剑一被感动的一塌糊涂,结果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其就被那老奶奶接下来的言语,弄得面容一僵,不知说何是好了?

“小伙子,奶奶这次拿出了毕生的积蓄,押你能撑过一炷香的时间。你可一定要坚持住,千万别一上来就被项乘风那小子给打死了。我亲孙子到底能不能娶上媳妇,可全都指望你今天的表现了!”

在这一刻,龙剑一心如刀绞。他甚至已经开始怀疑,这些被战神印记长期奴役的人们,到底值不值得救。

或者说,还有没有得救?

无论龙剑一是否愿意承认,他都必须得接受现实。眼下这个时代,人心已经变了。其觉得这些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但到头来却只有他自己才是这个世界上的异类。

越来越多的人堵在门口,龙剑一、耿浩两人根本寸步难行。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龙剑一突然猛的抬头,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嘶声大吼。

“都给我滚,谁要是再敢上前一步,杀无赦!”

龙剑一的恐怖气势,将身边百姓纷纷掀翻在地。那耄耋之龄的老奶奶更是被吓得当场背过气去。至于那些尚没有受到波及的人们,也在此刻屏住呼吸,乖乖退后,为耿浩和龙剑一让出了一条通往斗兽场方向的道路。

龙剑一很清楚,其暂时还没有改变这个世界的能力,所以他就得先适应这个世界。既然这个时代人善被人欺,那他就选择最直接有效的方式——以暴制暴!

……

偌大的斗兽场座无虚席,甚至是早就人满为患。

每一个在赌局上下了重注的人,都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龙剑一惨死在项乘风的手中。但约定的时间到了,负责决斗见证的常斌却迟迟没有出现。

“快开始吧!”

“如果常都统不来,你们就一直耗下去不打了吗?”

“为什么非要等常都统来,我们这么多人在场,难道还不能充当公证吗?”

在场观众的呼声是一浪高过一浪。全都是要求龙剑一和项乘风马上下场决斗的。

就在这个时候,项家那一侧的斗兽场大门缓缓打开了。项乘风在万众瞩目之下,一脸桀骜的走了出来。其一身青衣,神采奕奕,就好像他今天赢定了一般。

欢呼声响起,呐喊声响起,一切都是那么的疯狂,那么的不可思议,但却又那么的真实。

“项乘风必胜!”

“杀了龙剑一!”

“项少,你是我们的财神爷,你是我们的大恩人,我们……爱死你了!”

项乘风站在斗兽场中央,然后双手一抬,示意大家安静。结果诺大的斗兽场瞬间鸦雀无声。

龙剑一并不嫉妒项乘风的号召力,他只是觉得滑天下之大稽。

这些在前两天还恨不得抽了项乘风的筋,扒了项乘风皮的葬龙百姓,怎么到今天就一跃成为了项乘风最忠实的拥护者。反倒是龙剑一这个想要为民除害的正面人物,成为了他们心中欲杀之而后快的恶魔。

项乘风放下双手,然后环顾四周,朗声而道。

“我知道你们在场的很多人,都赌上了身家性命买龙剑一被我活活打死。我在这里预祝你们每个人都能赌赢,从而一夜暴富。但有一件事我得提前声明一下,如果今天的决斗要是无疾而终,你们下的那些赌单我是一分钱都不返还的。你们不要怪我,要怪就怪龙剑一贪生怕死,不敢应战!”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