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桃花派除妖事件簿  >  第十八章 救美

第十八章 救美

2899 2016-04-25 10:26:52

“凤阳王如斯美人,怎么能让你糟蹋去!”底下的女人们义愤填膺。

“凤阳王,我来救你——”有个侠女上台,还没和白牡丹过上三招,已经被打趴到地上,口吐鲜血不止。白牡丹能成为一个山贼头头,还是有几把刷子的。

看到台上英雄救美的侠女被人打倒在地,那种鲜血直流的惨状让擂台下的女人们纷纷噤若寒蝉。

“谁还敢上来和我打擂台?如果没有,我可就要摘下凤阳王的绣球了!”白牡丹叉腰仰天大笑。

“还有这位。”夏侯净抓起花小花的手,众目睽睽,大家的视线都聚集在花小花的身上。

“我……我不会武功啊……”花小花慌了神。

“你不是挺怜香惜玉的吗?你能忍心看到凤阳王被那株胖牡丹给糟蹋了?”夏侯净低声说道。

“可是……”听他这样说,花小花不由自主地看了看凤阳王的脸色,气质如幽兰的凤阳王脸色变青,手指扣紧椅背,焦急的目光巡视着台下,希望有人上台。

“还有我,我要娶凤阳王!”花小花心中一热,高声大喊。

凤阳王清莹如琉璃的眼眸闪着惊喜,望着花小花。

“放心吧,我会保护你的。”夏侯净轻轻一拖,微微使力将花小花丢到擂台上。

“又是你!”见到花小花,白牡丹咬牙切齿。

“人生何处不相逢……又是我……”花小花迎风流泪。为了美色,她今天说不定会死无全尸。不过也好,说不定还会留下个风流美名,也算“牡丹”花下死……

“看刀!”白牡丹大喝一声,壮硕的身躯朝她冲来。

夏侯净在台下,往后退了一步。台上的花小花也学他一样,退开一步,险险避开锋利的刀斧,只削掉她几缕发丝,飘飘地落到擂台上。

“小心!”如此险境,凤阳王都忍不住失声惊叫。

花小花望了他一眼,粲然一笑。“没事,我躲开了。”

“你在做什么?”滕狩云看着夏侯净奇怪的动作,十分不解。

“打牡丹!”夏侯净在地上使出一个扫堂腿,花小花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受了人控制,蹲下来一个凌厉的扫堂腿,使力一勾,勾中白牡丹下盘,白牡丹一个脚心不稳,重重往后倒去!

“好!”

“打得好!”下面看热闹的人鼓掌欢呼。

“这是什么法术?”滕狩云觉得好新鲜。

“符中镜。”夏侯净一个连环腿,花小花飞起连连踢中白牡丹的胸口,踢得白牡丹口中直飙鲜血。

“哈哈哈……我赢了,我赢了耶!”花小花在擂台上开心地蹦着。

“还……还早得很呢……”白牡丹真是宁死不屈的最佳楷模。

这下用不着夏侯净使用镜术,花小花一脚就将白牡丹踹下擂台。

她蹭蹭爬上楼梯,摘下绣球,捧到姿态淡雅的凤阳王面前。她看着凤阳王毫无瑕疵的脸,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甜蜜感觉。

“我……我拿到绣球了……”

凤阳王的笑容如纯洁无染的初雪般美丽。他缓缓站起身,体态纤弱,风姿毕现,垂着白瓷的脖颈,慢慢接过绣球。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花小花。”花小花看着他美丽的脸,大声回道。

湖水潋滟,夜晚的摘星楼在湖水的倒影和红色灯笼的照应下,美不胜收。

不过景色再美,也美不过湖中的“美人沐浴图”。

浸入湖中的美人黑色长发在水面上随着水波荡漾,让某个人的心也随之荡漾……荡漾……

“她在做什么?”声音冷冷的,滕狩云双手抱胸,站在花小花的背后,鄙视的眼神望着她正在目不转睛地盯着湖中的美人,这行径,跟采花贼没什么两样,哼!

“在偷窥。”夏侯净似笑非笑。

“啊……美人!美人啊美人,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若狂……”花小花向往地吟道,双手紧紧抓住栏杆,眼神片刻不移的追随着凤阳王沐浴的雪白美背。

“再看下去你就不怕流鼻血?”滕狩云嗤笑她登徒子的模样。真是丢女人的脸,用得着这么花痴吗?

花小花抬头望她,鼻子朝天,两道血管挂在鼻子下面。“已经在流了……”

“你——”滕狩云气结。

“过几天就是你大婚的日子。你真要嫁给这个凤阳王?”

花小花纠正他,“是娶!”

“管你是娶是嫁!我的意思是说你以后就留在凤阳府?”

“那自然,凤阳王需要我有力的臂弯来保护。”花小花弯了弯自己的胳膊,努力展现自己的“鸡”肉。

“那可未必,这个凤阳王,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夏侯净突然莫名其妙地来了一句。

“什么意思?”滕狩云知道,夏侯净绝不会无缘故地说出这番话。

“你们没有发现,这个凤阳府里的空气中,有着淡淡的血腥味?”夏侯净的话让他们两人大吃一惊。

滕狩云望着凤阳府中的繁花似锦,遍地都是栽种的花,那花香四溢的弥漫在空气中。一开始她以为凤阳王是爱花之人,所以府里才栽种了这么多的花,现在细看之下,她才觉得这花的数量也太多了,花熏香的味道过浓,似乎意图掩盖什么?

杂七杂八的花香味道混合在一起,闻久了,让人的脑袋有着轻微的晕眩感。

滕狩云扶住栏杆,突然察觉不妙。旁边的花小花一个身形不稳,上半身翻过栏杆……

“喂!”她大吃一惊,伸手欲抓住她,却仅仅只抓住她衣袂的一角,破锦的撕裂声过后,花小花“扑通”一声,落入了水中,激起一片浪花。

灯影绰绰,管家黑旺财拎着灯笼急急忙忙走过来,嘴里嚷着:“少爷,少爷怎么了?”

“嘘——”花小花狼狈地浮出水面,将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个安静的动作。

凤阳王望着她鼻血直流的脸,轻咳一声,似乎在掩盖笑意。

“少爷?”黑旺财高声喊着。

“我没事。”凤阳王将身影下沉,不让花小花看到过多的美景,以免她流血过多而亡。

直到黑旺财离去的脚步声再也听不到为之,花小花才大出一口气。

“你的血,流得好多啊……”凤阳王轻声说道。

花小花闻言,捂住鼻子,悲哀无比地望着池子里的水,的确流了好多血,将半个池子都染红。再流下去,她深怕自己会因为流血过多而亡。那种死法也太凄惨了,恐怕没有人听过,流鼻血死的。

“对不起,打扰你洗澡了……我先上去。”花小花手脚并用爬上岸去,凤阳王微微跟上前,发觉她脚下一滑,身体往后仰……

凤阳王连忙伸手去接,却被花小花冲击的力道带回水中,他揽住她的腰,不觉笑问:“既然舍不得走,不如就留下来?”

花小花手足无措。

“留下了干吗?”

“一起鸳鸯戏水啊。”凤阳王一笑,亲触她的唇。花小花呆若木鸡。

真逊。滕狩云在心底冷哼。

嘻嘻嘻——

花小花蹲在地上,时不时偷笑。

“她被亲傻了吧?”滕狩云十分怀疑。

“喜欢……不喜欢……喜欢……不喜欢……”花小花摘掉一朵菊花,小手揪着花瓣,可怜的菊花被“分尸”的很彻底。

这么老套。滕狩云无语。

“正常情况下,没有人会被亲傻的。”夏侯净喝着茶,似乎一点儿都不急。

“快点想办法让我回去啊啊啊——”滕狩云捧着脑袋撞墙,她的小说还没写完,眼看都已经快要到截稿期了,再不赶紧回去“还债”,秦小悠那个女人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你哪个月没有拖稿过?”夏侯净早就已经习惯了她交稿前的狂躁症。

“上个月我骗她,我到山里露营,山里手机没有信号,所以才没有按时交稿……”

“她信了?”

“没有。”滕狩云捂着胸口,多么完美的借口!为什么编辑就是不肯相信她呢?

“这一次如果我晚交稿,告诉她原因是我穿越了,你说她会信吗?”滕狩云抱着期望,看着夏侯净以求肯定。

夏侯净怜悯的眼光望着她,无情地摇摇头。

“我还是先打手稿吧……”滕狩云也觉得这种接口太烂了,急忙去寻找笔墨打草稿。

夏侯净深深吸了一口气,觉得空气中的那股血腥味越来越重。

“今晚,我们去凤阳王的房间里。”

“你要干吗?”花小花一听,龇牙咧嘴。“你想非礼他?”

夏侯净沉吟了一下,回道:“我对男人没兴趣。你大可放心。”

“不行!我不信任你这个禽兽,我要跟你们一起去,监视你们!”花小花的语气正义凛然。好像昨天晚上偷窥美人戏水的那个采花贼是别人一样。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