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桃花派除妖事件簿  >  第十九章 饕餮

第十九章 饕餮

3064 2016-04-25 10:26:58

熄了灯的凤阳王府安静无声,除了草丛里的蛐蛐叫声,再也没有其他声响。

两道身影猫着腰,缩手缩脚地在长廊里闪来闪去。滕狩云一身夜行衣躲在柱子后,一旁的夏侯净大摇大摆地走了过去。

“喂喂,你就不怕被人发现?”

“发现了又怎么了?”夏侯净回过头看了他一眼,“我被发现了倒是没关系,你这副样子如果被发现了,可就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你哪里来的这身衣服?”

“是她给我的。”滕狩云的食指毫不犹豫地出卖了花小花。

“我还准备了飞天仙人的一套,你要不要换上?”花小花把另一套夜行衣捧到夏侯净的面前。

“你自个儿留着吧!”

说话间,三个人来到了凤阳王的房间门外。嘘!滕狩云和花小花对望了一眼,轻手轻脚地准备推开门,一道大手横空出现在他们面前,夏侯净一把将门推开。

“别躲了,里面没人。”夏侯净没有察觉到屋内有人的气息,直接将门推开。屋内,果然如他所说,里面空无一人。

“凤阳王呢?”花小花掀起床帘,趴在床底瞧了瞧。

夏侯净在屋内来回走着,不时敲着门板,在屏风后的一面墙上发现了不对。“里面是空的。”

“难道这后面还有个房间?”滕狩云学他的样子,也敲了敲。

“打开看看就知道了。”夏侯净本来想将这面墙直接打破,又恐动静太大,引来其他人。他四处看了看。

一般这种情况暗门,都会有机关的。

他试了试屋内的花瓶,最后将砚台挪开后,暗门往后退去,露出一人宽的走道。

门开了。

里面连个灯光都没有,黑漆漆的一片。夏侯净举着灯,刚一进去,就嗅到了空气中的血腥气。

滕狩云和花小花跟在他身后,越往里走,就连他们两人,都掩着鼻子。

是血的味道。

滕狩云拉了拉夏侯净的衣袖。示意他往地面上看,火把一照,地面上蜿蜒着一道血痕。

顺着那条血路往里走,滕狩云暗自猜测,难道那凤阳王外表文弱,其实却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直到他们穿过密道,看到一个石洞,石洞里都是森森白骨,发着白惨惨的光,让人看之触目惊心。花小花打了个寒颤。

滕狩云的心微微一沉,果然如她所猜测的一样?

那夏侯净绝不会放过那个凤阳王的。

“那里有人。”花小花突然说,抬眼望去,果然看到不远处的地面上坐着一个人影。正是凤阳王,他的双手捧着一块不知道是什么的肉,朱唇染血,原本出尘脱俗的美貌变得有些魅惑至极,像夜妖。

“凤阳王?”花小花不敢置信地低叫一声。

“是人类……咕咕……好吃的人……”凤阳王像是变了另一个人似的,俊目阴狠,伸出舌尖舔掉嘴角的血,那邪气白皙的神情十分鬼魅,犹如野兽盯着猎物一样的目光紧锁著举着火把的三人。

“他已经不是凤阳王了。”夏侯净将火把放到滕狩云手中。

“什么?”

“现在的凤阳王,变成了妖魔。一定是有妖怪附在他的身上,控制着他。”

夏侯净掏出一张符,行踪如烟,飘至凤阳王的面前,欲将符纸贴到他的门面上。哪知凤阳王躲避得更快,顺势一缠,两人过了几掌,凤阳王措手不及地碰到了夏侯净手中的符纸,像碰到火一样,迅速闪开。

“啊——”凤阳王痛苦地大叫着,一个东西从他的胸膛中破了出来。

那妖魔浑身呈青白色,身如牛,人面,目在腋下,咆哮着往夏侯净袭来。

“是饕餮。”夏侯净看清楚那个妖魔后,终于将所有的线连接在一起。

可现在容不得他思量,饕餮具有神力,夏侯净手指向前一划,白光过后,是一条青锋剑。

剑光闪闪,一人一兽的身影在空中纠缠,身形不定,夏侯净窥得时机,趁饕餮露出破绽后,直接一剑刺中它的眼睛。

饕餮受痛嘶鸣,逃入到地上昏迷的凤阳王体内。

夏侯净目光阴沉难测,他提起剑,正准备刺去,一道声音阻止他。

“不要!”花小花护住凤阳王的胸前,面对着夏侯净。“不要伤他!”

凤阳王这时已经睁开眼睛,手放在花小花的腰际。“不要阻拦他!”

他虚弱地道:“让他杀了我罢。”

凤阳王的房间里,四个人在屋内。烛光摇曳。

“我十一岁时,有一天在院中,看到一个我从未见过的怪兽出现在天空中。”凤阳王孱弱的倚靠在床上,回忆到十一岁的那个夜晚。

“我看着那个怪兽,那个怪兽也看到了我。接着,我看到那个怪兽向我冲来,因为太过惧怕,我晕了过去。我本来以为那个怪兽它吃了我,没想到我还活着。”他说道这时,叹了一口气,似乎恨不得当时自己死去。

“我醒来后,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得异样,十分贪吃,不停歇地吃东西,很快,两天内我将府中的粮食吃得一干二净,管家说,那个时候我像变了人似的,喜欢吃生肉,府中家禽也被我吃光了。我知道我被妖怪控制了。”

“我翻遍了古书,才查到那一晚我看到的怪物,有可能就是一种名为‘饕餮’的恶兽。我求遍了大夫和道士,都无法将那只恶兽从我身体里驱走。糟糕的是,它已经不能满足吃家禽,而去袭击府中的丫鬟仆人。幸好管家发现及时,将我锁了起来。”

“饕餮藏在我的身体里,一到夜晚,就驱使我去吃人。我身为凤阳城主,怎会吃我城中善良的百姓,只好让管家购买生猪生牛,到夜晚的时候任饕餮大啖生肉……”说到痛苦处,凤阳王闭上美目,两行泪痕划过他白玉一般的脸颊。

“这种身体让我备受煎熬,我希望你们……杀了我吧……如果有一天我控制不住饕餮,它开始吃人的时候,我不想做对不起凤阳城百姓的事。”

原来密道里的那些残骸都是牲畜的,听到凤阳王的话,几个人心里都微微一松。

“你能有今天这么大的意志力控制饕餮,是有高人相助吗?”夏侯净心神一动,突然问道。

“嗯。”凤阳王点点头,掏出脖子上的挂坠,里面有块通体透红的血玉,仔细一瞧,玉里面的似乎有张符号。

“我曾经请过一位道士,他给了我这个挂坠,以封住饕餮。只是最近几年,这个挂坠的法力越来越小,饕餮晚上又会出来吃东西。”

“那个道士是不是只有半边眉毛,而且穿衣服喜欢穿花花绿绿的。”

“对!”凤阳王惊喜地道:“他说他叫半眉大仙。你认识他?他现在人在哪里?”

“认识!不仅认识,还很熟!”夏侯净苦笑。“那个疯子就是我师父。现在人已经死了。”

凤阳王眼中希翼的光芒一下子黯淡了下来。突然,他像想到什么似的,抓住夏侯净的衣服。

“你师父说过,会有一个人,彻底地将那恶兽封住。就是你吗?”

“我的确有办法将它封住!”夏侯净扯开他的手,“不过,我需要一个容器。”

“容器?”

“对,一个容器,我有两种方法,杀了你的同时,杀死饕餮。还有一种方法,就是和我师傅一样,用法术将饕餮彻底地封在你的身体里。”

“我就是那个容器?”凤阳王一听,不自觉地退后。想到身体里有个恶兽,就像吞下一颗随时发作的毒药一样让他恐惧。

“我来吧。”花小花拍拍胸,“我来当容器。凤阳王受的苦已经够多了,以后我来帮他分担吧!”

众人吃惊地望着她。

夏侯净一思量,笑道:“这是再好不过的了,将饕餮封到花小花的身体里,并非没有好处,等你们夫妻有下一代的时候,饕餮会随着依附在你们的孩子身上。”

凤阳王抱着花小花,泪水涟涟。“对不起,请你永远不要离开我,你今日所付出的一切,我凤阳王永生不忘。明日,我们就成亲,一起守护凤阳。”

“那副古画是你师父留给你的?”封住饕餮后,滕狩云和夏侯净便回到了二十一世纪的家中。滕狩云看着夏侯净慢慢卷起桌子上的画。

“对,大概是师父还活着的时候,知道自己的能力无法封住饕餮,于是就留了这张古画给我。所以,我师弟将古画交给我的时候,说过这幅画师父有令,除了我,任何人都不能打开。”他将画以红绳系好,放置桌面上。

“我一旦打开话,师傅的阵法就起了作用,将我带回那个年代。”他说完,挑眉望向滕狩云。

“你不是要工作吗?”

“工作……”滕狩云醒悟地大叫,而好死不死的,她的电话这个时候已经响了起来。夏侯净示意她去接,她却连连后退。

夏侯净无奈地帮她按下接听键。果然是滕狩云的编辑。他将电话离开耳边几分钟后,听到那边的女人大吼:“滕狩云那个死女人死到哪里去了?”

那声音大到连角落里的滕狩云都听到了,她一脸死相,“就跟她实话实说吧,告诉她,我穿越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