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桃花派除妖事件簿  >  第二十章 古堡

第二十章 古堡

2911 2016-04-25 10:27:05

黑暗坚固的古堡威严庄重,高耸入云。一片荒无人烟的森林之中,只有飞鸟走兽,那灰暗色调的古堡淹没在浓荫黑暗的森林之中,犹如被天然的屏障包裹起来,只露出尖尖的塔顶。

“那个女巫……那个邪恶的女巫……我要杀死她!——杀了她!——可恶!——”低沉的咆哮声,充斥在古堡内部四处游荡,一群蝙蝠瑟瑟地趴在墙角,一动也不动。听着那喑哑的咆哮声,夹杂着浓重的血腥杀意。

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老鼠探头探脑地出现在洞口,它眨着黑豆子的小眼睛,看着墙角边立着的黑漆漆的棺材。

“吼——杀了那个女巫——”棺材门随着一股力道打开。棺材里的人双目冰蓝如水晶,露出尖尖的獠牙,张着血盆大口。

那突如其来的恐怖场景,暴虐的怒气变成飓风袭过,小老鼠呆立了两秒钟,身体往右边一倒,爪子抽搐了几下,嗝屁了……

棺材里披头散发的高大男子仰天狂笑,“莉纱,你骗我——,我不会放过你的。”

暮色渐沉,一群蝙蝠透过狭窄的小窗户,拼命地扇动翅膀,逃离这个地狱古堡。

跨越重洋,下了飞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手拿地图的滕狩云吃惊地望着眼前的古堡。

“就是这里?”夏侯净偏着头,看着她手上的地图。

他手搭凉棚状,望着眼前的古堡。“你们主编真会选地方,让你来这么鬼气森森的古堡来度假?你确定,她跟你没仇?”

当地带路的导游一脸惊悚,“你们要住在那个古堡里吗?那里有恶魔存在!没有一个人能从那里活着走出来!”

“哦?”这话倒是勾起了夏侯净的兴致。“古堡里面有什么?”

“传说,里面住着一个最邪恶残酷的吸血鬼。”

“吸血鬼?我见过不少妖怪,还没见过吸血鬼是什么样子的……”夏侯净手摸着光滑的下巴,一副兴趣盎然的模样。

“你们真的要进古堡里?”导游不敢置信地问。

“那自然。”滕狩云才不相信什么吸血鬼呢,继续抬腿往森林的黑暗中走去。

“如果我们还活着回来,我会告诉你吸血鬼长什么模样的。”夏侯净冲导游挥挥手,率性地与滕狩云勾肩搭背。

“晚上害怕的话,要不要哥哥陪你呀?”他调笑着。

“滚!”

导游看着两个人渐行渐远的背影,在心口默默的画了个十字架替他们祈祷。

他抬起头,看着一片邪恶阴影笼罩在古堡的塔尖。

齐力推开沉重的古堡大门,扑鼻而来的灰尘让滕狩云忍不住咳嗽起来。她以袖掩住鼻子,夏侯净按了下吊灯的开关,“啪嗒”的声音过后,古堡中央的水晶吊灯亮了起来。

“呀,还有在继续通电,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嘛。”

“这么多灰尘,打扫起来……”滕狩云累的不行,腿软地倒在沙发上。呜——,扬起一阵灰尘。

‘要住在这里一段时间,一直这样可不行,我来打扫吧。”夏侯净卷起袖子,利落地开始寻找水桶和抹布打扫灰尘。

“妖怪……”看着他仍旧神采奕奕的模样,滕狩云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的体力也太好了。

夏侯净嘴里叼着根香烟,手拿抹布擦来擦去,四处看着古堡的环境。楼梯上悬挂着一排油画,画中是一个身材修长挺拔的男子,男子有着梳理的整整齐齐的短发,冰蓝色阴郁的眼神,嘲讽地与他对视。

油画的背景是熊熊地狱之火。

夏侯净走进些,辨认着油画下方的字迹,念了出来。“德古拉。”

背后有什么东西掠过,他转过身,看着一只蝙蝠飞到平躺在沙发上的滕狩云的身上。他走下楼梯,看着那只蝙蝠挪动到滕狩云的手腕处。

夏侯净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沙发旁边,随手将那只蝙蝠弹开。

那只蝙蝠不死心地飞到滕狩云的黑发里,小爪子勾住她的黑发,似是在挑衅夏侯净。

“她不是你能碰的。”夏侯净压低冰冷的嗓音警告。

蝙蝠慢慢挪动着……

夏侯净的手里慢条斯理地耍着一把瑞士军刀,眼一瞟,刀子疾出,便将那只蝙蝠的翅膀削掉一块。

蝙蝠“吱吱”的痛叫着,拼命摇动着受伤的翅膀飞到吊灯上。

滕狩云感觉身后有人,迷糊地睁开眼睛。望着夏侯净那比灯光还亮的金发。

“怎么了?”他咕哝着问。

“没什么。房间我已经打扫干净了。你可以去楼上卧室休息了。”夏侯净咧开无辜的纯净的笑脸。

滕狩云“哦”了一声,拖着自己的包裹往楼梯爬上去。身后夏侯净接着说了一句。

“床只有一张,我们睡一起吧?”

“咚咚咚!”有东西从楼梯上方滚下来,夏侯杰好心情地弯下腰,看着滚到楼梯拐角处的滕狩云。

“怎么?太激动了?”

滕狩云“哦哦”地吸着冷气,好痛,她的骨头……她的脸色狰狞、复杂,并且咬牙切齿。

“你睡地板!还有,不准你裸睡!”

“你管得到我?”夏侯净笑得阴森。

“那我睡衣柜里……”滕狩云哭丧着脸从地板上爬起来,夏侯净跟在他身后。他们往卧室走去,屋子里安静的除了脚下吱呀的地板声,再无其他动静。滕狩云不经意地转过头,看到旁边房间里的门大开着。

正对着房门的,是一口立在墙边的棺材。

“这里怎么还有棺材?”

“大概是屋主的。”夏侯净耸肩猜测。

滕狩云走了一步,又转回来。她走进棺材面前。低头双手合在一起拜了拜。

“房主大人,对不起,打扰你休息了……”

棺材突然响动。紧接着,在两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棺材门突然被打开。滕狩云呆呆地望着面前有着长而尖锐的獠牙,双目发出诡异的蓝光的“人”。

“吼——”棺材里的人真是中气十足。随着他的大吼,一群黑压压的蝙蝠劈头盖脸地往滕狩云的身上飞去,那情景让人毛骨悚然。

“靠!诈尸啊。”夏侯净手快地扯掉旁边镜子上的罩子,将两人遮住,手扣着傻住了的滕狩云往门外退去,迅速把门关上。

“好多蝙蝠。”滕狩云回过神来,惊魂未定地说了一句。

“这里真的有吸血鬼?”她问。

夏侯净无言地点头,“刚才你看到的那只就是。”

“我刚才没看清……想重新看一下。”

夏侯净做了一个请便的手势。

滕狩云推开门的手停顿了一下,考虑了下自己进去的下场,不是死也是被蝙蝠活埋,她想了想道:“算了,还是下次吧。”

“你们进来!”吸血鬼沙哑的嗓音传来。

两个人对视一眼,滕狩云把门推开。夏侯净设了结界在两人周围,不过蝙蝠没有并袭过来,屋内此时一只蝙蝠都没有。

“你是谁?”滕狩云问。

“他们都叫我德古拉……你们从哪里来?”德古拉的身体被层层锁链绑住,他蓝色的眼眸充满了无尽的痛苦和忧伤。

“从中国,来度假。”滕狩云好奇地走进一些。“你是吸血鬼吗?”

“是的,不过我不会吸你们的血的。我想请求你们的帮助,将我从这个诅咒里解开。”

“不好意思,我只是中国的术士,并不懂国外的诅咒。”夏侯净一副爱莫能助的口吻,遗憾地摇摇头。

“我并没有害过谁,却被邪恶的女巫束缚在这里。请你们想下办法吧,只要能解开诅咒,我会报答你们的。”即使是在恳求对方,德古拉的态度仍是夹杂着一丝倨傲。

“噢,有什么好处?”夏侯净一听“报答”两个字,打起精神问。

“这个古堡地下有一个巨大的地下藏书馆,以及古董,这些都可以属于你们。”

“藏……藏书馆……”滕狩云激动地连话都结巴起来,“地下藏书馆……好……好厉害……”她的书架也不过摆满了一个屋子而已,而眼前的这个吸血鬼竟然有个巨大的藏书馆,滕狩云忍不住用崇拜的眼光望着吸血鬼先生。

“你想要?”夏侯净偏着头,看着滕狩云眼睛里闪闪发光的神采,好像小孩子看到了一根棒棒糖一样,散发出“想要”的光彩。

滕狩云忙不迭地点头。

“那我想想办法吧。”

夏侯净只是说了这么一句,开始出门准备什么。对滕狩云来说,藏书馆比宝藏更具有吸引力,听到有那么大的诱惑摆在眼前,她根本就没办法睡觉。等待夏侯净的时间太过漫长,自己烧了点水,端着泡面在吸血鬼的面前吃泡面。

完全没有注意,吸血鬼的目光紧紧盯着她白皙诱人的脖子,殷红的舌尖舔着嘴角,掩盖那种嗜血的欲望。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