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桃花派除妖事件簿  >  第八章 深潭

第八章 深潭

2073 2016-04-25 10:11:12

云来山更佳,云去山如画,画中仙人,却是夏侯净。

滕狩云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见夏侯净比自己起得更早。此时,正在山顶若隐若现的云雾中,飘飘欲仙的迎风站在那里。

起了一个大早,原因无他,滕狩云半夜睡得很不安稳,按理来说,昨天一天的奔波劳碌,夜里睡得应该很沉才对。

腰酸背酸,就连屁股也酸。滕狩云想往山顶上爬,有人却阻挡了上山的路。

“二师弟……不不,二师兄!早啊!”

桃花眼高高地吊着从眼睛角的地方看她,二师兄玉颜冷若冰霜,和第一次见面时的态度简直是判若两人。

“阁下既不是我桃花派弟子,为何如此称呼我?”

来者不善。滕狩云暗自叫糟,正在想怎么回击,桃花派人人景仰的大师兄自山顶而下。

滕狩云顿时松懈了一口气。

“大师兄早!”翻脸如翻书的二师兄顿时笑容满面地喊着。

双手背立的夏侯净点点头。“你起这么早干吗呢?”

二师兄愉悦的一笑,表情心旷神怡,吸吐出一口气,“自然是感天地之灵气,吸日月之精华。”不亏是修道之人,风雅十足。二师兄睁开雾蒙蒙的桃花眸,笑问:“大师兄,你呢?”

夏侯净从背后拎了几条草鱼出来。“我在捉鱼,一会请狩云吃烤鱼。”

二师兄身体顿时僵硬了一下,而后,见夏侯净眯眼望着自己,连忙把脸上的恐怖表情恢复原样。

花椒、盐巴统统撒上,看着翻滚着烤鱼的夏侯净,听着周围山间的鸟叫,滕狩云有种露营的感觉。肚子早就已经饥肠辘辘,闻到烤鱼的香味后,更是咕咕地叫了起来。

“昨夜睡得好吗?”夏侯净问。

提到昨夜的事情,滕狩云皱起眉。“不太好,桃花派里有婴儿吗?为什么夜里我总听到有小孩子在哭?”

滕狩云的表情变了变。“没有婴儿。”

“奇怪,难道是我梦魇了。”咬着香喷喷的鱼,滕狩云也没有再多想。

“如果夜里再听到奇怪的声音,千万不要好奇!”夏侯净在一旁突然像个老妈子一样千叮嘱万嘱咐。

这桃花派里有什么秘密不成?滕狩云想着。

夜间,滕狩云非常想听从夏侯净的话,千万不要好奇。可是那婴儿一样的哭啼声不断,吵得她根本无法入睡。山里的月亮又那么亮,一直亮到了木屋里,根本就不用点灯。滕狩云思索了一番,仍旧是出门,循着那婴儿的哭啼声走去。

好像是从山顶的那一面传来的哭啼声。

那声音有时候哭泣,有时候像小孩子咿呀学语时的说话,咬字不清。

借着月光,上了悬崖顶上,这个时候尚未有云雾,清清冷冷的,滕狩云小心翼翼地靠近悬崖边,悬崖下是深不见底的水潭,月亮的倒影在潭里轻轻地晃动着。

滕狩云瞪大眼睛,看着悬崖下的幽暗水潭里,出现一个黑发绝色的美女,正仰着头望向她,冲她甜甜的一笑。

接着,疾风夹杂着水流,一根巨大的水柱从深潭里拔地而起,将滕狩云从悬崖边上拉下。

“啊——”

滕狩云的身体收势不住,重重地往深渊里坠去。突然,她的身体在半空中停住,悬崖上传来了夏侯净的声音。“狩云,抓住!”

无数条白丝缠绕在滕狩云的身上,止住了她下坠的重力,滕狩云抓紧白丝,胸口鼓跳如雷,魂都差点儿飞走了。哇啊!她瞪大眼睛,看着那位绝美的少女从湖面上直直往上升,如一缕薄烟,轻飘飘的。滕狩云这才看清楚,原来少女的身体,除了头以外,其他部位是条白蛇的躯体。

有……有妖怪啊!

“是猰貐!猰貐与谁签订过契约?快给我滚出来!”情势紧张,猰貐伸出长长的猩红舌尖舔过滕狩云的脸颊,令她毛骨悚然,冷汗一滴一滴地从额头上往外冒出。滕狩云听到悬崖上空的夏侯净大喊一声后,一个声音活泼的年轻男孩裹着外袍跑了上来。

“我,是我……猰貐,你千万不要开始用餐,不然大师兄一定会把我剁成十八块的。”年轻男孩哆嗦着念个不停,手脚并用地往悬崖上爬去,毫不犹豫地纵身从上面跳下,“扑通”的水花过后,年轻男子冒出水面,合掌鸣了记长长的口哨。

猰貐转过头,看着潭面上对她招手不停的少年。

“猰貐,快点过来啊……再不过来大师兄就杀了我啊……快点啊……”年轻少年垮着脸,手都快要挥断了。

一直凝视着年轻男子,猰貐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好像见到情人一般的喜悦神情,尾巴一摆,飞速往年轻男子的方向游去,猰貐跟随着少年,身形双双潜入不可预测的湖底。

再也看不见为止。

身为小说家的滕狩云,想起了曾经在《山海经》中看到的故事:猰貐龙首,居溺水中……其音如婴儿,是食人。

而离桃花派不远的深渊中,她今生有幸,看到了传说中的猰貐……MD!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一点一点地被夏侯净小心拉上悬崖,滕狩云软着突然变成棉花一样的膝盖,双手撑地,跪在夏侯净的身边。

“为什么……这里会有妖怪……”

她喑哑的嗓子抖了抖。

“你们桃花派,到底是做什么的?”

“按照山下人的习惯分类,我们应该属于服务业,只不过服务的对象是另一个世界里的妖怪罢了。”夏侯净思索了一下,用滕狩云能够听得懂的语言解释。

“桃花派三千众弟子,与另一个世界的妖怪签订契约,满足它们的要求,取得它们的信赖!”

深潭里突然传来骇人的吼叫声,引得两人的视线转移,悬崖上的石头也微微晃动了两下。

“他……他不会有什么事吧?”该不会被妖怪吃掉了吧?滕狩云忐忑不安地问。

“你是说十七师弟吗?不会有事。”

得到夏侯净肯定的答案,滕狩云一颗悬着的心才放回肚子里。

“你没事就好。”

“啊?”

清明满月下,滕狩云以为刚才的那句话是幻觉,不然怎么会从冷情冷血的夏侯净的口中,听到了类似安慰的句子来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