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桃花派除妖事件簿  >  第十章 英招

第十章 英招

2551 2016-04-25 10:11:25

“滕狩云。”

做梦吧?怎么有人在喊她?

滕狩云摸了摸耳朵,躲在黑暗中的人拿出一根狗尾巴草,轻轻地放在她的鼻尖上搔了两下。

“阿嚏——”滕狩云揉着鼻子。

“哇,你怎么这么能睡,滕狩云,快起来,不起来我就搔你脚心了……”

滕狩云无奈地睁开眼睛,从那人刚一进屋她就听到了,没见过这么笨的人,一会撞到桌子,一会撞到凳子的,动静那么大,她怎么可能还不会被吵醒?

滕狩云不可察觉地叹了一口气,望着床边笑得牙齿白白可以去拍牙膏广告的十七师弟。

“滕狩云,快起来,我带你去看好东西。”十七师弟趴在她耳边小声说道。

“噢。”被他硬拉起来,滕狩云慢吞吞的动作穿着衣服。

踏着月色,跟在十七师弟的身后,在大城市里,因为职业的关系,滕狩云可以说是个夜猫子,她在夜间,从未注意到城市钢筋铁泥上空的月娘。而山里的月光又亮又美,让她一路上不时抬头看着那柔亮的月光,直到一不小心撞上了十七师兄的后背,才将视线调回来。

眼前的美景令她微微怔住,在她的面前,是一场盛大的萤火之舞。

“这是……萤火虫吗?”滕狩云不由自主地抬起手,试图抓住空中的光亮。可是摊开手一看,手里什么都没有。

“哎呀,跑掉了。”十七师弟看着她的手心叫道。果然,在滕狩云发愣的片刻,那只隐藏亮光的萤火虫已经从她的手心飞走了。

滕狩云坐在草地上,看着十七师弟在前面扑来扑去的,双手合拢,一脸贼笑着过来。

“笑什么?”滕狩云见他一脸贱笑,就忍不住想扯他的脸,本来好好的一张俊雅少年的脸蛋,竟然可以笑得这么贱,让她心里有种起火的冲动。

“我能让它们写字。”十七师弟卖着关子,手一松,萤火虫在半空中组成了两个字:笨蛋!

滕狩云额上的青筋立刻爆起来了。她丝毫不再客气,拉着他的脸,“你才是个笨蛋!”

虐待完他之后,心情气爽的滕狩云才放开他红彤彤的彩霞脸。突然,见他侧耳在倾听什么,滕狩云也不再动弹,耳边听到了前两夜婴儿的叫声。

“猰貐在喊我。”十七师弟道。“你按照原路回去吧,我去找猰貐!”

“我也去!”

“不行!”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十七师弟立刻拒绝他的提议。

“有你在又没什么关系,带我去看看。”滕狩云恳求着,她真的非常想亲眼看看古书中才会记载的传奇。

猰貐的婴叫声越来越急,甚至开始哭泣。让十七师弟踌躇不决,最后一拉滕狩云的手臂。“好啦快点,你一定要跟紧我。”

潭水好冰。一入水,猰貐立刻将蛇身缠绕在十七师弟的身体上,和十七师弟一样游在潭水里的滕狩云冻得唇都发紫。十七师弟见状,问猰貐借了什么东西,猰貐的嘴里缓缓吐出一小粒莹白珠子。

“吞下去。”十七师弟将珠子递给他。

滕狩云依言吞下,觉得全身暖了起来,身体也像是变成了水的一部分,她跟随着十七师弟与猰貐往潭的深处游去。

滕狩云感觉她穿过了一道门,是的,虽然没有形体化的门,但是她确实进入了另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漆黑,安静。不时传来巨大的吼叫声。

黑暗中,无数双野兽的眼神窥欲着他们。

“这个是大师兄制作的护身符。”十七师弟将脖子上的一块红符挂到了滕狩云的脖子上。

水慢慢从他们身上退去,他们身上的衣服也很快干了。滕狩云的脚下是软绵绵的土地,像踩在活物的身上。她望着黑暗中的那些眼睛,感受它们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既兴奋又战栗。

“那个是朱獳,长得像猴子的那个的妖怪叫雍和。他们都是比较弱小的妖怪,如果是强大的妖怪,是很少出现在桃花派的附近。桃花派的结界对越是强大的妖怪,越是有效果。”十七师弟解释。

一双金色的眸子突然出现在他们的视线。十七师弟一个箭步挡在了滕狩云的面前,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推开。滕狩云退后一步,看着眼前这个紫发金眸的妖怪,他的上半个身体是人的身体,下半个身体却是马的身体。他那惊人的美貌,乍看之下,与夏侯净十分相似。

“这是夏侯净的东西。”一双白如玉的手轻轻托起滕狩云胸前的护身符。妖怪的手一碰触到那块护身符,一道强光闪过,那双好看的手被法术划伤了,鲜红的血滴了下来。那只妖怪却执意不松开那道护身符。

“这上面有净的气息。”妖怪怀念地嗅着上面的气息。接着,一只手擒住滕狩云的脖子,面目狰狞,“夏侯净,那个背叛者,他呢?为什么不敢回来见我!”

“英招,放开他!”十七师弟强撑着身体起来,叫道。

“桃花派的人?”被唤英招的妖怪眼睛里发出刀刃一样的光芒。

“夏侯净呢?那个背叛契约的家伙,让他来见我!不然我就折断这个女人的脖子。”

“大师兄绝不会进入门内了,你带给他的痛苦还不够多吗?英招,求你放过大师兄吧!”十七师弟双目发红。

“不可能!夏侯净是不是终于回来了?让他来见我!”英招钳制住滕狩云,下达了不容拒绝地命令。

滕狩云不知道什么时候累得睡着了,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了桃花派的床上。

感觉像经历了一场梦。

她见十七师弟哭红了眼睛,知道他一定回来搬了救兵,淡淡问道:“夏侯净呢?”

“大师兄还在门的另一边,大师兄有可能永远都回不来了!呜呜……都是我的错!”十七师弟哭得凄惨,眼睛都肿成了核桃眼。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滕狩云问。

她听到十七师弟从很久以前的事情开始说起,十七师弟慢慢说道:“在桃花派还只有十名弟子的时候,夏侯净居首,能力也最强。他最开始进入了门的世界,与那位名叫英招的妖魔签订了契约。英招很喜欢大师兄,经常呼唤他,大师兄在门那边的时间一次比一次久。直到有一天,再也没有回来过。”

想起以前的事情,十七师兄就忍不住心疼:“英招是独占欲很强的妖怪,不让大师兄回桃花派,他一次次地阻拦大师兄离开他的身边,在那个世界,大师兄虽然能力很强,可是毕竟是个人类,妖魔成千上万的袭击他,大师兄的心和身体都很累。大约费了十几年的功夫,师父终于在那个世界里找到大师兄,可那个时候的大师兄连话都不会说了。师父带大师兄回来后,看到他那副样子,大家都哭了。”

“那夏侯净与英招的契约呢?”

“被大师兄强行解除了契约,差点耗掉了他的半条命。他在床上躺了一年多,每天什么话也不说,就是睁着眼睛看着,就连夜里都很少休息。人也变得不一样了,冷冰冰的,什么人说话都不理,我记得小时候大师兄明明很爱笑的,笑起来最好看了。”

滕狩云的心脏微微刺痛。

“后来,师父让他到外面的世界走走,大师兄答应了。不过,他很少回桃花派来。上一次回来,是师父去世的时候。”

“可以带我去找他吗?”滕狩云下了决心,“我要去带他回来。如果他再留在那里,我也会陪他留在那里!”

十七师弟呼吸停了一下,而后坚定地道:“那我陪你一起去。我们一起陪大师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