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桃花派除妖事件簿  >  第十一章 契约

第十一章 契约

2317 2016-04-25 10:11:32

有着猰貐带路,滕狩云他们很快找到了大师兄和英招。两个人正斗得筋疲力尽,各至一方。

“你们怎么又回来了!”见到他们,夏侯净脱口问。

“我们来陪你!”滕狩云走到他的身后,“虽然我们不像你那么强,没有可以与妖怪抗衡的本事,可是我们想陪在你身边。”只是,不想留你一个人孤军奋战。

夏侯净的嘴边不自觉地露出一抹笑意,看呆了滕狩云。啊,他好像真得很少看到夏侯净的笑容呢!

“站远一点,不要给我碍事!”夏侯净故意不屑的表情。

“可恶!”英招的眼睛里充满了怒气。他狰狞地笑着:“你们都得死在这里!”

来吧!夏侯净的眼睛里清楚地写着这两个字。

“狩云!”哪料到英招并未向他袭了过来,而是转移了目标,看到受到袭击,倒在一旁,艰难呼吸着的滕狩云,夏侯净爆发出浓烈的暴烈之气。他发了狂一般,竭尽全力用了自己最厉害的法术——红莲之火。

滕狩云的视线微微模糊着,试图整理一下呼吸,可胸口的痛楚立刻让她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好痛。她看到受伤的英招痛楚的眼神,而夏侯净因为法术过于消耗,又受了英招的一击,躺在地上。

“夏侯净,你怎么能拒绝永生的诱惑呢?为什么背弃契约!?”英招红着野兽的眼睛问。

“死也不……不想再见到你!”夏侯净的胸膛因为哈哈笑着鼓动了两下。

滕狩云艰难地坐了起来,摇摇晃晃地朝英招走去。

“英招……”她刚开口,就痛得吸了口冷气。

她苦笑着看着英招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手伸了出去,抚摸着他那过于与夏侯净相似的脸。

“你是喜欢夏侯净的吧,夏侯净,是你最好的朋友吧。”

“不,那个背叛者才不是……”

“不要再欺骗自己了。看到你的脸就知道了,你很想念他吧,很想再见到他吧。”滕狩云一针见血地指出。

英招沉默,滕狩云继续说道:“永生的诱惑,或许很好,可是要以牢笼来换取的话,我理解夏侯净,与永恒的生命相比,他情愿选择自由。”

英招无疑被滕狩云的一番话点醒,他缓缓走到夏侯净的身边,看着一直想念的那个人,跪在他的身边,抚摸着他的额头。

夏侯净只是冷冷地看着他。

一滴眼泪落到了夏侯净的脸上,英招喃喃地道:“为什么不来见我,我好想你,好想像从前一样,每天见到你。为什么……”

夏侯净的眼睛里有了一丝温度,他抬手握住英招的手心:“我也想你。”简单的话表达了他的感情。“可是,我不适合这里。”

“可以再签订契约么?”英招泪眼蒙眬地问他。

夏侯净立刻把他的手拍开。

“如果你很想签订契约的话,可以和我签!”滕狩云提议道,惹来夏侯净的眼神。

她自顾自地说道:“夏侯净和我现在是同居人,住在一起,与我签订契约的话,我会经常召唤你到我们家里的。”她举手表明:“至于永恒的生命,我也不喜欢,活那么久干什么,人就是要经历生老病死,悲欢离合才是人生,等到20年后,请你将契约解开,我和夏侯净一样啦,都想要属于自己的人生。”

夏侯净点点头。英招见夏侯净也点头同意,于是不再犹豫,朝滕狩云走去。

与英招签订契约的那一刹那,滕狩云突然明白了。

桃花三千众弟子与妖魔签下的并不只是契约,更多的,是彼此的牵绊。

桀桀桀——

夏侯净,终于让我找到你了!

在此之前的每一天、每一刻,我的脑子里就只有你的存在。啊——,我的全身都激动地发抖,忍不住想要现在就直接与你面对面,想象到你看到我的那一瞬间,你那张英俊的脸上会露出什么表情呢?喈喈,好期待!

滕狩云穿过客厅,准备倒杯咖啡,眼角一扫,觉得窗外有抹纤细的身影紧紧贴在玻璃窗上,脑子里想着那是什么?正准备细看的时候,窗外的人似乎察觉到她的视线,一抹身影一闪而过,滕狩云只看清那个身影有袭长长的头发,下一秒,窗外什么都没有了。

滕狩云沉默……她住的楼层是在第二十八层……哇啊啊啊!跳下去了?真的跳下去了?刚才那个身影是什么啊?不怕死的贼吗?还是其他什么奇怪的东西?她在心底拼命怒吼。如果在这里发生命案的话,让她以后怎么有胆子熬夜赶稿?

“刚才窗外有东西!”她直直推开室友夏侯净的房间门,站在大床前说着。然而,床上那个俊美的让所有男人恨不得趁着他昏睡时一刀砍死后碎尸再自杀的家伙,睡得跟头死猪一样。

“喂,醒醒!”

“有贼!”

“打雷了,下雨了,起床收衣服啊!”拿大喇叭喊都不顶用。

只好使出最后的绝招!滕狩云哗啦一下,将夏侯净身上的床单一把抽起,然后努力吸气,眼珠子差点都爆出来了,接着,她用力把床单盖到他头上。

TMD!他竟然一丝不挂!

夏侯净被她盖尸体布一样的行为搞得呼吸不畅,迷茫地睁开黑曜石一样的美瞳,眼前一片雪白。他拉掉脑袋上的被单,有些不悦。“你在干嘛?”

滕狩云的头发都噼里啪啦地竖起来了,她大吼:“你怎么不穿衣服?”

“自然合一!身体健康!个人癖好!你管我,偷窥狂!”夏侯净拢了拢露在外面的香肩,遮掩住活色生香,掀着白眼看着磨牙快要气疯了的滕狩云。

“大半夜的,就为了来看我的身体?滚出去,明天爷心情好跳钢管舞给你看,行了吧?现在,爷要睡觉!”

“你会跳钢管舞?你到底还做过什么乱七八糟的职业?有道士会跳钢管舞的吗?……啊,我忘了,刚才窗外有人影。”滕狩云终于想起来自己为什么吵醒夏侯净了。

夏侯净瞟了一眼闹钟,夜里三点四十分,他微微叹气,“你最近是不是赶稿精神恍惚了?”

“你干脆说我眼睛有毛病得了!”爱信不信!滕狩云气冲冲地摔门而出。

估计压力太大了……作家都有这毛病,夏侯净看着她的背影想,明天给她找点乐子解解压,安抚安抚她。

凌晨六点,终于在编辑上班前赶完稿子的滕狩云松了一口气,一头砸在电脑桌前,全身虚脱,眯着眼睛移动鼠标轻轻一点,按下发送键,将稿件发至责编秦小悠的信箱里。头一歪,几乎想直接睡去,可是肚子饿得咕咕叫,滕狩云无奈地滑下地板,跟条毛毛虫一样,一拱一拱地去厨房找吃的。

客厅里,夏侯净睡得饱饱的,皮肤光滑闪闪动人,跟她的死人脸形成了明显对比。滕狩云嫉妒地看着他清爽的模样,想起昨夜的事情,用力用鼻子哼了一下。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