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桃花派除妖事件簿  >  第十二章 婚约

第十二章 婚约

2765 2016-04-25 10:11:38

夏侯净的手中,拿是一张精美的会帖。颜色是淡雅的紫色说不出来的舒服,乍看之下还以为是女孩子写情书时用得信笺。俊美如海报上精心挑选的模特一般的美男子,漫不经心地喝着早餐茶,一手拿着紫色的情信,一头迷人的金发,再加上柔和的光线照在夏侯净那张宁静白皙的脸庞上,那场面和偶像剧里的唯美画面有得一拼。

不过显然,夏侯净也就只有那张脸可以和偶像剧的男主角一比。眼里笑盈盈地看着地毯上变身大只“毛毛虫”的滕狩云,夏侯净的心好比给白雪公主吃苹果的恶巫婆。“我还以为你像上次那样,在屋子里呆上两天两夜才能‘出关’呢。所以我也没有准备食物。”

“不——,你这个恶魔!”滕狩云发出犹如悲鸣一般的惨叫。她好饿……夏侯净是个道士,已经快要到达修真成仙的境界,所以吃不吃东西无所谓,可她还是区区一凡人,需要五谷杂粮。

“不过,我可以施法变出东西出来。”见她一副生不如死的模样,夏侯净恻隐之心顿发。

滕狩云的眼睛顿时变得和狼一样绿幽幽的。“那就快变!”

夏侯净漂亮的剑眉微微扬起,嘴里喃喃念着什么,然后手从桌面上拂过,桌子上牛奶、咖啡、牛排、海鲜、龙虾……还有蜗牛?

“哇!这么丰盛!”滕狩云惊叹地瞪大眼睛,大口大口朵颐起来。

“你在看什么?”滕狩云有些奇怪他手中的那封信。“又是你师弟寄来的信?”

“不是。”

夏侯净见她不时瞟过来好奇的眼神,于是主动将信推到她面前。

“下午三点,香格里拉酒店1303号房间见面,不见不散。”信上写着这么一句话。

“约会?”好稀奇!虽然夏侯净长得相当惹女性爱慕,可对着女人时,夏侯净连一句话都懒得说,怎么会沾染上桃花运?

“可恶,我长得也不差啊,为什么从小到大就没有男生给我写情书呢?”滕狩云恨不得将那封紫色的情书撕碎吞掉,她只不过是在嫉妒,对,一定是嫉妒他竟然可以收到情书!

“不定是什么人恶作剧,不如下午一起去看看?”夏侯净倒没什么特别大的反应。

“我可不去当电灯泡。”她可是很有骨气的!

夏侯净眯着眼睛,脸庞冷峻地望着他,突然来了一句,“忘记告诉你了,你吃得这顿早餐是我从法国餐厅里转移过来的,刷卡五千元。”

“……”有人噎住了。

看到滕狩云被他这句话吓得都快翻白眼,自绝于西方极乐世界去也,夏侯净仍旧无动于衷。他看着对面的滕狩云掐脖子挠心口,好整以暇地轻轻以手顶着下颔,优雅贵气,诱哄的语气道:“不如你下午陪我一起去酒店,这顿饭我来请?”

滕狩云拼命点头,指着自己的脖子示意夏侯净想想办法。夏侯净曲起手指弹了下她的喉咙处,滕狩云吃痛,破口大骂:“你就不能轻点!啊?好了?”呜呜,她慌忙连喝几杯水,刚才一口气没上来,险些看到了满头花卷的释迦牟尼佛。

顶着一双黑眼圈,可以媲美熊猫的滕狩云苦哈哈地跟随在夏侯净的后面。

“走哪边?”夏侯净回头问。

“右边。”滕狩云打起精神回她,夏侯净愿意带她出来,最大的原因无疑就是:夏侯净是个天生的路痴。

如果没有人带路,夏侯净在自己住的小区里都能迷路,天生就没有方向感的他,几乎很少独自出门,每次工作的时候都需要滕狩云接送到地方,外出的时候必定随身拉着滕狩云一起出门。

因此也造成两人形影不离的景象。

豪华装饰的香格里拉酒店,无一处不奢华旖旎,巧夺天空的浮雕,螺旋式的楼梯,随着酒店服务员带路,两人乘坐电梯站在1303号房间的门口。

夏侯净和滕狩云互看了一眼,夏侯净抬手正准备敲门,门锁突然自己开了。

夏侯净静静站了会儿,滕狩云也不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只好陪他站在那里。终于,夏侯净缓缓抬手推开门……

一道绳索如狡猾的蛇一样从门内窜来,死死将夏侯净缠住,以不能反抗的巨大力量将夏侯净的身影拉进房间里。滕狩云大吃一惊,连忙闯进屋内,看到夏侯净被黑色的绳索缠成茧,被扔在了酒店奢华的水床上。

而夏侯净的身上,有个人拿着把刀抵着夏侯净的脖子。

“你是谁?放开夏侯净!”滕狩云紧张地看着眼前剑拔弩张的场面。因为那个人背对着她,而且身上的头发又长又细,颜色是紫色的,紫色绸缎一样顺滑落在床上。所以,她一时之间也看不清楚那人是男是女。

“紫彩虹?是你啊……真有情调……看不出你有这嗜好。”跟滕狩云紧张兮兮的表情截然相反,夏侯净认出来人后,施施然地笑了起来。

大概夏侯净的态度惹怒了那个人,被称为紫彩虹的家伙怒吼:“夏侯净!你知不知道我找你找得多辛苦,今天,你就死在我的刀下吧!”

废话太多,等他话说完,人已经被夏侯净一脚踹开。成为“壁虎人”黏贴到墙壁上。

滕狩云的嘴巴张得可以塞进一个鸡蛋。

夏侯净从床上起身,微微一挣,身上的绳索自动裂开,掉落在擦拭得一尘不染的酒店地板上。

滕狩云看着墙上的紫彩虹啪嗒啪嗒翻滚了两下,从墙面上掉落下来,颤抖着肩膀撑起身子,露出了“她”的脸,肤若凝脂,超凡脱俗的容貌……那尖尖的小脸简直是不属于人间的绝色,美得让人心动,美得让人怜惜,美得震骇。

“夏侯净,我恨你!你夺走我人生最宝贵的东西……”美人趴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滕狩云震惊:“最宝贵的东西?”她指责的目光望着夏侯净,眼神有些复杂,真没看出来……

夏侯净目光变冷,随手拿着烟灰缸砸中地上美人的头,美人头破血流地在地上哇哇大叫。

“叫什么?你最宝贵的东西?嗯?贞操吗?”夏侯净冷道。

“屁啦!”紫彩虹叫得更厉害。

“让你夺走我纯洁的贞操我还不如去死好了!”

两人的谈话让滕狩云一头雾水。

“这家伙是个男的,把你脑子里的东西擦掉,我可对男人没兴趣。尽管我得承认,那个男人长得比我还漂亮,美得比女人还柔媚!”夏侯净的话让滕狩云找不到北,地上的那个美人是个男的?带把的?

“我的脸……啊啊啊,我要毁容了!你个死人下那么大的毒手。”惨叫着照着镜子的紫彩虹气得险些爆炸。

“既然那么爱美,不如把下面切掉做女人得了。”夏侯净笑得让人恐惧。听到他恶魔般的威胁,紫彩虹手中的镜子顿时破裂成两半,镜子里的美人脸变得可比夜叉。

“我不要!”

“做女人好处多多,你若是敢切掉,我就敢履行诺言,入世娶你过门。亲爱的未婚妻!”夏侯净故意将最后三个字咬重。

“我不要!!!”摇头狮子出现了。

“未婚妻?”滕狩云更加不明白了,既然紫彩虹是男的,怎么会成为夏侯净的未婚妻?

夏侯净笑眯眯地说:“来来来,狩云,见见你未来嫂子。”

“你敢叫嫂子我就剁了你!”紫彩虹手握短刀,寒光闪闪。滕狩云本来就没打算开口叫一个男人嫂子,看到刀对着自己脑袋,更没胆子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问着夏侯净。

“噢……说来话长,我小时候还未正式成为桃花派弟子时,定过一门亲,就是他。”夏侯净耸耸肩解释,“不过,我那时没想到他是个男的,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长得又美又水灵,我眼睛被狗屎糊住了,非要让师父去定亲。结果,他答应了。”

“滚!你也没说你是男的,你小时候长得可爱得要死,我还以为你是女娃,听到你要和我结亲我还高兴得不得了,谁知道你也是个带吧的。呸!污了我一世英明!”紫彩虹恶狠狠地啐道。

“彼此彼此。”夏侯净深有同感。

滕狩云犹如听天方夜谭……这还真是好大一个乌龙。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