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桃花派除妖事件簿  >  第十七章 招亲

第十七章 招亲

2212 2016-04-25 10:26:46

挥手告别哭天嚎地的女山贼们,滕狩云看着走在前面的花小花,她甚至连山贼窝里的一条猪腿都不放过,正兴高采烈地扛在肩膀上。再看了看夏侯净手里的珠宝和银子,心里尚未泯灭的良知告诉她,这样做是不对的!

“这样做,是犯法的……”

“P话!我最多算是黑吃黑,她们抢我的时候你怎么不站出来伸张正义。”夏侯净白了她一眼。

滕狩云摸了摸鼻子,噤声不语。

“飞天仙人,没想到你三下两下就将那群山贼给打得落花流水,真是太厉害了!”花小花赞叹。

夏侯净世外高人状,含笑不语。

滕狩云望着花小花,嘴角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将自己心底的疑惑问出来。

花小花这个带路人,实在是体贴周到,露营的时候,她自己一个女孩子架火烤肉……滕狩云这个宅女除了会动脑子和手指头,其他什么都不会。而夏侯净,不是夏侯净不帮忙,而是当夏侯净刚卷起袖子中,还没做什么,花小花就惊讶大叫:“放着我来——”

她扶着夏侯净到一边的石头上坐下,轻声细语地安慰,“这么娇弱的男孩子,怎么能干粗活,看这细皮嫩肉的小手,怎么好看的手一定要好好保养才是,呀,你的手好软好滑噢……”

娇弱?刚才那群女土匪可不认为夏侯净“娇弱”。滕狩云看着夏侯净被花小花那个女人吃了嫩豆腐?心底不由得起了一股诡异的发毛感。

夏侯净奋力将自己的手从“女色狼”的狼爪里抽出来,接着听到花小花嘱咐道:“这些粗活累活我来做就好,男孩子的手变粗糙了将来怎么嫁人。”

嫁?她用错词了吧?

滕狩云在一旁忍俊不禁地望着他们。

“怪怪的。”夏侯净看着正在烤肉的花小花,转过脑袋,对着滕狩云说道。

你才发觉怪啊?滕狩云无语问苍天。

凤阳城,是富阳县北方较大的一个城镇。进了城门,滕狩云望着熙熙攘攘川流不息的人群,宽不过十米的街道两旁是林立的酒楼。

滕狩云兴冲冲地选了一个看起来最大最豪华的酒楼,率先进去了。

在野外,花小花烤的肉有些还是生的,她差点以为自己回到了史前世纪,回到了茹毛饮血的年代……现在看到酒楼,怎么能不让她好好高兴一番。

“水晶饺、烤乳猪、脆皮鸭、清蒸鲤鱼、翡翠肉卷……”她念着挂在墙上的菜牌名,店小儿奋笔疾书地记着。

夏侯净冷着美丽的俊颜,斜睨着她,以手指敲了敲木桌。

滕狩云哀怨地望了他一眼,然后眼神陈恳地望着店小二,“刚才我念的那些都不要了,给我们来三碗阳春面就可以了。”

店小二:“……”

花小花笑呵呵地道:“谁让银子用得快差不多了,只能省点用。”

滕狩云周身散发着怨念,“回去后我一定要吃法国大餐,还要吃你亲手做得素斋!”夏侯净以前有一次做了顿素斋,让她吃过后念念不忘。再求夏侯净做素斋,他却嫌麻烦,怎么也不肯做。此时不勒索,更待何时?

“好,到时候你吃龙肉都行!”夏侯净宠溺地点头。

“万岁!”滕狩云欢呼着扑过去。

“滚!”夏侯净吐字如寒冰。滕狩云早就已经习惯了他翻脸如翻书的样子。

倒是一旁的花小花一脸艳羡,“没想到飞天仙人如此贤淑,听得我都想把仙人娶回家了。”

两个人听到这话,一同望向她。这次就连夏侯净都觉得花小花落在他身上的眼光有些让他发毛。

夏侯净看着送面的店小二,再看看风韵犹存的老板娘,眼神微微迷惑:这家酒楼的店小二和老板娘都是女的?一个念头从他脑中一闪而过,他吃惊地盯着对面的花小花……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哇,好像有哪家的小公子在比武招亲?”尚未吃完面,花小花就看到不少人往街头跑去,她扶着栏杆探头望去,惊喜地对着夏侯净两人说,“我们也去看看!”

“好。”夏侯净点头。

跟着人群走,夏侯净和滕狩云看到擂台上中间坐着的华贵美人。

“啊,凤阳王,我爱你——”

“我要娶你!”

“凤阳王,嫁给我吧,我会好好疼爱你的!”

底下的女人狂喊着。

“是凤阳王招亲!”花小花眼睛亮了起来。

“……这个凤阳王,是个男的。”滕狩云擦擦眼睛,怀疑自己的眼睛有问题。

擂台上的凤阳王一身华服,头戴冠玉,青丝高高束起,美丽的脸看起来十分雅致,有着江南男子的俊秀气息,一双丹凤眼清澄明亮,唇色如粉红色的花瓣,淡淡的,粉粉的,安静的坐在那里望着底下的女人。倾国倾城之貌,不是女人,胜似女人,总之,是个漂亮的俊美少年。

滕狩云唯一不解的是,一般比武招亲的不都是千金小姐么吗?

“你还没有明白过来吗?”夏侯净抬起下巴,嘴角挂着一丝笑意。

“这个国家,是个女权国家。女人做事,男人只是陪衬品,女人在外面拼死累活,男人只用在家喝茶绣花吟诗作画就行了。所以这个凤阳王虽然是个男人,但是还是需要入赘一个女人来掌管凤阳城。简而言之,这个国家就是男儿无用论的最佳典范……一路上你没发现吗?这个国家的男人都雅致的跟竹子一样脆弱,而女人个个孔武有力,什么都会做!……啧啧,真可怜,一个男人用得到比武招亲这一步……这也就是我为什么觉得花小花对我的态度怪怪的原因。毕竟我现在在她的眼里,是手无存铁,需要她悉心保护的‘弱男子’。”这种认识让他倍感新鲜。

滕狩云听闻,瞠目结舌,面皮抽动,顿觉有道雷不偏不倚地劈中了她!女人做事?所以就连山贼都是女人上山吗?

一束高高的绣球系在花楼最高处,地下的女人蜂拥。

“在下是凤阳府的管家黑旺财。”一名黑瘦的老头站在擂台上,抱拳道:“各位侠女只要能抢中绣球,就有资格娶凤阳王,入赘凤阳府。我们凤阳王从小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秀外慧中,咏絮之才,堪称‘凤阳第一才子’。不知哪位侠女能有机会娶到我们凤阳王。”

“哈哈哈——,我看只有我白牡丹才有这种本事,我看有谁敢跟我抢凤阳第一美人!”随着一声豪迈的哈哈大笑,一个胖胖的女子身影跳上擂台。滕狩云定晴一看,哟,是熟人。台上正在半路上抢劫他们的山贼头头白牡丹。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