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湘西邪术  >  第三十四章 幻境成真

第三十四章 幻境成真

2970 2017-11-20 14:18:00

刚一进屋里,我轻声叫了一声“飞雪”,虽然声音不大,可我已经感觉用尽全身力气。

  林飞雪立刻从屋里朝我跑来扑在我怀里啜泣起来,我紧紧将她拥入怀中,生怕她再突然消失不见。

  过了一会,怀中的飞雪止不住的咳嗽起来,随即吐了一口血晕倒了。

  “快把她放到床上去,平躺着。”莫野前辈厉声说道。

  莫野前辈摸了摸林飞雪的脉象后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随即深深叹了一口气。

  心急如焚的我问道:“怎么回事?是不是蛊毒犯了?”

  莫野沉重地道:“若只是三尸蛊犯了倒也无大碍,但她脉象起伏很大,可能还有一种蛊,但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莫野前辈这么厉害的蛊师都不清楚的蛊肯定不简单,看来飞雪是没有救了,我们才刚刚相聚,却又面临这么大难题。

  想到这里,我心中一阵黯然,眼泪竟然不自觉的流了下来。莫泽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并没有说什么。

  莫野前辈叹了口气说道:“你现在也别这么悲观,我虽然没有办法,但我们可以去凤凰山找我师傅,如果他老人家没有去远游,就肯定在道馆之中。”

  “我们现在要做的的是先缓解林飞雪的三尸蛊之毒,若我没有计算错的话,明天将是她第一次发作之时。”莫野前辈说道。

  “三尸蛊到底是什么啊?”莫泽不解的问道。

  “三尸蛊的意思就是将三种蛊虫分别放入三种动物身上,慢慢蛊虫会杀死宿主。然后再将三只蛊虫放入同一器皿中让它们厮杀,直到有一只胜出的蛊虫,将会吃掉另外两只的尸体。然后炼蛊之人再用自己的精血喂养七七四十九天方可成三尸蛊。”莫野前辈解答道。

  “那解蛊的办法呢?”我现在最关心怎么能解开这蛊而不是炼制之术。

  莫野前辈听完我的疑问后,说道:“方法有两种,第一将原来三具尸体找全磨成粉末,再用炼蛊人的血冲来服下。”谁知道钟齐寿当时用的哪三具尸体炼的,而且还需要他早死了那还有什么精血,这第一种方法对于我们而言简直是天方夜谭。

  我已经不把希望寄托在第一种了,连忙问道:“那第二种方法呢?。”

  莫野前辈说道:“第二种方法比较简单,但也是最难的。”

  莫泽也着急起来:“老叔,赶紧说吧,就别卖关子了。”

  莫野前辈缓缓说道:“说它简单只用一种药材就能解决,但千百年来已经没有人能找到了。”

  “那是什么药材?”苗小龙也忍不住问道。

  “帝白圣雪,一种罕见的植物。夏天的时候变成虫子还会爬动,而冬天也像枯草一般。来年春天再复活,如此反复。”莫野前辈给我们科普道。

  “宁封,你也先别这么沮丧,我师公不仅是道术大师更对蛊术有很大的研究,不如你和我们一起回到凤凰山,看看他老人家有没有什么好办法。”莫泽安慰我说道。

  我想了一会,只有跟着莫家叔侄才有可能救飞雪,所以点头答应了。

  莫野前辈说道:“但我师傅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他只救自己徒弟或者徒弟的亲人。师傅年轻的时候伤了天命,所以不会再轻易出手。”

  也就是说我想老师公出手就必须拜莫野前辈为师才可以,反正我也要去给飞雪治病能顺带学到点东西也是好事一桩。

  当即,我双膝跪地,虔诚的向莫野前辈磕了三个响头说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莫野前辈也没有拒绝,伸出双手扶起我来,“以后就是一家人,不要客气。”

  莫泽则跑过来勾住我的肩膀说道,“你以后就是我的小师弟了,以后谁欺负你跟哥说。”

  我翻着白眼应承道:“是是是,我的大师兄。”莫泽满意的笑死了起来。

  “咳咳……”林飞雪醒来了,挣扎着坐了起来。莫家叔侄去准备明天缓解三尸蛊的解药了,苗小龙也识趣的走出去了,偌大的房间只剩我和飞雪两人。

  “你能过来抱抱我么?”飞雪害羞的问道。

  说实话,我感到很意外,虽然我们已经牵过手,也拥抱过,可那毕竟是特殊情况。“可以么?宁封。”飞雪再次说道。

  我走过去从后面抱住她,她靠在我的胸膛上。我想虽然我的胸膛不够宽厚可我一定保护她一辈子,让她平安幸福。

  不知道过了多久,“咳咳……”苗小龙轻咳一声,要不然我俩还没有发现有人进来了。

  “这是饭菜,你和飞雪抓紧吃吧,别再凉了。”说罢,就走了出去。我低头发现飞雪脸像小樱桃一样,原本苍白的脸上多了一抹绯红,她害羞了,这个可爱的女生,好想捏捏她的小鼻子。

“好啦,看够了没有?”飞雪娇腆道,说罢,便从我怀里挣脱出来。

吃完晚饭,莫家叔侄走进来,手里拿着一罐半透明的液体,给飞雪服下。明天就是飞雪蛊发作的第一天,我们决定等林飞雪稍微缓解了就即刻出发。

  第二天清晨,鸡鸣第一声过后,林飞雪就开始发作起来,现在是盛夏,外面温度高大30度。可飞雪的体温却冷的吓人,我紧紧握着她的手。莫泽又拿来三床被子给飞雪盖着,却还是很难缓解。大约过了两个小时飞雪的体温又犹如开水一般,烫的吓人。这个时候我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我赶紧拿出酒精在飞雪全身涂了起来。

  飞雪的皮肤本就很白净,没想到身上更犹如凝脂一般,嫩白、曼妙。原本白净的脸因为蛊虫发作的原因留有一丝粉红,真是让人欲罢不能。我的身体起了反应,其实也很正常,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果着出现在我一个未经人事的初男面前,没有反应才不正常吧。飞雪不好意思的看着我,大颗的汗珠低落下来。

  “呸!”这都什么时候了,我还想这些,我在心里埋怨自己,手上则继续帮她抹酒精,又两个小时过后,飞雪体温终于恢复了正常。飞雪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转天,飞雪已经恢复了,对于昨天我们“坦诚相见”的事谁也没有提。我想去表哥家验证下那天在幻境中看到的是不是真的,因为我隐约觉得也许解开三尸蛊的秘密就在这本书中,所以约好三天之后,凤凰山见,便匆匆离开了。

  再回到这里真的是感慨万千,又为了表哥的蛊依然没有解而感到沮丧,也有为自己活着而感到庆幸。

  我先去医院看了表哥,发现还是毫无进展便直奔他家。由于上次被钟齐寿幻境所致,我现在变得有点神经质。我按照上次在幻境中看到的景象打开卫生盒发现里面真的有一个白色的按钮,我按了一下,镜子背后果然出现一个密道。

  跟我在幻境中看到的一模一样,书桌上也赫然摆着那本《炼尸》。我打开,发现里面净是一些难懂的古朴文字,有点像繁体文。研究了一会还是晦涩难懂,我索性放弃,准备直奔凤凰山上与他们汇合。

  刚一起身,脖子一阵剧痛,我昏倒在地上,临昏迷之前隐约听到一个女声说道:“他就是刘东强的表弟,我们复制一份,把这个留给他,看他能研究出来什么。”

  她们是谁,为什么知道表哥把书藏在这里,难道钟齐寿并不是一个人?那他们又会是什么人呢?又一阵疲倦感袭来,我再也抵不住,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再醒来,发现我在卫生间的地板上躺着。可我脖子上的酸痛告诉我,这绝对不是幻觉。我忙打开卫生盒里白色的按钮,顺着洞口走进去,这次我先找了每一个角落确定没有人了才走到桌前。

  《炼尸》还平整的放在桌子上,可我知道她们已经复印走了,不管他们什么目的,我现在要做的就是立刻离开这里。

  表哥家在老城区,现在又因为拆迁,四周方圆几里都不见人,加上是晚上,连个出租车都没有。我从表哥家出来,冷风一吹,我瞬间清醒了不少。

  走了一会,我听见我旁边的草丛中好像有人,尽管他一直刻意跟随着我的步伐,可我还是听到了不一样,我身上的伤并没有痊愈,加上今天脖子后面又挨了一下,硬跑肯定是不现实了,但我对这一片很熟悉。

  想到这里,我假装蹲下系鞋带,顺势滚到旁边的角落,藏在一排竹筒后面。在这里能看清外面,但从外面却看不清里面。

  果不其然,过了一会,在我的三点钟方向站起来一个浑身穿着黑衣服的男人,左右张望起来,然后打了一个电话,声音太小我没有听清说什么。过了大概十分钟,马路上开过来了一辆悍马SUV,在那个男人上车的瞬间,我竟然在车里看见了林飞雪!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