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湘西邪术  >  第七十六章 脱离幻境

第七十六章 脱离幻境

2944 2017-12-07 10:13:09

莉莉敲了敲门,一个秘书模样的人将门打开,说道:“进来吧,所长等你呢!”我走进去,除了骆老和董金辉,剩下那个严厉的中年男人,想必就是所长了。莉莉先跟骆老问了好,了转身对所长说道:“陈叔叔,这不是建国过来跟你认错了么?您就别板着脸了。”

  骆老冷哼一声:“我看啊,这韩建国是官升的高了,不把我们这些老同志放在眼里了。”气氛一时有些尴尬,所长清了清嗓子说道:“那个,建国啊,我看着董金辉人也不错,经验也丰富,算的上一个好同志,要不就让他做副队吧?”

  我一听要把师公换下来,我肯定不乐意。我说道:“所长,按经验来说谁比的上陈东,而且这通知文已经下来了,我们临时换人不太好吧?”董金辉表情有些愤怒的,说道:“韩建国,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要不是你去组织部建议陈东做副队,现在肯定还是我!”董金辉越说越激动,继续说道:“他陈东算什么?没有他岳父恐怕他连留学都难吧?一边吃着碗里的,一边惦记着锅里的!谁不知道他和莫再愁的关系!”

  我忍不住回怼道:“你身为领导干部,也跟着传闲话,有这功夫你还是回去好好学习业务水平,也不至于因为一个副队把骆老都搬出来!”董金辉被我气的浑身发抖,张张嘴被骆老瞪了一眼,不在说话。

  所长也不好再说什么,骆老被董金辉气的够呛,站起身告辞了,董金辉也跟个犯错的小孩一样跟在骆老背后离开了。所长看他们离开后,说道:“那个莉莉啊,你去我家给建国拿两瓶红花油,你看他这脸上。我跟建国再说点事。”莉莉点了点头,知趣的退了出去。

  所长见莉莉离开了,说道:“建国,你也别生气了,骆老年纪大了,也是为我们研究所全是奋斗一生了。要是别的项目想必他也不会争,这次南海事关重大,如果不让董金辉当副队,肯定会有人来找我们麻烦的。不如你也退一步,反正正队在你手里,还怕什么?”我听所长这话,是说我们可能要动别人的奶酪啊。怪不得,董金辉这么想要副队,原来背后还有人在给他撑腰。要知道考古副队可是一个重要的角色,一般考古队会分为两队进行考古,也就是说如果南海里面真的藏有“终极”,那董金辉他们可能已经提前得到消息,他背后的人迫切想要得到。

  所长看我不说话,继续劝说道:“建国,我知道你这个人正直,可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所为啊,你们还年轻,我都一把年纪了,只想安安稳稳的退休,他们背后的人不是我们能得罪的起的!听我的,副队给董金辉,你们各自带一队,互不干涉!”果然和我猜想的一样,我还想说什么,但所长一直摆手,说道:“行啦,行啦,出去吧!”无奈我只好先回到办公室。

  刚走到楼下就碰到师公,只见他一脸不开心,我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说道:“怎么了?我刚挨完训也没有你这样生无可恋啊!”师公无奈的撇撇嘴说道:”唉,快别提了,我不是马上要结婚了么?我媳妇看到去南海的名单上有莫再愁,怎么说都不让我去了!”我心中一惊,这是怎么回事啊?我一直以为他们说的陈东岳父是莫再愁的父亲,看来并不是这么简单,我不如趁现在套套他的话。

  我佯装不明白的样子问道:“那你和莫再愁到底什么关系啊?你干脆明着说,你媳妇不就不多心了么?”师公看了看我,说道:“我和莫再愁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么?就是普通的合作关系啊,虽然我们之前去卧底那几年一直以夫妻相称,可那毕竟是为了工作啊,别的感情一点都没有!”到现在我总算明白了,刚出我找莫前辈的时候,她表现得那么关心师公,如果他们真是战友确实有些太多热情了。

  师公看我不说话,便拉着我往研究所外走去,说:“建国,我真的快烦死了,走,请你喝酒去!”我一个人在这里也不知道去哪里,只好跟着师公一起喝酒去了。可刚走到酒馆门口,一辆绿色吉普就朝师公狠狠撞过来。师公只顾着跟我抱怨,压根没有发现,我奋力一推,“砰”一声巨响,我被吉普车狠狠撞起,人群的尖叫声,师公的呼喊声,以及最后的撒车声都不停的在我耳边回响。

  “宁封,宁封的眼皮动了!师公你快来看啊!”竟然是飞雪的声音,难道我又回来了?我努力想说话,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嘴巴一点劲都使不上。眼前也是一片空白,手上仿佛有千斤重。身边传来师公的声音,说道:“莫泽,快,将醒神草拿来!”一股清香,提神的味道弥散在我周围。我顺着香气奔跑起来,脚上软绵绵的,有一种踩在棉花上的不真实的感觉。

  终于,飞雪那张俊俏的脸庞映入我的眼帘,我想呼喊她的名字,但喉咙却像火烧一般,疼痛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剩喉结来回滚动的声音。飞雪见我醒过来,激动的握住我的手,在脸上来回蹭起来,晶莹剔透的眼泪大颗大颗的砸在我的胸膛上。

  我这才发现我已经回到了道馆之中,身边站着一脸焦急的莫泽,还有师公。莫泽见我醒来,十分激动的说道:“我就知道你小子福大命大的,怎么可能会被幻境迷惑住!”师公又给我把了把脉,说道:“你现在基本上脱离危险了,但嗓子损伤严重,还需要多注意,莫泽,给宁封倒杯水我们出去吧,给他俩留点私人空间!”说罢,师公就转身出去了。莫泽去帮我倒了一杯白开水,放在桌子上说道:“那我先出去了,有事喊我,我晚点再来看你!”

  飞雪将我扶起,半靠着床头。在杯子里放一根吸管,我每用力吸一次,喉咙感觉都要裂开一次。飞雪看我实在难受,温柔的摸摸我的头说道:“宁封,你好好的睡一会,起来再说。我看着飞雪的脸,生怕一不小心又回到幻境中,飞雪好像看穿我心思一般,说道:“你睡吧,我在你旁边,哪都不去!”说完,在我旁边坐了下来,紧紧握住我的双手。

  在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饭菜的香味将睡梦中的我唤醒。飞雪看我醒来,温柔的说道:“宁封,你嗓子还没有好,我给你用破壁机打了一点鸡肉吃。”说完,将一碗白乎乎的东西端到我面前。闻起来味道还是不错的,就是品相实在是太难看了。莫泽看我一脸嫌弃的模样说道:“你小子倒是生在福中不知福,飞雪在你昏迷的这三天寸步不离的照顾你,虽然这卖相有点惨,可毕竟是飞雪的一片心意啊,快吃!”看着莫泽幸灾乐祸的表情,我突然觉得生活平平淡淡多好,干嘛人人都要去找“终极”,多少人为了遥不可及的“终极”搭上性命,真是不值当。

  吃过晚饭,莫泽让飞雪先回去休息,明天再过来就行。飞雪却坚持要留下来,看着飞雪的黑眼圈,我实在有点不忍心。拿出笔和纸写道:乖,你听话,你这几天都没有休息好,黑眼圈都出来了,再这样下去就不是最漂亮的了!莫泽看了我写的话,浑身抖了抖说道:“行啦,你俩小两口就别秀恩爱了,体谅一下我这个风烛残年的孤寡老人。”飞雪被莫泽的话逗笑了,说道:“你俩真是一对活宝,好,那我今晚就回去好好休息休息,宁封就拜托你了!”飞雪说完,在我额头亲了一下就离开了。

  看飞雪远去的身影,我拿出纸写道:飞雪,怎么样了?三尸蛊解了么?莫泽叹了一口气说道:“快别提了,那天我带着昏迷不醒的你回来,可把飞雪吓坏了。师公给你解毒以后,劝飞雪先用帝白圣雪帮她解了三尸毒,可她死活不愿意。说你要是醒不来,她就跟你一起走。我和师公没办法,只好等着你醒过来!”

  听到这里我突然想起来,那天在酒店的事情。我有些激动的拿出纸写道:那天在酒店到底怎么回事啊?你为什么会跑到那个地下室?眨眼间的功夫,你怎么又消失了?而我们又是怎么回到凤凰山的?

  莫泽听完我话,反而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我不像是在跟他开玩笑,他也一脸严肃的说起来:“宁封,你是说我带你去的地下室?你确定么?我一直在房间里,洗了个澡就睡觉了。一直到第二天,去你房间喊你起床,我才发现你消失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