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湘西邪术  >  第四十章 消失的闫雅芳

第四十章 消失的闫雅芳

3018 2017-11-20 14:18:37

窗外骤然出现一队行军整齐的军队,有骑着马的骑兵,也有步行步兵。到看不清楚具体的数目,也看不到他们的脸,只能看见每个人头上都闪烁着绿色的火焰。

整齐的步伐,一阵阵战马的嘶鸣声在耳边回响。这…这是阴兵借路?

  不知何时,飞雪醒了起来,看见外面这诡异的现象忍不住尖叫起来。莫泽怕引起阴兵的注意,忙跑过去一把捂住飞雪的嘴。

  我也悄悄走过去把飞雪拥入怀中,她在我怀中轻轻的抽泣起来,我没有办法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只能将她搂的更紧。

  大约过了五分钟左右,外面的声音戛然而止。莫泽偷偷跑到窗台边向外望去,确定阴兵已经消失不见了,才对我点了点头,并知趣的走到别的房间。

  飞雪的眼睛红的像一只大白兔,惹人怜惜。我捧起她的头,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她深情款款的望着我随即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眨啊眨,带些许俏皮的可爱。

  我有些紧张,不知该怎么办好。飞雪看我没有反应,便主动拥抱着我,嘴唇也轻轻覆盖住我的嘴。这是我第一次亲吻女孩,飞雪的嘴很甜,有点像柠檬的味道,让人舍不得停下来。

  “咳咳,那个师公回来啦!”莫泽有进来有些尴尬的说道。我忙放开飞雪,应道:“嗯嗯,马上来。”低头看着怀里的飞雪,吹弹可破的皮肤,有些微红的脸颊,妩媚又不失青春,真是天生的尤物。

  飞雪被我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低头说道:“快出去吧,莫泽他们还等着你呢。”

  师公见我也来了说道:“刚才的事情莫泽已经和我说过了,你们不用紧张,那不是什么阴兵借道,而是一种特殊的天气现象,因为我们前面那些老道馆是红色的,含有四氧化三铁,而闪电可能会将电能传导下来,如果碰巧古时有军队经过,那么这时候墙壁就相当于录象带的功能,如果以后再有闪电巧合出现,可能就会像录象放映一样,出现那个被录下来行军的影子。”

  虽然这样说,可我们这里并没有打雷,而且那些诡异的绿色头又是怎么回事?我看飞雪相信了师公的话,也不好再说什么,她身体刚刚恢复不能再受到惊吓。

  “对了,还有一件事,我这次下山发现下洼村的东南角出现了一座古墓。看村民捡到的陪葬品,我推测是东汉时期的墓穴。而东汉又是蛊虫最繁盛的时代,里面可能会有帝白圣雪。”师公紧接着说道。

  听到帝白圣雪我眼前一亮,只要我能找到,飞雪就还有救,哪怕只是百分之一的可能,我也不会放弃。

  “师公,那我一定要进去找找,如果找到帝白圣雪那飞雪就不用再受蛊虫之苦了。”我看了一眼飞雪肯定的说道。

  莫泽立刻附和道:“兄弟的事,我义不容辞,这趟我陪你!”

  说不感动是假的,东汉时期除了是蛊虫繁盛,更是八卦阵法最鼎盛的时期。所以盗墓界有句老话叫做:宁盗十座险墓,不开一座东汉棺。

  师公看我们心意已决,便也不再劝阻,说道:“这次我去凤凰镇并没有找到僵尸,我怕再有村民发生不幸。所以不能陪你们一起下墓。你俩一个头脑灵活一个武艺高强,是一对好搭档。这次就先去探探情况,如果觉得危险就立刻退回来,我们再细商量下一步的计划。”

  我俩点头答应,然后分别回房间收拾东西。在这里的小半个月我学到了很多八卦的计算,也识得了很多的阵法以及破解之法。虽然不算精通,但毕竟还是不错了。

  我正在收拾东西之际,飞雪进来从背后搂着我的腰,脸趴在我的后背上,认真的说道:“宁封,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发现不对劲就立刻退回来,别逞强。这个不行也许还有别的办法,你可不能有事,知道吗?”

  我转过身来搂住她,低下头刮了刮她的小鼻子,宠溺的说道:“小笨蛋,我哪里有那么弱啊?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面,我一定会平安归来的。”

  晚上睡觉时,飞雪抱着枕头要和我一起睡,我想了一下拒绝了。不是我有多正人君子,坐怀不乱,而是因为古墓现在情况未卜,如果我真的出不来不能毁了飞雪一辈子。

  第二天一早,我和莫泽吃过早饭就匆匆出发了,临别前师傅递给我一把随身携带着的匕首。上面的刀柄是用18枚铜钱穿制而成,听师公说这是他师傅给他的,有辟邪的效果。让莫泽眼馋了半天。

  我们赶到下洼村已经到了下午3点,现在古墓的位置还没有确定,贸然过去怕还没有等找到就天黑了,在古墓旁也肯定是危险重重,再出点什么意外就得不偿失了。

  我和莫泽商量了一下决定去苗小龙家借住一宿,明天一早再出发去古墓。

  先前我来过苗小龙家两次,也算驾轻就熟。不一会就到了苗小龙家,这个时候农村都是炊烟袅袅,可唯独苗小龙家没有人。

我敲了敲邻居家门,过了半天才有一个老大爷来开门,我说明来意,大爷在听到“苗小龙家”时脸色瞬间变得很惊恐,仿佛听到了什么可怕的事一般赶紧关上了门。我们连续敲了好几家都是一样。

难道苗小龙家出什么事了?可我前两天不是刚见过他么?也没听他提起有什么事啊。

  正在我百思不得其解得时候,苗小龙一家人从山上回来了,可唯独不见闫雅芳,我怕苗小龙没有看见我,便朝他招手喊道:“小龙,我是宁封!”

  苗小龙的妈妈好像在跟他说些什么,随即苗小龙朝我们走来。

  “宁封,你怎么来了?”苗小龙面无表情的问道。

  我有些尴尬说道:“本来想去寻找帝白圣雪,可无奈天快要黑了,想在你家借宿一宿。”

  苗小龙的脸上有些不快但并没有拒绝我,我本想着要不然算了,我最不喜欢强人所难。可莫泽却坚持要住在苗小龙。

  我问苗小龙,闫雅芳呢,苗小龙脸色有些难堪的说道:“她有事先回城里了。”我看他不愿意说,以为他们吵架了,便也没有追问。

  在苗小龙家吃过晚饭,我觉得有点困乏,便早早睡觉去了。刚一到我们住的卧室,莫泽非要和我一个被子睡,要不是了解他,我还真会以为他是同性恋。

  我实在太困了,也没和他争辩就睡觉了。没过一会,我腿上传来一阵剧痛,我睁眼一看原来是莫泽。我刚想问不睡觉搞什么鬼,话还没有说来就被他捂住了嘴。莫泽朝我发出“嘘”的声音,确定我不会说话才放开手。

  屋外传来苗小龙妈妈的声音:“赶紧把那个臭丫头带到祖坟里去,今年的阴阳蛊成败全靠她了。”透过门缝我看见苗小龙朝我们所在的卧室望了一眼,随即说道:“等会吧,我怕他俩还醒着呢。”

  “不可能的,我给他们用的蒙汗药是平常人的两倍多,就算那个莫泽武术再高强也屁用没有!”苗小龙爸爸附和道。

  我已经被震惊的说不出话,他们这是要干嘛?闫雅芳又去了哪里呢?在我印象中,苗小龙一直是一个憨厚的小伙子啊,怎么从他们的对话让我觉得又看见了钟齐寿的感觉?

外面的脚步声把我拉回了现实,只见苗小龙妈妈拉着一个女孩的头发向前拖去。定睛一看竟然是消失的闫雅芳!

一股刺骨的寒意骤然包裹着我。

  大约过了五分钟,外面的声音停止了。莫泽打开房门确定外面没有人才松了一口气对我说道:“宁封,今天我在苗小龙他们身上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尸臭味。平常人可能分辨不出尸臭和汗臭,可我世代都是盗墓,这种味道再熟悉不过。加上他们一家人反常的表现所以一进卧室我就吃了师公给的解毒丸。看你一上床就睡的很香我就知道肯定是有问题的!”

  我佩服起来莫泽的细心,也感叹起来人心的叵测。不禁想起一句话: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不对,这小子拿我做实验品,自己吃解药不给我!我刚想揍他院里就传来了脚步声,莫泽赶紧拉着我蹑手蹑脚的回到卧室里关上门。

  果然,不一会院子里的人走到我们卧室门口偷听起来,见没有动静便径直走来了。

  第二天一早莫泽和我就告别离开了。走到山林中,莫泽站住学了三声鸟叫,飞过来一只猴面鸟身纯黑色的动物。有点像猫头鹰,可它的脸又不像。莫泽把一封信塞进了它腿上的“小信箱”中,它用头蹭了蹭莫泽的手便飞走了。

  不一会,又飞回来一只纯白色的鸟。莫泽从它脚下的“信箱”中取出一封信,随即用打火机点着烧掉,拉着我准备朝古墓的位置走去。

  我拉住他说道:“我和闫雅芳毕竟是同学一场,而且她跟飞雪也是好闺蜜,这事我们不管么?”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