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湘西邪术  >  第五十四章 幻像(下)

第五十四章 幻像(下)

3003 2017-11-27 16:09:44

我轻轻拍了拍莫泽,可他没有反应。我又怕惊动黑影就率先朝黑影靠过去,不知道是不是灯光太过黑暗对方始终和我保持距离。好几次我突然加速,他也加速,我停止不动,他也不动。

  按理说整节车厢并没有多大,我们跑了这么久竟然还在车厢中。我们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跑着,而我逐渐体力不支了。

  在醒来时,我们还在车厢中。那个孩子母亲依然在抱着孩子尸体哭泣,莫泽一脸狐疑的看着我说道:“宁封,你昨天为什么不叫醒我?”我给莫泽讲了一下经过,可莫泽却说:“你不是一直坐在里面么?出来了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现在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我们在幻境中从始至终都属于睡眠状态,而我们的动作行为都是自己想象出来的,确切的说我们都被开始的幻境误导了。

  我把想法讲给莫泽听,莫泽沉思片刻说道:“宁封,那你说我们现在应该怎么样呢?”我说道:“我们现在幻想一些东西,看看会不会出现。”莫泽点了点头,我们就开始了,在我还在沉思的时候,我就听见外面有人在拍窗户!

  我睁眼一看,窗户上怕满密密麻麻的人,身子扭曲着,脖子也向一侧倾斜,把玻璃拍拍的啪啪做响,鲜血和碎玻璃渣像我袭来。

  车厢里的人因为恐惧来回跑动,结果车厢不稳我们有又掉下去了!我们又再次回到了开始点,我对莫泽说道:“你能不能别想这些吓人的?”莫泽反而一脸得意的看着说道:“这不比看5D电影还刺激啊?哈哈哈…”我没工夫和他斗嘴,便说道:我们在路上耽误了不少时间,如果误了和Sylvia南约定的时间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莫泽见我说的有道理,便没有争论下去,我们简单的说了一下幻想的大概情节。

  等我们再次回到那节车厢中,我们直接幻想这节火车平安抵达终点站。事实果然和我们想的一样,场景一换,我们回到了真实世界。

  莫泽狠狠捏了自己一下,疼的呲牙咧嘴对我说道:“看来这是真是的了。”我点了点头。这时,广播传来了声音:尊敬的旅客朋友们,前方到达的南昌站,请下车的旅客带好行李,有序下车,谢谢您的合作……

  虽然现在已经进入秋天了,可南昌依然热气不减。我们到了是晚上11点多,决定找个旅馆休息一下,明天也好全身心的对付Sylvia南。

  这时,迎面走来一位大妈说道:“小伙子,住店不?”我问道:“多少钱?离火车站远么?”

  大妈继续回到:“不远不远,一晚上一个房间才30,而且我们车接车送!”我一听这可以啊,就拉着莫泽站在路边等他们来接,不一会,果然来了一辆车。只见,一辆脚动三轮车停在我们面前,我和莫泽一脸黑线,没办法,这大半夜我们又人生地不熟还是别乱跑的好。

  十多分钟后,我们停在一个破旧二层的居民楼前。大妈带着我们走进去,冲里面喊到:“大成,客人来了!”然后转身对我们说道:“先坐下休息一会儿,老板马上来。我还有事先走了!”

  这家宾馆是二层楼房改造而成,长长又黑暗的楼梯,楼梯的两侧,竟然长出了蘑菇。我不禁有些后悔。这时,一个画着浓妆的中年妇女从楼上走下来,冲我们妩媚一笑说道:“哟,两个小帅哥啊,长得真是俊俏呢,让我喜欢的不得了的。”

  我和莫泽瞬间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应答。莫泽率先反应过来说道:“嗯,开个房间!”中年妇女依然满脸笑容的看着我们说到:“要不要特殊服务啊?看你们这么帅给你便宜啊!”莫泽竟然脸红了,清了清嗓子说道:“不要,就是住宿啥也不要!”

  中年妇女看我们确实没有意向,神情瞬间冷了下来说道:“双人床60,单人床30。”我不解说道:“不对吧,刚才那人不是说30么?”

  “你俩两个男的住一张床啊?就是这个价格,住不住随你们,别耽误我打麻将!”中年妇女不耐烦的说道。

  刚才过来这一路,确实也没有宾馆,也没有出租车,无奈只好付钱住了一个双人房间。中年妇女扔给我们一把钥匙就又走了。

  钥匙上写着204,我们顺着楼梯往上走,跺了几次脚感应灯都没有亮,二楼一片漆黑。突然,我看见我们右后方有一个穿着白裙子满脸刀疤的女孩一动不动的盯着我们,借着月光一看她一个眼睛已经被缝起来,另一个眼睛珠子仿佛要掉出来一般。

  我的心提到嗓子眼里,不敢出声,我拉了拉莫泽的胳膊,示意他看去,莫泽也吓了一跳,忙拿出强光手电照过去,女孩唯一的一只眼睛眨了一下,然后进入了旁边的卧室。

  我和莫泽也赶紧找到房间,打开门进去。一进房间,我就闻到一种奇怪的香味。这次我提高了警惕,把窗户开开,味道淡了一点,窗外正对着一颗老树,一开窗户,枝条都伸到卧室里。只见,这是一个不足6平方米的小卧室,两张单人床并排放着。头顶上一个老式吊扇,万幸的是还有一个带淋浴的卫生间。莫泽热的不行,走到墙边将老式电扇打开,“嘎吱嘎吱”的声音仿佛电扇随时要掉下来一样。

  座了这么久的火车,身上早就要馊了,反正是夏天也不用热水,我直接走进卫生间,被凉水一冲感觉身上的闷热顿时减轻不少。“我爱洗澡,皮肤好好,好好好…”我一边哼歌一边洗澡,突然我看见镜子里面有什么东西飘过,揉了揉眼睛又不见了,应该是这些天压力太大了。

  我站在镜子面前凝视着自己,虽然这只是短短的几个月,可我觉得自己成长了很多,脸上的胡渣显得很沧桑。“莫泽,你带刮胡刀了么?”我喊到,我连续喊了几遍莫泽也没有反应,我以为莫泽出了危险了,赶紧推开门,发现莫泽静静的躺在床上睡着了。

  我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穿好衣服过去拍了拍莫泽的肩膀。谁知,拍了几遍莫泽都没有反应,我这时才看见他脖子后面插着了一根黑色的针,我用枕巾包裹着黑针拿出来,莫泽猛的睁开眼睛,随即一拳狠狠的打在我脸上,嘴角瞬间有血流出来。

  我往后退去,不知道莫泽发什么疯。莫泽无神的双眼看向前方,嘴里喊到:“宁封,你在哪?宁封!”看他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我用手在他眼前来回晃悠,发现莫泽真的看不见了。

  “莫泽,我是宁封啊,你怎么了?”我走过去扶着莫泽坐在床上。莫泽在我脸上摸索一番确定是我后,让我立刻检查一下屋子看有没有藏人,并让我将窗户关上。

  这么小的屋子藏人我会看不到么?但莫泽一直催促我,我只好照做。“这个屋里要是藏人,也就只能藏在床底下吧。”我边说边趴在地下像床底下看去。

  这不看倒好,一看我的头皮都要竖立起来了!床底下真的有个人,猩红的双眼跟我脸贴脸的对视,一行血痕从眼角缓缓流出。我吓得喊不出声来,只觉得两腿发软。

  莫泽由于看不见一直问怎么样,我才慢慢缓过神来。“床底下好像有个死人,莫泽。”我有些结巴的说道。“死人?什么样的死人?”莫泽问道。

  我大致描述了一下,莫泽从背包里掏出来一个长约50米的红绳,上面有很多铃铛。让我绑在房间里的每个角落,虽然不知道这是干嘛,但莫泽一定不会骗我。在绑到床脚的时候,我绷紧神经,生怕“它”会突然窜出来,咬我一口。

  不一会,我已经绑好了。莫泽又从背包里掏出来一盒样式奇特的眼药水涂抹在眼睛上,随即又递给我让我也抹上。我接过闻了闻,有一股尿骚味。“这是什么啊?一股尿骚味。”我不解的问道。

  莫泽轻笑一声说道:“这个是猫头鹰的眼泪,可以帮助我们在黑夜中看清东西,不过效果短暂,每次抹完只能维持6个小时。”莫泽顿了顿继续说道:“刚才你去洗澡,我听见窗户边有声音,我怕有小偷就准备把窗户关上,谁知道突然窜出来一个黑影,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中镖了,后面就不知道了。”

  原来是把我当成“黑影了”,“那你的眼睛怎么样?我们要不然去医院吧?”我担忧的说道。莫泽说:“不用担心,你给我拔下钢针之后我闻了闻上面应该是涂抹了仙人草的汁液,所以只是暂时失明,最迟明天一早就恢复了。”

  今天晚上我们要多加小心了,那个黑影来历不明,床下又有一具尸体,我有种预感我们已经被人盯上了。

  “咚咚咚咚”两声敲门声响起。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