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湘西邪术  >  第四十二章 踏破铁鞋无觅处

第四十二章 踏破铁鞋无觅处

3258 2017-11-20 14:18:49

我定睛一看,这竟然是一条条蛊虫被冻在冰里,这里灯光有些暗,所以被我们误认为是汉白玉。恰好我们走上去把冰踩碎,一只只蛊虫开始扭动身体,它们要苏醒了!

“完了,我们要完了!”莫泽悲观的坐在地上呢喃起来。

我反应过来,拉着莫泽向上面的宫殿跑去,莫泽却一直像丢了魂一样,不停的说:“放弃吧,这是蛊王!”

最先苏醒的一批蛊虫已经挥着翅膀向我们扑来,我来不及细看就拉着莫泽躲进了宫殿旁边的房子。

  刚关上门,就传来了“啪啪啪”的声音,身后的蛊王纷纷撞在门上掉落下来。莫泽也慢慢缓过神来,我调侃他说道:“我们莫大哥不是很有经验的嘛,碰见这么小蛊虫就吓傻了,不像是你得作风啊!”

  莫泽看着我冷冷的说道:“小蛊虫?你别看它样子小,可一只顶普通蛊虫的一百只。它身体上的粉红色粉末,粘到哪里,哪里就会起火,而且普通水还浇不灭!所以遇见了不能打,只能躲。平时一只都难见,这里竟然冰冻着上百只。”

  我听完莫泽的话也吓了一身冷汗,刚才多亏我不认识这蛊虫,不然肯定也会和莫泽一样的反应。不过也多亏了我这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架势才为我们赢得了一线生机。

  外面的“砰砰砰”的撞门声还在继续,我们哪里都去不了,所以只能等蛊王们自动散去。

  莫泽继续科普道:“这蛊王每一千只能出一个就不错了,而这个墓主不仅找到这么多,还把它们冰冻了起来,真是不简单。”

  我抬头看见莫泽背包上有一只,它仿佛还没有完全苏醒,不停的摇晃着身子。我不敢大声说话怕惊动它,只是向莫泽打手势告诉他,有蛊虫。可他好像并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反而用手准备去挠痒。我赶紧抓住他的手,而蛊王身上的冰也都化了干净,径直朝我面门扑了过来。

  我急中生智用尽全部肺活量将它吹跑,它被我吹的有点转向。莫泽立刻拿出匕首从虫子身子中间砍下来。掉落在地上,万幸这里不是木头地板。而刚才莫泽用的那把匕首也已经烧的发红,莫泽只好丢弃。

  门外的声音渐渐小了下来,我们才有功夫打量起来屋里。只见这像是祠堂的建筑,由六根殿柱构成,殿柱是圆形的,两柱间用一条雕刻的整龙连接,龙头探出檐外,龙尾直入殿中。在古时用龙来装饰,那肯定是皇家的墓。

  可供桌上却只摆放一些用水晶和玛瑙做成的贡品,并没有祖位排。前面传来了阵阵水声,大约过了十几米,面前出现一个半径为3米的池子,池子四周是用黄金雕刻而成,池子中间还不断有水涌出。形成了风水学中活水之说。

  我们走到二楼,不知为何前方显得雾气蒙蒙,空气中含有一股酸酸的味道。我们打着手电筒向前走去,发现是一面墙壁不断向外散发雾气。莫泽闻了两下说道:“这是沼气,也就是生活井盖底下的气体。平时吸了不会有太大的害处,可遇火就燃。这个空气密度遇火肯定得爆炸。”

  古代盗墓贼都是用蜡烛或者火折子来照亮,所以墓主设计了“伏火”机关,他要知道现在发明了手电筒会不会气活过来。虽然莫泽看不上现在科技盗墓,觉得有辱身份,可那也不得不承认确实为我们带来了很多便利,也更加安全。

我学着莫泽的样子用袖子捂住口鼻,我们顺着楼梯来到了二楼。

这是一个精美的阁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白玉做的床,上面雕刻凤凰。玛瑙串成珠子做成的床帘。两扇用绿翡翠做成的屏风,竖立在床前。一张金丝楠木做的梳妆台,上面的珠宝更是数不清,一面古铜镜子正面对着我们。

  突然,我在镜子里面看到我肩膀后方有一个女人披头散发的趴着。我瞬间被惊起一身冷汗,我慌了神,想用手抓住她把她甩掉,可无论我怎么甩她都纹丝不动。还裂开嘴冲我冷笑着,寒意包裹着我全身。

  莫泽本来在往包里装着珠宝,看着我诡异的动作问道:“宁封,你抓虱子呢?”

  “我…我背后有个女人,就趴在我肩膀上,快,快来帮我!”这个时候我已经没时间跟他斗嘴了,他看我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赶紧放下背包拿出古铜色的匕首在我肩膀处来回乱砍起来。

  “到底在哪里啊?我怎么看不见啊!”我看向镜子发现莫泽的肩膀上也出现了一个人影,不过是一个小女孩,看着只有两三岁的样子,梳着麻花辫,开心的笑着。可在这种情况下笑比哭更吓人。

  我从腰间抽出师公给我的12铜钱匕首,师公说它有辟邪的作用。我拿着匕首重重的向莫泽肩膀砍去,可仿佛砍在空气中一般。我们就这样折腾到筋疲力尽,而镜子里的人影并没有变化。

  我头脑逐渐冷静下来,既然这样不管用,再用劲也是白搭。现在她们除了吓唬我们外也并没有做出什么进一步的行动。突然我发现女人脸上的红色痣跑到了女孩脸上,可我稍微移动一下位置,红色的痣再次回到了女人脸上。

  我想可能知道原因了,如果成功了我们就可以放心了。如果不成功,可能将会把我们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我用强光手电照向我后方4点钟方向发现那里赫然画着一张女人脸,我心中有数了。我又转过身来用强光手电照向7点钟方向,也果然出现了一张小女孩的画像。

  之后我解释给莫泽听:“你看这东南方向4点钟,是不是画着一张女人脸?”莫泽仔细看了看后点了点头,我继续说道:“西南方向7点钟也画着一张小女孩的脸。”

这次莫泽终于反应过来。这两张人脸半径不超过三厘米,要不是在强光手电筒发现墙上隐约有一个红点真的很难发现。而我们看到的却是一张似真人版大小的头,那是因为那两个翡翠,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双层的,用凹凸镜原理。

凸透镜对光线具有会聚作用,平行于主光轴的光线通过凸透镜会汇聚成一点,这点是凸透镜的焦点,焦点与光心(凸透镜的中心)的距离是焦距。当物体在凸透镜焦距以内,呈一个正位放大的虚像,当物体在凸透镜1倍至2倍焦距之间,呈一个倒立放大的实像。

因为墙上有个红点,红点是相对静止的,而因为我们的移动而移动。我透过镜子发现用不同角度观察,那个红点是不固定的,而用肉眼能看见墙上有红点,继而发现了画里的女人脸。

那个古铜镜就是用来吓唬人的,利用凸透镜来放大女人脸。(画中女人脸很小,在墙上不容易看到)

  为了验证,我拿着刀柄轻轻敲击,传来“咚咚”的声音,果然是中空的。我又拿出笔直的跳伞绳,将它拉直从上至下,发现中间有一块凸出来。用肉眼却很难分辨出来,我想如果放在古代只用蜡烛或者火折子恐怖永远发现不了,为了防盗墓贼真是从生理到心里无所不用。

  莫泽装陪葬品的容器袋已经用完,满满的一大包。还让我给他背几个。我连忙劝阻他说道:“这么大的古墓还没有探索,你这么早就装满了,开棺后的财宝更是珍贵,你这是丢了西瓜捡芝麻!”

  莫泽说道:“宁封,你进来都不看路的么?这外面四周都是山体,我们刚进来的时候我就敲击过了都是实心的,所以古墓就只有这一座宫殿!”

  我也打开背包,将陪葬品装进密封袋里塞进背包。

  我们顺着卧室继续朝前走,没一会一座金丝楠木中等料的棺材出现在眼前,几千年来,以木做棺材都是整个的,也就是说这个金丝楠树至少生长了几百年。虽然这棺材做的十分精美,可我总觉哪里不对劲,可怎么也想不起来。

  “你小子干嘛呢啊?不过来帮忙!”莫泽大声喊道。我甩了甩头,算啦,不想了,先干正事。转眼间的功夫莫泽已经在墓穴东南方向点上一根蜡烛,虔诚的拜了起来了,同时手里拿出摸金符嘴里絮叨道:“后辈无意冒犯,只是为了糊口,请祖师爷保佑!”

  莫泽属于南派的搬山道士,古时最兴旺的时候也有几十万的后人,可到了如今也就剩下莫家叔侄二人了。

  莫泽将撬棍卡住棺材的缝隙,用力的向下压去。棺材嘎吱嘎吱的响起来,加上周围又十分安静,听起来诡异万分。

  之后我就隐约的听见了轻微的磨牙声,不知道来自于哪里。“咔”一声脆响棺材被完全撬开,我和莫泽带着手套将棺材推向一侧。

  棺材里面只有一具白骨,我捡起骨盆处的骨头仔细看了看,确定这是一个男人,死亡时年龄应该在25到35之间。整个棺材都没有陪葬品。

  莫泽显然也愣了一下,整个古墓宫殿异常的豪华,可棺材里面竟然没有陪葬物品。而且这里的地板都是金丝楠上等木的,可棺材却只是中等金丝楠木。处处都漏出破绽,但我们却领悟不到真谛。

  这个墓室已经是最后一个房间了,看来找到帝白圣雪是没有希望了。我们顺着原路返回到一层,发现外面的蛊王已经不见了。

  莫泽小心翼翼的把头探出去,确定都走了才招呼我也出来。我们准备原路返回到地面。谁知,刚走到墓道口我脚下却坍塌了。

  “啊!”我被突如其来的坍塌吓了一跳,我揉揉了屁股站了起来,莫泽正好站在我斜上方的头顶上。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