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湘西邪术  >  第五十六章 美丽的古尸

第五十六章 美丽的古尸

2973 2017-11-28 10:23:55

这是一具保存完好的女性尸体,头戴三支金钗,身穿白色的纱裙,三寸金莲上穿着的竟是蓝田玉鞋,可想这女尸身份之高。女尸的脸也是倾国倾城,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一绺靓丽的黑发飞瀑般飘洒下来,弯弯的峨眉,一双丽目勾魂慑魄,秀挺的琼鼻,粉腮微微泛红,滴水樱桃般的樱唇,如花般的瓜子脸晶莹如玉,如雪玉般晶莹的雪肌如冰似雪,身材曼妙纤细,清丽绝俗。

  Sylvia南以考古为由把看热闹的村民赶走,她们将女尸抬进了地窖之中。莫泽在地窖的四角点上蜡烛,可明明是密封的地窖,蜡烛的火焰却摇曳不停,仿佛有人在对着吹气一样,绿色的火焰显得格外诡异。

  四支蜡烛全部熄灭了,按照规律,这个时候应该跪下磕头然后离开。可莫泽不信邪,又重新点燃蜡烛,没一会又熄灭了,莫泽本就属于南派,规矩众多,看到这个场景,就是不能再继续了。

  旁边Sylvia南显然觉得莫泽太谨慎了,不屑的对莫泽说道:“呦,南派就这点本事?以后还是别自称是搬山道人了,不怕丢祖师爷的脸么?”

  莫泽有些不满的嘟囔了一句:“你行,你上啊,不行就别废话!”只见,Sylvia南从自己的背包中拿出捆尸绳,从女尸的颈部一路绕道后背,将双手,双脚牢牢的绑在一起。

  然后带上手套,直接骑在女尸的身上。将手在女尸身上来回游走抚摸,要不是气氛不对,我肯定要推荐Sylvia南去拍“百合”电影。Sylvia南突然使劲按上女尸腹部一个位置,莫泽手疾眼快的把我拉到身边,还没有站稳,我刚才身后的墙已经被女尸口中吐出来的黑色液体腐蚀掉了一层皮。

  我看了莫泽一眼,甚至连感谢我都说不出口,莫泽也张了张口,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我惊魂未定的看着Sylvia南说道:“你想谋杀啊,这么搞我?要是反应慢点,我的脸都腐蚀没了!”Sylvia南一脸无辜的撇撇嘴说道:“我也不是故意的啊,她腹部有一个凸起物,我以为是夜明珠之类的宝物,就按了一下,谁知道喷出来这么多腐蚀液。”,看我没事就继续摸索起来。

  古人特别是贵族在临死前都会服下剧毒,既可以防止盗墓贼也可以让尸身不腐,一举两得。据说,在解放之前有个盗墓贼叫花麻子,就是因为当年盗墓的时候被古尸最后一口气喷到了脸上,人都是没什么事,可这脸却长满脸密密麻麻的麻子,求助于很多高人都没有什么办法,一生没有娶妻,江湖人称花麻子。

  不一会,Sylvia南从古尸嘴中取出一颗夜明珠。珠子呈墨绿色,这种夜明珠极其罕见,夜明珠常以白色为主。连Sylvia南都忍不住感叹一下,拿过防水袋放进去。

  蜡烛再一次熄灭起来,我感觉有人在我耳后吹气,有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我回头一看那古尸竟然站在了我后面,身上的捆尸绳早已不知去向。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血红的眼珠子一只还掉了下来。女尸的指甲也增长十几厘米,身上渐渐长出了一些白毛。

  地窖中唯一的灯泡也闪个不停,“啪”一声,最后的光源也消失了。莫泽拉着我从地窖中向外跑去,Sylvia南不知道去哪里了。早知道这地窖这么狭窄,古尸既然能将捆尸绳都挣脱开来,肯定不仅是白毛粽子这么简单,莫泽和Sylvia南加起来也不是它的对手。

  没跑两步,我感觉到后面劲风一阵,慌忙低下头,古尸的手刚好从我头上刮过。这要被抓一下肯定不得了,莫泽看我被古尸困住,忙用枪“啪啪啪”的打起来,可竟然打不动这古尸,但好歹阻止了古尸的步伐,趁这个机会莫泽又拉着我狂奔起来。

  不知道跑了多远,我感觉浑身力气都被抽干了,莫泽看后面古尸没有追过来,便拉着我靠着一棵树休息。我看只有我们两个人便问道:“莫泽,你到底怎么了?我绝对不信你会叛变,你是不是被胁迫了?”莫泽始终低着头,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抬头一看莫泽脸变成了那具古尸的脸。

  鲜红的血从古尸脸上留下来,那个眼珠子完全掉落下来,只见古尸一口吞进嘴里,咀嚼了起来。白色和血的混合物从女尸嘴中流出来“滴答,滴答”,我全身都被这种混合液体包裹起来。

  我顺着荒野一直向前跑,“咚”一声,因为天色太黑了,我竟然掉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山洞之中。那古尸正站在洞口凝视着我,我慌不择路的朝洞里深处跑去。一边跑一边回头看古尸有没有追上来。

  “啪叽”我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跤,“你走路不长眼睛的么?”黑暗中有人在说话,我的眼睛也慢慢适应了黑暗,看见地上躺着一个小孩,正愤怒的看着我。鬼会说话?

  小孩再次开口:“你是谁啊?怎么会来到这里?”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小孩说话的时候胸口还在上下浮动,看来不是鬼,可谁家的小孩会在这里呢?

  “原来是个哑巴啊!没意思,姐姐,姐姐,有人来了!”小男孩向洞里深处喊到。空气中的温度顿时降了下来,我回头一看,一个十几岁的女孩正冷冷的盯着我,浑身带着冰凉的气息。

  我赶紧朝后面退了两步,小男孩走过来拉着女孩说道:“他是从上面掉下来的!”女孩拉着小孩往洞口深处走去,一直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我朝前走了两步,原本黑暗的山洞瞬间变得明亮起来,这是一个高约50多米,宽约100米的山洞。中间有一块巨大的石板,上面不知道放的是什么。山体两侧有木头做的楼梯,不过年代久远,有很多已经腐烂了。墙壁上每隔两米就有一个蜡烛灯。

  我走进一看这蜡烛灯正是长明灯,据说长明灯是又东海鲛人炼制而成,它耐烧可燃烧数年而不灭,所以常用于古墓之中。长明灯的灯座十分精致,两个人头鱼尾的美女双手向上拖起。

  可周围并没有棺材之类的,怎么看也不像是墓穴。刚才我掉下来的洞有五六米高,但无奈没有绳子我无法上去更重要的是我怕那古尸还守在洞口。这个腐朽的楼梯应该也撑不住人走上去,我怕万一从楼梯中走一半掉下来,那可不是开玩笑的,最轻也是一个骨折,可在这种地方骨折和死亡没有区别。

  那对姐弟也十分诡异,我不相信这地方还能住人。我朝中间的石板走去,看有没有什么线索。走近一看哪里是一块石板,这就是一具石棺,唯一不同的是石棺上躺着一个身穿铠甲,头戴古铜色的头盔的年轻男人。

  浑身没有一点腐烂,要不仔细看真以为是活人。面容也十分俊俏,说他貌比潘安都不为过。腰间别着一把宝剑,长约一米二左右。这地方这么诡异,而我又没有什么防身武器,所以我学着莫泽的样子毕恭毕敬的说道:“这位兄弟。”咦,不对,他可比我大几百年呢。随即改口说道:“这位老祖宗,我无意路过此地,但此地太过凶险,无奈借你宝剑一用。莫怪,莫怪!”说罢,我认真鞠了三下躬,走到他身边想要拿宝剑。

  这宝剑与他裤带紧紧相连,我使劲一拽,他的裤子竟然被我一起拽了下来。我甚至能看见他大腿上的腿毛。我一脸尴尬的看着古尸,在心里不停的说道,大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然后把裤子重新给他盖上去,可刚一走进,不知道是不是我太紧张了,脚下一滑,整个人趴到了他的胸口上,他口中吐出来一个褐色药丸正中我嗓子眼中。

  “咳咳咳咳…”我努力咳嗽,不但没有吐出来还咽了下去。我用手扣扣嗓子眼,呕吐起来,可除了饭却什么都没有。这东西会不会有毒啊?想我一直很谨慎,什么大风大浪都经历了,这他娘的小河沟里翻船了。

  我忍不住指着古尸说起来:“你这个人太不讲究了,我不就是借你宝剑一用嘛?而且我还跟你说了,你也没拒绝吧?虽然扒你裤子是我不对,可我毕竟不是故意的啊!太不地道了!”说完,我拿起宝剑想要砍了那具古尸。

  可拔了半天也没有将宝剑拔出来,不知道里面什么构造。“宁封!”有人喊我,我转身一看竟然又是莫泽,经历了在树林中事后,我也不敢相信他是真的还是那具女古尸变得。

  我冷冷的退后两步说道:“别过来,再往前一步我就斩了你!”输人不能输阵不是。前面的莫泽无可奈何的笑了笑说道:“你赶紧的,就你这点劲能打开这万物剑?”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