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湘西邪术  >  第三十九章 奇怪的声音

第三十九章 奇怪的声音

2997 2017-11-20 14:18:30

只见许久未见的陈怀念惊魂未定的的跑过来,在看我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害羞的说道:“宁封哥哥,上次你为什么不辞而别?”

  嗯?不辞而别?不是你留纸条给我的嘛,我心里嘀咕道。师公刚好从屋里出来问道:“怎么回事?你给我说说,僵尸长什么样子?那些人又是怎么死的?”

  陈怀念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原来,那天她父亲带她一早就去了地里,没干一会她父亲接了一个电话说去城里有点事就离开了。陈怀念刚准备回家就听见半山坡上传来一声尖叫,她也是个热心肠就赶紧跑到半山坡结果却什么都没有。她以为听错了,便回家了。

  之前王彪子死了,大家猜测是僵尸所为,可毕竟没有证据,只是瞎猜,谁也没有放在心上。而那天,陈二上山采药没有回来。转天半夜陈二媳妇听见有人敲门,发现陈二面色发黑,眼睛里面布满血丝,什么都不说,也不肯吃饭喝水。

  陈二媳妇想着是不是中邪了,便出门找神婆子去了,再回到家时发现家里唯一的老母鸡被陈二正叼在嘴中撕咬,鲜血染红了陈二的脸。

  陈二媳妇再也忍不住尖叫了起来,陈二猛然抬起头扑向了神婆子。不过一会看着神婆子已经没有了喘息,陈二媳妇也反应过来,赶紧向外跑出去。

等村长带着全村壮丁赶到时陈二已经不见踪影,只剩神婆子的尸体仿佛在诉说着经过。

现在已经是21世纪了,村长又是党员,更不能相信封建迷信。

  但突然死了人传出去,对自己政绩有影响,无奈只能许诺每家多给一亩地,反正神婆子也是孤身一人,只要大家都不说也没人会发现。

  可奇怪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从家养的动物经常被吸干血咬死到每天都要死几个人。村里人每天都过得战战兢兢,村长也没办法了只好让陈怀念上山来找落师傅。

  我听完觉得十分气愤,这是什么狗屁村长,为了自己的政绩真是不择手段。也同情那个意外死掉的神婆子,想来孤身一人也是可怜人。更多的是理解不了村民的冷漠!

  莫泽仿佛猜到我想到什么,走过来拍了拍我肩膀,轻声说道:“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不是鬼神,而是人心。最大的残忍就是冷漠!”

  师公回屋准备东西,因为明天我要接林飞雪回来,师公就把莫泽也留下,让我们相互有个照应,便和陈怀念一起下山了。

  陈怀念临走的时候一直偷偷看着我,而我也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莫泽显然也看到了,在他们离开后,开玩笑的说:“我看陈怀念对你有意思啊,有机会赶紧收了她,享齐人之福岂不是美滋滋?”随后自己又一脸的严肃说道:“陈怀念人是不错,可她爹很奇怪。”

  我脑海中浮现出她父亲的身影,当时觉得莫泽有点神经质了,她父亲明明就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哪里奇怪了。可后来真相一点点浮出水面,我不得不承认莫泽看人的眼光很准。

第二天一早,我就和莫泽来到山下等着Sylvia南,一直到傍晚Sylvia南一行人才出现。

Sylvia南竟然真的带来了林飞雪。

  林飞雪面色惨白,显得十分虚弱。我刚把她拥入怀中便昏迷了过了。

  Sylvia南开门见山地道:“说吧,玉简在哪?”

  我把玉简原来所在的古墓告诉了Sylvia南,唯一没告诉她,我已经拿走了玉简。

  Sylvia冷冷的盯着我,看我不像撒谎的样子,一行人转身离开了。

  在回道馆的路上,莫泽提醒我:“那个女人不简单,身上杀气太重,玉简的事千万不能说漏嘴,不然后患无穷。”

  我点了点头,回到道馆,莫泽给林飞雪把了一下脉发现蛊虫有活动的迹象,我们这才想起来明天是第二次犯蛊的时间!

  莫泽因为上次和师傅一起为飞雪配过缓和的药,所以驾轻就熟,没过一会,莫泽脸色难看的看着我说道:“三阳草没有了,我去前面的坟地看看能不能找到。”看着飞雪苍白的脸,我怕只留我一个人照顾不了,莫泽肯定比我强多了,所以就提出我去寻找,他留下来照顾飞雪。

  莫泽本来不同意,后来他一想,如果林飞雪提前发作了,我更不会处理。我去寻找他来保护飞雪是最稳妥的。

  临出发的时候,莫泽把他的手枪递给我,说道“注意安全,早去早回”我轻轻点了点头就出发了。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因素,我总觉得四周有人一直在跟踪我。走了几十分钟就到了坟地,今天出奇的安静,连虫鸣声都听不到了。

  寻找了一会还是没有发现,我坐在地上准备抽根烟缓解一下紧张感。抬头发现今天不说月亮,连星星都没有,天空一片漆黑。

  一根烟过后,我起身准备去更深出寻找。谁知,听到有人在叫我“宁封?”,但听不出是谁,也分辨不出是男女。

  “谁,谁在那?”我问道

  “宁封?”那个人并没有回答,只是一直在喊我的名字。我把手枪上膛悄悄走过去,准备看看是谁装神弄鬼,可当我扒开前面的草时却什么都没有。

  “宁封?”这时我身后又传来一声,我立刻举枪转身,却依然发现什么都没有。

  “宁封?”我感觉到四周都发出了声音并伴有稀稀疏疏的声音,瞬间我的冷汗直流,每根汗毛都竖起来。

  “是谁,是谁在装神弄鬼,快出来,我看见你了。”我壮着胆子说道。可并没有人回答我,那声音时远时近,我分辨不出来到底来自于哪里。

  突然有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连忙转过去准备开枪,没想到直接被夺走了。

  “宁封,你疯了是不是。”像是莫泽在说话,我定睛一看果然是莫泽。我有种瞬间找到依靠的感觉,莫泽看我满头大汗拉着我立刻朝道馆跑去。

  “宁封,刚才怎么回事?”莫泽问我。

  “刚才一直有人在叫我名字,但又找不到人,我甚至分不清是男是女。”我艰难的回答道。

  莫泽思考一会,说道“先别多想了,刚才我在收拾厨房的时候意外得到了一颗三阳草,应该是之前用剩的。”

  听到有三阳草,我就放心了,至少明天林飞雪不至于受太大的罪。

  转天,飞雪的蛊虫再次发作起来,有了上次的经验,我也不那么慌乱了。

不过看着飞雪难受的样子,我恨不得自己能提她承受,同时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一定好好学习蛊术为她尽早解开。

这次足足折腾了四个小时,飞雪才昏昏沉沉的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中午,许久不见的苗小龙来找我们玩,闫雅芳一见飞雪两个人就躲起来说悄悄话,留我们三个大男人在屋外发呆。苗小龙看气氛有点尴尬想缓解一下说道“你们知道吗?昨天我们村的李大壮去后山挖草药竟然挖出来了一个黄金罐子,不过还没有拿到村里就氧化了。别人都说我们后山还有一宝藏库,这不今天好多人都去挖宝了。就唯独我爷爷不让我们去,唉…”

一听见古墓,莫泽瞬间来了兴致,原本眯眼睡觉的他突然睁开。

我知道莫泽动了心思,可我不想再去那种地方了,更不能让莫泽去,不然前辈回来我怎么交代。想到这,我赶紧制止苗小龙继续说下去,连忙转移了话题。

  “哎,小龙听说你和闫雅芳要订婚了是么?”

  我竟然在皮肤黝黑的苗小龙脸上看到了一丝脸红,他说道“嗯,人家女孩子把最珍贵的东西都给我了,我可不要对人家负责嘛。”

  咳咳,我内心感觉到一万点的暴击。要说我身高也在184,脸也长得不错,可到现在我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果然人不可貌相!

  “你们这进展确实太快了吧,哎,羡慕你啊。”我附和道。

  我们又闲扯了一会,太阳快落山,闫雅芳和林飞雪依依不舍的告别。

  吃完晚饭,我看见莫泽在整理背包。

  “莫泽,你想干嘛去?师公可说了让我们好好呆着,别乱跑。”

  “宁封,你又不是不了解我,我明知道下洼村那里有座古墓能不去么?再说了,我莫泽这么厉害有什么解决不了的,放心吧!”

  “你少来,那会你自己跟师公面前保证不会乱跑,你再这样我真的告诉师公,看他怎么收拾你。”我想用师公来压他,谁知道这小子压根不吃这一套。真是不让人省心。

  没办法,我只好妥协的说道:“我真是怕了你了,我之前不是和你说我去的沉船古墓嘛,里面有很多宝贝。等师公回来我陪你一起去拿。我还记得来回的出入口,这样也安全不是嘛!”

  莫泽怕我骗他,非要让我给他写一张欠条。正在我俩嬉闹的时候,门外传来了稀稀疏疏的声音,我趴在窗户上一看,险些晕倒过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