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湘西邪术  >  第四十七章 诅咒

第四十七章 诅咒

2962 2017-12-05 16:50:38

早晨醒来,阳光从窗外照进来,铺满整个卧室,我不住的的感慨起来,活着真好!

  咦?飞雪呢?我赶紧穿上衣服,想到外面寻找她,因为我经常做梦飞雪被人绑架到一个古墓,有人把她绑在一个石板上,殷红的鲜血从她手腕流出!梦中那种窒息感很真实,让我的心隐隐作痛。

我刚打开门,莫泽便钻了进来,反手把门关上。

“莫泽,你要干嘛?”我好奇的问道。

“嘘…”莫泽半蹲趴在窗户角向外看去。我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好久不见的何雯雯正在院里子张望着。

“莫泽,你赶紧出来,你个王八蛋答应我不去盗墓还去!你别躲了赶紧出来!”何雯雯正在院子里发飙道。

幸好这里只有我们几个,如果在村落之中我怀疑隔壁村都能听见了!

  平时看着何雯雯总是一副温柔可人的样子,没想到还有做野蛮女友的潜质。不过莫泽也是,女朋友生气不去哄,还躲起来,何雯雯不想生气也难。

只见飞雪从厨房走到院中拉着何雯雯的手,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两人不一会就一起到厨房里了。

莫泽终于放下心来,长舒了一口气。

虽然我也是第一次恋爱,可哄女孩我在手啊!

  我拍拍坐在地上的莫泽说道:“这事你确实该跟何雯雯说嘛,本来就是咱理亏,你不哄哄,还躲起来。是我我也忍不了!”

  莫泽一脸无奈的撇撇嘴,说道:“我是想哄啊,昨天我打电话哄到大半夜,可她还是不依不饶。我刚说两句她就哭,她一哭我就手足无措,这不一大早,她就上山来了!”

  “哈哈哈哈……”我忍不住大笑起来了,这还是那个叛逆又倔强的莫泽嘛,手足无措的样子也是很可爱啊。

“吃饭啦,饭做好了。宁封,莫泽吃饭了!”飞雪已经在院子里摆好早餐。

我拉着莫泽走到院子里。何雯雯也停止了喊闹,一把扑进莫泽怀里,莫泽喉结上下滚动着,紧紧抱着何雯雯。

莫泽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这个拥抱能代替所有所有。

飞雪走过来拉着我识趣的回到卧室。

“你怎么起这么早,我还没有享受够呢!”我一脸坏笑的看着飞雪。

飞雪拿小拳头轻轻捶了一下我胸口,娇恬道:“你个小色狼,怎么还是这么色?”

“嘿嘿,谁让你这么诱人。对了师公呢?怎么一早没有见到他?”我看着飞雪问道。

飞雪听完后眼睛突然变得十分暗淡,说道:“师公去苗小龙家了,雅芳还是找不到!”

不是飞雪提起来,我都忘了这事了。

原来那天我们走后,师公收到莫泽的信件后,就匆匆赶往下洼村。因为师公在这十里八村很有名气,大家纷纷跟师公打招呼。师公怕打草惊蛇,就先找自己熟悉的村民问起苗小龙家里的情况,那村民开始不愿意说,可实在不好驳师公的面子便说道:苗家一共五个兄弟。五年前,老大家的一个儿子浑身冒出白点,身上散发着腐烂的味道。本来农村人也不注意查体,可越来越严重,那些白点都开始流脓。送到医院一检查竟然身体指标没有任何问题,可就在从医院回家的途中死了,苗老大家去医院闹事,最后赔了五十多万才了事。

而转年,苗老二家的儿子也出现了一样的症状,苗家也是害怕了,从发现病情就送到医院去啦,可因为上次医闹,医院不接收,让送到别的医院。可这十里八乡的医院都给出一样的结论没人收,结果还是一样在回村子里的路上死了。

苗家不乐意了,找到了省卫生院举报说医院不治病,耽误病情导致死亡。没办法十里八乡的医院只能合起来赔了一点钱才了事。

  第三年,一开春老三家怕悲剧重演,就赶紧搬到城里住了,据说没多久,她家唯一的女儿出了车祸。这个时候村里有人就在说老苗家肯定是干了坏事,这不报应在后人身上了,这是让苗家断子绝孙啊!

第四年,老四一家人总是小心翼翼的的生活,可他家的小儿子刚出没有五个月就浑身起小红疹子,开始以为是个天花,就从村里门诊那里拿药膏来擦,可这一个月也不见好。

听住在老四家附近的邻居说半夜总能听见一个女人在哭,可仔细听又分不清是哭声还是风声,反正一听见哭声外面总伴随着呼呼的风。

那会,村里有一个酒鬼天天从镇里喝的烂醉回来,可从来没有不回家的现象。他媳妇等了一晚上也不见踪影,第二天天一亮,就顺着马路向镇里寻找她丈夫。由于是冬天,那天还起了大雾,她媳妇走到苗老四家的时候被绊了一跤,低头一看竟然是她那死鬼丈夫!可她丈夫已经凉透了,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嘴巴直接裂开了!

  苗小龙家是老五,也就苗小龙一个儿子,看到这种情况,到处找高人化解,但无奈大都没什么真本领。直到第四年秋天,村里来了一个道长,年纪看着有四五十岁吧。一进村就打听苗小龙家,到了晚上有人看见那个道长进了他家。

第二天,原本愁眉不展的一家人变得笑逐颜开,大家都猜测道长找到了破解的方法。

过年时,苗小龙从学校带回来了一个女朋友,我还记得那个姑娘呢,脸圆圆的。可过完年那姑娘就不见了,只剩苗小龙自己,说是姑娘提前回去了。毕竟是人家的事,我们也不好过多的问。可别说,从那以后苗家一直没有再出过事。要不是他家那天来了好几个警察来调查,我们还不知道呢,那年那个姑娘消失了,而最后出现的地方正是苗小龙家里!

  村民说的那个女孩我还有印象,大一的时候见过几次,不过是外语系的,脸圆圆的来宿舍找过苗小龙几次。可确实从那年以后我也没有再见过她,那会宿舍兄弟还开玩笑说,苗小龙这换媳妇的速度比换衣服还快!

  “那现在是什么情况啊?飞雪,我和莫泽走的时候还看见苗小龙拉着闫雅芳出去啊,怎么会不见了呢?这只是一晚上啊!能跑哪去?”我说道。

飞雪只是不停的摇头,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不停的滑落下来,我见状把她搂在怀里,紧紧抱着。过了一会,飞雪情绪稳定了。抬起哭红的眼睛看着我问道:“宁封,你们为什么当时不救她?她是我最好的闺蜜,你知道吗?”

对飞雪的质问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当时真的太着急想要给她找帝白圣雪,并不想让这些事耽误我们。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当时认为苗小龙并不会伤害她。

如果我知道她会从此失踪,那肯定会阻止。可也没那么多如果,我只是闭起眼睛,不再说话。飞雪以为我生气了,摇着我胳膊解释道:“宁封,我不是埋怨的意思,是我太冲动了,对不起,别再生气了好不好?”

看着满脸歉意的飞雪,我用手刮了刮她的小鼻子说道:“我没有生气,只是有些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阻止。”

  “当当……”敲门声响起,我打开门莫泽站在门口说道:“师公回来了,我们先吃早饭吧!”我嗯了一声,转身拉着飞雪坐到院子里吃饭。而莫泽和和何雯雯已经开始互相夹菜了,真是小两口吵架,床头吵床尾和!

刚吃完饭,师公示意我们坐下有话说:“宁封,苗小龙家里的事想必飞雪已经跟你说了吧?”

我点了点头。

师公继续说道:“我昨天连夜又去了一趟下洼村,发现原本消失不见的苗小龙家人又出现在苗家祖坟附近,苗家也是大户人家,祖坟虽然比不上那些大型古墓,可也不算小。我不敢打草惊蛇就没有跟进去,今天你俩跟我一起过去,我们来会会这一家人。”师公指着我和莫泽说道。

  本来何雯雯和飞雪也吵着要跟过去,可毕竟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师公就拒绝了。

  我和飞雪这刚见面又要分开,肯定是有些舍不得。但没办法,毕竟救人更重要,我们简单收拾了一下背包就下山去下洼村了。

  我们一路半走半跑,到了下午三点就到了下洼村,但师公怕引起苗家人的警觉,并没有立刻进村,而是找了一座苗家祖坟附近的空坟躲了起来。

  我本来睡得昏昏沉沉的,莫泽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脸,我刚一睁眼,莫泽就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我发现师公已经不在了,而外面传来了很多脚步声。

  可却没人说话,我们趴在缝隙向外看去,只见有老有少下洼村的村民竟然排着队围着坟地转了起来。可诡异的是外面一片漆黑,而他们连手电筒都不拿,借着月光仔细一看,所有人竟然都是闭着眼睛!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