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湘西邪术  >  第十九章 炼尸谜团

第十九章 炼尸谜团

3033 2017-11-08 16:58:04

表哥来逃到这古墓入口的时候,从那小木屋之内拿走了钟齐寿盗出来的小册子,上面记载着炼尸的方法,钟齐寿之所以一直想找到表哥,就是为了将那小册子给夺回来。

没有上面记载的方法,钟齐寿是不可能将黑凶僵尸炼成白凶的!

“你现在立刻找到你表哥,将他偷走的那册子给我拿回来,否则你朋友三尸蛊发作,我保证她生不如死!”钟齐寿声音提高了不少,在这古墓之中不断回响,我甚至能感觉到他身上那冰冷的杀意。

“你……你怎么知道是我表哥拿走了那小册子?”

“当初跟着你表哥一起来的人全部被我喂尸了,也只有他一个人逃了出去,你说那东西在不在他身上?”钟齐寿冷冷的盯着我,手上稍稍用力,一把将我给提了起来。

这老家伙力气极大,虽然之前被我开枪打伤了,但这才过去没多久,就像彻底复原了似得,我很想不顾一切的跟他拼命,但林飞雪身上的三尸蛊只有他能解,我也绝非他的对手……

但我知道他不会杀我,现在我还有利用的地方,如果我死了,他肯定得不到那记载着炼尸方法的册子。

想到这里,我冷冷的对他说道:“你觉得我该信你吗?”

“现在你和你朋友的小命都被我捏在手里,我如果想你们死的话,随时可以动手!你可以赌一下!”钟齐寿似乎很确定我会答应他的要求,松开了我的衣领,猛的拍了一下那暗金色的棺材盖,咣当一声巨响,这铜角金棺又严丝合缝的闭上了。

“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带那小册子来见我,否则的话你朋友会被我喂尸!而且你只要帮了我,我可以给你不少好处!”钟齐寿邪魅一笑,带着我往那铜角金棺的后面走去……

跟着他来到了一个石门前面,钟齐寿推门进去,我发现里面摆放着三四个铁箱,而旁边还有几个骨架……

“这些东西你可以随便拿!任何一件放在外面,都价值连城,你一辈子都有享之不尽的财富!”钟齐寿打开了一个棺材,我转头看去,只见那箱子之中堆放着不少稀有珠宝,这些都是那铜角金棺内死尸的陪葬品。

要是有人看见这些箱子里面的宝贝,肯定会异常欣喜,可我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该怎么让钟齐寿将林飞雪身上的三尸蛊给解了,对这些陪葬品根本不感兴趣。

“一个月,带着那小册子来找我!”钟齐寿将铁箱给合上,带着我出了石室,沿着一条石板路往前面走了过去……

这墓室很大,钟齐寿领着我一直走了将近半个小时才绕出来,等钟齐寿站定,我上前来到了他的身边,定睛往前方看去,只见面前是一个巨大的深坑,头顶就是蔚蓝的天空,我此时正站在一块绝壁中间的洞口内。

“你让我从这里走?”周围连个攀爬的东西都没有,下面就是百十米高的悬崖,一阵冷风吹来,我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钟齐寿并未回答我的话,伸手在洞口外面的峭壁上摸了一下,从那藤蔓之中哗啦一声拽出来了一条手腕粗细的铁链。

“从这里下去,一直往东走!出了下面的深坑,你就可以到下洼村了!”钟齐寿对这里的环境相当熟悉,将那铁链交到我的手中,不由分说的推了我一把。

情急之下我也顾不得骂人了,一把抓住了那铁链,愤恨的瞪了钟齐寿一眼,大声冲他喊道:“你要确保我朋友的安全,否则的话我是不会交给你那记载着炼尸方法的小册子的!”

“出了湘西,千万别对任何人提起这里的事情,否则的话……”

我本想威胁钟齐寿一下,可没想到这老家伙根本没听进去,反而对我冷笑了一声,缓步折返回了那墓室之中。

半空中抓着铁链的我也没再跟跟他废话,距离下面的地面还有百十米高,一个不小心我就可能摔的粉身碎骨,紧张的咽了口唾沫,我抬脚蹬这峭壁,握着铁链一点一点的向下滑动,大半个时辰之后我终于来到了这深坑的底部。

脚踩到地面之后,我浑身像是散了架一般,扑通一声躺在了地上,看着那摇摇晃晃的铁链,我就好像是做了一个梦,但刚才的在墓室中见到的一切,一直都印在我的脑子里面。林飞雪还在钟齐寿手上,我必须赶快去找表哥,将钟齐寿要的那东西给他拿回来。

在地上躺了好大一会,甩了甩已经几乎失去知觉的双手,我疑惑的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表哥一个记者,拿钟齐寿那炼尸用的册子干什么?是他无意间带走的?表哥这趟湘西之行到底经历了什么?”

带着满脑子的疑问我从地上爬了起来,抬头看了看太阳,分辨的一下方向,在草丛之中慢慢往东边的方向走了过去……

钟齐寿倒是没骗我,走了大概一个时辰,我终于看到了前面有几家住户。自从我来到湘西之后,这些天来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在当地居住的人,拖着疲惫的身子快步来到了一家简易的木房门前,我抬手在门上敲了几下,不大一会就看见一个穿着苗服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

“你好!请问这里是下洼村吗?”

“嗯,我就是下洼村人,请问你有什么事吗?”这人似乎是个跛子,走路的时候右腿一崴一崴的,拉开了小院的木门,冲我和善的问道。

“我是外地来旅游的,在老林子里面走丢了,我朋友也是你们下洼村的,叫苗小龙!你知道他家在哪吗?”

“小龙?你是小龙的朋友啊?小龙家离我这里还有点远,要往前面走二十多分钟呢,要不你先在我这里歇歇?”那中年男子似乎认识苗小龙,见我一脸的疲惫,身上衣服也很脏,想让我在他这里歇歇脚。

苗家人好客,只要是同村的,基本上都认识,要是外地来的朋友,只要到了苗家村庄,都会受到热情的款待。

可我觉得住在一个陌生人家里有些不太方便,之前入住钟齐寿那小院,我就差点丢了小命,反正已经到了下洼村,再走上二十分钟也能坚持的下来。

“不了大叔,我还是去找苗小龙吧!你对我说一下他家的方向就好!”我舔了舔干涩的嘴唇,靠在门框上笑着说道。

“我腿有点不方便,不能带你过去了!小龙前两天刚刚回来,只不过……现在应该不在家!你沿着这条路往前走,左边第一个路口拐一下,看见两扇黑漆大门后就停下来,那就是小龙家了!”

苗小龙家在当地算是富裕的,整个下洼村里数他家房子最好,找起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听这大叔说苗小龙现在可能不在家,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小龙不是回来了吗?他怎么不在家呢?”

“这个……这个我也不好说,你去看看就知道了!”那大叔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并未对我过多解释。

我着急去见苗小龙,反正已经到了下洼村,应该不会再碰见什么怪异的事情了,跟那大叔说了再见,随后拖着疲惫的身子往苗小龙家的方向走了过去……

这条路不是很长,但路况却不怎么好,道路两边有不少竹子搭建的高脚楼,但更多的是简单的小院子,一间间木房错落有致,但怪异的是这下洼村十分安静,走了好大一会,我连个人影都没碰到。

来到那大叔所说的黑漆大门前,我终于长长的松了口气,走上台阶轻轻在门上敲了两下,等了好大一会之后,才有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拉开了房门……

正当我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却忽然发现院内扎了不少纸人,一群身穿苗服的男女站在那些纸人的后面,态度一脸的虔诚,偌大的院子当中相当的安静,在客厅的前方,还跪着十多个男女,苗小龙和闫雅芳赫然在列。

“请问你找谁?”那老者上下打量了我一眼,沉声冲我问道。

“我……我是苗小龙的朋友,在这深山老林之中走丢了!”

听到我的话后,那老者狐疑的看了看我,并未多说什么,转头去找苗小龙了,我跟着进了院子,顿时引起了院内众人的目光,看着那几十个纸人,我忍不住暗暗想道:“难道苗小龙家在办丧事?”

“宁封?你回来了!林飞雪呢?她没跟着你一起出来啊?”苗小龙快步来到了我身前,朝着我身后看了一眼,惊喜之中又带着一丝疑惑。

说起林飞雪,我就有些自责,轻轻摇了摇头道:“林飞雪还在……钟齐寿手上!”

“唉!先进来吧!跟我去里面坐!”苗小龙叹了口气,看见闫雅芳也走了过来,带着我进了院内的一间偏房。

“今天是我太爷爷十年的冥寿,你先在这房内休息一会吧,我还要去外面!”苗小龙将我安顿下来,让闫雅芳端来了一盆清水,自己又拿了些食物进来,听见外面有人叫他,连忙转身又走了出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