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湘西邪术  >  第六十九章 神秘的大学同学

第六十九章 神秘的大学同学

2939 2017-12-05 17:31:09

听完莫前辈话,我陷入了深深地沉思。到现在莫前辈没有理由再欺骗我,那为什么每次进入幻境之前都能看见莫前辈的身影呢?可如果不是她,到底是谁不想我活?Sylvia南之前曾说过,莫前辈和我师公并称雌雄双蛊,如果想害我易如反掌,根本没必要兜这么大一圈。可我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人想害我。

  莫前辈看天色渐渐黑了,便站起来说道:“诺诺带哥哥姐姐们回房间吧,我也要去睡觉了,有事明天再说。”说罢,由布衫男人搀扶着回到了前面的豪宅。诺诺走到我身边搂住我的胳膊说道:“宁封哥哥,我带你们去房间吧,有些东西不是空想就可以的,时间会引导你看到真相。”我真不敢想相信外表这么天真,自来熟的诺诺会说出这么深刻的话,看来我又低估她了。

  诺诺带我们来到豪宅前面,Sylvia南和莫泽面露诧异之色,恐怕她俩也没想到后面别有洞天吧。我们三个的房间是在二楼,连着的三间。刚到房间里没一会,莫泽和Sylvia南就过来敲门。

  “你俩怎么一起过来了?这大半晚上要劫色么?”我调侃道。莫泽和Sylvia南则满脸严肃的盯着我,不一会我主动求饶:“大哥,大姐,咱别这样阴沉沉的行么?有话直说啊!”莫泽缓了缓开口说道:“宁封,你想好了么?真的要认莫前辈做师傅么?”我一听原来是这事,我说道:“当然不了,我和莫前辈这才刚认识,而且我要真认莫前辈做师傅,那我怎么称呼师公,他们江湖人最爱面子了,我还是不认了为好。”

  Sylvia南一听我这么说就不愿意了,愤愤不平的说道:“就为了这个?你要知道莫前辈只有一个徒弟还在几年前死了,她这么厉害的本领你竟然不要?而且莫前辈对蛊术之道有多厉害你不知道?你就想这样昏昏沉沉的过一生?”

  我一想也是,虽说帝白圣雪我已经找到了,可表哥的病情还是一无进展,表哥一家对我的恩情不能忘却,所以我必须学习更强的本领才能保护我的家人,保护我的朋友。我嘴上一直说自己向往自由,无拘无束,可人一出生就会有他的社会关系,比如父母,比如朋友,又或者对你有恩情的人,所以我们谁也不是完全自由的,我们生下来就会有与生俱来的责任。

  莫泽有些担忧的看着我说道:”宁封,如果,我是说如果你真的想要跟着莫前辈学习本领我并不反对,但我总觉得事情好像没有莫前辈说的那么简单。打个比方来说吧,你说那次在火车上……”莫泽话还没说完,我赶紧上去捂住他的嘴巴,冲他和Sylvia南眨眨眼,示意他俩隔墙有耳。

  莫泽一边说着无关紧要的猜想,一边在掏出纸笔写起来:那个黑色的飞虫是什么?Sylvia南盯着房顶上看了看在纸条上写道:是千里耳,也属于湘西蛊虫的一种,看来有人在监听我们。

  万幸我们三个并没有说什么,莫泽拿过笔写道:小心,今天晚上可能不平静,这三个是木锤蛊,我们三个无论谁遇到危险,就立刻摇晃这个木锤,剩下两个就会收到。我和Sylvia南点点头,我送他俩出门后,一直待在床上闭着眼睛。

  不知道是不是莫泽之前对我的心里暗示,我也隐隐约约觉得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一边是想要收我做徒弟的莫前辈,一边又是让我陷入幻境的布兜老太太。明明有哪里不对劲,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头渐渐昏沉下来,眼皮也不断打架。

  “嗡嗡”像蚊子一样声音不断的在我耳边响起,好不容易睡着了却被这该死的蚊子吵醒,“不对!这是木锤的声音,反应过来的我直接坐起来,拿起衣服就想往出冲。刚出门就从旁边窜出一个人影,捂住我的嘴。他身上的味道十分熟悉,可我却想不起在哪闻过。

  我从腰间拔出匕首狠狠向他刺去,他身子向后一躲,两手将我胳膊钳住说道:“宁封,是我!”我转头一看竟然是我大学同学兼室友陈辰。“你怎么会在这?”我有些惊讶的看着他,这小子上到大三就突然休学了,也不知道他去哪了。这次突然跑过来,我免不了要戒备。经过苗小龙的事情,我就发现越是看起来亲密无间的老实人越可能给你致命一击。

  陈辰看我一脸戒备,便说道:“宁封,我知道最近你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但我作为你的老同学必须要提醒你一句,莫老太太不是表面这样和善,她收你做徒弟也不仅仅和你父母有关,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就是冲着你的血液去的。”

  血液?我的血液?是因为我吃了麒麟血的原因么?可他们怎么知道的?现在我身边到处都是疑团,我实在搞不清楚他们都是谁阵营的人。我紧紧握着匕首说道:“陈辰,我们是大学同学不错,但你让我相信你,先告诉我你是谁的人?”陈辰看着我笑了笑说道:“宁封,你确实比以前成熟多了,但我不能告诉你,不管你信不信我我都不会害你。在你们来南昌之前就已经被人盯住了,刚才不是我拦着你,恐怕这会你已经被莫老太的人催眠了。”

  我不解的看着他说道:“你这话什么意思?刚才是木锤响的,又不关莫前辈的事,你胡说八道也要有个限度吧?”莫前辈既是我父母的故人,又和我师公有感情,她怎么会害我呢?即便她今天晚上监听了我们,可没有理由会真的对我们动手。

  陈辰看我依然一副不相信的样子便说道:“宁封,你要是不信我们一起去莫泽的房间一看便知道。”说完就率先走了出去,我才看见我卧室门口躺着一个穿黑色布衫的年轻男人。陈辰一脸不屑的说道:“宁封,你相信我了吧?”。我冷冷看他一眼说道:“陈辰,你要想和我耍这些伎俩不难吧?”

  “砰砰”莫泽的房间传来两声巨响,我赶紧一脚踹开门,只见莫泽双眼无神的坐在椅子上,嘴里还不停的嘟囔着什么。我走过去拍拍他的脸喊到:“莫泽,莫泽,你怎么了?”莫泽听到我的喊话,身子明显一怔。双眼变得慢慢有了光彩,一见是我赶紧说道:“宁封,我被一个人催眠了,他在打玉……”,莫泽看到了我身后的陈辰并没有再说下去,而是反问我道:“他是谁?”我解释说道:“大学同学。”

  莫泽显然有些不相信的看着陈辰,说道:“这个地方都能碰到大学同学?这又不是避暑山庄,什么人都进的来?”陈辰一听,冷哼一声说道:“我就是帮人带话来的,至于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那的看有多大本事,至少我还没有被人催眠。”我看他俩剑拔弩张的样子,忙打圆场说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俩吵架不能换个地方么?刚才到底怎么回事啊?莫泽。”

  莫泽看了陈辰一眼说道:“有外人在,不方便说。”陈辰知道莫泽再指他,便转过身来对我说道:“别忘了我跟你说的话,万事多思考,不要相信任何人。”说完,就从窗户翻出去,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莫泽这才讲起来刚才发生的事情,从我房间里出来以后,他和Sylvia南告别就回到了房间,不知道是不是这几天太累了,刚躺在床就睡着了。睡着睡着听到好像有人在他房间里翻动东西的声音,莫泽想努力睁开眼睛,但反复几次都没有成功。他突然想到木锤在他枕头底下,所以他努力用头使劲蹭枕头,不一会就听见木锤,发出“嗡嗡“的声音,身体也开始慢慢恢复了直觉。Sylvia南刚好从门外冲进来,被一个黑影从门后偷袭倒在了地上。

  那个黑影发现莫泽醒来,用一种带有奇特香味的东西朝莫泽脸上人去。莫泽说恍惚间,有人在问他,玉简在哪里?他不想回答,但身体还是不断指引着他说出来。就在这时候窗外突然传来两声巨响,莫泽也清醒过来,那个蒙面的黑衣人继续朝他喷了两下就跳窗户逃跑了。接下来的事情,我们都看到了。

  听完莫泽的话,我赶紧到处找起来发现Sylvia南不见了,我们跑回到Sylvia南的房间却发现也没有人,照莫泽的说,Sylvia南刚才处于昏迷的状态那么又是谁带走了她?我不禁为Sylvia南担忧起来,虽然我们不是一伙的,可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我早就把她当做战友,伙伴了,而且她也是为了我才来到这里,我绝不可能坐视不管。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