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湘西邪术  >  第五十九章 真假飞雪

第五十九章 真假飞雪

2970 2017-11-28 13:52:01

“莫泽,你要是把我当兄弟就放开我。你们一个个都欺骗我,把我当猴耍是吧?”多天来的愤怒我终于爆发开来。

  对面两个人好像听到了什么动静,朝我们这座房子走来。莫泽拉了我,可我不愿意走,如果要死我也为要死的明明白白。

  “莫泽,你先躲起来,我自己出去!”我不愿意连累莫泽,即便他辜负了我,可我不能不仁不义。我像是炸碉堡的军人一样,无所畏惧的出去。

  一开开门两把枪就指到我的脑门上,冰冷的枪口没有让我冷静下来,看着飞雪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我张口喊了声“飞雪”。我声音有些哽咽,“飞雪”冷冷的看着我,手里的枪抵得更使劲了。“飞雪,为什么?你到底是谁?”我还抱有一丝幻想的问道,可“飞雪”一声不吭只是冷冷的看着我,不知道在打量什么。

  她旁边的男人狠狠踹了我肚子一脚,我已经不想反抗了只是不停的问“飞雪”为什么,视线渐渐模糊起来。

  我梦到了第一次与飞雪见面的场景,那个时候苗小龙还是我那个讲义气的兄弟,而她也是我兄弟老婆最好的朋友。甜美可人,笑起来又带有阳光的味道,猛然间又回到她又变成冷冰冰的模样。

  “宁封,醒醒,快醒醒!”我睁开眼一看,身边正是飞雪,一脸惊恐的看着外面。我看向四周这是一个我从来没来过的地方,我仔细回想了一下刚才临昏迷前的事情,身边的飞雪到底怎么回事。看我醒来,飞雪一脸害怕的样子,缩进我的怀里瑟瑟发抖的说道:“宁封,这是哪里啊?我被一群黑衣人抓到这里,我好害怕。”

  听她这样说我不忍心再去怀疑她,忙抱紧她抚摸着她的头,轻声安慰道:“我也不知道这是哪里,不用担心,我不会让你有事的。”我并没有告诉她莫泽叛变的事情,更没有让她知道有个女人和她长得一模一样,诡异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我不愿意飞雪也被连累进来。

  “对了,宁封,莫泽呢?他不是跟你一起么?”怀里的飞雪问道。我趴在她耳边说道:“他现在在外面,不用担心,他会来救我们的!”飞雪只是轻轻嗯了一声随机问道:“我听那些黑衣人说什么玉简你知道在哪么?”哈哈,飞雪这个健忘的小傻瓜,临来南昌前我不是刚交给她么?这么快就忘了。

  我刮了刮她鼻子,刚准备回答她,可就在低头的一瞬间我看见她胳膊上竟然纹了和跟踪我们的那个男人一样的纹身,瞬间一股寒意涌上来。

  我和飞雪已经坦诚相见过了,她身上没有任何纹身,没道理她会被绑架过来先纹身吧?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她就是那天我在表哥家门口跟踪我的那群人,而她们的目的就是寻找玉简。

  这个玉简到底是干嘛用的?怎么这么多人在寻找?飞雪看我不说话,轻轻碰了碰我说道:“怎么啦?宁封,我是你女朋友都不能告诉我么?”我将计就计的问道:“什么玉简啊?干嘛用的?”飞雪眼光闪过一丝冰冷随即恢复了正常,撒娇的说道:“小气鬼,你是不是不爱我了?这点小事都不能告诉我?”

  哼,这个女人,要不是我看见她胳膊上的纹身这会肯定被她吃的骨头都不剩了。还想继续跟我装傻,我假装要解她衣服,她面色变得十分难堪但又怕我看出破绽只好假意顺从。呵呵,这个女人还真是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啊,我站起来推开她,不想在继续陪她玩了。

  “飞雪”瞪大眼睛无辜的看着我说道:“宁封,你这是干嘛?“我冷笑一声,对她说道:“怎么?还想继续装下去么?”

  她见我不是开玩笑也站起来冷冷的看着我问道:“你什么时候发现我是假冒的?”我满脸坏笑的说道:“嗯,这个嘛,依然是在解你衣服之前喽!”她顿时满脸通红,从牙龈中挤出来几个字:“你给我等着!敢占我便宜!”转身就朝外走去。

  我冲着她的背影大喊道:“呦呦,刚才是谁在我怀里俯首弄姿啊,提起裤子就不认人啊!”我知道外面都是他们的人,虽然我打不过他们,但恶心恶心她们我心里也舒服多了。

  “飞雪”瞪了我一眼狠狠地将门关上。我表面还在嘻嘻哈哈,可内心却更加疑惑了,这个女人除了纹身真的是跟飞雪一模一样,我也没有听飞雪说过自己有姐姐或者妹妹啊!

  “啾啾啾”一声奇怪的鸟叫吸引了我的注意力,这是莫泽当时在下洼村呼唤鸟的叫声。我把桌子搬到窗户下面,踩上去刚好看到莫泽蹲在墙角看着我。莫泽拿出用手语说道晚上来救我,现在外面全是人。

  我也给他打手语说道,这个“飞雪”是假的,跟那个纹身男人是一起的,小心。莫泽点点头走了。“咚咚”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听方向是找我来的。我赶紧从桌子上跳下来。

  “宁封先生,好久不见啊!”走进来了一个中年男人,我仔细一看这不是陈怀念的父亲嘛。果然越来越复杂了,“介绍一下,我是陈怀念的父亲,叫陈绍兴”中年男人以为我忘了继续补充道。

  我眯起眼睛不再理会,他们现在肯定留我有用处,不然怎么肯三番五次的设计来找我,至少暂时我是安全的,所以我也有恃无恐。

  陈绍兴看我不理会他继续说道:“宁封先生,你就不想知道自己的身世么?不想知道父母是谁?”听他这么一说我内心震惊了一下,这老狐狸真会抓弱点。虽然我从小是孤儿,只有表哥一家人,可也并不是真正有血缘的亲戚,表哥他父亲与我父亲是拜把子兄弟,可每当我追问起父母时,他们总是闭口不谈。

  “你知道我父母?我凭什么相信你?”我睁开眼睛问道。陈绍兴笑了一声说道:“宁封先生,你出生的时候我就在身边,我会不知道?你的名字都是我起的,你屁股上是不是有一个粉红色的星形胎记?按理来说你还的喊我一声伯伯。”

  看他笃定的样子并不像是乱说,而且我屁股上确实有一块粉红色星形胎记。我父母和陈绍兴又是什么关系?说不想弄清楚身世是假的,谁愿意不明不白的活着。陈绍天看我有些犹豫便立刻说道:“你的父母还活着,如果你错过我这条线索他们很有可能很快就要死了,到时候你后悔都来不及!”

  玉简的作用我无从所知,不能轻易的交给他们,可我也不想完全拒绝,便说道:“玉简的下落我真的不知道,但我从一个古墓中见过。”陈绍天冷笑一声说道:“Sylvia南已经上了一次当,你觉得我还会上?”,这老狐狸知道的真不少,依照情况来看,他和Sylvia南肯定不是一伙的。我一脸肯定的看着他说道:“不信就算了,我真的不知道在哪里,只是在那见过。”

  他盯着我的脸半晌说道:“没有玉简也可以,你陪我去个地方,回来我就告诉你你的父母在哪里。”老狐狸果然老奸巨猾,我就知道他们需要我。

  “交易前先给定金不过分吧?”我为自己争取道,Sylvia南还在他手里,我必须从Sylvia南手中拿到帝白圣雪给飞雪,当务之急就是先找到Sylvia南。

  老狐狸冷笑一声说道:“你这小子真跟你爸一样,Sylvia南我会放过她的,一个月之后我们再来找你!”说完就转身离开了。不一会,我听见外面有几辆汽车开走的声音,看开是真的走了。

  我从屋里出来,发现天都黑了。原来我在的位置是村长家的地窖,我刚走到院子里就看见很多村民被绑着手捂着眼睛。Sylvia南竟然也在里面,可她情况看起来不大好,脸色苍白,胳膊和腿上还缓缓流出鲜血。

  我将前面几个村民松绑后,就抱着Sylvia南回到营地。在路上原本昏迷的Sylvia南睁开眼睛一看是我,苦笑了一下又昏迷过去。

  到了营地,我找到了医疗箱。用碘伏给清理了一下刀的伤口,用加压绷带简单的包扎了一下。我将Sylvia南的衣物脱了下来。打开一盆热水帮她擦洗了一下身上,这只性感的小野猫身材的真好。高挺的双峰在内衣中呼之欲出,平坦的小腹,纤长的大白腿。Sylvia南因为经常锻炼,所以与飞雪相比更加的丰满。身上的肌肤光滑如雪。

  因为是夏天,Sylvia南比平时更多了一份娇媚,Sylvia的大腿碰到我的皮肤时像过电一样,我感觉我的某处变得坚硬无比。

  我努力摇了摇头,想把这种感觉甩出去,我狠狠捏了一下自己大腿,在心里说道,你这样对的起飞雪么?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