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湘西邪术  >  第三十一章 身中尸蚁蛊

第三十一章 身中尸蚁蛊

3066 2017-11-16 11:10:13

面对钟齐寿这么一个歹毒至极,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我心里还是有些发憷的,但想起了林飞雪,我又不肯服软,倔强的盯着他,房间内渐渐变得安静了下来。

这次来湘西找表哥的病因,将林飞雪牵扯了进来,害她被钟齐寿给下了蛊,我十分的过意不去,此时又听见钟齐寿说将她给钟小灵陪葬了,我心中怒火丛生,要不是身上使不出力气来,非得上去跟他拼命不可。

但我们两人对视了几秒钟之后,钟齐寿却冷冷的笑了起来,捏着那红色的药丸蹲在我的面前,阴测测的对我说道:“小家伙,我给你下了尸蚁蛊,一会你就不会这么嘴硬了!”

我不知道什么是尸蚁蛊,但身上那酸痒的感觉越来越重,我忍不住伸手朝着身上抓去,虽然力气不大,可抓了好大一会后,却发现自己身上出现了不少血痕……

“当初你要是答应我的条件,我也不至于害了你朋友,更不会给你下蛊!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见我在地上翻来覆去的挣扎,钟齐寿可能是怕我咬舌自尽,从身后的桌子上拿出一个毛巾塞在了我的嘴里,用绳子还将我的双手给绑了起来。

这酸痒难忍的感觉实在是让人痛不欲生,一开始我仿佛还感觉是蚂蚁在身上爬着噬咬,但现在却感觉那些蚂蚁都钻进了我的皮肤之中。

浑身肌肉都在抽搐,身上奇痒难忍,我的意志力渐渐被摧毁,忍不住用头猛地朝地面上撞去,只要能尽快结束这种痛苦,就算是现在要我死,我也认了!

钟齐寿在一边冷冷的盯着我,见我几乎要将自己脑袋给撞开了,缓步来到我的身旁,将那红色的药丸塞进了我的嘴里……

过了大约两分钟,那奇痒难耐的感觉如潮水般消退了下午,钟齐寿将我嘴里的毛巾拿出,冷笑着盯着我说道:“怎么样,这尸蚁蛊的感觉不好受吧!”

“你……你杀了我吧!”经过刚才不断的挣扎,我虚弱的几乎要昏过去,身上衣服都被汗水给浸湿了,看着钟齐寿那面目可憎的脸,我孱弱的说了一句。

“想死?没那么容易!”钟齐寿笑了笑站起了身子,只见他用一把匕首划开了自己胳膊上的皮肤,不大一会从那鲜血之中竟然爬出了一个指甲盖大小的虫子。

这虫子出现之后,乖巧的在钟齐寿的胳膊上爬来爬去,有点像瓢虫,又有点像蝎子,全身通红,不时地煽动翅膀,像是具有很大的攻击性。

“这是我的本命蛊,火蝎!以后我就用你的精血来喂养,只要我死了,这火蝎就会吸光你全身血液!”钟齐寿阴笑了一下,用那匕首将我的胳膊也给划开,指甲盖大小的火蝎飞快煽动翅膀落在了我那胳膊的伤口处,流出的血液不大一会就全部被它给舔噬一空。

具有灵性的火蝎在空气中盘旋了一会,又飞回到了钟齐寿的掌心,爬到他胳膊上从那伤口钻进了皮肤之中。在虫子消失的那一刻,我忽然感觉自己跟它有了联系,这种联系很微妙,我能感觉到它的存在,却根本无法沟通……

“你好狠!”我咬牙切齿的盯着钟齐寿,心中怒火熊熊,真想上去咬他两口,但双手被绑着,全身又使不出一点力气来,只能用眼神狠狠的瞪着他。

钟齐寿没再理会我,转身走到了那棺材旁边,从身上的一个口袋里面拿出了一棵翠绿的小草,放在了棺材内,走出门外拉进来了一个年轻的苗族小伙子。

这小伙子只有十七八岁,一脸的惊恐,双手被绳子结结实实的绑着,不断拼命的挣扎,可钟齐寿摁着他的肩膀,狠狠的将其拉到了那棺材的旁边。

钟齐寿念了几句我听不懂的苗语,那小伙子脸上的恐惧之色更甚,看见我也被绑着躺在地上,剧烈的挣扎了几下高声喊着救命。

可我现在自身难保,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钟齐寿用匕首在那小伙子的身上划出一道道伤口,鲜血不断滴落,那小伙子的动作渐渐停了下来,可令我心惊的是那棺材却忽然剧烈的抖动了起来,过了有三五秒的时间,脸色苍白的钟小灵猛地从棺材内坐了起来。

钟小灵已经睁开了眼睛,但目光呆滞,像是丢了魂一样,嘴里噙着那株碧绿色的小草,闻到了鲜血味之后,钟小灵身体僵直的跳出了棺材,猛地扑在了那小伙子的身上……

那年轻人流血过多,早就停止了挣扎,钟小灵像是一只饿狼,凶狠的咬住了那年轻人的脖子,贪婪的吮吸着鲜血,这恐怖的一幕我只在电视中看过,等几分钟之后钟小灵缓缓抬起了头,我发现她的眼睛多了一丝血红色。

“你……你在用活人炼尸!”我惊恐的挣扎了几下,不敢置信的看着钟齐寿问道。

“没错!既然我之前炼的那僵尸被莫野给费了,现在我就重新炼一具!”钟齐寿疯狂的笑了起来,有规律的拍了拍那棺材,钟小灵猛地一跳,稳稳的站在了棺材中间!

用自己亲孙女来炼尸,这种灭绝人伦的事情也只有疯狂的钟齐寿能做的出来,看着他合上了那棺材盖,用手中的匕首将那年轻男子的透露割下,刺鼻的血腥味扑面而来,我脑袋一昏,又晕了过去……

半夜的时候我悠悠醒来,外面已经是月上西梢,柔和的月光从窗子透进来,我勉强能看清楚房间内的东西。钟齐寿闭着眼睛坐在棺材旁边,而我则被他拴在了门框上。

全身酸软无力,我一天没吃东西,嘴里更是口渴难耐,那无头尸体就在旁边,血腥味还充斥在周围,我咬牙坐起身子,喘了两口气,准备用牙齿将手上的绳子给解开。

可就在这个时候,坐在棺材旁边的钟齐寿听到了动静,忽然睁开了眼睛,冷冷的扫了我一眼之后,阴测测的说道:“如果你不想跟他一样下场的话,就给我安分点!”

“你不敢杀我的,你用自己孙女炼尸,无非是想让自己达到不死不灭的目的!可没有我表哥手中的那小册子,你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成功的!”

“嘿嘿,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我已经给你下了尸蚁蛊,每隔三天你体内的蛊毒就会发作,到时候奇痒难耐生不如死,你自然会求我的!”钟齐寿对自己下的尸蚁蛊很有信心,他的确不想让我死掉,但却可以毫无底线的折磨我。

连续三天我都被钟齐寿关在这房间之中,期间他每天都会给我一点食物,三天之后的夜里我体内的那尸蚁蛊发作,在将我折磨了十多分钟后,钟齐寿又喂给了我一颗红色的药丸。

“我有的是时间等,可你要想清楚了,你要是想受尽折磨的话,我不会勉强你!”钟齐寿双手抱肩站在我的面前,刚才为了让他给我那红色的药丸,我都差点给他跪下了。

明知道他是在用尸蚁蛊要挟我,可在那奇痒之下,我依旧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而且尸蚁蛊发作的时候,我根本不会昏过去,这种痛苦让我恨不得立刻死掉,但钟齐寿却每次都能将我给救回来。

“老东西,有种你就杀了我,一直折磨我,你是不是很满足感啊?”我虚弱的躺在地上,看着钟齐寿用匕首将我的皮肤划开,那火蝎又飞到了我的伤口处,我愤恨的盯着他,真想一头撞死在棺材上。

“我想看看你到底能够坚持多久!”钟齐寿将舔舐过我血液的火蝎召回去,冷冷一笑,嘴角扬起了一抹阴狠之色。

就在我们两人说话之际,一条花斑毒蛇飞快从外面爬了进来,钟齐寿看见那毒蛇之后,眉头猛地皱起,闪身出了房间……

毒蛇就盘在我的身边,我不敢有丝毫的异动,外面忽然响起了脚步声,我还以为是莫野和莫泽来救我了,挣扎这站起身子,小心翼翼的往外面看了一眼,却忽然发现跟钟齐寿面对面站着的,并不是莫家叔侄,而是一个黑影,这黑影双眼血红,双手垂在身侧!

钟齐寿似乎也非常的震惊,脸上无比凝重,慢慢将右手伸进了口袋之中,在那黑影扑上来的时候,闪身往旁边躲开,右手捏着抓出一把白色的粉末,飞快撒在了那黑影的身上。

可那白色粉末对这黑影似乎根本没什么用处,钟齐寿刚刚站稳身子,那黑影忽然转身,双手快速抓住了他的肩膀。

钟齐寿反应也很迅速,抬脚踹在了那黑影的身上,但对方却文丝未动,还直挺挺的站在原地,并且张嘴对着钟齐寿咬了过来……

“给我滚开!”钟齐寿怒喝一声,几乎用尽了全身力气,脸上肌肉都开始扭曲了起来,终于挣脱开了那黑影的双手,闪身后退出了五六米远的距离。

外面虽然有月光,但刚才两人动作太快,我看的也不是很清楚,可当那黑影转头之际,走出了阴影处,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家伙就是从那铁棺之中出来的千年僵尸!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