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湘西邪术  >  第一章 赶往湘西

第一章 赶往湘西

2674 2017-11-02 16:25:48

湘西,自古以来就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传说,其中流传最广的就是“赶尸”,对于神秘的湘西赶尸很多人都有着强烈的好奇心,想要一探究竟,我表哥就是其中之一。

我表哥是一本奇谈杂志的记者,为了获取素材,一年前只身前往湘西探究赶尸的秘密,可没成想秘密没有探究到,回来后却生了病,而且这病非常奇怪,虽然呼吸正常,但整个人身体冰冷肌肤僵硬,看起来跟死尸差不多,可偏偏到医院一检查却说他身体一切正常。

一个大活人变得跟死尸一样,医院却说一切正常,这不是扯淡吗?当时我们没一个人相信,只认为这家医院不靠谱,于是就干脆换了一家医院,可没想到检查结果如出一辙,每一项都表明表哥的身体没有问题。

一年来表哥的家人带着他四处求医,可却没有任何结果,最后不得不放弃。

我是个孤儿,父母死的早,爷爷奶奶对我也是不管不顾,只有表哥家对我一直很照顾,所以表哥一家也是我最为亲近的人,看到表哥这副半死不活,还有一家人为了表哥愁眉不展的样子,我心里也是难受到了极点,就想出点力气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表哥是在去湘西回来后出的事,我觉得要解决表哥的怪病,就应该去湘西一趟查个究竟。也是赶巧了,出发的前一天我碰到了老同学苗小龙,两个人喝了点酒我就把这件事给抖落了出来,苗小龙听完脸上露出奇怪的神色,盯着我看了半晌问我表哥是去的湘西什么地方,我把地点一说,苗小龙拍着大腿说道:“这离我们村不远啊!”

经过苗小龙的叙述我才知道,原来他家就在湘西,和表哥曾经去收集素材的那个村子之间只隔了一条河一座山。

听苗小龙说他正好也要带女朋友回家一趟,我们两个一商量就决定同行,正好有苗小龙这个当地人在,我也能够省掉很多麻烦。

第二天我们在车站碰头,让我意外的是跟苗小龙一起过来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而且两个人还都是女人,一个是他的女朋友闫雅芳,另一个是闫雅芳的发小兼闺蜜林飞雪。

坐了六个小时的长途汽车,最终我们在一个叫做小良镇的地方下了车,听苗小龙说他们村子到外面的路还没有修好,不能通车,所以接下来的一段路我们只能够徒步走过去,好在从小良镇到苗小龙他们村也就是十来里路,就算徒步也花不了多少时间。

为了节省时间,苗小龙带我们走的林间小路。坐了那么久的车,再次踩在地面上我们每个人都感觉心情舒畅,再加上这里的山林都没有遭到破坏,到处都是一片鸟语花香,走了一个多小时都还没有感觉到累。

眼看着就要到苗小龙他们村子,闫雅芳突然停了下来,面色通红地看着我们说道:“我……我要去方便一下,你们在这里等着。”

说完拉着林飞雪就钻进了林子里面,留下我和苗小龙面面相觑。

等了大概两分多钟,她们还没有从林子里面出来,我和苗小龙等得急了,正想喊她们两声问问,却在这时陡然听到一声尖叫:“啊——”

是林飞雪的声音!

我眼皮一跳,和苗小龙对视了一眼,同时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撒腿跑去。

还没到地方,我远远地就看到了她们两人的身影,闫雅芳倒在地上,林飞雪则是手足无措地站在旁边,脸上满是害怕,看起来像是被吓坏了。

“怎么回事?”我们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苗小龙去查看闫雅芳的状况,我则走到林飞雪面前问道。

大概是看到我们,林飞雪终于回过神来,面色苍白地指着闫雅芳说道:“雅芳被蛇咬了。”

这时苗小龙已经发现了闫雅芳裤子上的窟窿,把她的裤腿翻起来一看,我们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闫雅芳的小腿上有着两个细小的牙印,周围的皮肤几乎已经变成了黑色,还有黑血从上面流下来。

“毒性这么强?”看到这情形我就傻眼了,从听到尖叫声到我们赶过来,最多也就十来秒的功夫,毒素却已经扩散到了周围的皮肤,我们距离苗小龙他们村还有两里地,以这种扩散速度来看,闫雅芳根本撑不到我们找到医生!

闫雅芳拽着苗小龙的胳膊,泪眼婆娑问道:“我是不是要死了?”

“我不会让你死的!”苗小龙一把将闫雅芳抱起来,撒腿就朝着一个方向跑:“你坚持一下,我知道有一个专门治疗蛇伤的师傅,从这里过去也就是半里地,我们很快就能到。”

半里地……闫雅芳真的能够坚持到那时候吗?我心里有些打鼓,但还是拉着林飞雪跟上了苗小龙的脚步。

刚跑出去十来米,林飞雪突然加紧跑了几步,拦在苗小龙的面前说道:“等一下。”

“你干什么?”苗小龙也是急坏了,抬手就把林飞雪推了一个趔趄,林飞雪没等站稳就急忙解释道:“必须处理一下雅芳的伤口,不然她坚持不了那么久!”

说话的时间,她已经把外套脱了下来,看到这一幕我顿时明白了她想做什么,急忙冲着苗小龙说道:“她说的没错,你先停一下,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我们两个人都这么说,苗小龙终于停下了脚步。我和林飞雪急忙上前,用上衣紧紧勒住闫雅芳的小腿上方,减缓血液的流通,这样一来毒素扩散的速度也同样会减缓。

等我们处理完,苗小龙不好意思地冲着林飞雪道谢,林飞雪摆摆手说道:“这样只能暂时延缓毒素扩散,还是快点把雅芳送到你说的那个师傅那里去吧。”

接下来我们没再耽搁,跟着苗小龙一路疾跑。

途中我不停看向林飞雪,此刻我对林飞雪的印象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观,在这时候她还能够冷静下来,想到用这种方法来拖延时间,不得不让人另眼相看。

半里地也就是二百多米,即便是在山林里面,也就是一两分钟的脚程,不过等我们找到地方的时候闫雅芳还是早就昏迷了过去,嘴唇都变成了紫黑色。

苗小龙所说的治蛇伤的师傅是住在半山腰的,屋子是用竹子搭建成的吊脚楼,我们赶到的时候一个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女孩正坐在一张石桌旁边,拿着一个药臼捣鼓着。

三两步跑到女孩面前,苗小龙焦急问道:“请问钟齐寿钟师傅在吗?”

“不在。”女孩连头都没有抬,声音冷的就像一块冰一般。

“那他什么时候能回来?”苗小龙又问,身子前倾,紧紧盯着那女孩。

“不知道。”女孩依旧一副对我们爱搭不理的样子,似乎她手中的药臼比我们的事重要得多。

我一时间有些愤怒,既然她在这里,肯定和钟师傅是有关系的,也知道来找钟师傅的定然是被蛇咬伤的人,她却到现在都没有抬头看一眼,分明就是置伤者于不顾!

这种态度一下子就激怒了我,正想上前抢了她的药杵,却被苗小龙一把拉住。我疑惑地看了苗小龙一眼,却见他急得满头汗水,却还是一副恭敬的样子,冲着女孩说道:“姑娘,我是下洼村的人,我女朋友被蛇咬伤了,还请你出手救救她。”

女孩这才懒懒地抬头看了苗小龙一眼,问道:“下洼村的?”

“恩。”苗小龙重重点了点头,接着说了一堆我听不懂的话,大概是他们这里的方言。

等苗小龙说完,女孩终于站了起来,指着地面说道:“放这儿吧。”

听到这话苗小龙顿时松了口气,将闫雅芳放到女孩所指的位置,在我门三人的注视下,女孩不慌不忙地检查了一下闫雅芳的伤口,随后拿过刚才捣鼓的药臼,就要把里面的东西倒在闫雅芳的伤口上,就在这时我们陡然听到一个呵斥的声音响起。

“胡闹!”

神拳

神拳

亲书发布,请各位书友多多支持哈…………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