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湘西邪术  >  第二章 异常

第二章 异常

3102 2017-11-01 11:03:51

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白须白发的老者,身上穿着一件灰白色的袍子,一眼看上去让人有种仙风道骨的感觉。

老者乍一出现,就径直走到女孩身边,劈手将她手中的药臼夺了下来,训斥道:“不将毒血放出来就直接敷药,爷爷是这么教你的?”

先前我就觉得哪里不对劲,听老者这么一说我陡然醒悟过来,可不是嘛,毒血还没有放出来就直接上药,等药效发挥了作用,恐怕早就晚了!

“不是。”女孩站起身来,淡淡地说了两个字就没了下文,走到石桌旁边又继续捣鼓她的药臼去了。

老者回过头来冲我们歉意地笑了笑说道:“抱歉,我这孙女没怎么和外人打过交道,性子有些冷,你们别介意。”

性子有些冷,和草菅人命有关系吗?

我很想吐槽一句,不过显然这时候并不合适,只好把话吞回了肚子里。

“没事。”苗小龙脸色很难看,但还是冲着老者恭敬地问道:“敢问可是钟齐寿钟师傅?”

老者点点头说道:“是我。”

苗小龙看了眼闫雅芳,此刻闫雅芳的脸色都开始有些发黑起来,明显就是毒素已经扩散了,也顾不得再继续客气,拽着老者的手说道:“钟师傅,求求你救救我女朋友,这方圆百里之内能够救她的也就是您了。”

一句恭维的话让钟齐寿乐开了花,笑呵呵说道:“好说好说。”

随后他蹲下身子,检查了一下闫雅芳的伤口,眉头轻轻皱了起来,见状我的眼皮就是一跳,急忙问道:“钟师傅,有什么问题吗?”

钟齐寿摆了摆手说道:“没什么,不是老头子说大话,种了蛇毒的人,只要到我这里的时候还没死,她就是想死也死不了的。”

这话听着要多别扭有多别扭,但既然钟齐寿说了没问题,我也就放下心来,朝着苗小龙和林飞雪看了一眼,他们两人也是微微松了口气,苗小龙上前问道:“钟师傅,可需要我们帮忙?”

“不用。”钟齐寿摆了摆手,冲着女孩喊道:“丫头,把这女孩弄到屋里去。”

女孩没动,苗小龙直接上前把闫雅芳抱了起来就要往屋里走去,却被女孩直接拦住了,冲着苗小龙冷冷说道:“放下!”

苗小龙微微一愣,回头看了钟齐寿一眼,见他点了点头,才将闫雅芳重新放回地上。

等他把闫雅芳放下了,女孩才上前扶起闫雅芳,把她给弄到屋里去了。

不多时,女孩再次出来,钟齐寿又吩咐道:“给客人上茶。”

“没了。”女孩淡淡瞥了我们一眼,冷冷说道。

钟齐寿面色一沉,吼道:“快去!”

女孩这才不紧不慢地站起来重新往屋里走去。

苗小龙急忙说道:“不用了,我们不渴,还是请您老赶紧看看雅芳的伤势吧,我怕再拖下去……”

钟齐寿回头看了一眼,直接把苗小龙的后半句话给瞪了回去,不满道:“你是对老头子的医术有怀疑?”

“不是不是。”苗小龙急得满头大汗,使劲摆着手说道:“我不是怀疑您老,就是……就是……”

就是了半天苗小龙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我接口说道:“钟师傅,您老别介意,被咬伤的女孩是他的女朋友,焦急之下说话难免会不经大脑,还请您别见怪,只是雅芳现在危在旦夕,还请您老先给看看。”

听我说完,钟齐寿的面色略有缓和,点点头说道:“老头子说了,她死不了她就死不了,想死也死不了!”

说完他就直接进到屋里去了,同时那叫钟小灵的女孩也终于从屋里面出来了,手上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三个茶杯。

走到石桌前,钟小灵把三个茶杯依次放到我们面前,面无表情说道:“喝。”那语气就好像我们欠了她钱似的。

我早就渴的不行了,端起茶杯就一饮而尽,不过刚喝完我就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凉,真他妈凉!

茶水简直就跟从冰箱里面拿出来的一般,喝下去我都能够感受到一股凉意顺着喉咙一直蔓延到胃里。

这深山老林的,我也没看到有电线通过来,哪里来的这么凉的茶?我有心问问钟小灵,可看到她那张生人勿进的脸,我还是老老实实地坐了下来,耐心等待起来。

等待的时间,苗小龙一直在原地走来走去,额头上的汗水就没有停过,我看他嘴唇都干得要起皮了,端起一杯茶走过去递到他手里说道:“喝杯茶冷静冷静吧,看你走了半天,我都眼晕了,钟师傅不是说了,有她在雅芳一定会没事的。”

不知道是我的话起了作用,还是冰凉的茶杯让苗小龙有了片刻的冷静,把茶水凑到嘴边喝了一口说道:“我不是怀疑钟师傅的能力,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这心里面一直不踏实,总感觉会出事一样。”

“你这是关心则乱,能出什么事?”我拍了拍苗小龙的肩膀宽慰道。

大概等了十多分钟,钟齐寿终于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说道:“行了,她的蛇毒我已经清掉了,不过现在身体虚弱不适合移动,你们最好在我这里休息一晚,等她明天醒来再走。”

闻言我们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林飞雪说道:“我们能进去看看她吗?”

“去吧。”钟齐寿摆了摆手。

得到主家的同意,我们才敢进到屋子里面,这一进去我就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气,这香味不同于花香,也不是香水的味道,闻着有点怪。

“怎么了?”林飞雪在我后面,大概是因为我挡住了门口,她轻轻推了我一下问道。

被她这么一打扰,我才醒过神来,正想问她有没有闻到一股香气,却发现那股香气已经消失无踪。

摇了摇头,我走到闫雅芳所在的地方,看到她面色已经恢复如常,便知道蛇毒确实已经清除掉了。

林飞雪也走了过来,看了眼闫雅芳,眉头突然一皱:“他们这也太不地道了吧,就把雅芳放在这上面?”

我这才发现闫雅芳的身下竟然是一块木板,木板也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看着十分破旧,甚至有些腐朽,走近了甚至能够闻到腐烂的味道。

“我们条件差,不满意就走。”我还没说话,身后就传来一个冰冷的身影,是钟小灵。

好不容易她多说了几个字,说出来的话却让人恼怒,真的恨不得带上闫雅芳离开这里,可想到钟齐寿的警告,我还是压下了心底的愤怒,瞥了钟小灵一眼没有说话。

林飞雪也被气得直瞪眼睛,不过显然她也知道事有轻重缓急,低声嘟囔了一句什么,随后拉着我就往外走:“让苗小龙照顾雅芳吧,你陪我出去透透气。”

透透气?

我有些奇怪,这不是刚进来吗,透什么气去?

没等我发问,就已经被她拉着出了屋子,只来得及告诉苗小龙一声让他有事打我电话。

出了屋子我并没有看到钟齐寿,也不知道他又去哪里了。

走出去很远,林飞雪才停下脚步,回过头一言不发地看着我,她的眼睛很明亮,看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撇过头问道:“你拉着我出来到底什么事,肯定不是为了透气吧?”

只是透气的话,哪里需要走这么远?

林飞雪这才把目光收回去,沉声问道:“难道你没有发现不对劲吗?”

“有什么不对劲的?”

我皱了皱眉头,虽然钟小灵的态度冷了一点,但这世界上的人这么多,抗拒陌生人的大有人在,只凭这一点怎么能够说人家不对劲?

或许是猜到我怎么想的,林飞雪微微摇头说道:“我说的不是她的态度,我说的是雅芳身下的那块棺材板。”

“那块木板?那块木板怎么了?也就是破旧了点,或许人家的条件真的……”我下意识就脱口而出,可是说着说着我就发现不对劲了,林飞雪刚才说的是……棺材板?

看着林飞雪紧蹙的眉头,我咽了口唾沫说道:“你会不会看错了?虽然我也觉得那块木板的形状有些奇怪,但你怎么能够确定就是棺材板?”

林飞雪眯着眼睛说道:“棺材板是一头大一头小,上面是弧度很小的拱形,下面则是平整的,那块棺材板虽然经过了处理,但大致的形状却并没有变,如果我没有猜错,只要我们把棺材板反过来,就能够得到证实!”

见她说的这么斩钉截铁,我心里也不由开始打鼓。

那可是棺材板啊,正常人家谁会把一块棺材板放在家里,而且还给人当床用?哪怕就是没有用过的棺材板,也会觉得晦气啊。

难道说钟齐寿和钟小灵真的有问题?

想到这里,我提议道:“要不然我们回去找苗小龙,带着闫雅芳离开?”

林飞雪张了张嘴正要说话,树林里面突然传来一个脚步声,听声音像是往我们这个方向来的,林飞雪脸色一变,拉着我立刻蹲了下来。

等到那脚步声渐渐走远,我们才露出头来,朝着脚步声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却只看到一个背影,那人的背上好像还背着什么,我觉得有些熟悉,可还没想出来究竟是谁,就听林飞雪说道:“钟齐寿!”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