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湘西邪术  >  第六十六章 考验四

第六十六章 考验四

2946 2017-12-05 17:13:53

可为什么我们在这泥潭之中呢?或许解开疑惑就是我们出去的关键。我将想法说给莫泽和Sylvia南听。她俩思考了一会,Sylvia南说道:“要想证明宁封说的也很简单。以我们现在的位置为原点,我们先往东跑去,再往西跑去,然后跑回原点。”

  我们刚往东跑了一会,再快离开泥潭的时候声音再次响起,往西也是一样,只有当往回走的时候它们才跟死一般的寂静。看来答案就在这泥潭之中了,莫泽将泥潭中的尸体拉上岸一具,Sylvia南将火升起来。

  这个是一个年轻的男人,身上的衣服早就破破烂烂了。莫泽从包里拿出手套开始检查男尸,兜里只有一个已经腐蚀一般的工作证,上面的钢章落款竟然是1978年!也就是说这个男人距离现在已经40年了,可在这么闷热的情况下尸体竟然没有腐烂,我有些不敢相信。莫泽显然也有些难以置信,将男尸反过来,只见背后也并没有明显伤痕,由于时间太久了,而且我们并没有解剖工具所以放弃调查死因。

  莫泽有些不甘心又从泥潭中拉出一具女尸,同样在未腐烂的衣服里面找到一张工作证。这张相对来说上一张工作证清晰多了,除了照片处其他地方清晰可见。工作证的主人叫李文静,是国家勘探队2级勘探员,钢章时间也是1978年。跟上一具尸体一样,身体上并没有明显的致命伤,只有一些微小的擦痕。看来他们是一批人,可在这潮湿闷热的情况下尸体怎么不腐烂呢?相反还保存完整,有些不可思议!

  就在他俩专心研究尸体的时候,我发现许多乳白色的虫子从尸体上往火堆跑去,烧虫子哔哩啪啦的声音不绝于耳。我喊莫泽和Sylvia南过来看,只见Sylvia南拿起小匕首扎了一只白色的虫子,我们仔细观察起来。只见虫子整个身体呈乳白色,头上有两个芝麻大的眼睛却发着绿色的光,看上去有点像萤火虫。它的脚足足有二十多条。我们顺着虫子爬出来的痕迹向前找去,发现是从尸体头发中爬出来的。Sylvia南抄起匕首两下将尸体剃了个秃头,别说手法还真不错,我调侃道:“Sylvia南你将来可以改行去剃头了,哈哈哈……”看着Sylvia南愤怒的表情,莫泽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Sylvia南狠狠瞪了我们一眼,说道:“你们也想死在这?不想就别嘻嘻哈哈的,赶紧找虫子!”我们三个人围着一具尸体的头颅仔细找起来。我刚好站在火光的正面所以光线特别好,一眼就看见脑子那里不断有小白色虫子爬出,我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想用手抓住。Sylvia南想要拉住我的手,可为时已晚,我的手已经摸到了虫子。本以为虫子会钻进我的身体,可在我触碰到它的那一刻,它竟然全身触电般疯狂的扭动,仿佛在遭受着极大的痛苦一般,不到一分钟虫子已经将头垂下,一动不动。

  我被这眼前的景象吓傻了,莫泽和Sylvia南显然也愣住了,好像跟我们想象的不一样。莫泽用匕首放在乳白色虫子面前,乳白色虫子先是一愣,继而纷纷爬上去,不一会匕首竟然被腐蚀出来一个洞。这个虫子毒性竟然这么强,可为何刚才不咬我。为了验证,我一咬牙将手伸进虫子堆中,原本密集在一起的虫子,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纷纷向四周散去,如此反复多次我发现它们在惧怕我的手。

  莫泽也尝试像我一样,可相反虫子反而纷纷朝他的手爬上来,Sylvia南也尝试了一下,她和莫泽情况相同。这就奇怪了,它们为什么会惧怕我的手?Sylvia南也不解的看着我说道:“宁封,你最近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么?或者小的时候发生过什么特别事情么?”

  我回忆道:“这几天我们不是一起同吃同住么?要说小的时候,长得特别帅算么?”Sylvia南忍不住又打了我一下头说道:“这个时候你都能贫的出来,我也真的服你了!”

  我呵呵一笑,莫泽则一直紧锁眉头,我以为他在担心出路的问题,就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别担心了,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反正这里暂时没有什么危险,就这虫子还惧怕我,你就别担心了!”莫泽摇摇头,说道:“我并不是在担心那个,我只是在想,宁封,你还记得被你拔下裤子的那具古尸么?”

  Sylvia南听完睁大眼睛,一脸嫌弃的看着我。我赶紧解释道:“莫泽,你大爷的!什么叫我拔下他裤子啊!明明是我拿他配剑的时候不小心扯下的。”莫泽点点头继续说道:“你那天是不是告诉我你还吃了古尸嘴中吐出来的不明黑色物体?”

  我无奈的说道:“我那是无意吃的,谁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将那东西吐出来,鬼又知道我会摔倒!”莫泽自言自语地说道:“这样就对了,我知道了!”我们说话把Sylvia南都绕晕了,忙说道:“你俩到底再说什么啊?莫泽别卖关子了,有什么赶紧说出来!”

  莫泽看着我笑了笑说道:“我怀疑宁封在古墓中吃的应该是麒麟血,传言麒麟血是纯黑,入嘴苦涩粘稠。吃了麒麟血可以百蛊不侵,血液也可以用来驱赶蚊虫。我一直以为只有传说中才有,这样看来应该却有其物。这也就解释通了为何虫子会惧怕宁封。”

  说实话我已经想不起当初是什么味道的了,当时就只顾着恶心了,但照莫泽这样分析,麒麟血应该是最符合实际的。那这些白色的虫子应该就是造成尸体不腐烂的原因,可这些虫子和外面的那些奇怪的动物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把我们驱赶到这里呢?难道这些虫子是它们养的?虽然炼蛊的历史已经有几千年了,可如果动物都会炼蛊我多少还是有些难以相信。

  “咦,你们看,那是什么?”Sylvia南说道,我们顺着

Sylvia南指的方向看去发现对面的山坡上,好像有一个半人高的石象。既然在这搞不清楚原因,我们还是继续小心前行吧。我们三个人做了简单的三个火把拿在手里照亮,为了让火把更耐烧,迫不得已将尸体上的脂肪用匕首挖出来涂抹在火把上,虽然有些恶心,但火光确实明亮了很多。

  我们顺着山坡快速的爬起来,后面的动物看我们马上就要跑出包围圈,又呲牙咧嘴的朝我们跑来。我们正爬到一半,一只手拿着火把,一只手不断向上使劲。可这群动物动作却异常敏捷,爬的快的已经到了我们脚下。我这才看清楚它们的真实模样,它们确实是猴子,但唯一不同的是它们身上竟然光秃秃的没有一根毛。绿豆大的眼睛来回转动,嘴里还出一声声怪叫。眼看就要抓到我们的脚腕,莫泽拿起火把像最近的一只烧去,那猴子怪叫一声向一边跑去,周围的猴子明显惧怕我们手里的火把,只敢不远不近的跟着,并不像刚才那样直接冲上来了。

  我们恐生变故,趁它们还没有缓过神来拼命地朝山坡上放爬去。有几只爬的飞快的紧随着我们,Sylvia南爬到上坡,用火把狠狠地朝它们烧去,一时间糊味和尖叫声不断袭来。它们又重新回到队伍中,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手里的火把。

  我们刚才耽误了不少时间,火光也就渐渐微弱下来。莫泽说道:“快,我们先进洞里,趁着有火光还可以抵挡一阵。”当我们走近时才发现这是一个巨大的山洞,我们都被门口的小洞口迷惑了,Sylvia南熄灭自己的火把说道:“外面的猴子暂时没有跟上来,我们能省一点就省一点吧。”我和莫泽点了点头,三个人继续往前走去。

  前面是一间巨大的彩石室,周围的墙壁被抹上了各种不同颜色。莫泽走近用火把照了照,又用手在石壁上轻轻一抹说道:“你俩快来看,这是壁画!”我和Sylvia南走近一看果真如此,刚被莫泽抹掉的正是壁画的一角。莫泽和Sylvia南本身也是经常下古墓的人,虽然壁画无法带出古墓去,但对墓道的整体构造和了解墓主的生平习惯有着很重要的意义,所为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他俩一见到壁画就十分感兴趣,Sylvia南也面漏喜色说道:“看来我们出去的关键就在这里了。”

  我们三个将莫泽上次撕破的短袖分成三块抹布大小的布条对着石壁擦起来,不过一会石壁的全部内容就已经全部展现在我们面前了,真的让人难以置信!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