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湘西邪术  >  第六十七章 考验五

第六十七章 考验五

2869 2017-12-05 17:30:49

壁画分为了三个部分,一个部分画着一个身穿少数民族衣服的女人正在一边跳舞一边和旁边的一只巨大的猴子交谈着什么。猴子就是我们在外面看到的那种没有毛的猴子,唯一的不同是体型比外面的大了10倍。

  画面一转是猴子在和一群群身穿裙子的女孩交配的场景,这是兽—胶?我不免有些震惊,这只巨大的猴子仿佛国王一般。

  第三个场景就是刚才交配的女人纷纷生下小猴子的场景。虽然我生物学的一般,可生殖隔离的道理我还是明白的,这里应该是作用了夸张的手法,可那些女人到底代表什么,如果真是猴子国,那又会是什么人在这里画了这些壁画呢?

  莫泽和Sylvia南也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壁画,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就太可怕了。火把的光快熄灭了,Sylvia南把先前留下的火把刚点着,我和莫泽手里的火把就瞬间熄灭。Sylvia南手里的火把发出微弱的光源,Sylvia南看了看四周说道:“我们继续往前走吧,现在退路被那群猴子堵住肯定是出不去的!”

  莫泽也附和道:“是啊,趁着还有一点火光,我们抓紧找出路,不然被困在这诺大的山洞就只能等死了。时间紧迫,我们出发吧。”我们三个排着队,Sylvia南走在最前面,举着火把。我依然在中间,莫泽跟在我身后紧紧握住匕首,提放着后面的猴子。

  我发现这是一个熔岩洞,头顶有很多钟乳石,我们一边小心翼翼的前行,一边左右躲着钟乳石,这要是撞一下怎么也得流血。“咦?”走在最前面的Sylvia南说道。“怎么了?”莫泽走在最后不知道我们发生了什么,忙问道。

  Sylvia南并没有搭话反而拉着我站到石壁旁边,我这才看见前面的石壁上竟然画着一副人物画像。看材质应该是西周时期的,我忍不住赞叹道保存方法,历经几千年还能保存这么好,真是不容易。Sylvia南古怪的看着我说道:“宁封,你看看这画像,有没有感觉很像一个人?”

  我刚才的注意力完全被画像的材质吸引,并没有仔细看内容,可这一看却吓了我一跳,这上竟然画着我,唯一不同的是我穿着冲锋衣,短头发而画中的“我”竟然梳着长头发,身穿铠甲。仔细看来我手中竟然也拿着万物剑,一股寒意瞬间将我吞噬。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之前在古墓里见到的俊美少年应该就是画中的人物,我当时只是觉得他长得有些像一个人,可却从没有联想到自己,现在经过Sylvia南一提醒才发现,这不就是我么?

  可我的画像又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说几千年前有人和我长得一模一样,而我又恰巧在这里遇见画像?莫泽听见动静,也从后面走上来,仔细看起画像来。不一会,又古怪的盯着我,弄得我浑身不舒服。

  莫泽将画像取下来放在防水袋中。画像后面露出一个一人高的小洞穴。前几次爬墓道的经历还历历在目,现在一看又要爬,我真的有些腿软。但没办法,四周好像只有这一条通路。莫泽看出来我有些害怕,轻声安慰我说道:“宁封,不用怕,这次前后都有我们,不会有事的。”

  我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跟着Sylvia南爬进了洞穴。走进来才发现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低矮,至少我们累了还能够坐下来休息休息。不知道爬了多久,前面的Sylvia南突然停下来,我以为发生了什么危险的事忙问道:“怎么了Sylvia南?前面是什么?”Sylvia南转过身看着惊魂未定的我,莞尔一笑说道:“别紧张,我就是觉得有些憋闷,我们休息一下。”

  听到没事我悬着心就放下来了,就在我转过身想要靠着墙壁的时候,我看见莫泽身后竟然还跟着一个人。可莫泽好像没有发现一般,靠着墙不知道在想什么。而他身后的人也坐在黑暗处,时隐时现的。我揉了揉眼睛,害怕是因为自己太紧张看花了眼。我眯起眼睛仔细看起来,发现确实有个黑影坐在暗处,一动不动。

  莫泽也突然睁开眼,奇怪的看着我笑了笑说道:“宁封,你真的是太紧张了,我们要是都像你这样就不用下墓了。下墓不信鬼,信鬼别下墓。咦,我跟你说话呢?你看什么呢?“说完转身向后看去,莫泽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我能感觉到他也轻微的颤抖着。

  Sylvia南听我俩突然停止说话,也感觉到了气氛不对,可能是角度不对,Sylvia南什么也看不到,但看我们谁也没有说话,就把我的手拉过去,在上面写到:是什么?我刚想给她说是有人跟着我们,就发现那黑影突然站起来朝我们身后走去,不,应该是飘去。

  我示意莫泽和Sylvia南继续前行,Sylvia南也只好立刻朝前爬去,莫泽也一边爬,一边提防着黑影。原本只需要5分钟的路程,我们足足爬了二十分钟。我们到了洞穴的尽头,这也是一个巨大的熔岩洞,甚至比刚才更加宏伟。

  Sylvia南手里的火苗挣扎了一下就熄灭了,我们眼前瞬间恢复了黑暗。我们站在原地没有动,缓了一会,眼睛终于完全适应了黑暗,勉强能看见前面有一个光源。莫泽将特制鞋带解下来,我们纷纷绑在手上,这样虽然我们看不清彼此,但却不会迷失。

  还是Sylvia南打头朝前面的光源走去,没有多久,我发现Sylvia南突然消失了,绳子也被拽得更紧了。我惊恐的大声喊道:“Sylvia南?Sylvia南?你在哪?”莫泽听见动静也赶紧从后面跑出来问道:“怎么回事,Sylvia南呢?”我摇摇头,突然感觉有人抓着我的脚腕,我赶紧甩开,狠狠的踹过去。只听一声闷哼,抓我脚腕的人说话了:“宁封,你大爷的,快扶我起来!”

  虽然声音微弱可我一下就听出是Sylvia南的声音,赶紧摸索着把她从地上扶起来,一股温热的液体就在我的手上,我以为是我那一脚太狠了把Sylvia南踹哭了,忙安慰她道:“对不起啊,我不知道是你,这几次我总是被死人抓着脚腕,真的是条件反射。要不然你踹我几脚吧?好不好?不要哭了嘛!”

  Sylvia南一把推开我说道:“滚,谁哭了?你踹到我鼻子了,那是鼻血!我懒得理你了。”莫泽一看Sylvia南没事也松了一口气调侃我道:“宁封,Sylvia南本来就是男人婆,唯独也就是脸长得好看点,你在给踹毁容了,看来她是嫁不出去了。你不懂的怜香惜玉,看来也要孤独终老了。”很多年后,莫泽的话成了真,但Sylvia南却永远那么美丽动人。我们继续朝着亮光的地方走,虽然中途免不了磕磕碰碰,但也算顺利。

  我们顺着光源往外走,不一会就到了洞口,看天色现在已经是大中午了,也就是说我们在洞里过了一晚上。太阳暖暖的照在我们身上,让我有种重获新生的感觉。我们享受着难得惬意,享受着阳光撒满全身的暖意。连不食人间烟火的Sylvia南都忍不住赞叹:“活着真好!”

  “你俩快看,那是什么?”莫泽兴奋的叫起来,我们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对面的山坡下面竟然有一幢和布衫男人一样的车,我们终于找到他了!竟然耍我们,这次怎么着也要直接让他带我们去见莫前辈。

  我们顺着山坡一路朝下跑去,不一会就到了布衫男人车前。莫泽上前敲敲车窗户,那个混血美女从车里下来直接扑倒了我怀里,兴奋的亲了我一口说道:“宁封哥哥,你果然经受住了考验,我们很快就会是一家人了。”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推开她,虽然我喜欢美女也算不上什么柳下惠,可毕竟刚认识不久就这么热情我多少也有些吃不消。

  布衫男人也从车上下来对我们说道:“诺诺,不要闹了。好久不见啊,各位。”我们三个还记得是他给我们三个一人一袋沙子的事情,都冷冷看着他不说话。布衫男人也觉得气氛有些尴尬了继续说道:“各位请上车,莫前辈已经在前面的竹林中备好酒菜恭候着大家了。”

  莫泽冷哼一声说道:“这还算句话,在敢耍我们,我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说完就率先打开车门做了上去,我和Sylvia南也紧紧跟上。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