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湘西邪术  >  第三十三章 散场的宴席

第三十三章 散场的宴席

2901 2017-11-17 14:02:26

我想回过身去,却发现我早已经被控制了,手不自觉的放在白色按钮上。

  “叮”镜子发出一声脆响,后面露出一人多高的洞口,我还没来的及思考表哥家为什么有秘密通道,就被控制的走向里面。

  洞内两侧十分光滑,上面还雕刻了许多飞禽走兽,很精美。我顺着楼梯走了大约十米左右就到了洞底,正对着我的是一个古朴的书桌,上面赫然摆着炼尸的书籍。我的手不自觉的靠近书籍^

“砰!”

一声巨响,把我拉回现实。

只见我还在山洞中,而钟齐寿正又跟古尸打起来。

原来刚才是幻觉,肯定是钟齐寿搞得鬼,要不是古尸突然发动攻击恐怕这次就要如他所愿了。

古尸经过这几天“保养”全身呈透明的红色状,威力比以前也更大了,把钟齐寿打的连连后退。

恐怕钟齐寿也从未想过古尸会脱离他的掌控,这就叫做多行不义必自毙!

古尸抓住钟齐寿的肩膀狠狠咬了上去,“咔嚓”一声脆响,钟齐寿闷哼一声,应该是肩膀断裂了。

只见钟齐寿反身从鞋底掏出一张黄符按在那古尸眉间,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咒语,古尸停止了动作,反而跟随着钟齐寿的动作。一人一尸一起跳动显得十分吓人,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古尸慢慢躺回了棺材里,钟齐寿正背对着我处理伤口。

“呲,呲……”两条小花蛇再次出现在我身边,绿豆般的小眼睛死死盯着我,仿佛在说些什么。

这时候要是能把古尸头上的黄符揭掉就好了,钟齐寿就死定了。

正在我愣神之际,两条小花蛇竟然朝古尸游去,合力撤掉了古尸头上的黄符。

  古尸立刻坐了起来,钟齐寿听见动静连忙转身过来,可迎接他的确是古尸的巨口。古尸疯狂的啃食起来钟齐寿,瞬间血肉乱飞。真的是恶人有恶报,不对,我还被绑着呢,古尸啃完钟齐寿下一个肯定是我。

  我心里慌乱起来,这时两只小花蛇仿佛能看懂我内心一般,一前一后帮我撕咬起绳子。可这不是普通的绳子,名叫“万年藤”,据说一万年才能长成这样一根藤曼,而变成一整根绳子恐怕要更费劲了。

  钟齐寿的身体已经被啃空了,血染红钟灵儿棺材。棺材里发出“怦怦砰”的声音,上次棺材被我压塌后,钟齐寿并没有重新买,只是简单的拼接起来,现在棺材更是不堪一击,“哗啦”棺材碎了一地。

  钟灵儿直直站立起来,浑身布满了黑毛,早已看不出原来的秀丽模样,她被血液吸引朝古尸走去,可古尸在钟齐寿“保养”之下早已变成了血尸,钟灵儿哪里是对手,两下钟灵儿就已经被撕成了两半。

  强烈的血腥味混合着臭味不停的刺激着我的感官,再也忍不住“哇哇”的吐了起来。这时古尸转过头来看向我,猩红色的眼睛死死盯住我。

  我手上最后一根绳子终于断开了,电光火石间古尸突然朝我发难,我潜意识想左一躲,古尸扑了一个空,而刚才绑我的那根铁柱早已碎成了好几段,可见古尸威力之大。

顾不上手脚的酸麻,我顺着凹凸不平的墙壁往洞穴上方爬去。

原以为洞穴真像蜘蛛网一般四通八达,可凑近一看竟然全是死路。

  万幸的是古尸跳起也够不到我,可这里没有落脚点,我只能靠双臂支撑来保证不掉下去,但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大约过了五分钟,我的胳膊已经没有力气了,豆大的汗珠哗哗的掉落下来,我的视线也开始变得渐渐的模糊起来。

“咚”的一声,我体力到达极限,我从洞穴掉落下来。

  “砰”是枪响,看到莫泽和莫野前辈冲了进来,对着血尸一通扫射。模糊中看见莫泽背起我向外跑去。

  再醒来我已经在床上躺着了,莫泽坐在我旁边的椅子上打起了瞌睡。我本想起来了喊他去床上睡,谁知,一起身才发现我腿上包裹着厚厚的一层白色纱布。

莫泽听见动静,睁开眼看见我醒来,原本瞌睡的眼睛瞬间变有神。

“老叔,宁封醒来了!”莫泽兴奋的向门外喊道。

莫野前辈胸前也缠着厚厚的绷带,隐隐还透出斑斑血迹。

原来我被钟齐寿绑走后就一直在寻找我,奈何一点踪迹都没有,要不是那具古尸的味道被莫野前辈的天命蛊闻到,还不知道找到什么时候呢。

  要说这个钟齐寿就是贪心,本来他那天可以杀死古尸的,可他用特别方法让古尸“浴火重生”变成了血尸,谁知功夫不到家,反而被自己坑死。

  至于我那天产生幻觉,是因为钟齐寿给我的鸡肉是用一种叫橘黄色裸伞的蘑菇熬的。这种蘑菇体内含有裸伞素,这种毒素能作用于自主神经,引起神经兴奋,会使人不由自主地“听话”。

  我体内的尸蚁蛊,莫野前辈也帮我解决了。唯一的遗憾是林飞雪依然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我强忍着疼痛去洗了一个澡,满身的尸臭味。泡在水中我才觉得身体真正放松下来。回想这么多天在湘西,不是自己经历,我真不敢相信,竟然有蛊术存在。现在表哥依然在昏迷,林飞雪也不知道在哪里,我又该去哪里呢?

正在我楞神之际,“噗通”一声,一个像指甲盖般大小的虫子掉在水中,这不是钟齐寿的本命蛊火蝎么?难道真的来吸干我的血来了么?想到这,我大叫起来。

火蝎挣扎着从水里飞出来跟我对视,仿佛在表达不满。

  莫泽以为我遇见危险了,连忙举枪冲进来,却看见我裸着和火蝎对视,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你他娘的笑个鸡儿,快,快把它赶走啊,这可是钟齐寿的本命蛊,是来要我命的!”因为紧张我说话也开始打起了磕巴。

听完,莫泽笑的更加厉害了。

这时,莫野前辈也进来,看见我们一个裸体,一个裤子耷拉到一半。气氛瞬间变得尴尬,轻咳一声又走了出去。

  这下我确定火蝎真的不会对我造成伤害,我赶紧穿起衣服,谁知它却钻进了我手背之中。

  莫野前辈解释道:“钟齐寿本想用你的血来滋养火蝎让它变得更加强大,谁知还没有喂满九九八十一天就丧命了。由于本命蛊特殊性,他第一任主人死后,它只喝过你的血所以就认你做主人。”

  “你小子真的因祸得福,这火蝎可不是凡物。至少有300年了,但唯独有一点就是讨厌水,按五行来说就是相生相克。”莫泽附和道。

  这叫福?我一想到有虫子在我体内生活就觉得浑身不自在,何况它还是一只百年的老蛊虫。

  “宁封,你有何打算?”莫泽问道。

  说实话,这几天我想了很多,当初是我要来湘西给表哥找解药的,结果解药没有找到,反而林飞雪也中了三尸蛊不见了。我不能这样一走了之,我要继续寻找下去。

  “我打算继续寻找林飞雪,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我坚定的回答道。

  莫家叔侄看我坚定的眼神知道我已经决定了,便也没有劝阻,只是说以后如果有需要帮助的可以去凤凰山上找他们。他们也就此别过了。

  说不伤感是假的,我和莫泽也算是多次经历生死的患难之交。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送他们下山,一路无话。谁知刚到半山腰,就看见苗小龙气喘吁吁的向我们跑来。

  “宁,宁封,林飞雪她,她……”由于长时间的奔跑,苗小龙说话断断续续,急得我像热锅上蚂蚁。

  “飞雪她到底怎么了啊?”我怒吼道。

  莫野师傅拿出水袋递给苗小龙,并轻轻拍击背部帮助小龙运气,苗小龙咕咚咕咚喝了好几大口才说道:“她找到了,今天我们村的王小龙去给地里浇水发现地里躺着一个姑娘,走近一看,还在喘气。就通知村长了,我听到消息赶紧跑过去一看就是林飞雪。赶紧让家里人抬回家,我来山上找你们。”苗小龙终于说完了。

  这里距苗小龙家十多里地,平时我跑步也至少需要十几分钟,但今天我只用五分钟。可站在门口我又迟迟不敢去推门,害怕又是在做梦。这样的落差我真的受不了了,我蹲在地上抽起烟来。

  我曾经无数次幻想着我和林飞雪重逢的样子,可真正到这个时候我却不敢面对。我害怕听到她已经无药可救,对于我来说太过残忍。与其这样,还不如让我一直寻找下去,至少我内心还是满怀希望。

  几分钟,莫家叔侄和苗小龙也到了。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推开院门。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