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步步夺妻  >  第十四章 好意

第十四章 好意

2098 2017-11-02 11:37:31

顾流离自从住进权家,权晏天就接连着几日没有回来,顾流离倒也清闲,省得二人相见又是一番争吵。

大概是又与哪个女人厮混去了吧。那日,权晏天当着她的面与白安灵亲热,饶是不入眼,也不得不听从权晏天。

不回来倒好,顾流离很害怕再发生那日的事,她宁愿眼不见为净。

顾流离早早起来,觉得有些饿,便自己进厨房做了些粥,正坐在餐桌上一口口喝着。

权晏天回来的时候,看见这女人正坐在餐桌上吃着东西,头发散落,白色的衬衫长裙落在脚踝,露出白皙小巧的脚来。

“在做什么?”

权晏天低哑的声音响起,伸手粗鲁的扯了扯领带。

“喝粥。”顾流离闻声,看向权晏天。

这个男人几天不见,脸上又多了几分硬朗,下巴上隐隐冒出胡茬,眼睛里有疲惫的神色。

他怎么看起来这么累?难道这几天一直在忙公司的事?

“你看起来很累。”

肯定的语气。顾流离还是忍不住关心的问出了口。

“嗯。”权晏天也只是淡淡的回应了一下。

顾流离起身,走回厨房,拿出一只白瓷碗,盛了一晚粥,缓缓走近权晏天。

“吃一点吧,吃完去休息。”

权晏天低头看着顾流离手里的白瓷碗,她的手很小,扣在碗上,大拇指旁一片显眼的红色。

顾流离有些后悔,害怕自己这好意又惹得他不快,拿碗的手有些不知所措的往回收了收。

不料,却被权晏天一把拽住,碗里的热粥差点洒了出来。顾流离下意识的感觉到了男人身上的危险气息,挣扎着想要摆脱男人的手。

“放开我!”

“顾流离,苦情的戏码你还没有演够?”

权晏天冷冷开口。这女人,他一回来就让他看到她受伤的样子,是又想博取自己的同情?

他越来越看不透顾流离这个女人,她到底想要怎么样?一想到自己的情绪被顾流离左右,他就更为恼火,心里冷的不像话。

“什么苦情戏,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顾流离声音软润,却没有可怜,撒娇的味道,反而有些冷淡。

果然,这男人一回来他们就会争吵,自己的好意落到他的眼中,不过是做戏。

实际上,顾流离自己的事早就使她焦头烂额,哪还有心思想着在权晏天面前做戏?她顾流离也从不曾用过这样的手段。

“你的手,难道不是你故意要给我看的?”

权晏天眯起双眸,看着顾流离,看她到底想要耍什么花样。

“做饭的时候不小心烫到,没有想要故意给你看,如果你觉得我的好意是在演戏,那么是我自作多情,我收回。”

听到顾流离的解释倒让权晏天吃了一惊,好意?关心自己?

这些年来,她给自己的伤害,难道是这点点虚伪的好意可以弥补的吗?

“收起你的伪善,不要再让我看见你受伤的样子,我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你记住,休想从我这里博取同情!”

权晏天沉声警告她,手下将散开的领带一把扯下,眼中的烦躁更甚,解开衬衫最上面的两颗扣子。

顾流离听话的收回手,将碗放在餐桌上,继续坐下来喝粥,破天荒的没有反驳。

她想起以前的日子了,那时候权晏天也总是故意解开衬衫的扣子戏弄他,现在又见他这幅样子,心动不已。

顾流离告诉自己不可以心动,这样无谓的感情只会折磨自己罢了。她最真实的情感让她开始害怕,心底的爱成了她最见不得人的东西。

“管家。”权晏天转身走到餐厅门口,唤来管家。

“为什么没有准备早饭。”

“这,先生,您从来没在家里吃过早饭,我们也就没有准备早饭的习惯。”管家毕恭毕敬的回答,不敢直视权晏天。

“那就从现在开始习惯,否则你也可以不用来了。”

说完,转身径直走进卧室。高大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

顾流离闷声吃着粥,为什么他要吩咐下人做早饭呢?难道是为了自己?她立马否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怎么可能呢?前一秒他还恶狠狠地对待自己,像对一个仇人一样,他这么做只是不想才没有几天就饿死自己的宠物吧,原本还想对他说声谢谢,要不是他的钱,自己也不能这么快还清父亲的赌债。

起码现在看来,在这场交易中,顾流离暂时没有任何损失,只是要接受权晏天偶尔的毒蛇罢了。

转眼到了晚上,大概七点多钟,顾流离接到了刘姐的电话。

“我最近给你接了个角色,虽然是个配角,但也比你在剧组跑龙套靠谱,只是导演跟投资方提出需要先见一下演员再决定,晚上九点来一趟盛势山庄,302包间,这次能不能成就看你自己的表现了!”

顾流离自从进了娱乐圈就一直在剧组演一些不为人知的小角色,一直不能够出彩,这次对于她来说无疑是最好的机会。

再加上,跟权晏天交易来的五百万已经全部用来还债了,母亲那边的医药费还得尽快凑,毕竟透析跟化疗需要高额的费用。

想到这里,低落的顾流离振作起来,她赶紧钻进浴室洗了个澡,苍白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血色。

她选了一件黑色的连衣裙,中长袖,裙子过膝,只是微微带点收腰,姣好的身段藏在裙子里,随着她的走动才能隐隐看出来一点。

“会不会太憔悴了?”顾流离对着镜子看自己的脸,有些苍白,嘴唇也有些发白。

她索性拿出一只口红,淡淡涂了一点,才稍稍看上去正常了一点。她拿起包,走出房间。

顾流离出去的时候,权晏天已经坐在停在门口的车子里。不知道是在等人,还是刚刚回来。

“你去哪?”

在顾流离犹豫的瞬间,权晏天已经坐在车里对她开口。

“刘姐给我接了一部戏,让我今晚去试戏。”

顾流离不自觉的解释道,手里不自然的紧攥着裙角,低头不敢看权晏天。

“你不需要跟我撒谎,说吧,今晚又是跟哪个金主鬼混?”

“不是金主,真的是试戏。”

顾流离真的不喜欢他总是误会自己,开口解释又不知怎么说,说出来的只能是苍白无力的,听起来像极了狡辩。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