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步步夺妻  >  第十八章 今天很美

第十八章 今天很美

2095 2017-11-03 09:57:29

她看到今天也来了不少娱乐圈明星,正看着,就瞟到白安灵娇媚的依在权晏天怀里,挽着权晏天。

呵,原来如此。

原来,真正的女伴,是她。

顾流离感到有些委屈,更有生气。她知道自己不是什么人物,不值一提。

可是最让她生气的是,权晏天明明有女伴还要带她来做什么?又想向上次一样,用白安灵侮辱自己么?

通过白安灵让自己知道自己多么不如白安灵,自己是多么卑微,这才是权晏天的目的吧!

顾流离捏紧了手上的酒杯,看着那边两人腻歪的样子,瞬间酸了鼻尖。

她克制住自己,不让可笑眼泪流下。她不想哭,不想把自己的脆弱血淋淋的表现出来。

顾流离仰头喝完杯中的酒,憋的难受。

“顾小姐。”

身后传来似曾相识的声音,淡淡的。

顾流离回头,一惊。

“方总,您也在这儿。”顾流离忙打招呼。

“嗯。”依然是冷淡的回答,果然是方伦硕。

方伦硕走到顾流离身边站定,望着前方,手里晃着酒杯,也不喝,只是轻轻晃着。

顾流离见他不说话,也不想开口打扰他,自顾自闷声喝酒。

又是一杯下肚。

“顾小姐看来很喜欢喝酒。”

很喜欢喝酒?他何出此言呢?

顾流离突然回想起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自己也是喝了酒,浅浅一笑。

“没有,说不上喜欢,有酒便喝一点。”

“你今天很不一样。”

方伦硕看见她的时候,没有什么神色的眼睛也微微一亮。顾流离跟上次相见时完全不一样。

今天的她不似上次那班清纯,礼服并不很夸张,很含蓄,但很曼妙。

见她一个人又向上次一样灌酒,身上不可琢磨的味道更浓,让人想要靠近,一探究竟。

“方总说笑了,我还是我,没有什么不一样。”

顾流离苦笑,她知道方伦硕说的是衣着,但是衣着再美,她也是被抛弃的那个。

可能是被抛弃惯了,都失去知觉了。

“今天很美。”

方伦硕淡淡的声音,手里的酒慢慢进入口中,只喝了一口,戛然而止。

顾流离惊讶的看着他,看得出了神?

刚刚发生了什么?方伦硕这话是什么意思?顾流离被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她立马就转换回来了,也没放在心上。毕竟是上流社会的有钱人,说的话真真假假,没比较介怀。

“谢谢方总。”

顾流离跟方伦硕说话的时候,没有注意到那边权晏天早已经注意到她,眸色越来越深,眉头微皱。

原本带她来这个酒宴是为了让她做自己的女伴,她倒好,一进来就不见了人影,居然跑去跟别的男人说说笑笑?

权晏天瞬间冷了眼色。

白安灵看到权晏天的变化,顺着权晏天眼光看过去,看到一袭白衣的顾流离正站在方伦硕旁边,两人似乎在交谈着什么。

“呵,顾流离果然跟方伦硕有一腿。上次在盛势,方伦硕谁的面子都没有给,偏偏非要把顾流离留下来,配角的位子给了她。不知道顾流离使了什么狐媚手段攀上了方伦硕,还真是人尽可夫。”

白安灵不屑的看着那边的顾流离,挽着权晏天说到上次盛势山庄的事。

权晏天听到这些,心里更是起疑。怪不得上次顾流离回来时喝的烂醉,还说自己得到了角色。

原来是这样得到的角色!还跟自己说去试戏!死活狡辩,不是去找金主。

这女人还真是死性不该啊,差点就又被她骗了!

这边,顾流离觉得有些头晕,跟方伦硕道了告辞,就走到会场外面的走廊尽头。

这里窗户开着,吹了着夜风,顾流离脑子这才有些清醒。

她倚在墙上,满脑子权晏天跟白安灵相依偎的样子,心中烦闷难解。

“顾小姐不去陪着你的投资人,怎么到这来寻悠闲来了?”

权晏天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了,低哑的声音满是嘲弄。

他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他看到方伦硕了?为什么他总是以为她永远在勾搭金主!

“方总是我新戏的投资人。”

顾流离心烦,也生着气,不想过多搭理。

“好一个方总。顾流离,你跟我说你去试戏,结果却去攀附投资人,你还想怎么骗我?”

权晏天冷冷的质问顾流离,怒气毫不掩饰。

“那你呢!明明有白安灵还把我带来做什么!”

顾流离也不服输,眼眶有些红,瞪着权晏天。

权晏天一气,一下子把顾流离压到墙角。粗暴的吻落了下来。

他粗鲁的吻着顾流离,毫不留情的辗转,不给她喘息的机会,掠夺她的一切。

顾流离被权晏天突如其来的吻吓到,粗鲁的使她羞愤,挣扎又挣扎不了。

权晏天惩罚一样的吻她,咬她,直到顾流离痛得低呼了一声才放开他。

男人的呼吸从头顶传来,离得很近。

“我恨你,权晏天。”

男人依然双臂围着她,半晌才开口。

“顾流离,今天是你自己逃开我身边的。我带来了我的女伴,但是我在别的男人身边找到了她。”

淡淡的语气像是在诉说一件很普通的事。

顾流离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刷得流了下来。小声的啜泣着。

“权晏天,你从来都不信我。以前是,现在是。你只会用白安灵来使我难堪!”

权晏天退后一步,低头看着这个泣不成声的女人,看着她的眼泪布满面颊。

“我不知道她在。”

头顶传来权晏天的解释,顾流离抬头看他,模模糊糊看不真切。

一时心性,哭得更厉害了。

权晏天也不说话,站在她面前,看着她哭。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眼里有什么光忽明忽暗。

顾流离哭得尽兴了,也不去管脸上的泪水,低声说:“回去吧。”

“好,回去。”

权晏天用低哑得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回答,顺着她的意,先回权府。

车上,昏黄的灯光笼罩在后座的两人之间。顾流离一直偏着头看外面,静得出奇。

夜里不似白天,穿着礼服,即便是坐在车里也有些冷,顾流离整个人缩了一缩。

权晏天余光观察到,从后面拿出一块羊毛毯子,披到顾流离肩上。

顾流离回头看着权晏天手上的毯子,顺从的让他为自己披在肩上,缩成一团,脑袋晕成浆糊,不自觉的昏沉睡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