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步步夺妻  >  第四章 你敢动她?

第四章 你敢动她?

2147 2017-10-30 10:10:52

  门外,走廊上。

  权晏天还怔楞的站在电梯门口,他知道自己应该走的。

  就算看见那个女人进了那种包厢又如何,她跟他,从五年她说分手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没了关系。

  就算,她自甘堕落,腐败不堪,那也是她自己的选择,干他何事?

  他们之间,就应该从此以后,老死不相往来。

  垂在身侧的手,缓缓的用力捏紧。

  权晏天终于迈动了脚步,面无表情的穿过悠长的走廊,一步一步,经过了2203包厢里。

  “放开我!”里面,隐隐的传来了那个女人熟悉的喊叫声,“求你们,不要……”

  权晏天的脚步,僵了一瞬,幽暗的眼底,满是晦暗莫测的暗光。

  去救她吗……

  不,她的事情,跟他没有关系。

  当初,是她先放手的,在他最落魄,一无所有,最需要人陪伴的时候,她选择了离开了他,那样决绝和残忍,一点余地也没有留给他。

  僵下来的脚步,继续迈开了……

  包厢里,顾流离被王总和另一个男人按住了四肢,衣裙被扯开,一双肥腻恶心的手,掰开了顾流离的双腿。

  “不要!”顾流离惊声尖叫起来,拼命挣扎,蹬踢之间,踹开了压在她身上的那个男人。

  “贱人!”按着她手臂的王总勃然大怒,抬手就给了顾流离的一巴掌,扇得她头晕目眩,眼前发黑。

  “给我老实点,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王总恶狠狠出声,越发用力的压住了顾流离的手臂,对着另一人喊道,“我把她打老实了,你再来,这次她绝对不敢踢开你了。”

  那人应了一声,抓着顾流离脚腕的力道粗鲁,在她白皙的肌肤上留下一道道的青紫的痕迹。

  喀拉——是皮带被解开的声音。

  顾流离头皮都紧紧的绷了起来,满眼绝望。

  不要……

  她真的后悔了,真的不想这样被人屈辱。

  谁能来救救她……

  谁?

  哐当——

  包厢的门,猛然被人一脚踹开了。

  熟悉的高挑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顾流离仰头,在颠倒的视线里,看见了挺拔站立门口,气势摄人可怕的权晏天。

  心脏狠狠一跳,她下意识的立即就朝着权晏天伸出了手,喃喃喊道:“晏天……救我……”

  权晏天垂眸看着她,薄唇紧抿,锋利如刀。

  抬脚,他跨进了包厢里,他本就身高出挑,比一般男性还要高出一截,天生就已经带上了一股说不出的压迫力,在加上这几年的身居高位,更是练出了一身强悍魄力,像是某种凶悍无比的可怕野兽。

  那冰冷凛冽的眸子,看人一眼,就足够让人心悸。

  按着顾流离的那及双手,在那股强势的压迫力下,不由自主的缩了回去。

  “你是谁?”王总站起身来,指着权晏天的鼻子,态度嚣张跋扈,“知道这里是谁的包厢吗?你敢乱闯,信不信我叫人弄死你!”

  权晏天不说话,只是往前逼近。

  他往前,包厢里的一群肥头大耳就害怕的往后的退。

  这个男人的身上那股魄力,实在是太强悍了。

  权晏天蹲下身,将顾流离从地上扶了起来了。

  顾流离裙子被扯得形如破布,雪白的肌肤和打底的内衣,全都露了出来,狼狈不已。

  权晏天眸色冰冷,脱下衬衣裹在顾流离的身上。

  衣服上残余的温暖温度让顾流离身体一缩,忍不住就更深的往着权晏天的怀里靠了靠,像是一只受尽了欺负和委屈的小猫,可怜又撩人。

  权晏天收紧手臂,将顾流离横抱而起。

  眸色一转,冰冷凌厉的盯向王总。

  “你知道她是谁吗?你敢动她?”

  王总被问得一愣,心想这个女人还能是谁,不就是一个没名气的小演员吗?玩物都称不上的东西!

  “你你别装!我可是王民权!你赶紧把这个贱女人还给我,不然我……”

  他话还没有说话,胸口就猛然被人一脚踢中,身体跟一块破布一样倒飞出去,重重砸在桌子上,上面的餐碗哗啦啦的摔碎一地。

  “我权晏天只警告你们一次,别再动她!”他眸色狠辣的一一从包厢里的所有人脸上划过,刀子一样,让所有被他看到的人都不肩膀一缩,但更加让在场的人心悸的是,这个男人,竟然是权晏天!

  就是那个刚回国立足,但在国外已经有了通天权利的男人!

  “如果你们敢再有下一次,我就要你们的命!”最后扔下这最后一句,权晏天抱着顾流离,转身离开。

  顾流离心脏有些失控的狂跳起来,她忍不住,仰起小脸,仔细打量这权晏天的面容。

  没错的,是她熟悉无比,并且在这五年间,魂牵梦萦的那张脸。

  他来救了自己,是不是也代表着……他还在意自己的?

  五年前说分手,她也是迫于无奈。

  如果他肯她机会,她可以解释和道歉,只要,两个人,还能重新开始。

  权晏天几步,走出了酒楼。

  动作算不上温柔的,直接将顾流离塞进了他的车里,随后上车,重重将车门关上。

  顾流离拢紧了身上的外套,咬咬唇,打算主动解释一下五年的事情,还有那天晚上的误会。

  她这五年,并没有跟任何男人睡过。

  “权晏……”

  “顾流离,这天下,可真是没有比你更加不要脸的女人了!”他的一句尖锐话语,直接打断了顾流离将要开口的解释。

  她猛然怔楞,愕然的转头看着他。

  权晏天盯了她一眼,又飞快的移开了目光,捏紧了方向盘。

  “别再用那种无辜的表情做戏了!”他字字冰冷狠辣,“为了往上爬,这么多老男人,你也能接受,还真是不择手段!”

  顾流离嘴唇颤了颤,轻声开口:“不是那样……”

  “顾流离!”权晏天又一次打断了她,转过头,他看着她的眼神又暗又沉,“别想编造什么理由骗我,我亲眼看见了!是你自己主动进那种包厢的,怎么,你还想骗我说,你是被迫的吗?”

  顾流离解释的所有的话语,全都卡在了喉咙里。

  她慢慢垂下了睫毛,盖住了她眼底的所有伤痛和难受。

  “权晏天,在你心里,我就是那样的女人吗?”她轻声开口。

  那种不知廉耻的,不堪又肮脏的,技女不如的女人。

  她在他心里,就是这样的吗?

  权晏天捏着方向盘的手用力收紧,唇边却是一声冷笑:“顾流离,是不是,你自己没有自知之明吗?”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