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大封神  >  第42章 魔族的可怕

第42章 魔族的可怕

3035 2017-11-12 18:59:03

任逍遥靠近他耳边大声说道:“魔族!”

齐修远吓得脸色都变了,赶紧呵斥道:“你小点声!我听得见!”

“呃……是您让我再说一遍的。”

“那也用不着这么大声。”

任逍遥耸耸肩:“声音再大也不至于把魔族招来吧。”

齐修远这次是真吓坏了,一把捂住他的嘴道:“小祖宗哎!你这是要害死我们哪!”

任逍遥也吓了一跳,有没有这么严重啊?他是知道魔族厉害的,但是没想到齐修远会怕成这样,难道他经历过那恐怖的场景?不会吧?

金长老也感觉事态严重,立刻说道:“其实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向齐老讨教的,这魔族到底有多厉害?”

“什么?你,你也知道了?”

金长老重重的点了点头。

其实他可以说出是任逍遥告诉他的,但又怕齐修远不说实话,就想让事情显得严重点。

没办法,这院子里的人一个比一个奸猾,好像就自己最缺心眼,甚至连任逍遥这个小娃娃都比不上,他们两个只占便宜不吃亏,在这里不多个心眼是会被人卖掉的!

齐修远长叹一声坐了回去,“唉!这也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最终还是要让你们知道的。”

他指了指脚下的土地说道:“你们知道这下面是什么?就是魔族的大本营啊!”

“什么?”金长老差点没蹦起来,尖叫道:“你说魔族就在地底?”

齐修远翻了个白眼:“它们要在地底早就攻上来了,多厚的地面也挡不住!它们处在另外一个界面,离这里不知有多遥远,但却不知为什么连通了这里的空间裂缝,两万年前魔族大军通过空间通道杀入我们这个界面,所到之处生灵涂炭,别说生灵了,连一棵草都留不下!”

“啊?那咱们这一界岂不是要灭亡?”

“原本是的,那魔族本身体质强悍,寻常武器根本就砍之不动,而且魔界盛产的许多魔兽妖物本领怪异,根本就不是我们能抗衡的,并且那一次竟然还有天魔一族参与战斗,人类更是溃不成军!”

金长老咽了口唾沫,“那,那后来呢?咱们怎么活下来的?”

“据说后来有一位从上界下来的大能修士冲破魔族大军直取空间通道,经过一番血战将魔族杀得血流成河,无奈之下魔族才从空间通道退了回去。”

金长老长长的吁了口气又问道:“后来那位上界大能呢?”

齐修远摇了摇头:“战后不久便不知所踪,恐怕是看不上咱们这个界面吧,不过他在走之前留下了一个五行封禁大阵堵住了那个空间通道。”

金长老的脸色突然变得十分怪异,脸上表情精彩绝伦,过了半晌才呐呐说道:“咱们这些五行血亲不会就是为了看守空间通道吧?”

见齐修远脸色难看金长老的声音都颤抖起来:“那空间通道不会就在咱们脚下吧?”

齐修远长叹一声点了点头。

金长老脚下一软差点没坐地上,“不,不是真的吧?您老人家就算活的时间长些也不可能见证过这件事吧?”

齐修远喝了口酒将酒杯重重放下,“唉!你听我说,我们五族确实是为看守封印而存在,但这都是族中秘典记载,我也没经历过。”

“筑基修士寿元两百年,金丹修士四百年,元婴修士八百年,化神修士一千六百年,一个人在这个界面最多活上万年,两万年前的事谁能得见?而且沧海桑田,许多当年大战的痕迹已经不复存在,如今很少有人知道这些事了。”

“两万年前?我只是偶然间听说过魔族厉害,却不知发生过这件事,为什么没人告诉我?”

“等你进阶到元婴期成为核心长老自然就有机会参阅五族秘典了。”

“哦。”金长老点了点头,忽然醒悟过来惊讶的叫道:“您,您已经是元婴期了?”

齐修远喟然一叹:“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金长老急忙起身重新见礼:“晚辈见过齐前辈!”

“你我份属五族,就不必拘泥这些虚礼了。”

“礼不可废,这是应当的,还请前辈指点迷津。”

“指点谈不上,我也没经历过那些事,只是多看了一些书而已。当年那位上界大能惊才绝艳,修为也不知高到何种地步,竟然不受本界天地法则约束,他留下的五行封禁大阵更是奇妙无比,按说是不会有什么破绽的,不过时间久了自然会有松动,当时他便传下了血脉采拮之法和五行奇术,从那时候起五行血亲才盛行起来,而我们的任务便是以本身修为和本命精血加固五行封禁大阵!”

金长老一拍巴掌:“原来我们五行血亲还有这种使命!这可是整个界面的救命恩人哪!”

“你以为呢?莽苍山脉奇珍异宝无数,各种妖兽成群结队,为什么两万年来不见人类修士进山大规模猎杀妖兽夺取宝物?”

“呃……咱们的力量也不是很差吧?”

“这与力量无关,人类宗门中传承比较古老的都知道这件事,自然会约束门下弟子不得来莽苍山脉惹事,至于其它小门小派就无所谓了,咱们的弟子也需要历练的,有时候还要拉拢一些人类低阶修士进山狩猎。”

“我明白了,难怪族内很少让我们出山,也不怎么见外人来。”

“是啊,看来悠闲的日子就快到头了,我们也是该去加固一下阵法了,不过千余年前那阵法外面又无缘无故套了一层五行阵法,我们以为是那位大能隔空施法,就再没去看过。”

齐修远沉吟片刻看了看任逍遥:“你的那位‘姬前辈’对这件事如何说?他又发现了什么?”

“这我就不知道了,恐怕沥仙池大会以后他会亲自面见各位的。”

“如此甚好,这件事就先这样吧,我得与五族族老商量一下弄出一个可行的应对之策。”

任逍遥立刻说道:“我正好有事找葵水蛇族族长,不知能不能提前叫他过来?”

“可以呀。呃……还是以我的名义吧,你哪有资格叫得动‘他’?另外关于年轻弟子觉醒血脉天赋的事我全力支持你,放心大胆的去干吧!”

“怎么?您不要抽成了?”

“还抽个屁呀?与灭族之祸和灭界之祸比起来你赚的那点哪够看?而且凡是振兴五族的事情谁也不能拦着,是不是老金?”

“对对!前辈说得对!”

如今齐修远越看任逍遥越觉得顺眼,不但头脑聪明有能耐还会做生意,而且有大靠山,最令他满意的就是他愿意回归戊土猿族了,自己的族内出了这么一个人物,将来整个族群的地位都会随着他水涨船高!

他指了指东方:“葵水蛇驻地就在东边那个院子里,你拿着身份牌去等着吧,我会把各族族长请来的,不过你的私事我不方便过问,你可不要得罪人家,东西能少要就少要一点,吃了亏我做主补给你。”

如今他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由借着任逍遥发顺手财变成了自己掏老本贴补,这份心怀天下的胸襟令金长老和任逍遥大为折服。

任逍遥呵呵一笑:“多谢长老教诲,我自有分寸。”

辞别二人以后他很快来到了葵水蛇驻地,出示身份牌说明自己奉戊土猿族齐长老吩咐前来办事便被放行进入院中。

这里又与其他几个院子不同,假山、小桥、流水密布,池塘颇多,水汽较重,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不到一炷香时间便有一艘白玉楼船飞至上方,遮蔽了整个天空,很快楼船消失,几个人落入院中。

任逍遥不由感慨万千,自己依靠半生不熟的雷遁术奔驰了一个月的路程,人家一炷香就到了,这是什么样的差距呀!

走来几人皆是女子,当先一人眉目如画气质高洁如空谷幽兰一般,飘飘忽忽如仙女下凡,她一边走一边轻回臻首问道:“说好五族聚会为什么要我来本族驻地?”

身后一女子立刻答道:“奴婢不知,据说有一位重要人物在这里等您,然后才能去赴会。”

“哦?什么人物比五族聚会还重要?”

她回过头来却见院中站立一人,年纪轻轻修为不高,却嘴巴微张两眼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心中不由恼怒。

下面这些人办事简直不知所谓,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放进来,这种失魂落魄的眼神她见得多了。

那些见到自己的美貌就心摇神驰的家伙就是这样的眼神,不过人家是什么修为?这小子又是什么修为?也不看看自己的德性!

她冷哼一声身上气势一放清喝一声:“你们怎么办事的?什么登徒子都放进来!”

任逍遥只觉身周气息一凝,立刻便动弹不得,仿佛身陷浆糊中一样,知道这是超级水系威压,自己跟人家差得太远了,连动都动不了更别说反抗了。

他倒不是垂涎于对方的美貌,而是没想到葵水蛇族族长是女的,更令他意外的是这族长的相貌与姬瑶真竟然有六分相似,一看就知道是亲姐妹。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