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大封神  >  第25章 熊 人

第25章 熊 人

3050 2017-11-04 09:36:00

上有就是这么吊骑在背上用剑猛戳,下有尘猿的重力术拉扯和任逍遥的缠绕术捆绑,紫翼飞鼠王又不是鸟王,终究无法挣脱一头栽了下去。

任逍遥让尘猿退到远处,自己则冲上去运剑一通狠剁。

天上的紫翼飞鼠哪能眼看自己的大王受辱,纷纷落到二人身上拼命撕咬。

紫翼飞鼠王虽是BOSS其实也没什么太大能耐,就是皮糙肉厚血量高。

就是这么吊不管咬在身上的飞鼠,只是疯狂落剑,反正每多戳一剑他就能多回一点血,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

任逍遥可就惨了,他还没来得及学那《血河神功》,不能催发神通种子的小神通,现在什么也吸不着。

而且他还中了毒,只能一边吞回血丹一边嚼碎麻黄连,那滋味怎一个苦字了得?

最惨的是连后臀尖和小弟弟都没被放过!这些紫翼飞鼠还真不忌口啊!

游戏中本已将痛感调低了很多,可那种地方被撕咬又岂是常人能忍受的?

任逍遥的眼睛瞬间红了,“嗷”的一声怪叫扑到紫翼飞鼠王身上抱住它的脖子“喀嚓”一口咬了下去咕咚咕咚吞起血来!

“兄弟!这是游戏,不用玩得这么血腥吧?”

就是这么吊傻眼了,不过他没有吃麻黄连,没过一会儿眼睛也红了,脑子里乱糟糟的,但他依稀还记得自己刚才在做什么,举起剑又捅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一声天籁般的系统提示音响起,紫翼飞鼠王挂了。

其它紫翼飞鼠哀鸣一声四散而逃。

任逍遥似乎恢复了一丝理智,擦了擦嘴角的血迹递过去一株麻黄连,“快吃!你顶不住毒素的。”

就是这么吊红着眼睛吞下了麻黄连,如今他的状态比任逍遥还差,只剩下一丝血皮,如果不是吸血技能早就死翘翘了。

过了半晌他才叹了口气问道:“刚才咱们怎么回事?”

“应该是紫翼飞鼠的毒性引发血脉沸腾,等等……血脉沸腾?为什么是血脉沸腾?”

“你说的没错呀,就是血脉沸腾,当时我感觉自己跟吃了火药似的浑身烧得慌,马上就要爆炸了,这毒性真厉害!”

就是这么吊伸手去捡紫翼飞鼠王爆出的东西。

天翼百毒剑:

18级可装备

攻击:204

毒系伤害:15

技能:血脉沸腾,可放出一道剑气,若击中目标可使对方血脉沸腾无法运功打断对方施法状态(灵力消耗35点,可持续时间5秒,cd时间5分钟)

紫翼羽衣:

18级可装备

物理防御:76

毒抗:22

技能:羽衣霓裳(被动技能),受到攻击后若玩家血量下降到50%则自动触发生成剧毒圈,对周围所有生物进行12/秒毒系伤害,持续一分钟。

竟然是两件一攻一守自带技能的装备!可惜要18级才能用。

任逍遥看了看天翼百毒剑的技能解释想了想说道:“还请大哥护法,我要马上开始炼化紫翼飞鼠王的精血。”

“炼化?炼化什么呀?毒性不是已经解了吗?”

“不是,你只管护法就好。”

说完话他立刻盘膝而坐五心向天进入修炼状态。

他当然不是为了解除毒性,更不是为了修炼《血河神功》,他不想先修炼那种功法就是怕将来被血隐宗的人看出来。

但《血炼秘法》是可以修炼的,这不是功法,而是一种技法,是用来炼化灵兽精血的。

《血炼秘法》有云:天下无不可炼化之血脉。

这是《血河神功》的辅助方法,可以炼化任何血脉为己用。

天下任何血脉都各有优异于人族血脉的地方,炼化以后尽可取其长处,这就是《血炼秘法》的初衷。

紫翼飞鼠王的精血自然非同一般,最起码炼化以后也可以让自己不会再惧类似的毒性。

而且他对其令血脉沸腾的功能非常感兴趣,总觉得有利于修炼,因此才着急炼化。

半个时辰之后,他的丹田中灵力涌动渐渐平息下来,这是他修炼出的真元也叫灵力,如今为淡青色,也才53点而已。

杀了这么多紫翼飞鼠还有一只飞鼠王也才使他们的级别差一点到13级,以后升级越来越难了。

在淡青色丹湖上方悬停着一颗紫黑色珠子,这可不是破界珠,而是他炼化紫翼飞鼠王精血凝聚成的能量精华!

他睁开眼睛微微一笑,就算自己设想的那件事不成功也值了。

就是这么吊惊讶的看着他:“兄弟,我知道《大封神》里的功法是靠修炼的,光杀怪涨不上去,可你也不能随时随地修炼吧?”

“我没修炼功法,只是想证实一件事情。”

“你证实什么了?”

“没什么,我自己知道就好了。”

“你真没劲。”

任逍遥让就是这么吊收了紫翼飞鼠王爆出的两件装备,然后叫过尘猿。

“尘猿,我希望你给我三滴精血。”

“为什么呀?”

任逍遥吓了一跳,猿猴会说话了?

扭头一看却见就是这么吊蹲在旁边求知欲很强的样子。

眼见尘猿一阵猛摇头表示很不情愿,精血这东西跟普通血液不一样,是包含有一个人的精气神的,刚才他吞了紫翼飞鼠王那么多血液也才炼化出一滴而已。

正好就是这么吊问了,向他解释一下也许尘猿能听得懂。

“紫翼飞鼠的毒性具有使人血脉沸腾的作用,而尘猿的天赋很好但未得到彻底开发,我想研究一下它的血液或许能使它再觉醒一项两项血脉天赋也未可知。”

“用紫翼飞鼠的毒刺激它的血脉?”

“是的。”

“哦,明白了。”就是这么吊听懂了,但却完全失去了兴趣,一只猿猴多几项血脉天赋有什么用?

尘猿也完全弄明白他的意思,咬咬牙从指尖逼出三滴精血落入他的掌心。

任逍遥双掌一搓吸入精血开始炼化。

又过半个时辰,一滴晶莹的土黄色精华悬浮在丹湖之上,就停在毒系精华对面,任逍遥心中一动那土系精华“啪嗒”一下坠入丹湖。

瞬间淡青色灵力变成了土黄色,他只觉得身体一沉,一股厚重的力量在体内翻滚。

这是……土系灵力!

自己可以改变灵力属性?

他倒是知道有的玩家修炼水系或火系功法,但像自己这样轻易改变灵力属性的还真没听说过。

就在他想试一试毒系精华的时候就是这么吊已经很不耐烦了。

“兄弟,你有完没完哪?我都给你护法一个时辰了!这要打怪得挣多少经验值了?”

这时尘猿却欣喜地爬到他的怀里,好像他是极亲密的亲人一样。

任逍遥也不好意思再试了,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他问就是这么吊:“你是不是想离开这里了?”

“是啊,这里没有补给,又不敢随便出去刷怪,太耽误升级了。”

“嗯,有机会就离开吧。”

虽然二人血量已经恢复但依然浑身是伤,也懒得动弹,就叫尘猿去抓兔子又去拣柴禾。

尘猿感激二人替它报了仇又要弄好吃的,立刻欢天喜地去干活。

过了没多久烤肉的香味四散而开,二人一猿胡吃海塞起来。

“咦?好香的味道!”刚吃没几分钟一个粗豪的声音传了过来。

回过头去却见一个彪形大汉从远处密林中走了出来,上身一件兽皮坎肩,腰系兽皮裙,足蹬兽皮靴,身上筋肉虬结充满了爆炸性力量。

好一条大汉!任逍遥暗挑大指。咦?是NPC?不会是发布任务来的吧?他举起手中烤得浓香四溢的兔肉笑道:“朋友若不嫌弃就过来吃些吧。”

“朋友真是爽快,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大汉走过来接下兔子张口咬了下去。

待他三口两口吃完兔子又看向火上架着的烤鸡,任逍遥笑了笑将烤鸡递给他。

那大汉也不客气,接过来几口吞下,这才抹了一把嘴叹道:“好美味呀!我怕抢不过这戊土猿才囫囵吞下,实在是有点不过瘾哪!”

戊土猿?任逍遥眉梢一挑,这个初次见面的家伙居然知道尘猿的来历?他抱拳问道:“不知兄台……”

那大汉摆了摆手:“哦,我叫顾飞雄,是庚金熊家的血亲,不知兄弟高姓大名哪?”

庚金熊血亲?血亲是什么东西?有血缘关系的亲人?这人明明是人类,为什么说自己是熊族血亲?任逍遥弄不明白,不过人家已经自我介绍了,他也不好拒人于千里之外。

“小弟任逍遥,与旁边这位兄弟也是初次相识,四海之内皆兄弟也,大家聚在一起倒是缘分。”

就是这么吊一听就知道这里面有故事,这任逍遥是不是又憋着害人呢?他们二人合力斩杀的NPC也不是一个两个了,当下默不作声权当看戏。

“任兄弟呀,不是哥哥刚见面就说你,这人心隔肚皮,怎么能与外人随便结交呢?”

“呃……”任逍遥不知如何回答了,我是你谁呀?一见面就教训我?

就是这么吊也愣住了,我招你惹你了?怎么我就是外人了?难道任逍遥是你内人?想想他就憋不住要笑。

任逍遥也察觉其中不合理之处,急忙问道:“顾大哥的意思是……”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