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大封神  >  第52章 五行幻阵

第52章 五行幻阵

3027 2017-11-17 19:04:00

如今虽有灵火在身但却依然缺少火系精血不能觉醒火系血脉天赋,不过他并不着急,想来破五行阵法的时候一定能找到机会的。

最后一天晚上他找到顾飞雄希望他跟自己组队去破五行阵。

顾飞雄却十分犹豫,他见过任逍遥的本事,知道跟他组队很大程度上能夺得前几名。

但他自己已经觉醒过血脉天赋了,很想把浸泡沥仙池的机会让给自己的妹妹,但两个妹妹给谁却难以取舍,因此很是烦恼。

任逍遥沉吟一下道:“顾大哥,你是我的朋友有些话我可以跟你直说,让你跟我组队不是为了提携你,而是真的需要你的帮助,我要你从五族中挑选最出色的战士和最得力的助手与咱们组队,这样才可以全面了解并争取第一个勘破五行阵,我不需要用它去换取沥仙池的名额,只是单纯为了学习和破解五行阵法而已。”

见顾飞雄还是有些犹豫便道:“我在五族长老那里还有些薄面,实在不行会为你的两个妹妹增加进入沥仙池名额的。”

“啊?那太好了!这我就放心了,兄弟真有你的!”

任逍遥淡然一笑:“顾大哥,我只能帮你到这里,至于令妹以后的修行还要靠自己,温室的花朵是长不大的。”

“是,是,我明白兄弟的意思,会注意的,多谢兄弟,我先去召集人手了!”

眼见他并未将自己的话当回事任逍遥微微一叹,他并不看好五行血亲,他们所处的环境太安逸了,几乎没有什么危险,这样的修行方式如何能够茁壮成长?

也只有姬瑶真那种走出莽苍山脉的人才能取得惊人成绩吧?

第二天一早顾飞雄便带领三位年轻人过来给任逍遥介绍。

分别是木精族的血亲哈布、葵水蛇的闫振飞和朱雀族的肖玉荣。

哈布脸色青黄为人木讷,闫振飞冷峻严肃不喜言辞,只有朱雀族的女子肖玉荣和善一些,她身材玲珑娇小面容精致笑起来甜甜的十分可爱,不过骨子里也十分骄傲,有些瞧不起任逍遥。

这都是些什么人哪?任逍遥十分无语,不过大家都看着顾飞雄的面子还算比较客气,反正任逍遥只想利用他们的能力,不会与他们勾心斗角,如果五行阵法没有想象中的厉害就万事大吉了。

卯时三刻,天刚蒙蒙亮,五族驻地之间的空地上已站满数百名各族年轻血亲,五个金丹修士簇拥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走到众人面前,顾飞雄低声给任逍遥介绍,目前各族都有修为达到化神期修士作为太上长老,而木精族却有两位,这老者就是其中之一。

老者脸上皱纹堆累如干枯的树皮一般,目光却十分慈祥,笑着看向众位年轻人道:“各位都是我们五族年轻人中的翘楚,能在今天聚集到这里也是大家的缘法,如今正是你们年轻人大显身手的时候,就请各族推选好的年轻人上前几步吧。”

众人互相看了一眼,五族中各有九人走出,老者点了点头脸上笑容更盛:“好,好,你们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便随老朽一起去破五行阵吧。”

说完话一挥手一片巨大的翠绿树叶已裹住四十五个年轻人飞空而去,而五位金丹修士则祭出红、黄、绿、白、金五色彩云托起剩下的数百人迅速跟上。

很快众人便来到一处高耸入云的巨山之前,半山腰上白雾弥漫,大雾外面停着一片巨大的绿叶法宝和五色彩云。

法宝之上木精族老者指着前面的迷雾道:“进入五行封禁大阵的入口就在此迷雾之后的山洞深处,不过目前洞口又被数层五行阵法覆盖。”

“我等恐影响五行封禁大阵不敢强力破坏外面的五行阵法,只有你们这些修为不到筑基期的人才可以凭借对五行本源的理解和自己的修为一点点破阵,我们会在此处等候大家,祝各位好运吧。”

说完话伸手一挥便见一片光幕闪现,光幕上雾气氤氲,其中还有几个奇异光点闪烁。

老者指着光点说道:“这是五族施放的监视法器,你们尽管进入迷雾之中破阵,所有情形我们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各位请进吧。”

话音未落数十道流光已然冲进迷雾,任逍遥看了看顾飞雄点点头也向雾中跃去。

众人都是炼气期修为,很少有人能御器浮空,即便是有也没人愿意无端浪费真元,纷纷以各种手段攀住石壁如蚂蚁般围住了山洞。

洞口之前白雾颇浓但还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众人依稀可以看见身边的同伴和浓雾中的几个光点,也就是五族的监视法器。

山洞洞口大约十余丈方圆,原本应该黑漆漆的深不见底,如今却光华流动五色迷离,显然就是五行阵法。

各族精英之中早有人了解过这里的五行阵法,虽然未曾真的接触过但也听族内前辈说起过,为了争取靠前的名额纷纷使出看家本领破起阵来。

而此时顾飞雄还在任逍遥耳边低声介绍:“以前各族筑基期前辈来破过阵,但这阵法对修为压制极大,只有炼气期才没事。”

“第一层阵法是五行幻阵,阵法级别为初阶五级,后面是五行困阵,阵法级别初阶九级,最后一层是杀阵,中阶六级,这个阵法非常诡异,必须一日之内连破三阵才可通过。”

“中阶六级?筑基期前辈也通不过吗?”

“是的,据说这里的阵法极为玄奇,修为越高压力越大,筑基修士用在对抗压力的消耗比破阵还大,实在得不偿失,所以才会让我们来,但炼气期修士中精通阵法的又很少,只有五族合力才有一丝希望。”

任逍遥点点头还想再说什么旁边朱雀族的肖玉荣已经有些不耐:“你行不行啊?怎么出来之前族里长辈没有告诉你该怎么做吗?不要耽误我们的时间好不好?”

后面葵水蛇族的闫振飞也冷冷的看着他,木精族的哈布则脸色木然事不关己的样子。

任逍遥呵呵一笑:“肖师姐说的是,不知你可有什么破阵心得?”

肖玉荣哼了一声:“进入五行幻阵之后谁都看不见别人,只有每组之人气息相连才可合力破阵,初阶五级并不是什么高深阵法,不过难在我们谁也不精通其它五行,即便将自己那一行理解透彻达到初阶九级也不行,必须五人通力合作,哪组先过去才有机会对付后面的阵法,那困阵最多只容七组人进去,杀阵就只有五组了。”

任逍遥点点头:“不知如何方能令我们气息相连?”

“各人放开戒备让其他人将一丝真元融入体内便可。”

“破阵之法又有何处玄妙?”

肖玉荣翻了个白眼有些埋怨的看着顾飞雄:“顾老大,你怎么挑的人哪?你可跟我们保证说他是最厉害的。”

顾飞雄嘿嘿一笑:“任兄弟贵人事忙,平时都是处理大事情的,这些许疏漏不算什么。”

“你就吹吧!”

眼见还剩下自己这最后一组留在外面,众人也不再耽搁,互相留下真元气息一起踏入五行幻阵。

幻阵之中另有一番天地,碧空如洗万里无云,地上芳草萋萋百花盛放,小溪中流水潺潺,远空下高山连绵,好一副世外桃源的悠闲景致!

既然已经知道要进入幻阵众人自然不会被五色所迷,完全视周围一切为无物,纷纷开始寻找破阵之机。

这里一望无垠,五人又气息相连自然不会走丢,所谓破阵之机也就是五行枢纽,阵眼所在,而这五行幻阵的阵眼却是五个,且只能以相克真元破坏阵眼,以五人的修为破坏阵眼自是不在话下,但想找到阵眼却不容易。

五行幻阵的阵眼或是一棵小草或是一朵小花一块石头甚至是河水中一个小小旋涡,若不细心观察很难判断出来,但每一样事物都仔细观看却又没那么多时间,这就是问题难点所在了。

若想很快找出阵眼则必须对五行能量波动有极为敏锐的感觉,这种感觉与修为关系不大,必须某一种属性的修炼十分精纯,五行血亲正好符合这个条件,若是其他人族修士就会非常困难。

任逍遥将真元转换为土系真元,凭着对土系本源的理解和感知在半炷香时间内便挖开草皮找到了一个毫不起眼的土坷垃,也未暴力破解,而是根据自己学到的知识一点一点剥开土系阵眼的外衣见其本源,与自己所知进行印证。

过了一会儿不爱说话的木精族哈布也找到了木系阵眼,是一棵半人高的小树,但他并未动手而是让顾飞雄前去破坏阵眼,其实叫朱雀族的肖玉荣用火烧掉也是可以的,不过按五行相克来说还是金克木比较正宗,用火也许会出现其它意外。

葵水蛇族闫振飞也紧随其后找到了石头缝中的一处小小泉眼,这就是水系阵眼,便高声叫任逍遥过去破阵,正好任逍遥已经破掉了土系阵眼,便过去按土克水的办法以土掩水。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