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大封神  >  第50章 任大忽悠

第50章 任大忽悠

3031 2017-11-16 19:07:08

话说无数纪元以前天地一片混沌,生灵万物俱无,天地连成一片,只在其间孕育着一株混沌青莲,那青莲有叶五片,开花二十四瓣,结成一颗莲蓬。

待得亿万年期满,莲蓬裂开,露出其中的盘古大神,盘古大神手执开天斧出世,因为不满混沌中那无穷无尽的压抑,遂用开天斧将天地劈开。

后盘古大神有感于天地间万物皆无,便身化洪荒:左眼为日,右眼为月,头发成繁星点点;鲜血变成江河湖海,肌肉变成千里沃野;骨骼变成草木,筋脉变成道路;牙齿变成金石,精髓变成珍珠;气为风云,声为雷霆,汗成雨露。

盘古大神倒下时,头与四肢化成了五岳,而脊梁却成了天地间的支点不周山脉。

他的肚济却化成了一片血海,那血海方圆无数万里,里面血浪滚滚,鱼虾不兴、鸟虫不至,天地戾气全都聚集在此处,洪荒众人将此处唤做幽冥血海。

而在幽冥血海中,则天生孕育了一个胎盘,后来成长为冥河教祖也叫冥河老祖。

那冥河老祖乃圣人之下第一人,血海不枯则冥祖不死,演化阿修罗族一手创立阿修罗教,所以称为教祖。

他的手中持有先天灵宝元屠、阿鼻二剑,杀人不沾因果,乃天下第一杀伐利器,丝毫不次于通天教主的通天四剑,就连圣人都拿他没办法。

幽冥血海的东西可不是好相与的!

任逍遥咽了口唾沫:“您接着说。”

“据说这血藤成长到万年以后又叫‘幽冥鬼藤’,乃是灭绝性的大杀器,在这一界没有天敌的,任何活物无论是植物还是动物都会被它吸干精华而亡!”

“嘶……这么可怕的东西那您还留着它干嘛?”

“我也不想啊,可这东西是当初那位封禁魔族空间通道的大能留下的,说是留待有缘人,我们可不敢随便毁了它。”

“有缘人?谁是有缘人?”

“不知道啊,据祖辈遗言说是能继承那位大能衣钵的人就是有缘人。”

“继承那位大能的衣钵?”任逍遥皱起眉头:“他的传承在这里吗?”

“这个我就更不知道了,不过你肯定不是。”

“为什么?”

“因为想要催发这粒种子就必须拥有木系血脉,然后才有可能让它认主,你不是我木精族人,自然不是有缘人了。”

任逍遥点了点头,忽然问道:“关于血玉峰玄灵古洞那件事您知道吗?”

“知道了,我也是去封禁空间裂缝的一员。”

“那您知道那地方属于血隐宗吗?”

“知道。”

“您对血隐宗有多少了解?”

“血隐宗也是上古宗门了,传承历史悠久恐怕不比我们短,但它收徒条件苛刻,人丁并不兴旺。”

“再不兴旺也是上古宗门,我们这些低阶弟子去玄灵古洞还没问题,但五族大能都去,您觉得会不会引起血隐宗的反感和敌意?”

“哦?你是说他们会阻拦我们的行动?”

“我想会的。”

“呵呵,动手好啊,就怕他不动手!”

“您的意思是……”

“哼!血隐宗正邪不定,到底是个隐患,我五族肩负重任乃莽苍山脉的领袖,身负保护一方平安的责任,卧榻之侧岂容他人安睡?他若老老实实便罢,若敢从中作梗须知我们也不是好惹的!”

这就对了!任逍遥暗自高兴,如果能除去血隐宗这个心腹大患就太好了!

“您是不是一直有这个想法呀?我就觉得血隐宗神神秘秘的,魔族打上门来都无动于衷,我很怀疑他们到底是不是想与魔族联合。”

“什么?你说什么?”穆长老和齐长老都吃惊的问道。

这种事不能乱说的,凡是与魔族有关的事情都必须消灭在萌芽中!

“二位长老,我可不是胡说,那血隐宗本来是想跟魔族联姻的,后来因为内部纠纷才没成,可不是他们不愿意,而是利益分配不均才息了这个念头,后来还是让我们这些外人出面解决魔族余孽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且详细说来!”

任逍遥便添油加醋说了一遍,原本以他的口才没有的都能说成有,死的也能说成活的,更何况这件事是那位死在他手里的NPC说的。

当然血隐宗内部反对与魔族联姻,差点没打杀自己女弟子的事他是不会说的,倒是很形象的编出了因为利益分配不均造成内斗的段子。

“你,你怎么会知道得如此清楚?”

“是他们自己人告诉我的呀,要不然我哪会知道这么多?我的朋友们都听见了,不信我可以把他们叫来问一问。”

“竟然是这样!”齐长老陷入沉思。

过了半晌穆长老忽然哈哈大笑:“天助我也!真是天助我也!”

齐长老疑惑的问道:“穆前辈何出此言?”

穆长老脸色一沉目中泛出精光,“这血隐宗自掘坟墓,敢在我们五族眼皮底下私通魔族,不趁机灭了他们还等什么?”

他揽住任逍遥的肩膀嘿嘿一笑:“你可知道催生万年血藤种子发芽还需要什么特殊的东西?”

“什么东西?”

“那就是血隐宗特有的血如意了。”

“血如意?那是什么?”

“那是血隐宗内生长的天地血精,我也只在族内看过一些相关的典籍,据说这天地血精生长极为不易,条件十分苛刻,百年成为血菩提,千年长为血玲珑,万年才是血如意。”

“只有血如意才能催生万年血藤发芽,看来这也是天意呀。”

任逍遥拱了拱手:“如此说来倒要恭喜穆长老了,木精族就要拥有一件大杀器了。”

“呵呵,此时言之尚早,还不知道什么人是有缘人呢。”

任逍遥再次拱手道:“我们的事情已经办完了,就此告辞,再见了穆长老。”

“呵呵,二位慢走。”

穆长老的心情显然十分愉快。

齐长老临走之前看了他一眼摇摇头唉声叹息。

穆长老觉得不对,急忙叫住他:“怎么回事?你小子有什么话就直说,不要跟我做这个鬼样子。”

“穆前辈,你可知道你已经得罪他了?”

穆长老耸耸肩:“有什么可得罪的?他没资格拿万年血藤也怨不得我呀,再说了,一个乳臭未干的少年能有什么大本事?得罪他又能如何?”

“嘿嘿,又能如何?”齐长老若有深意的看了看他,“他不但能令五族血亲觉醒血脉天赋,对五行同族也是一样。”

“什么?这……这……”

穆长老忽然感觉脑子有些不够用了,能让五行血亲觉醒血脉天赋,也能让同族灵兽觉醒血脉天赋,这,这种人哪能放走?

他立刻闪身拦住任逍遥:“这个……嘿嘿,任小友,慢走。”他一激动连称呼都改了。

任逍遥拱了拱手:“多谢穆长老相送,晚辈已经告辞过了。”

“不是,不是,你等等。”穆长老干脆大张双手拦住了他。

“我说的慢走不是让你慢慢走,是让你停下。”

“哦,不知穆长老还有何见教?”

“嘿嘿,这个见教是没有,我只是想问问你真的能令同族也觉醒血脉天赋。”

“不是我,是那位前辈。”

“无论是谁都没关系,你看咱们再重新谈一谈条件如何?”

“没什么好谈的,木精族给的条件已经相当优惠了。”

“不不不,此一时彼一时也,当初咱们说的是为血亲觉醒血脉天赋,两个条件,百年蟠桃已经给你了,万年血藤你拿不了,现在咱们来谈谈另外一件事。”

“晚辈洗耳恭听。”

“就是为五行同族觉醒血脉天赋的事,条件任你开。”

“好!穆长老真是痛快!请您先给我您的三滴精血吧。”

“三滴精血?有什么用?”

任逍遥闭口不言。

“好吧,好吧,给你。”穆长老从指尖逼出三滴淡绿色精血落入任逍遥掌心。

任逍遥收了精血立刻告辞。

“哎,你别走啊,这就完了?”

任逍遥呵呵一笑:“自然不能算完,木精族如果想要五行同族觉醒血脉天赋就等五族灭了血隐宗再说吧。”

“啊?为什么呀?凭什么我们木精族就得那么靠后?”

“不是木精族,是五族都一样,血隐宗与魔族勾结,确实是人间界大患,须除之而后快,我会叫上我的朋友与各位前辈共同奋战的。”

开玩笑,血隐宗再人丁稀少也是上古宗门,自然有一定底蕴的,如果借着五族的东风那就变成推BOSS了!

而且最低都是筑基期的BOSS,修为高的还不知有多少,对玩家来说那可都是无数的经验值。

有五族大能冲在前面玩家的危险就小多了,而且还能抢到血隐宗的血如意催发万年血藤,至于还有什么其它宝贝就更不用说了。

另外就是自己杀了人家两个弟子,抢到了《血炼真经》,为防将来被血隐宗大能找上门还是先下手为强比较好。

所以任逍遥必须促成这次五族与宗门之间的大战,他的作用就是催化剂,至于干不干就是五族大能该头疼的事了,另外他也相信血隐宗不会忍气吞声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