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怼死这帮老不死  >  048 这怎么好意思呢……

048 这怎么好意思呢……

3110 2017-11-13 13:26:05

  “龙鳞草?”

  古大师的这句话,让众人原本的疑惑就更重了,一头雾水。

  龙鳞草是什么?

  众人绞尽脑汁,却都找不到关于这个名字的一点信息。

  倒是孔宣,在微怔了一下之后,忍不住面色大变。

  “大师您是说……这是一株龙鳞草?”

  他脸都白了,不可置信的看着古大师手中的玉盒,眼里的神情极为精彩。

  “不错!正是龙鳞草,这种灵药可是极为罕见,而且与鱼鳞草看起来实在太过相似,经常容易被混淆,对炼丹师而言尤为珍贵,堪称有价无市!”

  古大师笑道,不住的打量手中的龙鳞草,显得极为高兴。

  却混没注意到,一旁的孔宣,脸都绿了。

  这居然是龙鳞草!

  他奉命前来经营这赤阳阁,也算是有些年头了,经验见识,也不是一般人可比的。

  这龙鳞草,他也曾有所耳闻,与鱼鳞草长相极为相似,但价值却比鱼鳞草要贵的多了!

  因其蕴含的灵气并不算充裕,因此很难分辨,但其中蕴含的药性极为特殊,落到炼丹师手中,可以用来炼制某些极珍贵的丹药,因此价格一直极高!

  不过,这些也都是听闻罢了,他还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龙鳞草。

  也就是因此,他刚才也没有将这株龙鳞草认出来。

  平白无故,自己居然就错过了数千灵石的龙鳞草,不但如此,还因此赔了许功玉近两千枚灵石!

  一想到自己刚才慷慨无比的将这龙鳞草送给许功玉,他肠子都悔青了,真恨不得反手给自己两个嘴巴子!

  只是现在,却后悔都来不及了。

  且不说龙鳞草已经落到了古大师的手中,就算没有,自己也丝毫没有理由让许功玉把这灵药还给自己啊!

  毕竟,这是许功玉花钱买了的‘假药’,以自己的身份地位,实在拉不下脸去讨要回来。

  孔宣脸色发黑,总感觉自己被坑了一道。

  许功玉显然早就认出了这是龙鳞草,却还以假药为名,让自己赔了十倍价钱。然后转手,又将这‘假药’卖了五千灵石,片刻之间,许功玉就净赚了近七千灵石!

  想到这里,孔宣不由看向了许功玉,道:“这位小兄弟,这既然是株龙鳞草,比鱼鳞草的价值高了足有数十倍,你是否该把那赔付的灵石归还本店?”

  他实在是肉痛,虽然要回龙鳞草已经无望,但若能把那一千八百枚灵石要回来,也算是一种安慰,大大减少自己的损失!

  此言一出,四周被这个变故震得下巴都快掉了的众人,这才回过神来,都将目光落到了许功玉的身上。

  “是啊,你都卖了五千灵石了,把那赔付的灵石还给孔掌柜,也是理所当然。”

  “做人不要太贪心了,这笔灵石理应归还!”

  “就是就是,还真想什么都占了不成?这既然是龙鳞草,价值远超鱼鳞草,那便算不得假药!”

  “……”

  一旁的众人都纷纷开口,要许功玉把那笔钱归还出去。

  这群人,相对来说与孔宣更熟悉一些,而且看到许功玉片刻之间就入手这么大一笔财富,多少都不免有些眼红,因此都这么开口了。

  这或许就是大多数人的劣根性吧,人不患贫,而患不均。我不能得到的,你也别想得到!

  众人皆开口‘批判’起许功玉,若是不知道的人看到,恐怕还以为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呢!

  见到这么多人声援自己,孔宣心中大定,微笑看着许功玉,心中已经有些八成把握,许功玉会把灵石还回来。

  古大师面带微笑,袖手旁观,饶有兴致的看着许功玉,似乎想看他如何回答。

  叶红颜面代不喜,看着孔宣的眼神有些冷。

  所有人,都在等待许功玉给出一个答案。

  他们没有等多久。

  “你们要点脸吧!”

  他环视了众人一周,嗤笑道:“就算我将这笔灵石还回去,你们能得到一颗?”

  一句话,顿时让四周的众人哑口无言。

  显然,就算许功玉把这灵石归还了孔宣,人家也不会发善心把这笔灵石拿出来大家均分吧?

  “还有孔掌柜,咱们来好好理论一下!”

  许功玉又将目光落到了孔宣的身上,问道:“敢问孔掌柜,你们售卖这株灵药的时候,标注的是什么?”

  孔宣皱眉,不过还是如实道:“鱼鳞草。”

  “那好!”

  许功玉继续道:“但实际上,这株灵药并不是鱼鳞草,对吧?”

  孔宣的眉头皱得愈发的紧了,无奈点头道:“的确不是,但这是一株……”

  “没什么好可是的!”

  许功玉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既然你标注的是鱼鳞草,卖给我的却不是鱼鳞草,这岂不就是卖假药?难道不是这个道理?”

  “可这是龙鳞草,价值远远超过一株鱼鳞草!”

  人群中,一个干瘦青年终于看不下去了,高声道。

  在他们看来,许功玉这简直就是无理取闹。

  不料他话音一落,许功玉就扭过头来,似笑非笑的盯着那人:“难道价值高,就不是假药了?”

  那青年蹙眉,正准备反驳,许功玉又继续说了。

  “我们假设一下,你家二大爷重病垂死,急需鱼鳞草救命,然后你到这里来买,结果买到的是龙鳞草,然后你二大爷虚不受补,被这龙鳞草给吃死了,你会不会还认为这不是假药?”

  一段话,虽快不乱,许功玉目光灼灼的盯着那人,似笑非笑。

  众人的脸色,都变得极为古怪。

  那被许功玉当面怼了一波的那个干瘦青年,更是脸色都变了。

  这少年嘴也忒毒了点,明明是在骂人,但他却偏偏不好怎么骂回去。

  关键是……这话似乎有点道理?

  连自认为对许功玉颇为了解的叶红颜,都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甚至被这一席话,逗得轻轻笑了起来。

  孔宣脸色一黑,正准备说些什么。

  结果他身旁的古大师,忽然抚掌笑道:“哈哈,不错不错,小兄弟这话,话糙理不糙,颇有道理!”

  此言一出,孔宣忍不住面色一变,到口的话,生生被他给憋了回去。

  他如何能听不出来,这古大师话语之中,分明颇多对许功玉的赞赏之意!

  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还态度强硬,要许功玉交回灵石的话,怕是极有可能引得这位炼丹大师不喜……

  得罪这样一位丹道大师,和一千多枚灵石比起来,孰轻孰重,几乎不用孔宣多想。

  “小兄弟说得倒是在理,是孔某唐突了。”

  孔宣在所有人惊诧的目光中,对着许功玉拱手一礼。

  在外人看来,这显然是服软了。

  只是,看他面色阴沉如水,以他的人情之练达都出现了这种表情,可以想见他心底里强压的怒火有多么炽盛!

  “孔掌柜客气,我不过是说了两句实话罢了,呵呵……”

  许功玉随意拱了拱手便算是回礼了,还一边笑道。

  结果这话说出来,孔宣的脸色又难看了三分。

  你说了两句实话?那能叫实话吗,简直就是无理取闹!

  而且你若说的是实话,我成了什么了?难道我说的就是假话,就是为了讹诈你?

  若不是古大师这尊大佛在场,孔宣恐怕都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狂怒,要对眼前的少年出手了!

  四周众人,也是脸色精彩,目光在孔宣与许功玉两人身上来回梭巡,只是这样的情况下,却是没有人再敢多说什么了。

  “哈哈,今日颇有收获,告辞了!”

  古大师这时候哈哈一笑,道了一句告辞,当即从人群中穿过离去。

  不过在他离去之前,许功玉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今日承惠小友的龙鳞草,老夫那枚玉符中,有一缕神魂印记,来日若小友在合阳城遇到什么不可解决的事,可借此联系老夫,若能帮得上忙的,自不会拒绝,便算还你一个人情罢!”

  这声音赫然就是古大师对许功玉的神魂传音了。

  许功玉听完这句,顿时露出诧异,抬头看时,那古大师的背影早已消失在了赤阳阁大门之外了。

  他摇了摇头,也没有在意,笑着对孔宣道:“今日虽然有些不愉快,但总体来说还是颇为圆满的,孔掌柜,那我就先告辞了!”

  说罢,大摇大摆的穿过人群,带着叶红颜,径直消失在了门外大街之上。

  赤阳阁里的一众人等,全都默然无语。

  特别是在看到孔宣那阴沉到极致的脸色之后,更是没有人站出来说话了,各自像个没事儿人一般,去挑选自己所需要的东西了。

  孔宣面无表情的看了门外两眼,这才深深吸了口气,一言不发的上楼去了。

  今天这件事,可说是他执掌赤阳阁以来,最大的挫折之一了。

  毕竟,以他的身份,虽说只是一个商铺掌柜,但他身后代表的,可是楚地三宗之一的赤阳宗,因此明面上,极少有人敢与他闹矛盾。加上他为人处世还算谦和,因此这几年经营赤阳阁以来,一直是四平八稳。

  可谦和,不代表没有脾气!

  今天这事儿,到了现在,他自然已经看出来了,很显然是许功玉在刻意找茬,讹诈自己的灵石!

  想着这些,孔宣一路上了二楼,不过就在这时,忽然转过身来,对楼下一个小厮招了招手。

  “上来,我有件事交代你去做!”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