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四十一章 挑人

第四十一章 挑人

3057 2017-10-30 09:56:59

沈语谙睁开眼睛,摸了一把自己的腰间,没有摸到湿漉漉黏糊糊暖洋洋的东西这才放了放心,然后翻了个身看着窗外。

梦里那种尖锐的疼痛让她脑子一时半会儿都没有办法平静下来。

到底那是梦呢?还是眼前的这是梦呢?

现在才是凌晨的时间,窗纱嘘掩着,漆黑的窗外透进来一点点深蓝色的光彩来,看起来十分的静谧。现在才是春天,虫鸣鸟叫都不怎么明显,仿佛世界就剩下了自己轻微的呼吸声。

沈语谙已经睡不着了,她就这样看着窗外,一直到天际开始泛起了白色和红色才从床上坐起来,拿了衣服开始穿。

玉麝推开门进来,却见到自家小姐已经完全穿戴好了,虽然头发还披散着但是衣服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裹起来了,于是将水盆端到桌面上放着笑问道,“小姐今日怎么起这么早?”

沈语谙摇摇头,走上前从玉麝手里接过了帕子轻轻的在脸上擦了擦然后代换回去。

“心里有事,睡不着。”

玉麝眨了眨眼,忽然想起来了,“小姐还想着那万莞姑娘所中的毒呢?那人说出来的药方分明就是有问题的!小姐当心可莫要被耍了。”

沈语谙摇了摇头,“我已经有了些想法,这件事你不用担心。准备准备吧,我估计赵管事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沈语谙的想法倒是十分的准确的,她才放下了筷子吃完早饭就听到门外有人叫自己了。

玉麝正在收拾碗筷,一听脸上就有些抱赫,“小姐这院子的确是需要一些人了,玉麝一个人真的照顾不周让小姐受委屈了。”

沈语谙从玉麝手里拿过碗筷,“你去开了院子门吧,别让人等久了。待会可记得眼睛擦亮点。”

玉麝听到沈语谙半点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心下也是十分的感动,点点头飞快将碗筷收拾到一起,“小姐我去开门,碗筷你放着我待会就过来收拾。”

沈语谙看了一眼也就放下了,移步到院子里去等着。

赵管事带来了好几十个人,有老有小,有男有女,不过男的都在院子外头等着,这模样还真是一将人带进来就带到了沈语谙的院子里来。

估计又是沈夫人吩咐的。

沈语谙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些人,一个一个和昨天看的名单对上号来。

小院子里站了这么多人忽然就变得拥挤起来,赵管事上前两步道,“二小姐,根据沈府的制度,二小姐身边跟着的应该是贴身丫鬟一个,二等丫头两名,三等丫头两名,婆子两名。二小姐可有看中的?”

“劳烦管事介绍介绍了。”玉麝上前两步,将手里的碎银子塞到了管事的手里。虽然这些东西都不算是什么大钱,不过聊胜于无。何况她沈语谙在这里的生活状态的确是有目共睹的。

赵管事看着年纪倒是不算太大,脸上的皱纹都不多,一双眼睛还很精明,透着一股子的精干锻炼劲儿。沈夫人从赵家带来的的确是一个人才啊。

沈语谙现在只有一个玉麝,是贴身丫头,也就是说她还要在挑选六个人,但是这个院子这么小,住倒是能够住的下这些人来,只是会让下人挤着了,人多了沈语谙也不好做自己的研究,便打定了主意只要三个人就够了。

赵管事也不推辞玉麝递上来的银子,一边笑着一边点了几个人出来,“这三个丫头做事勤快,话少不多嘴,这个丫头呢本身懂一点的医术,正适合二小姐,用来打打下手倒是不错的。这个是盛妈妈,盛妈妈之前是在家照顾儿子儿媳的,倒是很会照顾人。还有这周妈妈也不错,在宅院里呆了许多年懂得多。”

沈语谙将目光一一的看去,赵管事跳出来的人都是不错的,昨天她看了名单也差不多留意的就是这些。不过有些事不能只看片面,不是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的。

玉麝便一一走过去,第一个走到的便是那个会医术的丫鬟身前,“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霜花,之前是在药房做工的,所以对草药知道些,后来药房老板跑了我便被卖到了牙院抵债。”霜花和身边的人一样,穿着一身粗布麻衣,一张小脸透着几分清秀和沉着,看起来和她十六七岁的年纪半点不相符合。

背景也算是干净,玉麝想了想,又问道,“那你对草药可知道多少?”

霜花愣了一下才道,“能认现存草药的七成左右。”

“现存?”玉麝有些吃惊,“你知道现存多少草药吗?”

“不瞒姑娘说,奴婢在药房做工的时候时常因为动作慢分不清草药而被惩罚过,所以奴婢下来便自己找了医术学习,在药房十一年的时间便看了十一年的辨认药材的医书。”

霜花的眼神太过于镇定了,玉麝想这个人是不是因为从小就接受到了折磨所以有些不正常呀,点了点头不在多问,又转向了下一个人,“你叫什么?”

这个丫头在这些丫头里算是清秀可人的,倒不像是一个做丫鬟的反而是一个小姐。不过之前赵管事说的不多嘴里的也有她。玉麝便顺口问了一问。

丫鬟有些战战兢兢的对着玉麝行了一礼这才开口道,“姑娘,奴婢王可人。”

“王可人?”玉麝重复了一道,这名字听起来可真不像是一个丫鬟啊。

王可人继续解释道,“奴婢之前是一户人家的嫡小姐,后来娘亲死了,后娘上位之后便被找了个理由卖了出来。”

说着,这王可人眼里便出现了些许的泪花来。

玉麝微微皱眉,这个人放进院子里来岂不是给自己找了一个祖宗么?不行不行,便不在多问,又专项下一个。

自己的小姐给了自己这样的任务自己定当要好好的完成的。

问了一圈下来玉麝觉得这个不满意那个也不满意,想着这还是自己和小姐先挑呢,但是怎么找的都是些这样的人呢?

口干舌燥的看着沈语谙,玉麝眼里有些委屈的意味。

沈语谙笑了笑,随手指了指,“赵管事,我平日里喜静,这人就不用挑这么多了。这件事我自会亲自去和母亲说不会给赵管事添麻烦的。”

赵管事原本想要开口,但听见沈语谙自己承担责任的话便也就点了点头,恭敬的弯腰行礼,“既然二小姐已经挑好了,那小的接下来就带着这些人去大小姐的院子了。”

沈语谙点了点头,等赵管事离开之后便让留下来的三人进屋子里来。

沈语谙留下来的人,一个便是那霜花,一个便是盛妈妈,还有一个安安静静的小丫头。

“你们进府之前应该有人给你们说了,这事沈府的二小姐,以后便是你们的主子了。”玉麝虽然对沈语谙留下来的人并不怎么满意或者说她对这一次来的人都不怎么满意,但是到底是自家小姐亲自点的人便也就开口说道。

沈语谙坐在厅堂的上位,看着下面站着的三人微笑道,“你们进了我这白芜院便是这白芜院的人了,你们也都知道,我不过是一个庶出的小姐,若是认为跟着我没出息的趁着赵管事还没有走远还可以追上去。”

沈语谙的话语落下之后没有一个人开口的,三个人都只是看着沈语谙。

“我说真的,最后在给你们一次机会,现在反悔还来记得,不然等我以后抓到了可就不是那么轻松的事情了。”沈语谙说的可是她的心里话,但是站在她面前的人依旧没有动,她只能点点头,“好吧,我尊重你们的选择,除了盛妈妈,你们两个我便给改个名字如何?”

“凭小姐吩咐。”三人跪下来给沈语谙磕头。

沈语谙有些无奈,觉得自己被这一跪生生少了十年的寿命,道,“霜花以后便叫做玉双,翠儿以后便叫做玉脂。”

两人又是一个磕头对着沈语谙道谢。

沈语谙让玉麝带着盛妈妈和玉脂去收拾屋子和院子去了。玉麝知道沈语谙这是要开始考虑那位万莞姑娘的解药了,便也就领了名下去了。

沈语谙对这位玉双倒是十分满意的,虽然玉麝知道一些关于药理的知识,但是却并不怎么精通熟练的,平日里也帮不上自己很多的忙。但是玉双就不一样了,玉双可是在药房里做工的,平时分拣药材和煎药的事情肯定做了不少,就凭借着玉双的那一句对现存的草药知道个七七八八沈语谙就觉得自己得将这个人给留下来的。

“我最近遇到了些困难,需要人帮我一把,玉双。”沈语谙一边带着玉双往屋子里走,一边介绍自己要做什么,她倒是没有全盘托出,不过只说了一部分却也让玉双觉得稀奇起来。

“小姐这是要做毒药?可是选择的却全是活血化瘀的药材啊。”

沈语谙笑道,“这活血化瘀的药材不过只是一味辅助罢了,真正的毒药真是借助了这一份辅助,才得以快速传播的,所以成为了一种让人觉得有些难以招架的毒药罢了。”

玉双闻言愣了一下,“小姐想法多样,玉双佩服。”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