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五十六章 于城

第五十六章 于城

3071 2017-11-09 09:53:14

沈语谙去看了看萍脆,萍脆的脸色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模样,这个时候沈语谙才从萍脆嘴里知道之前她就已经和万莞见过了,只是当时的万莞不知道对她用了什么法子让她完全没有了记忆。

这样一想的话,沈语谙觉得万莞应该是更早就看中了自己了,也就是说说不定在当时见到自己出现在媛儿母女面前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自己了,沈语谙恍惚间想起了偶然间在客栈的时候见到的万莞从楼下经过的样子,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自己是应该笑还是应该哭。

沈语谙这一次来找萍脆,除了看看萍脆的病情,还有一件事就是要开始自己的制作了。她手里拿着的是许大娘做出来的那些胭脂水粉,细腻的触感除了摸起来有些干燥之外,倒是十分精湛的工艺品。

“小姐!您要的东西我找来了!”

沈语谙转身,看到了站在自己身后的玉麝,她手里抱着不少的东西,被棉布包裹起来不晓得是什么,脸上微微带着些潮红,很是兴奋。

沈和端冷哼一声,将自己的手从陶姨娘的手腕上收回来,脸色看起来并不怎么好看的。

陶姨娘原本就是心有戚戚,现在看沈和端的脸色,更是有些惶恐起来,张了张嘴好半晌才发出两个字的声音来,她叫了一声老爷。

“无妨,发现得还早。”沈和端摆了摆手,看着陶姨娘大着的肚子眉头紧紧的皱起来,这个孩子已经稍稍显现除了些形状来了,陶姨娘有的时候甚至还会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感受孩子的胎动。

这件事说到底还是内院里不怎么太平,但是接下来他有好长的一段时间都不能待在沈府当中,若是这段时间陶姨娘肚子里的孩子再一次遇到危险可怎么办呢?

“老爷,那妾身的孩儿到底是,怎么了?”陶姨娘一想到若不是沈语谙在后头帮了自己一把提醒了自己一声,只怕自己这个寄托了好多希望的孩儿就要在自己不知不觉间流掉了,如论怎么想都是后怕得很。

沈和端现在还不知道到底是谁给陶姨娘下的毒,但是在一想到在沈家这么些年来最后剩下来的女人和孩子,大体也就知道是哪些人下的手。这件事他手上没有证据,但是不代表他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

“有人在你的吃食里下了些东西,动了些胎气,若是长期下去要么就是孩子流掉,要么就是生下一个死胎。”沈和端摆了摆手,阻止了陶姨娘继续哭泣下去的动作,“这件事我不会放任不管的,你且安心就是。”

沈和端说的不会不管,首先就是到了沈夫人的院子里。现在这个时间正是午休的时间,沈夫人忽然听到明儿来报说是沈和端来了,立刻就起身让人给梳洗一番。还没有等明儿上手给她梳头发,沈和端就已经推了门走进来。

“这个时间过来,打扰到夫人午休了。”沈和端现在也不过就是三十多岁的模样,连四十都还没有到,岁月还没有在这个男人的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何况他自己也是一个大夫,知道怎么样保护自己调养自己,看起来竟然格外的年轻,还保持了年轻时候的模样和帅气。

沈和端走到沈夫人房里的桌边坐下,一手放在桌上看着沈夫人。

沈夫人抬起手让明儿不用在弄自己的头发了,只是简单的披着自己的一身绛紫衣服坐在了沈和端的身边,“老爷说的这是什么话。”

一边说着,一边挥了挥手接过了丫鬟手里的茶壶亲自给沈和端倒上了茶水。眉眼里尽是温顺,和平日里因为公事而见面的时候气氛就显然不一样了。

沈和端也发现了这样的变化,又看了一眼沈夫人。赵氏是他最早的一个夫人,两人除了因为门当户对之外,在更早的时候在他还是一个毛头小子的时候还是和赵氏相爱过的。

现在忽然看到正室穿着一身白色的亵衣给自己倒茶的样子,心里也渐渐的变得柔软了起来,“夫人,这些年来辛苦你了。”

沈夫人陡然听到这样的话心里也是一颤,控制着才让自己的手没有抖一抖将茶水倒出来。她缓缓的将茶水推到沈和端面前,眉眼更加的温顺起来,“老爷说的哪里话,打理沈府不是妾身分内的事么。”

沈和端品了一口茶,道,“这些年来为了生意上的事情我许少在家,若不是有你在打理着只怕沈府也不会如同现在这样秩序了。”

“说起来,”沈夫人原本是不想要牵扯出去的,这个时候就应该和自己的丈夫说说两人之前的甜蜜来换取丈夫对自己的旧情,最好就是恍惚感叹之下将那个还在外头的女人给放弃了最好。

只是沈夫人到底是一个合格的正室而不是一个只能依靠自己的姿色的小妾姨娘,很多时候都需要看着大局来的,想到这里,沈夫人心里也只能是叹了一口气,“老爷,京城的生意似乎是出了些问题的,老爷?”

沈和端点了点头,心里那一点点的涟漪了散了去,“我这一次来也正是要和夫人说这件事,京城那边出了些问题,掌柜已经写了信过来,要我亲自过去看看。”

沈夫人知道沈和端肯定是要过去的,于是点了点头,“老爷此番过去千万小心,妾身会处理好沈府的事情的。”

沈和端看着眼前这个妻子,她的眉眼里带着干练的气息,是一个已经训练出来的女人。他略微一沉吟,道,“也不是我信不过夫人,只是今天给陶姨娘把脉的时候发现陶姨娘脉象微弱,有些滑脉的迹象。”

沈夫人的脸陡然就白了一分,“老爷难道是怀疑妾身对陶姨娘下手?”

沈和端动作一顿,然后将手上的茶杯放下,“也不是说怀疑夫人,只是希望夫人以后在管理沈府的时候要更加小心一些,陶姨娘肚子里的孩子到底还是我沈家的血脉。”

沈夫人眼眸里聚集了些眼泪出来,然后低头,“是,妾身明白了。”

沈夫人的动作还是十分的快,在沈和端走的前一天便已经将陶姨娘身边的人给里里外外换了一遍,并且都是让陶姨娘亲自挑选的,除此之外,甚至还为了陶姨娘专门找了一个经验丰富的产婆时刻照顾着,这份殊荣一下子就传了出来,陶姨娘在沈家的低位一下子就超过了云姨娘在江家的低位。

玉脂轻轻敲了敲门,将沈和端离开的消息告诉了沈语谙。沈语谙伸了个懒腰,眼神里都戴上了些许的疲惫,“父亲这个时候离开沈家做什么?”

“听说是沈家在京城的附近遇到了困难。”玉脂也想了想,她得到的消息不算太多,“听说是管家收到了消息,京城店铺的掌柜让老爷亲自去一趟。也不知道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沈语谙又是一愣,这沈家的生意除了医馆就是药铺,但是京城不应该是官营的那几个药铺比较占主流么?那沈家的店面开在那里岂不是要让沈家亏本么?

摇了摇头,这件事到底是怎么样的沈语谙暂时还没有办法得知深处的事情,毕竟她的资源也就只有这么多,这些事情还得以后才能慢慢来,不过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如果是需要被关注的,沈语谙相信自己肯定会得到风声的。

“对了小姐,你让我关注的安于城,有动静了。”玉脂逆着光站在沈语谙面前,沈语谙眯起眼睛笑起来,语气微微扬起,“哦?怎么样了?”

“江家的四小姐江珊珊的病,听说是安于城手里的人给治好的,而且是江家的大少爷亲自去请的。但是这个安于城的身份,还是很神秘,阳城许多人家都在打听这个人物,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打听到。而唯一和安于城有过接触的江大公子却是半个字也不肯透露的。”

沈语谙点头,“难道就没有人去京城打听过么?不是之前听说这个安于城是安丞相的儿子么?”

玉脂摇头道,“阳城的关系很深很复杂,与京城有联系的人也不少,上一次在猜测是安丞相家的人的时候就有人前去打听了。安丞相一共有四个儿子一个女儿,和安于城的年纪对的上的倒是有两个,这两个一个在京城,还有一个则是出去历练了。至于去了哪里,而这个安于城到底是不是安丞相的人,丞相府却是半个字都不愿意透露。”

沈语谙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的敲击了两声,“你是说,安丞相的人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打听来的消息的确是这样的,毕竟安丞相真的有一个庶子在外历练,而且听说是自己历练的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带,现在连安丞相都不知道到底那孩子是生是死。”

“那你认为,安丞相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会不会一边瞒着所有的人,一边暗地里派人前来查看,到底安于城是不是他的儿子?”

玉脂眉头也微微皱起来,她学习快,思维也快,沈语谙不过这样一说,她便反应了过来,“小姐的意思是,阳城要变天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