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四十四章 试药

第四十四章 试药

3055 2017-10-30 23:05:00

沈和端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药方,上头的字迹并不怎么清晰漂亮,不过好歹能够让人认出来到底对方写的是些什么。沈和端想了想,将药方还给了沈语谙。

“方子不错,选取的都是温和的药物不刺激。这样的方子算是基础。以后继续学习吧。”这样的话对于沈和端来说算是很少见的了。要知道在沈家现在学习的小辈里,几乎就没有谁能够得到沈和端的夸赞。

沈语谙惶恐的给沈和端行了一礼道,“多谢父亲教导。”

沈和端看着沈语谙,想了想忽然道,“府里聘请了女夫子每天都会在知返堂教学,你以后也去听听吧。”

沈府一直都有请女夫子到家里来教导姑娘的,而男子更多的就是出去在私塾上课。只是之前的时候沈语谙在沈家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低位大家都是心知肚明,这样的特殊的待遇哪里会是沈语谙能够享受到的,现在忽然就来了这样一个话语来,沈语谙又是躬身行礼,“是。”

女夫子到底会教导些什么沈语谙并不在意,只是听说再过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之后,阳城里建立起来的女子私塾就会开放了,去那里能够拿到的消息则是沈语谙最想要得到的东西。

沈和端并没有带多久,仿佛只是吩咐了事情之后便离开了,沈语谙立刻就转身进了屋子里去。

玉麝躺在床上眼泪汪汪的看着沈语谙,沈语谙叹了口气上前坐到了她的床边道,“你也是,怎么这么不小心?”

玉麝一听到沈语谙的话便更加的委屈起来了,半晌才含糊到,“分明就是小姐总是不知道照顾自己让自己总是面临受伤的境地里去,才会让玉麝这么担心的。”

沈语谙动作一顿,看着玉麝的眼眸,她的眼眸清凉,里头只有自己。

玉麝不算有多么聪明嘴巴多么的会说话,但是她却有这个世界里做奴婢最带有的忠诚的属性。沈语谙拿她没办法,道,“伤得怎么样?”

一提起这个,玉麝的委屈更是强烈起来,“腰上的骨头似乎撞到哪里了,到了现在都还很痛。”

沈语谙闻言便伸手开始掀玉麝的衣服,“起来,让我看看,骨头可不是小事,若是一不小心留下了什么后遗症可就不好了。”

玉麝这一次的确是撞得不轻的,腰背上肿了一大块,青青紫紫的看起来十分的可怕。玉脂在一边看着也皱了皱眉,问道,“小姐,这样怎么才能看出来到底是不是伤着了骨头呢?”

沈语谙道,“你忍者点。”

玉麝还没有来记得点头答应是,便敢接到腰间传来一阵刺痛的感觉,一声哼将脑袋埋在了被子里去,咬牙等着。

沈语谙按了几下,手上的触觉并没有告诉她玉麝的骨头受伤了,最多就是有些错位。她收回手,“还好,待会我给你配一味药酒,让玉脂给你擦擦揉揉,等到明天应该就没事了。骨头已经给你正位了。”

玉麝现在都还没有怎么缓过来,满头大汗,闷闷道,“人家都是奴婢给小姐做事提小姐治疗伤害,怎么现在到了我们这里却完全反过来了?”

沈语谙听到这样的话也是哈哈一笑,拍了拍玉麝的脑袋,“行了行了,反过来就反过来吧,以后你小心点我就谢天谢地了,你瞧你额头上的伤口都还没有完全好呢。”

说完吩咐玉脂看着玉麝,然后自己则是去了后院看玉双。

玉双到了现在都还在药炉面前埋着脑袋,沈语谙叫了她两声才抬起头来,“小姐?大小姐已经走了吗?啧一炉药还有半个时辰才能熬好呢,小姐你先歇息一会儿吧。”

从早上开始熬药到现在也不过就是才过了两个时辰不到而已,沈语谙想了想,只能让盛妈妈去大厨房里端午饭过来了。

沈语谙走了两步忽然想起来,从盛妈妈进屋开始就没有说过一句话,到了现在也依旧是仿佛隐身了一般的完全不见了,她皱了皱眉然后叫到,“玉双,你先放着吧,也是时候吃午饭了,你和盛妈妈一起去将饭菜拿来,就是照着炉子罢了,这点事我来吧。”

玉双不知道玉麝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想了想,沈语谙这意思分明就是自己不去的话她就要亲自过去端饭菜了,于是只能擦了擦手站起来,说了声是。

这才是沈语谙熬出来的第一锅药材,按照万莞给出来的不完整的药方,要知道万莞也就说了说到底是些什么药材,但是药材的分量却是半点都没有透露的,这样一来无形又增加了好些难度。沈语谙看着咕噜咕噜冒着气泡的黑色汤药,开始自己最开始的一些念头。

万莞中毒的主要成分应当不是这些药材,应该有一味主要的毒药万莞没有告诉自己才是。

半个时辰之后,沈语谙用帕子将药碗包起来然后道在了汤碗里。玉双回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沈语谙端着药碗准备喝药的样子,当下就下了一大跳,若不是沈语谙一直都是一个十分沉着的人也得被玉双的反应给吓一跳说不定手里的药碗都要摔倒地上去。

“这么着急做什么?”沈语谙看了她一眼。

玉双这才发现自己刚才的惊叫有些过了,地下头有些不好意思道,“奴婢见到小姐想要以身试药觉得有些,有些,不恰当。”

沈语谙吹了吹药碗,然后道,“无妨,这不是毒药方子,毒药还没有下呢。”

沈语谙皱着眉头喝了一大口,放在嘴里细细的感受着,感受了半晌之后将汤药给吐了出来,“不行,熟地黄的分量放过了一点,雪莲的分量又太少了一点······我们的药材还有多少?玉双你点一点,估计还要熬好几次药才能成功。”

玉双不知道沈语谙到底要做什么现在听到了吩咐也就点了点头下去了,“小姐,饭菜已经准备好了,先吃了午饭在继续吧?”

沈语谙点了点头,让玉双点完了药材之后过来吃饭,便放下了药碗先离开了。

如果真的要说的话,沈语谙的耐性倒是十分的好的,从上午熬药到晚上将所有的药材都用了个干净,这么长的十个时辰时间了,除了最开始应付沈芮青之外,沈语谙就没有离开过药炉面前,一直盯着,不是的用树枝在地上写这些什么,不过树枝半点都不能在地上留下痕迹,玉双也不知道到底沈语谙写的是写什么,她甚至在中途的时候提议给沈语谙找来纸笔,不过被沈语谙直接拒绝了。

最后一次放下手中的碗,沈语谙叹了口气,一边的玉双也是摸了摸胀鼓鼓的肚子,她今天一天也喝了不少的药,现在只觉得满嘴的苦味,在看着眼前被扔在一边的残留下来的药渣只觉得想要吐了。简直比之前在药房里工作还要难受。

玉脂走上前来问道,“小姐要休息了么?”

沈语谙点点头,“收拾收拾吧,玉麝怎么样了?”

“玉麝姐姐已经好多了,小姐配出来的药酒效力惊人。”玉脂想到这个不由得多看了看沈语谙,沈语谙之前就抽空了出来然后将药酒递给了她,让玉脂给玉麝揉药酒,不一会儿玉麝背上的青青紫紫就消下去不少,玉麝也不在哼哼了,沉闷了半晌之后道,“小姐配出来的东西就是好,现在都不觉得痛了。”

沈语谙点点头,让玉脂将剩下的一些东西收拾了,便回了房间去休息。明天就要去见见万莞了,想起来就觉得有些没有着落,万莞看起来不像是一个简单的人,现在就算是说出来的药方都没有说完,沈语谙甚至不知道到底自己是不是能够得到万莞的信任。

万莞应该是一个懂得药材的人。

这样的想法只是在脑子里闪过了一瞬间,沈语谙几乎是沾着枕头就睡着了。

盛妈妈瞧瞧的开了一条笑笑的缝隙,透过缝隙看了看漆黑的屋子,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然后轻轻的关上了房门,整个过程中半点的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她站在门前带了半晌,一转身却发现时身边站着一个人,借着有些暗淡的灯火盛妈妈被下了一跳这才看清眼前站着的人是玉脂。

玉脂虽然是他们这一次招进来的人里头年纪最小的,但是一双眼睛却是最沉着的,就算是从小在药房里长大被人欺负了许多年呼来唤去使唤了许多年的玉双都比不上眼前的玉脂。

盛妈妈心头一个咯噔,笑道,“玉脂啊?怎么还没有睡呢?”

玉脂摇摇头,偏头问道,“盛妈妈这是在做什么呢?小姐已经休息了。”

盛妈妈点点头,“是啊,小姐已经休息了,才刚刚躺下就睡着了,今天想必是累到了。”

玉脂点头,然后从盛妈妈面前走过去,“盛妈妈,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盛妈妈点头,“好,你也早点休息,晚一点我再来接班巡逻。”

等到盛妈妈从视线里消失之后,玉脂这才又走了回来,看了一眼黑漆漆的屋子继续抬起脚步将整个院子巡查了一圈。





请输入5到800个字